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司空曙的詩詞_司空曙的詩詞翻譯_司空曙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05     瀏覽次數:0
“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司空曙《峽口送友人》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峽口花飛欲盡春,天涯去住淚沾巾。

  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


【譯文】

  峽口的花隨風降落,春天快要過去了,想到彼此將要分手萬里,不禁淚水沾濕了巾帕。來的時候(我們)是同路的旅伴,今天我這個“客人”倒變成了主人來送別自己的朋友了。


【賞析一】

  《峽口送友人》是唐代詩人司空曙的作品。此詩寫送別,作者使用多個意象來描摹當時春天的景色,采用傷春之景烘托離別之情,寫出自己與友人之間的惆悵心情。作者將別情融入自己的身世處境,情感更加的深刻復雜。


【賞析二】

  此詩首句寫眼前景物,點明時間、地點。這句中“峽口”表示地點。“花飛”就是意象,也就是飛花。“欲盡春”則直接表明季節是暮春,“去住”形象的描繪,寫到“客”、“主”雙方。說明該詩詞采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烘托本是中國畫的一種技法,用水墨或色彩在物象的輪廓外面渲染襯托,使物象明顯突出。用于藝術創作,是一種從側面渲染來襯托主要寫作對象的表現技法。寫作時先從側面描寫,然后再引出主題,使要表現的事物鮮明突出。第三句轉寫“來時”,為下句鋪陣,第四句用“今日翻成送故人”作結,寫出彼此間的惆悵心情。選材一般,寫法卻比較別致。可見,作者匠心獨用,想象力較為豐富,表達出作者用傷春之景正面烘托離別之情。


【賞析三】

  這首《峽口送友》,它不同于一般的送別詩,客中送客,自難為情,更何況又“萬里”之遠,“同為客”。作者身為客人卻反客為主,淋漓盡致地表露了自己送客惆悵心情。


【賞析四】

  此詩使用一個或多個意象來描摹景物特征,渲染氛圍,營造意境,并蘊含作者的思想感情。峽口花已飛落,知道春將逝去。惜春之情奠定了全文悲的情調。“天涯”二字讓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思念或是生離,“淚沾巾”將更多的可能留給了生離。別情總是最傷感最纏綿的,而客中送客更是悲苦深刻。寄身是客本已凄涼,又遇別客情,則比一般的送別更加的悲凄。哀傷自己異鄉為客,無論是物質和精神都沒有寄托和依靠,缺乏安全感和安定感,總感覺人在虛里飄。難得結交一摯友,可是如今卻要話別,別情可謂凄涼入骨。作者將別情融入自己的身世處境,情感更加的深刻復雜。


【賞析五】

  《峽口送友人》是司空曙與好友離別后所作,該詩詞中使用一個或多個意象來描摹當時春天的景色,表達出作者用傷春之景正面烘托離別之情。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司空曙《賊平后送人北歸》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世亂同南去,       時清獨北還。

  他鄉生白發,       舊國見青山。

  曉月過殘壘,       繁星宿故關。

  寒禽與衰草,       處處伴愁顏。


【譯文】

  戰亂時我和你一同逃到南方,時局安定你卻獨自北歸家園。

  流落他鄉頭上已經生出白發,戰后的家鄉也只能見到青山。

  曉行要經過許多殘破的營壘,夜里只能披星露宿荒涼故關。

  曠野里的飛禽與枯黃的野草,將處處伴隨著你的悲苦愁顏。


【賞析一】

  這是一首酬贈詩,這類題材在“大歷十才子”集中比比皆是,但多數思想平庸,藝術才力貧乏,缺少真情實感,這首詩卻能獨辟蹊徑,通過送北歸的感傷寫出“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亂后荒敗之景,由送別的感傷推及時代的感傷、民族的感傷。


【賞析二】

  這首詩寫于平定“安史之亂”之后,意在傷己獨留南方,不能與朋友同來同返,并抒發了對亂后形勢的憂慮之情。

  詩題為“賊平后送人北歸”,“賊平”,指公元763年夏歷正月,叛軍首領史朝義率殘部逃到范陽,走投無路,自縊身亡,“安史之亂”最終被朝廷平定。“北歸”,指由南方回到故鄉,《新唐書》載司空曙為廣平人,這個“廣平”,據考證當在今河北或北京境內,是“安史之亂”的重災區。


【賞析三】

  司空曙,唐代詩人。字文明,一作文初,廣平(治今河北省永年縣東南)人。曾舉進士,入劍南節度使韋皋幕中任職,歷任洛陽主簿、水部郎中、虞部郎中等職。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或表現幽寂的境界,或直抒哀愁,較長于五言律詩。有《司空文明詩集》,《全唐詩》錄其詩二卷。其詩樸素真摯,情感細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長于五律。詩風閑雅疏淡。


【賞析四】

  意在寫送故人返鄉,傷自己不能與之同返。詩扣緊亂離主題,由亂起南來,到亂平北還,到所見劫后荒涼,環環相扣。但詩在結構上看,從第三句至第六句,四句結構相同,卻是一大敗筆,不足為鑒。


【賞析五】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首聯交代送人北歸的原因,抒寫自己不能還鄉的痛苦,“世亂”之時,司空曙和友人一起逃到江南避難,如今天下已經太平,友人得以回去,自己仍滯留他鄉,“獨”字含義豐富,一指友人獨自北還,一指自己獨不得還,含有無限悲感。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上句“生白發”亦有雙重涵義:一是形容亂離中家國之愁的深廣,一是說時間的漫長,從戰亂開始到結束,前后歷時九年。“舊國”指故鄉,“見青山”是說假如友人回到故鄉,田園廬舍肯定是一片廢墟,所見也惟有青山如故。從這句起,以下都是想象北歸人途中的心情和所見的景物。律詩講究“起承轉合”,一般在第三聯轉折,此詩卻在第二聯完成“承”、“轉”,章法上別具一格。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頸聯及尾聯單從友人方面落筆。“曉月”句想象其早行情景,“繁星”句虛擬其晚宿情景。這一聯點明“殘壘”,即殘破的壁壘,泛指戰爭遺留下來的痕跡。“故關”,為兵家必爭之地,估計也殘破不堪了。因而這一聯著重寫“賊平”后殘破、荒涼之景,筆力所致,“描盡亂離之后荒亂風景”(王文濡《歷代詩評注讀本》)。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尾聯繼續虛寫友人歸途中所見所感。上句寫景,“禽”和“草”本無知覺,而曰“寒禽”、“衰草”,正寫出詩人心中對亂世的感受。下句直接寫“愁”,言愁無處不在,“愁”既指友人之愁,也兼含作者之愁,這里與一、二兩聯遙相呼應,針線細密,用筆嫻熟。

