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儲光羲的詩詞_儲光羲的詩詞翻譯_儲光羲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04     瀏覽次數:1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儲光羲《釣魚灣》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垂釣綠灣春,  春深杏花亂。

  潭清疑水淺,  荷動知魚散。

  日暮待情人,  維舟綠楊岸。


【譯文】

  綠蔭中的幾樹紅杏,花滿枝頭,不勝繁麗。春色漸濃時,小伙子駕著一葉扁舟,來到了釣魚灣。他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沒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游散了。你看在夕陽的反照下,綠柳依依,扁舟輕蕩,那小伙子時而低頭整理著釣絲,里面深情凝望著遠處閃閃的波光,他心上的情人。


【賞析一】

  這首詩寫一個青年小伙子,以“垂釣”作掩護,在風光宜人的釣魚灣,焦急地等待著情人的到來。這首清新的小詩,將春天、春水、春花、春樹與青春融為一體,為讀者描繪了一幅美麗的春意圖。


【賞析二】

  詩就在裊裊的余情、濃郁的春光中結束了。你看,在夕陽的反照下,綠柳依依,扁舟輕蕩,那小伙子時而低頭整理著釣絲,時而深情凝望著遠處閃閃的波光——他心上的情人。“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這簡直是一幅永恒的圖畫,一個最具美感的鏡頭,將深深印在你的腦海中。


【賞析三】

  一二句寫暮春季節釣魚灣的動人景色。點綴在綠蔭中的幾樹紅杏,花滿枝頭,不勝繁麗。這時,暮色漸濃,那小伙子駕著一葉扁舟,來到了釣魚灣。他把船纜輕輕地系在楊樹樁上以后,就開始“垂釣”了。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管他怎樣擺弄釣桿,故作鎮靜,還是掩飾不了內心的忐忑不安。杏花的紛紛繁繁,正好襯托了他此刻急切的神情。

  “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進一步寫小伙子的內心活動。這一聯富有民歌風味的詩句,包孕著耐人尋思的雙關情意:表面上是說他在垂釣時,俯首碧潭,水清見底,因而懷疑水淺會沒有魚來上鉤;驀然見到荷葉搖晃,才得知水中的魚受驚游散了。實際上是暗喻小伙子這次約會成敗難卜,“疑水淺”無魚,是擔心路程多阻,姑娘興許來不成了。一見“荷動”,又誤以為姑娘輕劃小船踐約來了,眼前不覺一亮;誰知細看之下,卻原來是水底魚散,心頭又不免一沉,失望悵惘之情不覺在潛滋暗長。這里,刻劃小伙子在愛情的期待中那種既充滿憧憬歡樂、又略帶擔心疑懼的十分微妙的心理變化,真可謂絲絲入扣,惟妙惟肖。

  讀者也許要問:前四句明明寫垂釣情景,而卻偏說是寫愛情,是不是附會?否。因為詩的最后兩句點明:“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詩人為什么不把這兩句點明愛情的詩,開門見山地放到篇首呢?這就是詩的結構藝術之妙,如果把最后兩句放到篇首,詩來氣脈盡露,一覽無余;再沒有委婉的情致。而且這樣一來,那一聯雙關句,勢必成為結尾,使語意驟然中斷,漫無著落,不能收住全詩。現在這樣結尾,從全詩意脈結構來看,卻極盡山回路轉、云譎霧詭、變化騰挪之妙。它使前面釣“垂釣”,一下子變成含情的活動,也使“疑”、“知”等心理描寫,和愛情聯系起來,從而具備了雙關的特色。


【賞析四】

  詩中作者把春天和青春聯系在一起,垂釣碧水河灣,系舟綠楊之岸,等待情人的到來,通篇上下,處處春意盎然。


【賞析五】

  “春深杏花亂”,只一個“亂”字,便寫活了那開得紛繁驚艷的杏花,如何一簇一簇地壓低了枝頭向世人爭寵,或是紛紛灑灑落下嬌艷的粉色花瓣,鋪了一地楚楚可憐的模樣。有些色彩無法用顏料調繪,有些美麗無法記錄與復制。常常驚艷于大自然信手涂繪的大片色彩,漳校那開在氤氳霧氣里的粉色浪漫,鳳凰樹枝頭盛開欲燃的花朵與鋪滿一地的鮮紅嫁紗,小心翼翼地盛開在在墨綠色葉子中的紫色睡蓮,廢棄的鐵柵欄上開出的一片玫紅色的牽牛花……那些色彩常常沖擊著我的視覺,讓我有種莫名的沖動,對著這些意外卻短暫美麗感動得幾乎落下淚來。

