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唐彥謙的詩詞_唐彥謙的詩詞翻譯_唐彥謙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29     瀏覽次數:10
“去歲初眠當此時,今歲春寒葉放遲。”唐彥謙《采桑女》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春風吹蠶細如蟻, 桑芽才努青鴉嘴。

  侵晨采桑誰家女, 手挽長條淚如雨。

  去歲初眠當此時, 今歲春寒葉放遲。

  愁聽門外催里胥, 官家二月收新絲。


【譯文】

  春天的寒風吹打著細如螞蟻的蠶,桑樹吐出的嫩芽才剛如青鴨的嘴。那是誰家的女子在凌晨起來采桑,手攀著柔長的桑條眼淚猶如下雨。去年幼蠶初眠就正是在這個時候,今年春天倒寒使得樹葉生長延遲。聽見門外里胥的催逼而感到愁苦,還在二月官家就已經來征收新絲。


【賞析一】

  據《唐會要》記載,唐憲宗元和十一年(816)六月的一項制命說:“諸縣夏稅折納綾、絹、絁、綢、絲、綿等”,搜刮的名目可謂繁多,但也明文規定了征稅的時間是在夏季。因為只有夏收后,老百姓才有絲織品可交。可是到了唐末,朝廷財政入不敷出,統治者就加緊掠奪,把征收夏稅的時間提前了:官家在二月征收新絲。這是多么蠻橫無理!陰歷二月,春風料峭,寒氣襲人。采桑女凌晨即起采桑,可見多么勤勞。可她卻無法使“桑芽”變成桑葉,更無法使螞蟻般大小的蠶子馬上長大吐絲結繭。而如狼似虎的里胥(里中小吏),早就逼上門來,催她二月交新絲。想到此,她手攀著柔長的桑枝,眼淚如雨一般滾下。詩人不著一字議論,而以一位勤勞善良的采桑女子在苛捐雜稅的壓榨下所遭到的痛苦,深刻揭露了唐末“苛政猛于虎”的社會現實。


【賞析二】

  此詩語言質樸生動。“桑芽才努青鴉嘴”,詩人用工筆細致地描繪出桑枝上那斑斑點點的嫩芽形狀,酷肖而生動。“青鴉嘴”比喻“桑芽”。“努”,用力冒出的意思。用“才努”把“桑芽”與“青鴉嘴”連接起來,既說明二者之間的比喻關系,又精細地刻畫出“桑芽”在春風中正在“努”的動態。一“努”字,把桑芽寫活了,給畫面增添了情趣。


【賞析三】

  先“畫龍”后“點睛”,是這詩在藝術上的一個特點。詩人先寫蠶子細小,繼寫無桑葉可采,接著通過采桑女的淚眼愁思,寫出今年蠶事不如去年。這些描寫,抓住了“有包孕”的片刻,含意豐富,暗示性很強,使人很自然地聯想到:“蠶細”可能會因“春寒”而凍死;無桑葉,蠶子可能會餓死;即使蠶子成活下來,但距離吐絲、結繭的日子還很遠。據《蠶書》記載,蠶卵孵化成蟲后九日,開始蛻皮,蛻皮期間不食不動稱“眠”,七日一眠,經過四眠,蠶蟲才吐絲結繭。這期間,不知采桑女還要花費多少艱難辛苦的勞動。可是,就在這蠶細如蟻,初眠尚未進行,絲繭收成難卜的時候,里胥就上門催逼。這一點睛之筆,力重千鈞,點出了采桑女下淚的原因,突出了主題。全詩至此戛然而止,但余意無窮,耐人回味和想象。

  詩的另一特點是人物的動作描寫和心理刻畫相結合。“手挽長條淚如雨”,寫出了采桑女辛勤勞動而又悲切愁苦的形態。“去歲初眠當此時,今歲春寒葉放遲”,點出采桑女心中的憂慮事,再加上她愁聽門外里胥催逼的聲音,詩人把形態和心理描寫融為一體,使采桑女形象感人至深。