“綠槐垂穗乳烏飛,忽憶山中獨未歸。”司空曙《酬李端校書見贈》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綠槐垂穗乳烏飛,忽憶山中獨未歸。

  青鏡流年看發變,白云芳草與心違。

  乍逢酒客春游慣,久別林僧夜坐稀。

  昨日聞君到城闕,莫將簪弁勝荷衣。


【賞析一】

  這首詩首聯言初夏時分,忽然想起山中隱逸生活的樂趣,可惜公務在身,不能歸去。頷聯借寫時序變化,年華流逝,來抒發對隱逸生活的向往。尾聯點明主題勸勉歸隱之辭,同時也是詩人心曲的表白,是自勉之辭。此詩是一首酬贈詩,借物抒情,表達思歸之情,但并未流露哀傷之感,而是筆調輕松,意味醇厚,達到了“中和之美”的較高境界。作者寫自己厭倦仕途是出于本性,勸李端堅守初衷是出于真情,正因有如此襟懷,才寫出此筆文字,方達到此種境界。


【賞析二】

  這首詩能達到這種境界,與作者及李端的身世、性格有很大關系。《唐才子傳》說司空曙“性耿介,不干權要,家無甔石,晏如也”。李端“彈琴讀《易》,登高望遠,神意泊然,初無宦情,懷箕潁之志”。可見,司空曙寫自己厭倦仕途是出于本性,勸李端堅守初衷是出于真情,他們都不是那種“身在江湖,心存魏闕”或想走“終南捷徑”的人,正因有如此襟懷,才寫出此筆文字,方達到此種境界。


【賞析三】

  “綠槐垂穗乳烏飛,忽憶山中獨未歸”。首聯言初夏時分,忽然想起山中隱逸生活的樂趣,可惜公務在身,不能歸去。“綠槐垂穗”,為初夏景物,“乳烏飛”,烏生子,且已能飛,亦初夏時事,這一句借自然界的動植物來點明時令。下句說“忽憶山中”,說明以前曾在山中隱居過,“獨未歸”的“獨”字用得妙,是說心雖有憶而身獨未歸,乃蒙李端見贈,能不興歸去之嘆。“獨”字還隱約透出作者當官的孤獨苦悶之情。“青鏡流年看發變,白云芳草與心違。”

  頷聯借寫時序變化,年華流逝,來抒發對隱逸生活的向往。上句言攬鏡自照,發現自己黑發已成白發,于此顯示流年的更替,下句的“白云芳草”,是隱逸生活的象征,皎然《詩式》即將皇甫冉、劉長卿等山水隱逸詩人說成“竊占青山白云,春風芳草,以為己有”(《詩式》卷四“齊梁詩”條),詩人筆下的天邊白云天涯芳草,都屬望中渺遠之物,“與心違”,是說心憶山中而身不得歸,即身心相違。此聯白云映青草,白發對青鏡,對比入妙,而感情的抒發沖淡平和,一派“溫潤”之色。

  “乍逢酒客春游慣,久別林僧夜坐稀”。此聯有兩種不同的解釋,王堯衢認為“逢酒客春游,此亦山中事也。乍逢,見偶逢著而即游也,慣字,內有習慣之意。”(《古唐詩合解》卷六)唐汝詢則說這兩句為“雖多酒客之游,已少林僧之語”。(《刪定唐詩解》卷二十一)細玩詩意,上句寫在朝之事,正好與下句山中之事相對,應以后說為當,因為“春游”二字,只能理解為在朝當官期間,閑暇時春游,若在山中,日日皆可春游,不須特意提出,而且“酒客”“林僧”屬于兩種類型的人物,若認為二句寫一件事,詩意難通。頸聯的意思是:現在我有時逢到酒客,和他們一起春游,已成習慣,而像過去在山中那樣,與林僧夜坐清談的機會,反而稀少了。說的也是厭倦仕途,向往山林,而語氣依然從容不迫。

  “昨日聞君到城市,莫將簪弁勝荷衣”。尾聯勸誡李端,點明主題。李端原在山中隱居,最近忽然來到城市,詩人以為他有求仕之意,所以勸誡說:不要認為簪弁(簪弁是為官的標志,此指做官)就比荷衣好(荷衣,楚辭云:“制芰荷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本指人品高潔,后為隱者代稱),這兩句是勸勉李端歸隱之辭,同時也是詩人心曲的表白,是自勉之辭。


【賞析四】

  沈德潛說這首詩:“言己系于一官,不能遂白云芳草之心,未勉其(指李端)堅守初服,勿縈情于簪弁也”。對該詩題旨的剖析,可謂精當。此詩是一首酬贈詩。“大歷十才子”的應酬詩除一部分歌頌達官貴人者外,大都寫時序的流逝、節物的更迭、人事的升沉離合等等,大都貫穿著傷時憫亂的情緒,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哀愁。合乎中國美學“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規范。這首詩也是借物抒情,只不過感情更進一步淡化,雖也寫流年變遷,人事離合,表達思歸之情,但并未流露哀傷之感,而是筆調輕松,意味醇厚,達到了“中和之美”的較高境界,王夫之說它“溫潤為中唐首唱”,就是從這一角度來看的。


【賞析五】

  司空曙,生卒年不詳,字文明,廣平(今河北省永年縣)人,進士。曾隨韋皋在劍南節度使幕中任職,歷任洛陽主簿、水部郎中、虞部郎中等職,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寫身世羈旅之思、悲歡離合之嘆、常寄興山水,內容較單調、貧乏,但語言質樸,情深意婉。現存詩七十余首,《全唐詩》錄其詩二卷。