“大道直如發,春日佳氣多。”儲光羲《洛陽道》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大道直如發,春日佳氣多。

  五陵貴公子,雙雙鳴玉珂。


【譯文】

  洛陽城里的大道平直如伸展的頭發,洛陽的春天氣候適宜,有很多陽光明媚的日子,風光秀麗,景色宜人。在這樣的日子里,洛陽著名的五處皇家陵園常有富家子弟去踏春,這時,在大道上飄揚著馬匹上的玉飾發出的叮當聲,不用看也知道是公子們成雙結對而來了。


【賞析一】

  該詩是《洛陽道五首獻呂四郎中》中的第三首。大道直如發,顯示了洛陽的繁榮,以及重要的城市職能。在唐代洛陽一直是東都,政治上是僅次于長安的城市。洛陽城,也是歷史名城,城外有五個帝王的陵寢,分別為漢高祖長陵、惠帝的安陵、景帝的陽陵、武帝的茂陵、昭帝的平陵。因為這里聚集有許多權貴富豪,所以后人用“五陵”來泛指貴族的居住地。在譯文里則把五陵譯為它本來的意思“五處皇帝的陵園”。


【賞析二】

  《洛陽道》這首詩是儲光羲所作《洛陽道五首獻呂四郎中》中的第三首。大道直如發,顯示了洛陽的繁榮,以及重要的城市職能。

  儲光羲是杰出的山水田園詩人,備受許多大家的推崇。有人評價他的作品“消盡常言”,有“浩然之氣”,且帶有古意。


【賞析三】

  詩題為“洛陽道”,詩里寫了大道的樣子,題目可以理解為專指大道,像長安道之類的,無非有個代指的意思,洛陽道,很寬很直的大道。大道之上,沒有寫別的,專門寫了洛陽的貴族,似乎在說明一種特權,但也還是在洛陽的重要上下筆。這是聰明的。古詩就是這樣,有許多明明白白的見證,又有許多隱隱約約的佐證。

  后人中沒有多少人見過洛陽道,但一看詩,就知道了洛陽有筆直的大道,了解了生活在洛陽的貴族們常做的事情。讀這首作品,可以簡單的認識洛陽道的寬闊平坦,也可以深入理解詩人展現出來的貴族們悠閑的生活。其實詩人對輕松舒適的洛陽生活,并沒有多少的批判,或者說沒有指責的意思,詩的主要目的應該是表現洛陽的大道,對繁華中的貴族們沒有像有的詩人那樣,說他們不務正業,甘做寄生蟲之類的,而是把他們的形象美化了,把他們作為洛陽道的裝飾,用以加深人們對這條官道的印象。不管怎樣,貴族子弟在那個時代里是很有特征的一群人,用有特征的素材來表現主題,寫得過了,就離題,寫得不到,就使主題蒼白。這首詩里,用到騎馬的貴族,這樣寫,對洛陽道這個主題還是很合適的。畢竟這是在描繪東都的官道,能同時通過多匹駿馬,從一個側面也說明了洛陽道的寬闊。順著詩的題目來讀這首作品,就會有這樣的結果。如果想按文字下的一些隱藏起來的因素來理解,那么結果就會有很多。生動的形象刻畫使此詩顯得含蓄蘊藉,頗具匠心。


【賞析四】

  大道直如發,顯示了洛陽的繁榮,以及重要的城市職能。在唐代洛陽一直是東都,政治上是僅次于長安的城市。洛陽城,也是歷史名城,城外有五個帝王的陵寢,分別為漢高祖長陵,惠帝的安陵,景帝的陽陵,武帝的茂陵,昭帝的平陵。因為這里聚集有許多權貴富豪,所以后人用“五陵”來泛指貴族的居住地。也因此我在第二種注解里忽略了五陵的真實面貌,在第一種注解里則把五陵譯為它本來的意思“五處皇帝的陵園”。如果非要分出個對錯,或許就失去了古詩本來的意思,我遇到這樣的情況,真是無可奈何,誰讓咱的知識這么少,知識面又這么狹窄呢。