【賞析四】

  《采桑女》是唐朝詩人唐彥謙所作的一首七律。詩人通過對人物的動作描寫和心理刻畫 ,以及運用擬人手法對桑芽的描寫,給畫面增添了情趣,表達了自己的對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


【賞析五】

  唐憲宗元和十一年(816)六月的一項制命說:“諸縣夏稅折納綾、絹、絁、綢、絲、綿等”,搜刮的名目可謂繁多,但也明文規定了征稅的時間是在夏季。因為只有夏收后,老百姓才有絲織品可交。可是到了唐末,朝廷財政入不敷出,統治者就加緊掠奪,把征收夏稅的時間提前了。這首詩即側面體現了這個制度的影響。

“絆惹春風別有情,世間誰敢斗輕盈。”唐彥謙《垂柳》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絆惹春風別有情, 世間誰敢斗輕盈?

  楚王江畔無端種, 餓損纖腰學不成。


【譯文】

  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無心所插,可楚王宮中的嬪妃們為使腰肢也像垂柳般纖細輕盈,寧愿忍耐饑餓,甚至白白餓死。


【賞析一】

  這首詩詠垂柳,既沒有精工細刻柳的枝葉外貌,也沒有點染柳的色澤光彩,但體態輕盈、翩翩起舞、風姿秀出的垂柳,卻栩栩如生,現于毫端。它不僅維妙維肖地寫活了客觀外物之柳,又含蓄蘊藉地寄托了詩人憤世嫉俗之情,是一首韻味很濃的詠物詩。


【賞析二】

  首句“絆惹春風別有情”,撇開垂柳的外貌不寫,徑直從動態中寫其性格、情韻。柳枝的搖曳,本是春風輕拂的結果,可詩人不以實道來,而說是垂柳有意撩逗春風。“絆惹”二字,把垂柳寫活,第二句,“世間誰敢斗輕盈?”把垂柳寫得形態畢肖。“輕盈”,形容體態苗條。詩人極寫垂柳美,自有一番心意。垂柳暗以體態輕盈的美人趙飛燕自喻,是緊承上句,以垂柳自夸的口氣寫出其纖柔飄逸之美。“誰敢斗輕盈”問得極妙,這一問,從反面肯定了垂柳的美是無與倫比的,也顯出了垂柳恃美而驕的神情。

  后二句“楚王江畔無端種,餓損纖腰學不成”,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無心所插,卻害得楚王宮中的嬪妃們為使腰支也象垂柳般纖細輕盈,不敢吃飯,而白白餓死。筆鋒一轉,另辟蹊徑,聯想到楚靈王“愛細腰,宮女多餓死”的故事,巧妙地抒發了詩人托物寄興的情懷。詩人并不在發思古之幽情,而是有感而發。試想當時晚唐朝政腐敗,大臣競相以善于窺測皇帝意向為能,極盡逢合諂媚之能事。這種邀寵取媚的伎倆也很象“餓損纖腰”的楚王宮女,“楚王江畔無端種”,“無端”二字意味深長,江畔種柳,對楚王來說,也許是隨意為之,而在爭寵斗艷的宮女們心目中卻成了了不起的大事,她們自以為揣摩到楚王愛細腰的意向了,而競相束腰以至于餓飯、餓死,含蓄而深刻。


【賞析三】

  全詩中詩人將矛頭直指皇帝及其為首的封建官僚集團,直陳時弊,淋漓痛快。詩人采取了迂回曲折、托物寄興的手法,柔情中見犀利,含蓄中露鋒芒,二者可謂殊途同歸,各盡其妙。

  旨在寫意,重在神似,他雖無意對垂柳進行工筆刻畫,但給讀者以藝術美的享受。這首詩詠垂柳,沒有精工細刻柳的枝葉外貌,也沒有點染柳的色澤光彩,但刻畫出體態輕盈、翩翩起舞、風姿秀出的垂柳,是一首具有韻味的詠物詩。