“峽口花飛欲盡春,天涯去住淚沾巾。”司空曙《峽口送友人》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峽口花飛欲盡春,天涯去住淚沾巾。

  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


【譯文】

  峽口的花隨風降落,春天快要過去了,想到彼此將要分手萬里,不禁淚水沾濕了巾帕。來的時候(我們)是同路的旅伴,今天我這個“客人”倒變成了主人來送別自己的朋友了。


【賞析一】

  《峽口送友人》是司空曙與好友離別后所作,此詩使用多個意象來描摹當時春天的景色,作者采用傷春之景烘托離別之情,寫出彼此間的惆悵心情。


【賞析二】

  從唐人姚合《極玄集》直至清人管世銘《讀雪山房唐詩鈔》,各家所列“大歷十才子”之名雖差異較大,但司空曙一直名列其中,且司空曙詩作存世數量在十才子中列居第四,無疑是“大歷十才子”的主要成員之一。

  著名歷史學家范文瀾同志,曾經對唐代文人的思想作過精辟的分析,他說:“作者才思的來源,有些人主要是儒學,有些人是佛教(禪宗)和道教。……儒佛道三種思想以外,還有一種普通士人的思想,這種人求名求利,非常熱衷,得不到的時候,悲苦憂愁,哀感動人,得到了便快意縱欲,得意自鳴,也頗能動人。[3]大歷十才子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充滿苦悶、憂患的時代。現實逼使他們的目光向內凝縮,他們以其敏感的詩心直接把握時代的心理節奏和情緒特點,將詩的觸角伸向審美主體的心靈深處,通過表現詩人復雜深微的心態實現對歷史、對社會、對人生的領悟。


【賞析三】

  首句寫眼前景物,點明時間、地點。這句中”峽口“表示地點。”花飛“就是意象,也就是飛花。”欲盡春“則直接表明季節是暮春,”去住“形象的描繪,寫到”客“、”主“雙方。說明該詩詞采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烘托本是中國畫的一種技法,用水墨或色彩在物象的輪廓外面渲染襯托,使物象明顯突出。用于藝術創作,是一種從側面渲染來襯托主要寫作對象的表現技法。寫作時先從側面描寫,然后再引出主題,使要表現的事物鮮明突出。第三句轉寫”來時“,為下句鋪陣,第四句用”今日翻成送故人“作結,寫出彼此間的惆悵心情。選材一般,寫法卻比較別致。可見,作者匠心獨用,想象力較為豐富。表達出作者用傷春之景正面烘托離別之情。


【賞析四】

  唐時,以相互送別為題的絕句頗多,或寫景寄情,或直抒心懷,在寫作上手法多樣,千姿百態。這首《峽口送友》,它不同于一般的送別詩,客中送客,自難為情,況又”萬里“之遠,”同為客“呢?作者身為客人卻反客為主,淋漓盡致地表露了自已送客惆悵心情。


【賞析五】

  該詩使用一個或多個意象來描摹景物特征,渲染氛圍,營造意境,并蘊含作者的思想感情。峽口花已飛落,知道春將逝去。惜春之情奠定了全文悲的情調。”天涯“二字讓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思念或是生離,”淚沾巾“將更多的可能留給了生離。別情總是最傷感最纏綿的,而客中送客更是悲苦深刻。寄身是客本已凄涼,又遇別客情,則比一般的送別更加的悲凄。哀傷自己異鄉為客,無論是物質和精神都沒有寄托和依靠,缺乏安全感和安定感,總感覺人在虛里飄。難得結交一摯友,可是如今卻要話別,別情可謂凄涼入骨。作者將別情融入自己的身世處境,情感更加的深刻復雜。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司空曙《云陽館與韓紳宿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

  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


【譯文】

  自從和老友在江海分別,隔山隔水已度過多少年。

  突然相見反而懷疑是夢,悲傷嘆息互相詢問年齡。

  孤燈暗淡照著窗外冷雨,幽深的竹林漂浮著云煙。

  明朝更有一種離愁別恨,難得今夜聚會傳杯痛飲。


【賞析一】

  這是首惜別詩。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一開端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后寫敘談,最后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賞析二】

  云陽,縣名,縣治在今陜西涇陽縣西北。韓紳,《全唐詩》注:“一作韓升卿。”韓愈的四叔名紳卿,與司空曙同時,曾在涇陽任縣令,可能即為此人。詩人與老友久別重逢,竟以為在夢中,而明朝還要分別,倆人在孤燈下飲著離別的酒,不覺戀戀不舍,表現出兩人的情誼及對友誼的珍惜。全詩句式工整,淡淡道來,卻是情深意長。


【賞析三】

  上次別后,已歷數年,山川阻隔,相會不易,其間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為相會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發出此次相見時的“疑夢”和惜別的感傷心情來,首聯和頷聯,恰成因果關系。

  “乍見”二句是傳誦的名句,人到情極處,往往以假為真,以真作假。久別相逢,乍見以后,反疑為夢境,正說明了上次別后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會不易。假如別后沒有牽情,相逢以后便會平平淡淡,不會有“翻疑夢”的情景出現了。“翻疑夢”,不僅情真意切,而且把詩人欣喜、驚奇的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十分傳神。即使說久別初見時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態,盡見于三字之中,也是不為過的。

  頸聯和尾聯接寫深夜在館中敘談的情景。相逢已難,又要離別,其間千言萬語,不是片時所能說完的,所以詩人避實就虛,只以景象渲染映襯,以景寓情了。寒夜里,一束暗淡的燈火映照著蒙蒙的夜雨,竹林深處,似飄浮著片片煙云。

  孤燈、寒雨、浮煙、濕竹,景象是多么凄涼。詩人寫此景正是借以渲染傷別的氣氛。其中的孤、寒、濕、暗、浮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僅渲染映襯出詩人悲涼暗淡的心情,也象征著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寫實景,又是虛寫人的心情。

  結處表面上是勸飲離懷,實際上卻是總寫傷別。用一“更”字,就點明了即將再次離別的傷痛。“離懷惜共傳”,在慘淡的燈光下,兩位友人舉杯勸飲,表現出彼此珍惜情誼和戀戀不舍的離情。惜,珍惜。詩人用在此處,自有不盡的情意。綜觀全詩,中四句語極工整,寫悲喜感傷,籠罩寒夜,幾乎不可收拾。但于末二句,卻能輕輕收結,略略沖淡。這說明詩人能運筆自如,具有重抹輕挽的筆力。


【賞析四】

  本詩題作《云陽館與韓紳宿別》,顯然是一首惜別詩。云陽是縣名,縣治在今陜西涇陽縣西北。館是客舍,即今之旅館。韓紳,《全唐詩》注:“一作韓升卿”。韓愈四叔韓紳卿與司空曙同時,曾任涇陽縣令。詩中韓紳可能即為其人。

  在唐人惜別詩中,這一首頗具特色。

  首聯二句,詩人不說此次重逢,卻先回憶過去的別離。“故人江海別”,是說相距之遠;“幾度隔山川”,是說離別之頻繁。江海山川,悵望無極,幾度分袂,情何以堪!