【賞析五】

  儲光羲,唐代玄宗年間進士及第,安史之亂中被俘,逃脫會朝后,遺憾被貶,死在嶺南任上。其人多次任縣尉,官至太祝,監察御史。據書里介紹儲光羲是杰出的山水田園詩人,備受許多大家的推崇。有人評價他的作品“消盡常言”,有“浩然之氣”,且帶有古意。

“山中有流水,借問不知名。”儲光羲《詠山泉》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山中有流水,借問不知名。

  映地為天色,飛空作雨聲。

  轉來深澗滿,分出小池平。

  恬淡無人見,年年長自清。


【譯文】

  山中有(一股)泉水,向別人詢問(這股)泉水叫什么名字,卻沒有人知道。

  天空倒映在(泉)水面上,整個地(水)面的顏色和天空的顏色是一樣的,泉水從高高的山崖上飛流直下如雨聲作響。

  (這股)泉水自高山流出,漲滿了一條條山澗和小溪,分出的支流也注滿了一個個山村的小池塘。

  (這股)泉水的清靜和淡泊沒有人看見,(但不論你是否看見,也不在乎你是否看見)(這股)泉水年復一年地依舊是那么清澈。


【賞析一】

  《詠山泉》是一首別致的山水詩,其獨特的藝術技巧可與王維的《山居秋暝》相媲美:全詩形象生動,畫面清新鮮麗,詩人既潑墨渲染,又精雕細刻,把清泠豐溢的山間清泉逼真地展示于讀者面前。


【賞析二】

  這是一首詠物抒懷詩。作者儲光羲以寫田園山水詩著稱,其詩多描繪農家生活、田園風光,抒寫個人情懷、朋友情誼,筆調質樸、自然、生動。《詠山泉》可謂詩人吟詠山水的著名詩作。


【賞析三】

  作為一首較為工整的五律,此詩的內容組合與行文結構頗具特色。首聯敘事點題,緊扣“泉”字,起得平和自然。靜寂的深山里,一股清泉徐徐流動,給這僻遠之所平添一活氣;面對此番景象,詩人真想問山泉有無一個讓人記得住的名字,可是無從知曉。其既驚喜又遺憾的心情充溢于字里行間。頷聯承接上文,從正面立意,描繪山泉的出俗形象。詩人從廣闊的立體空間著筆,生動地摹繪出山泉的澄澈與靈動:它流淌在平地之時,恰似一面新亮的鏡子將蔚藍的天宇盡映水底;它飛瀉于山下之際,又如瀟瀟春雨般潑灑半空,煞是壯觀。此聯取景清晰,摹象精致,對仗謹嚴,通過大膽的想象,細膩的刻畫,把飄逸的山泉的形象描繪得生動可感。頸聯從反面角度立意,轉寫山泉遭遇冷落的境況:盡管山泉清凈而鮮活,可是當它流入深澗,水滿溢出,分引到小池的時候,山泉原先的那種清澄和,那種靈氣,被這窒息的環境遮蓋了,仿佛有誰不愿意看到山泉的“映地”“飛空”。這些描寫,意在為后文蓄勢。尾聯關合全詩,由敘而議,點明詩旨:山泉的“恬淡”無人關注,可它仍然年復一年,自潔自清,保持著一塵不染的秉性。


【賞析四】

  《詠山泉》又是一首有所寄托的詠物詩——作品采用擬人手法,寓情于景,寫山泉的“不知名”,說山泉的“無人問”;寫山泉的“恬淡”,說山泉的“長自清”這一切,都在暗示人們:山泉即詩人自己,山泉的特點即詩人要追求的個性,其崇尚恬淡自然、飄逸出俗的高潔境界了了可觀,耐人回味。總之,詠山泉與明心志的高度和諧統一,使此詩“格高調逸,趣遠情深,削盡常言”(殷璠《河岳英靈集》)。