【賞析四】

  “絆惹春風別有情”,起句突兀不凡。撇開垂柳的外貌不寫,徑直從動態中寫其性格、情韻。“絆惹”,撩逗的意思。象調皮的姑娘那樣,在春光明媚、芳草如茵、江水泛碧的季節,垂柳絆惹著春風,時而鬢云欲度,時而起舞弄影,真是婀娜多姿,別具柔情。柳枝的搖曳,本是春風輕拂的結果,可詩人偏不老實道來,而要說是垂柳有意在撩逗著春風。“絆惹”二字,把垂柳寫活了,真是出神入化之筆。明楊慎《升庵詩話》舉了唐宋詩中用“惹”字的四例:“楊花惹暮春”(王維),“古竹老稍惹碧云”(李賀),“暖香惹夢鴛鴦錦”(溫庭筠),“六宮眉黛惹春愁”(孫光憲),說它們“皆絕妙”。其實,唐彥謙的“絆惹”,列入“絕妙”之中,當亦毫無愧色。

  第二句,“世間誰敢斗輕盈?”把垂柳寫得形態畢肖。“輕盈”,形容體態苗條。這里,垂柳暗以體態輕盈的美人趙飛燕自喻,是緊承上句,以垂柳自夸的口氣寫出其纖柔飄逸之美。“誰敢斗輕盈”問得極妙,這一問,從反面肯定了垂柳的美是無與倫比的;這一問,也顯出了垂柳恃美而驕的神情。

  詩人極寫垂柳美,自有一番心意。后二句“楚王江畔無端種,餓損纖腰學不成”,筆鋒一轉,另辟蹊徑,聯想到楚靈王“愛細腰,宮女多餓死”的故事,巧妙地抒發了詩人托物寄興的情懷。

  “江”,可以理解為長安附近的曲江。《中朝故事》載:唐代曲江江畔多柳,號稱“柳衙”。“楚王”,楚靈王,也暗指現實中的“王”。此二句是說,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無心所插,卻害得楚王宮中的嬪妃們為使腰支也象垂柳般纖細輕盈,連飯也不敢吃,而白白餓死。詩人并不在發思古之幽情,而是有感而發。試想當時晚唐朝政腐敗,大臣競相以善于窺測皇帝意向為能,極盡逢合諂媚之能事。這種邀寵取媚的伎倆不也很象“餓損纖腰”的楚王宮女嗎?“楚王江畔無端種”,“無端”二字意味深長,江畔種柳,對楚王來說,也許是隨意為之,而在爭寵斗艷的宮女們心目中卻成了了不起的大事,她們自以為揣摩到楚王愛細腰的意向了,而競相束腰以至于餓飯、餓死……詩人言在此,而意在彼,這是多么含蓄而深刻呵。

  比唐彥謙稍早的詩人曹鄴,他在《捕魚謠》中寫道:“天子好征戰,百姓不種桑;天子好年少,無人薦馮唐;天子好美女,夫婦不成雙”,矛頭直指皇帝及其為首的封建官僚集團,真是直陳時弊,淋漓痛快。《垂柳》所諷刺的對象,同《捕魚謠》一樣,但他采取了迂回曲折、托物寄興的手法,“用事隱僻,諷喻悠遠”(《升庵詩話》),于柔情中見犀利,于含蓄中露鋒芒,二者可謂殊途同歸,各盡其妙。


【賞析五】

  寫法上,唐彥謙旨在寫意,重在神似,他雖無意對垂柳進行工筆刻畫,但垂柳的嫵媚多姿,別有情韻,卻無不寫得逼似,給人以藝術美的享受。《增補詩話總龜》引《呂氏童蒙訓》謂:“詠物詩不待分明說盡,只仿佛形容,便見妙處。”《垂柳》的妙處,正是這樣。

  楊慎在評論唐彥謙《垂柳》時說:“詠柳而貶美人,詠美人而貶柳,唐人所謂尊題格也”。(《升庵詩話》)可惜這個評論只說對了表面現象,他只在“尊題格”上做文章,而未能看出詩人“詠柳而貶美人”的實質。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