  有了昔年的遠別,才推出今日的“乍見”。不期然而然謂之“乍”。詩人于云陽旅邸偶然見到韓紳,“他鄉遇故知”,不禁喜出望外。“乍見翻疑夢”,因為相見實在不易,今日晤面,反而疑心是在夢中。當雙方都證實這并非夢境時,卻又忍不住悲從中來。相互詢問對方的歲數,同時感嘆似水的年華。“相悲各問年”一語,重心在一“悲”字。久別重逢,本當欣喜,而此刻竟然只有悲愴,正說明雙方的情誼非同尋常。無論是喜極而悲、為坎坷的命運而悲、為雙方的皤然老態相視而悲,都能證明他們之間感情的深厚,了解的透徹。假若寫成“歡欣各問年”,反倒覺得淺俗無味。

  第三聯“孤燈寒照雨,濕竹暗浮煙”是情景交融的典型筆法。客舍話別,夜靜更闌,離人心情未免孤寂、沉重。詩中未正面寫人,而從側面渲染環境:孤燈、寒雨、濕竹、暗煙。“孤”、“寒”、“濕”、“暗”,字字凄冷,“燈”、“雨”、“竹”、“煙”,字字凝重。明寫景而暗喻情,情景交融,天衣無縫。

  第四聯輕輕收束。由今日的短暫相聚又想到明天。昔年的幾度分別已足令人心碎了,然而“更有明朝恨”。一個“更”字,蘊含著多少無奈,多少惋惜,多少深情!詩人當然也知道: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為此,怎能不格外地珍惜這別宴上的杯酒呢?且讓我們頻頻舉杯,相互勸慰,也相互祝福吧!


【賞析五】

  這首詩的特色,在于感情的濃郁,心理刻畫筆觸的精細。情與景的高度和諧;也在于結尾處詩人輕靈的收束。沉郁中見穩重,深刻中露精巧,使得這首詩的第二聯成為傳誦千秋的名句。直到今天,我們仍能深深地體味到它強大的藝術生命力。

“峽口花飛欲盡春,天涯去住淚沾巾。”司空曙《峽口送友人》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峽口花飛欲盡春,天涯去住淚沾巾。

  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


【譯文】

  峽口的花隨風降落,春天快要過去了,想到彼此將要分手萬里,不禁淚水沾濕了巾帕。來的時候(我們)是同路的旅伴,今天我這個“客人”倒變成了主人來送別自己的朋友了。


【賞析一】

  《峽口送友人》是唐代詩人司空曙的作品。此詩寫送別,作者使用多個意象來描摹當時春天的景色,采用傷春之景烘托離別之情,寫出自己與友人之間的惆悵心情。作者將別情融入自己的身世處境,情感更加的深刻復雜。


【賞析二】

  這首《峽口送友》,它不同于一般的送別詩,客中送客,自難為情,更何況又“萬里”之遠,“同為客”。作者身為客人卻反客為主,淋漓盡致地表露了自己送客惆悵心情。


【賞析三】

  此詩首句寫眼前景物,點明時間、地點。這句中“峽口”表示地點。“花飛”就是意象,也就是飛花。“欲盡春”則直接表明季節是暮春,“去住”形象的描繪,寫到“客”、“主”雙方。說明該詩詞采用了正面烘托的手法,烘托本是中國畫的一種技法,用水墨或色彩在物象的輪廓外面渲染襯托,使物象明顯突出。用于藝術創作,是一種從側面渲染來襯托主要寫作對象的表現技法。

  寫作時先從側面描寫,然后再引出主題,使要表現的事物鮮明突出。第三句轉寫“來時”,為下句鋪陣,第四句用“今日翻成送故人”作結,寫出彼此間的惆悵心情。選材一般,寫法卻比較別致。可見,作者匠心獨用,想象力較為豐富,表達出作者用傷春之景正面烘托離別之情。


【賞析四】

  此詩使用一個或多個意象來描摹景物特征,渲染氛圍,營造意境,并蘊含作者的思想感情。

  峽口花已飛落,知道春將逝去。惜春之情奠定了全文悲的情調。“天涯”二字讓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思念或是生離,“淚沾巾”將更多的可能留給了生離。別情總是最傷感最纏綿的,而客中送客更是悲苦深刻。寄身是客本已凄涼,又遇別客情,則比一般的送別更加的悲凄。哀傷自己異鄉為客,無論是物質和精神都沒有寄托和依靠,缺乏安全感和安定感,總感覺人在虛里飄。難得結交一摯友,可是如今卻要話別,別情可謂凄涼入骨。作者將別情融入自己的身世處境,情感更加的深刻復雜。


【賞析五】

  “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成送故人。”這兩句是說,我們兩人從萬里之外一同來此作客,今日,我卻以客身送你離去,這種境況,怎能不令我格外傷心呢?詩句表現了流落異鄉的感慨,并隱含著失意的哀愁。語平意深,委婉有致。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司空曙《賊平后送人北歸》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


【譯文】

  戰亂時我和你一同逃到南方,時局安定你卻獨自北歸家園。

  流落他鄉頭上已經生出白發,戰后的家鄉也只能見到青山。

  曉行要經過許多殘破的營壘,夜里只能披星露宿荒涼故關。

  曠野里的飛禽與枯黃的野草,將處處伴隨著你的悲苦愁顏。


【賞析一】

  這是一首酬贈詩,這類題材在“大歷十才子”集中比比皆是,但多數思想平庸,藝術才力貧乏,缺少真情實感,這首詩卻能獨辟蹊徑,通過送北歸的感傷寫出“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亂后荒敗之景,由送別的感傷推及時代的感傷、民族的感傷。