【賞析五】

  儲光羲 (706或707—760或763)唐代詩人。兗州(今屬山東)人。公元726年(開元十四年)登進士第,授汜水尉后為安宜縣尉尉。公元751年(天寶十年)轉下邽尉,后升任太祝,官至監察御史。安祿山陷長安時,受偽職。安史之亂后,被貶謫,死于嶺南。為盛唐著名田園山水詩人之一。其詩多為五古,擅長以質樸淡雅的筆調,描寫恬靜淳樸的農村生活和田園風光。有《儲光羲集》5卷,《全唐詩》編為4卷。

“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儲光羲《江南曲》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日暮長江里,相邀歸渡頭。

  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


【譯文】

  長江上的夕陽就要落下,我們約好在渡頭一同回家。落花像是明白我的心意,追隨我們的小舟飄飄蕩蕩。


【賞析一】

  儲光羲采用樂府舊題寫了四首《江南曲》五言絕句,都是表現江南水鄉民情風俗的,其主旨與古詞相類。本篇是第三首。

  首句“日暮長江里”為以下三句詩所寫情事布置了一個特定的環境。“日暮”與“長江里”這兩個分別表示時間與地點的片語一經組合,就會在讀者的聯想中構成一幅優美的畫面:殘陽斜照,深碧的江面上,閃動著桔紅色的光點。景色迷人。

  次句“相邀歸渡頭”緊承首句。天色已晚,采蓮的、打魚的人兒都該回家了,一只只的帆船,滿載著勞動的果實,競相駛往渡口。此刻,人們的心情是愉悅的,歌聲、嘻笑聲、此起彼落的打招呼的聲音回蕩在江面上,呈現一派歡樂的氣氛。“相邀”二字就渲染了歸渡頭時人們這種快樂的情緒。

  三、四兩句進一步描繪“相邀歸渡頭”中的一個饒有意趣意的場景。船兒往前行,槳兒向后劃,那水中的落花雖然尾隨著犯兒前進,可總是進進退退、又止又行的。詩人敏銳地抓住了這個細節,用“來去逐船流”加以準確生動的表現。但是,詩人攝取這個鏡頭。的并不在于描寫落花逐船的自然景象,而是借以映現此時此地青年男女們幽隱的情思。“如有意”三字賦予“落花”以生命,將其人格化,這樣就使落花逐船流的自然現象具有了象征的意義,“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船流”,實際卜是寫出了回歸渡口途中,青年男女們駕著小船,相互追逐嬉戲的情景。這種情景,和《江南曲》古詞中所寫“魚戲蓮葉間”頗相仿佛。“如有意”是說好似有意又好似無意。在這些青年男女中間,或許有的已經建立了愛情關系,有的雖相互悅慕卻沒有說破,或者還只是一相情愿,而對方尚未理睬等等。不管怎樣,在那種人多眼雜且又駕舟而行的場合,無論對小伙子還是對姑娘們來說,都不好有什么引人注目的舉動。但熱烈的戀情又使他們不能不有所表示。于是,他們只好利用手中的槳,撥弄著船兒,有意無意地追逐對方,或以歌笑傳遞信息,或以手勢動作暗示點什么,以期滿足他們心理上的某種要求。因此,透過這兩句詩所展示的生活畫面,我們可以窺見青年們那復雜而又微妙的內心世界。


【賞析二】

  《江南曲》是樂府舊題。郭茂倩《樂府詩集》把它和《采蓮曲》、《采菱曲》等編入《清商曲辭》。唐代詩人學習樂府民歌,采用這些舊題,創作了不少清新平易、明麗活潑的詩歌。儲光羲的《江南曲》就屬于這一類作品,共四首,這是其中第三首。

  這首詩頭兩句“日暮長江里,相邀歸渡頭”,點明時間地點和情由。“渡頭”就是渡口,“歸渡頭”也就是劃船回家的意思,“相邀”二字,渲染出熱情歡悅的氣氛。這是個江風習習、夕陽西下的時刻,那一只只晚歸的小船飄蕩在這迷人的江面上,船上的青年男女相互呼喚,江面上的槳聲、水聲、呼喚聲、嘻笑聲,此起彼伏,交織成一首歡快的晚歸曲。