【賞析二】

  這首詩寫于平定“安史之亂”之后,意在傷己獨留南方,不能與朋友同來同返,并抒發了對亂后形勢的憂慮之情。

  詩題為“賊平后送人北歸”,“賊平”,指公元763年夏歷正月,叛軍首領史朝義率殘部逃到范陽,走投無路,自縊身亡,“安史之亂”最終被朝廷平定。“北歸”,指由南方回到故鄉,《新唐書》載司空曙為廣平人,這個“廣平”,據考證當在今河北或北京境內,是“安史之亂”的重災區。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首聯交代送人北歸的原因,抒寫自己不能還鄉的痛苦,“世亂”之時,司空曙和友人一起逃到江南避難,如今天下已經太平,友人得以回去,自己仍滯留他鄉,“獨”字含義豐富,一指友人獨自北還,一指自己獨不得還,含有無限悲感。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上句“生白發”亦有雙重涵義:一是形容亂離中家國之愁的深廣,一是說時間的漫長,從戰亂開始到結束,前后歷時九年。“舊國”指故鄉,“見青山”是說假如友人回到故鄉,田園廬舍肯定是一片廢墟,所見也惟有青山如故。從這句起,以下都是想象北歸人途中的心情和所見的景物。律詩講究“起承轉合”,一般在第三聯轉折,此詩卻在第二聯完成“承”、“轉”,章法上別具一格。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頸聯及尾聯單從友人方面落筆。“曉月”句想象其早行情景,“繁星”句虛擬其晚宿情景。這一聯點明“殘壘”,即殘破的壁壘,泛指戰爭遺留下來的痕跡。“故關”,為兵家必爭之地,估計也殘破不堪了。因而這一聯著重寫“賊平”后殘破、荒涼之景,筆力所致,“描盡亂離之后荒亂風景”(王文濡《歷代詩評注讀本》)。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尾聯繼續虛寫友人歸途中所見所感。上句寫景,“禽”和“草”本無知覺,而曰“寒禽”、“衰草”,正寫出詩人心中對亂世的感受。下句直接寫“愁”,言愁無處不在,“愁”既指友人之愁,也兼含作者之愁,這里與一、二兩聯遙相呼應,針線細密,用筆嫻熟。


【賞析三】

  司空曙,唐代詩人。字文明,一作文初,廣平(治今河北省永年縣東南)人。曾舉進士,入劍南節度使韋皋幕中任職,歷任洛陽主簿、水部郎中、虞部郎中等職。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或表現幽寂的境界,或直抒哀愁,較長于五言律詩。有《司空文明詩集》,《全唐詩》錄其詩二卷。其詩樸素真摯,情感細膩,多寫自然景色和鄉情旅思,長于五律。詩風閑雅疏淡。


【賞析四】

  詩意在寫送故人返鄉,傷自己不能與之同返。詩扣緊亂離主題,由亂起南來,到亂平北還,到所見劫后荒涼,環環相扣。但詩在結構上看,從第三句至第六句,四句結構相同,卻是一大敗筆,不足為鑒。


【賞析五】

  詩人送友人回鄉,惋惜不能同回,他想像著友人回歸途中的情景,反映出戰亂帶給人們的痛苦,抒發了自己的感慨。全詩流露出哀傷的情緒,寫景抒情,委婉動人。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司空曙《喜見外弟盧綸見宿》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靜夜四無鄰,荒居舊業貧。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

  以我獨沉久,愧君相見頻。

  平生自有分,況是霍家親。


【譯文】

  靜靜的深夜四周沒有相鄰,居住在荒野因為家中清貧。

  樹上黃葉在雨中紛紛飄零,猶如燈下白發老人的命運。

  自慚這樣長久地孤獨沉淪,辜負你頻繁地來把我慰問。

  我們是詩友生來就有緣分,更何況你我兩家還是表親。


【賞析一】

  《喜外弟盧綸見宿》是唐代詩人司空曙的作品。此詩是作者為表弟盧綸到家拜訪有感而作。

  首句是寫作者悲涼的境遇:年老獨居荒野,近無四鄰,孤苦無依,生活貧困。“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一聯寫景抒情,把一位窮愁潦倒的白頭老人的形象刻畫得很豐滿。后兩句寫對表弟到來的感激,這是寫“喜”,但喜中仍有悲。喜的是因為自己被貶沉淪,親人還來探望,自然喜出望外;但自己的處境不佳,又感到對不起親人,所以仍感辛酸慚愧。全詩語言樸實,語調低沉悲切,真實感人。


【賞析二】

  司空曙和盧綸都在“大歷十才子”之列,詩歌工力相匹,又是表兄弟,關系十分親密。詩人“磊落有奇才”,但因為“性耿介,不干權要”,所以落得宦途坎坷,家境清寒。這首詩正是作者這種境遇的寫照。詩人孤單地居住在荒野,表弟去看他,他表面上說“喜”,心中卻是充滿了悲涼與凄苦,正是“喜中有悲”。全詩悲喜交加,比喻貼切,意味深長。


【賞析三】

  司空曙和盧綸都在大歷十才子之列,詩歌工力相匹,又是表兄弟。從這首詩,尤其是末聯“平生自有分(情誼),況是蔡家親(羊祜為蔡邕外孫,因稱表親為蔡家親)”,可以看見他倆的親密關系和真摯情誼;而且可以感受到作者生活境遇的悲涼。據《唐才子傳》卷四載,司空曙“磊落有奇才”,但因為“性耿介,不干權要”,所以落得宦途坎坷,家境清寒。這首詩正是作者這種境遇的寫照。

  前四句描寫靜夜里的荒村,陋室內的貧士,寒雨中的黃葉,昏燈下的白發,通過這些,構成一個完整的生活畫面。這畫面充滿著辛酸和悲哀。后四句直揭詩題,寫表弟盧綸來訪見宿,在悲涼之中見到知心親友,因而喜出望外。近人俞陛云《詩境淺說》說,這首詩“前半首寫獨處之悲,后言相逢之喜,反正相生,為律詩一格”。從章法上看,確是如此。前半首和后半首,一悲一喜,悲喜交感,總的傾向是統一于悲。后四句雖然寫“喜”,卻隱約透露出“悲”:“愧君相見頻”中的一個“愧”字,就表現了悲涼的心情。因之,題中雖著“喜”字,背后卻有“悲”的滋味。一正一反,互相生發,互相映襯,使所要表現的主旨更深化了,更突出了。這就是“反正相生”手法的藝術效果。

  比興兼用,也是這首詩重要的藝術手法。“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不是單純的比喻,而是進一步利用作比的形象來烘托氣氛,特別富有詩味,成了著名的警句。用樹之落葉來比喻人之衰老,是頗為貼切的。樹葉在秋風中飄落,和人的風燭殘年正相類似,相似點在衰颯。這里,樹作為環境中的景物,起了氣氛烘托的作用,類似起興。自從宋玉《九辯》提出“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秋風落葉,常常被用以塑造悲的氣氛,“黃葉樹”自然也烘托了悲的情緒。比興兼用,所以特別富有藝術感染力。明謝榛《四溟詩話》卷一云:“韋蘇州曰:‘窗里人將老,門前樹已秋。’白樂天曰:‘樹初黃葉日,人欲白頭時。’司空曙曰:‘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三詩同一機杼,司空為優:‘善狀目前之景,無限凄感,見乎言表。’”其實,三詩之妙,不只是善于狀景物,而且還善于設喻。司空曙此詩頷聯之所以“為優”,在于比韋應物、白居易詩多了雨景和昏燈這兩層意思,雖然這兩層并無“比”的作用,卻大大加強了悲涼的氣氛。高步瀛《唐宋詩舉要》說:“‘雨中'’燈下‘雖與王摩詰相犯,而意境各自不同,正不為病。”王維《秋夜獨坐》:“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這兩句純屬白描,是賦體,并不兼比;不僅意境不同,手法亦自有別。馬戴《灞上秋居》:“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語雖近似司空曙,但手法也并不一樣,這里只寫灞上秋居漂泊異鄉孤獨寂寞的情景,不曾以樹喻人,沒有比的意思。司空曙“雨中”、“燈下”兩句之妙,就在于運用了興而兼比的藝術手法。


【賞析四】

  司空曙詩《喜見外弟盧綸見宿》:“靜夜四無鄰,荒居舊業貧。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以我獨沉久,愧君相見頻。平生自有分,況是蔡家親。”司空曙和盧綸都在“大歷十才子”之列,詩歌工力匹敵,又是表兄弟。據《唐才子傳》卷四載,司空曙“磊落有奇才”,但因為性耿介,不干權要。所以仕途坎坷,家境貧寒。盧綸則曾在河中任元帥府判官,累官至檢校戶部郎中,境遇要比司空曙好得多。

  這首詩前四句描寫靜夜的荒村。在一個平靜夜晚的荒村中,有一間孤零零的茅屋,主人是一個貧窮的儒生。村中有樹,但樹木遇秋,樹葉已黃。而且時值秋淋,還遭受著凄風苦雨的煎熬,更加顯示出樹的不幸。此處比興兼用,以樹老葉黃慘遭風雨為喻,比喻貧士的仕途坎坷,人已衰老。燈光搖曵,風燭殘年,人老力衰,雙鬢白發,寫盡了一個窮困讀書人的命運艱難。

  后四句我雖然沉淪已久,羞于見人,而你卻是經常來看我。末句“平生自有分,況是蔡家親。”我們彼此還是有情誼的,何況還是姑表親戚。詩用羊祜和蔡邕的典故,因羊祜是蔡邕的外孫,因而稱表親為蔡家親。用典隨手拈來,天衣無縫,不落痕跡。


【賞析五】

  詩意在寫自己貧居,遇外弟留宿而自道近況的。盧綸的《晚次鄂州》(卷六)中,也有“舊業已隨征戰盡”句,與此詩中的“荒居舊業貧”句,正好印證,說明表兄弟兩人,此時處境都很艱難,環境使其更能互相體恤。

  詩的前半首寫靜夜荒村,陋室貧居,雨中黃葉樹,燈下白發人,構成一個活生生的畫面,表達了自我的辛酸和悲哀。后半首寫表弟盧綸來訪,在悲涼中見到親友,自然喜出望外。這一悲一喜,互相映襯,深刻地表現了主題。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司空曙《賊平后送人北歸》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


【譯文】

  戰亂時我和你一同逃到南方,時局安定你卻獨自北歸家園。

  流落他鄉頭上已經生出白發,戰后的家鄉也只能見到青山。

  曉行要經過許多殘破的營壘,夜里只能披星露宿荒涼故關。

  曠野里的飛禽與枯黃的野草,將處處伴隨著你的悲苦愁顏。


【賞析一】

  這是一首酬贈詩,這類題材在“大歷十才子”集中比比皆是,但多數思想平庸,藝術才力貧乏,缺少真情實感,這首詩卻能獨辟蹊徑,通過送北歸的感傷寫出“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亂后荒敗之景,由送別的感傷推及時代的感傷、民族的感傷。