  后兩句“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創造了一個很美的意境。在那些表現出青年男女各種微妙的、欲藏欲露、難以捉摸的感情,這兩句詩就是要表現這種復雜的心理。詩人抓住了“歸棹落花前”這個富有特色的景物,賦予景物以人的感情,從而創造出另一番意境。“落花”隨著流水,因此盡管槳兒向后劃,落花來去飄蕩,但還是緊隨著船兒朝前流。詩人只加了“如有意”三個字,就使這“來去逐輕舟”的自然現象,感情化了,詩化了。然而,這畢竟是主觀的感受和想象;因此那個“如”字,看似平常,卻很有講究。“如”者,似也,象也。它既表現了那種揣摸不定的心理,也反映了那藏在心中的期望和追求。下語平易,而用意精深,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這首詩所要表現的感情和心理狀態。


【賞析三】

  這首詩的第四句,有的本子作“來去逐船流”,從詩意的角度來看,應該說“來去逐輕舟”更好些。

  因為,第一,“逐”字在這里就含有“流”的意思,不必再用“流”字;第二,因為上句說了“如有意”,所以,雖然是滿載一天勞動果實的船,此刻也成為“輕舟”,這樣感情的色彩就更鮮明了。“輕舟”快行,“落花”追逐,這種緊相隨、不分離的情景,也正是構成“如有意”這個聯想的基礎。所以,后一句也可以說是補充前一句的,兩句應一氣讀下。


【賞析四】

  頭兩句“日暮長江里,相邀歸渡頭”,點明時間地點和情由。“渡頭”就是渡口,這里的“歸渡頭”也就是劃船回家的意思,“相邀”二字,渲染出熱情歡悅的氣氛。這是個江風習習、夕陽西下的時刻,那江面上該是“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一只只晚歸的小船飄蕩在這迷人的景色之中,船上的青年男女相呼相喚,那江面上的槳聲、水聲、呼喚聲、嘻笑聲……此起彼伏,交織成一首歡快的晚歸曲。

  后兩句“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創造了一個很美的意境。在那些“既覓同心侶,復采同心蓮”的尋求伴侶的青年男女之間,表現出各種微妙的、欲藏欲露、難以捉摸的感情,矜持和羞怯的心理又不允許坦露自己的心事,這兩句詩就是要表現這種復雜的心理和美好的愿望。詩人抓住了“歸棹落花前”這個富有特色的景物,賦予景物以恰當的感情,從而創造出另一番意境。“落花”隨著流水,所以盡管槳兒向后劃,落花來去飄動,但還是緊隨著船兒朝前流。詩人只加了“如有意”三個字,便使這“來去逐輕舟”的自然現象,感情化了,詩化了。然而,這畢竟是主觀的感受和想象,所以那個“如”字,看似平常,卻頗有講究。“如”者,似也,象也。它既表現了那種揣測不定、留有余地的心理,也反映了那藏在心中的期望和追求。下語平易,而用意精深,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這首詩所要表現的感情分寸和心理狀態。“藝術的天才就是分寸感”,這話倒是頗有深意的。

  最后,順便說一下這首詩的第四句,有的本子作“來去逐船流”,如果不是從考證的觀點出發去判斷正誤,而是從詩意的角度來看,應該說“來去逐輕舟”更好些。因為,第一,“逐”字在這里就含有“流”的意思,不必再用“流”字;第二,因為上句說了“如有意”,所以,那雖是滿載一天勞動果實的船,此刻亦成為“輕舟”,這樣感情的色彩就更鮮明了。“輕舟”快行,“落花”追逐,這種緊相隨、不分離的情景,也正是構成“如有意”這個聯想的基礎。所以,后一句也可以說是補充前一句的,兩句宜于一氣讀下。


【賞析五】

  《江南曲》為樂府舊題。郭茂倩《樂府詩集》把它和《采蓮曲》、《采菱曲》等編入《清商曲辭》。唐代詩人學習樂府民歌,采用這些樂府舊題,創作了不少明麗、清新的詩歌。儲光羲的《江南曲》,就屬于這一類。

  這首小詩描繪了長江里日暮時分兩個互相聯系的生活場景,并把它們放在優美的背景上有層次地層現出來,寫得清新歡快而又含蓄深婉。特別是后兩句,意象豐富,情思纏綿,令人玩味不盡。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