【賞析二】

  詩題為“賊平后送人北歸”,“賊平”,指公元763年夏歷正月,叛軍首領史朝義率殘部逃到范陽,走投無路,自縊身亡,“安史之亂”最終被朝廷平定。“北歸”,指由南方回到故鄉,《新唐書》載司空曙為廣平人,這個“廣平”,據考證當在今河北或北京境內,是“安史之亂”的重災區。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首聯交代送人北歸的原因,抒寫自己不能還鄉的痛苦,“世亂”之時,司空曙和友人一起逃到江南避難,如今天下已經太平,友人得以回去,自己仍滯留他鄉,“獨”字含義豐富,一指友人獨自北還,一指自己獨不得還,含有無限悲感。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上句“生白發”亦有雙重涵義:一是形容亂離中家國之愁的深廣,一是說時間的漫長,從戰亂開始到結束,前后歷時九年。“舊國”指故鄉,“見青山”是說假如友人回到故鄉,田園廬舍肯定是一片廢墟,所見也惟有青山如故。從這句起,以下都是想象北歸人途中的心情和所見的景物。律詩講究“起承轉合”,一般在第三聯轉折,此詩卻在第二聯完成“承”、“轉”,章法上別具一格。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頸聯及尾聯單從友人方面落筆。“曉月”句想象其早行情景,“繁星”句虛擬其晚宿情景。這一聯點明“殘壘”,即殘破的壁壘,泛指戰爭遺留下來的痕跡。“故關”,為兵家必爭之地,估計也殘破不堪了。因而這一聯著重寫“賊平”后殘破、荒涼之景,筆力所致,“描盡亂離之后荒亂風景”(王文濡《歷代詩評注讀本》)。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尾聯繼續虛寫友人歸途中所見所感。上句寫景,“禽”和“草”本無知覺,而曰“寒禽”、“衰草”,正寫出詩人心中對亂世的感受。下句直接寫“愁”,言愁無處不在,“愁”既指友人之愁,也兼含作者之愁,這里與一、二兩聯遙相呼應,針線細密,用筆嫻熟。


【賞析三】

  作者在平定“安史之亂”后,未能和朋友一起北歸,所謂“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為送故人。”(《峽口送友》)現在吟詩送友,加之憂國、思家,心情是格外沉痛,也格外復雜。

  全詩共八句,頭兩句“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是解題。接著便是本聯: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生白發”既形容了時間的漫長(安史之亂長達9年),又暗指深廣的顛沛愁苦。“舊國”指故鄉、家園,“見青山”是想象友人如果回到故鄉,除了青山依舊外,田園廬舍一定已成廢墟,也就是說舊國只剩下青山了。這一聯之后,還有四句: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描繪亂離之后的“荒亂風景”,同樣流露出作者的無窮傷感。

  八句中以“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兩句最為世人傳誦,寫沉痛于句外,不但“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荒涼之景已隱含其中,濃厚的別情和痛苦,也溢于言表。


【賞析四】

  詩人送友人回鄉,惋惜不能同回,他想像著友人回歸途中的情景,反映出戰亂帶給人們的痛苦,抒發了自己的感慨。全詩流露出哀傷的情緒,寫景抒情,委婉動人。

  這首詩寫于平定“安史之亂”之后,意在傷己獨留南方,不能與朋友同來同返,并抒發了對亂后形勢的憂慮之情。


【賞析五】

  這首詩當是于公元763年(唐代宗廣德元年)安史之亂剛結束不久寫的。安史之亂從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寶十四載)爆發,持續了八年,致使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

  司空曙于安史之亂爆發不久避難到南方,戰亂剛平,詩人送同來避難的友人北歸,寫下了這首詩。作者在亂后為何尚滯留南方,已難以考證。

“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司空曙《江村即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釣罷歸來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

  縱然一夜風吹去,  只在蘆花淺水邊。


【譯文】

  漁翁垂釣歸來,讓漁船順勢任意飄蕩,索性連船也不想去系。船停靠在江村,天色已晚,月亮已經落下去了,人或許也有些疲倦了,正是睡覺休息的時候。這里江岸邊長滿蘆葦,水面清淺,風平浪靜,且不說夜里不一定起風,即使起風,沒有系住的小船也至多被風吹送到那長滿蘆花的淺水邊,船上睡覺的人是盡可以高枕無憂的。


【賞析一】

  《江村即事》是唐代詩人司空曙的作品。此詩敘寫一位垂釣者在深夜歸來連船也顧不得系就上岸就寢之事,描繪了江村寧靜優美的景色,表現了釣者悠閑的生活情趣。詩名雖題“江村即事”詠景,實則體現了詩人無羈無束的老莊思想。

  全詩語言清新自然,不加任何藻飾,信手寫來,反映了江村生活的一個側面,營造出一種真切而又恬美的意境。


【賞析二】

  這首小詩善于以個別反映一般,通過“釣罷歸來不系船”這樣一件小事,刻畫江村情事,由小見大,就比泛泛描寫江村的表面景象要顯得生動新巧,別具一格。

  詩在申明“不系船”的原因時,不是直筆到底,一覽無余,而是巧用“縱然”“只在”等關聯詞,以退為進,深入一步,使詩意更見曲折深蘊,筆法更顯騰挪跌宕。詩的語言真率自然,清新俊逸,和富有詩情畫意的幽美意境十分和諧。


【賞析三】

  此詩載于《全唐詩》卷二九二。下面是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中國古代文學專業吳小林教授對此詩的賞析。

  這首詩寫江村眼前事情,但詩人并不鋪寫村景江色,而是通過江上釣魚者的一個細小動作及心理活動,反映江村生活的一個側面,寫出真切而又恬美的意境。

  “釣罷歸來不系船”,首句寫漁翁夜釣回來,懶得系船,而讓漁船任意飄蕩。“不系船”三字為全詩關鍵,以下詩句全從這三字生出。“江村月落正堪眠”,第二句上承起句,點明“釣罷歸來”的地點、時間及人物的行動、心情。船停靠在江村,時已深夜,月亮落下去了,人也已經疲倦,該睡覺了,因此連船也懶得系。但是,不系船能安然入睡嗎?這就引出了下文:“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這兩句緊承第二句,回答了上面的問題。“縱然”、“只在”兩個關聯詞前后呼應,一放一收,把意思更推進一層:且不說夜里不一定起風,即使起風,沒有纜住的小船也至多被吹到那長滿蘆花的淺水邊,也沒有什么關系。這里,詩人并沒有刻畫幽謐美好的環境,然而釣者悠閑的生活情趣和江村寧靜優美的景色躍然紙上,表達了詩人對生活隨性的態度。


【賞析四】

  這首小詩內容淺顯,但詩人善于從現實生活中捕捉富于特征的景象,通過豐富的想象,勾勒出一幅幽美、閑靜的江村夜釣歸眠圖,給人以無盡的藝術美感。

  “釣罷歸來不系船”,寫夜釣歸來,漁人懶系漁船,任其隨處飄蕩的情景。傳遞出漁人一天勞作后,隨便把船一丟而坦然離去的情態。

  “江村月落正堪眠”,緊承上句,點明下船的地點、時間和人物的心情。地點是江村,時間是月落之夜,人物此時心境是滿身疲憊,正思睡眠。著一“堪”字,既表現出人物此時思眠之切,又說明江村幽靜的環境正好安眠。

  “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末兩句又緊承上兩句內容,把詩意推進了一層。意謂不消說一夜之間船不會被風吹去,即便吹去了,也只不過倚靠在蘆花淺水邊,這有什么關系呢?這樣,不僅交待了首句“不系船”的原因,同時使人深深體味到江村風景的閑靜幽美、社會生活的安定太平及人物心境的歡暢閑適。

  全詩寥寥四句,雖著墨不多,但作者能從生活中攝取漁人釣罷歸舟,放船安眠的小場景,在層層渲染中使其有情有景,妙趣橫生,令人讀后回味無窮,詩情畫意盡在其中。


【賞析五】

  司空曙為大歷十才子之一,生時即負盛名,這首詩是他的代表作,為歷代詩評所贊許。此詩的邏輯很清楚:漁翁釣罷歸舟,月亮在山邊上,正是甜甜一睡的時候,于是棄舟登岸,如果夜里起風了把船刮走了怎么辦?漁翁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刮走了,能刮哪去呢?沿岸到處都是葦叢。這里邏輯是很清楚的,沒有任何斷裂的地方。這樣一幅圖景,我們找不到空白的地方,無論是人還是景都實實在在。整首詩貫穿始終的是漁翁,釣罷、堪眠、縱然、只在,這四個詞都是漁翁,其余是環境,也就是船、江村月落、一夜風、蘆花淺水邊。全詩無一字多余,可謂嚴謹至極。從畫面上看,景物層次有序,近處是船,稍遠是蘆花淺水,更遠是月落,濃密疏淡錯落有致,儼然一幅江村歸舟圖,極其符合傳統的審美趣味。

  從字面上看,這首詩是何其恬淡、閑適,是標準的中國人所喜歡的田園式的生活,遠離世俗的塵囂。但這里的有一個隱隱的問題,如果一個人遠離了世俗的塵囂,獲得清凈自在的生活,那么在一個小江村中獨自去生活時,是不是就沒有心思了?這首詩告訴我們,他一樣還是有心思的,而且這個心思還很糾纏。釣罷歸來不系船,這是漁翁看似隨意的一個舉動,整首詩都是圍繞這個“不系船”展開的,他告訴我們漁翁為什么不系船,不系船的最壞的結果是什么,于是這個看上去不經意的行為,好像無所用心的舉動就變得很成問題了。他好像是無所謂,想睡我就去睡,而事實上后兩句很重要:“縱然”、“只在”,這四個字很重要。這兩句是嚴格的邏輯關系,即便怎么樣,也不會怎么樣。這是一個極其理性的邏輯,很理性的邏輯在一個很閑適的人心中出現是不合邏輯的。真正閑適的人應該什么樣子呢?船丟了就丟了,縱然一夜風吹去,找不著它也活該!應該是這種心思。可這位漁翁不是,他早就想好了,他很理性。這種理性就不合乎他貌似曠達的行為,所以這背后是有所謂的——他真的那曠達嗎?事實上他是有心思的,他是很嚴謹的,他有他自己一套生活邏輯,這種生活邏輯不是脫離世俗的,仍然是符合世間規則的那套東西。所以他的“不系船”只是貌似無所謂,這種貌似無所謂恰恰是司空曙流露出來的他自己的生活態度,這也是中國諸多田園詩人糾纏之所在。我們看到中國許多田園詩人,他的所謂歸隱林泉其實是一種矯情。閑適本來是不安排的,是隨意的。可他們不是,是安排好的,這種安排是沒有脫離世俗塵囂的。世俗塵囂是什么呢?就是經營、安排,世俗的事讓人煩惱也就在于此。于是我們看到這么美的一首詩,這么閑適的漁翁,背后其實有一種算計的心理。明末的陳眉公是這種游戲的代表,他老人家沒事就騎著梅花鹿,周旋于名士官僚之間,當時人就詬病說:妝點山林大架子,附庸風雅小名家。……翩然一只云間鶴,飛去飛來宰相衙。

  至此,我們再回頭看這首詩,從審美上就發現了問題。這種嚴謹的邏輯與貌似曠達閑適的內容就發生了沖突,雖然作者使用了大量的田園式的詞匯,比如江村月落,比如蘆花淺水,但是這一切構成的不是一個空靈虛白的情景,相反,成了內心盤算的工具。全詩也不是任情自在,而是理路明晰。情趣杳然,理趣分明了。關于理趣詩我們以后再講,這首詩已經走上了兩宋理趣的路徑。

  談談我讀這首詩的感受。這首詩粗看,很沒意思,又是那套假模三道的對紅塵世界的放棄,但仔細讀不是。他把中國文人在這一點上最大的痛苦反映了出來。也就是:厭惡了官場仕途,然后回歸林下,做隱逸之士。可是突然發現,即便回到林泉生活中,也依然難以擺脫那種經營算計的狀態。你不在官場中算計,就在山林中算計。要真正做到無所用心,簡直門都沒有。你如果做不到無所用心的狀態,那你在官場與在山野有什么區別?這恰恰是中國原有的文化不能提供答案的。我們的文化提供的答案就是桃花源,一個自給自足,沒有苛捐雜稅的太平社會而已,但是那樣一個社會也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即便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但是你還得生活,還得經營,所以還是有問題。這個問題的發現其實跟佛教是有關系的,但是由于中國的傳統知識分子對宗教信仰沒有認識能力,于是造成他就找不到答案。你可以發現這樣一個脈絡,一開始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是像儒家提倡的那樣,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積極干預的。但是隨著王權的過度膨脹,他們發揮作用的空間被壓縮得越來越小,于是開始有了魏晉的狂人,那樣一種跟現實不合作的人物就出現了。他是一種反抗,到山林里喊打倒,他不到廟堂上去喊,不去大街上喊,他跑沒人地方去喊,或者用一種很怪誕的形象表示抗議。到隋唐以后就不是了,文人不提這事了,穿的也整整齊齊,找山野的地方一待,他們繼續在試圖找一個方式來解決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到了司空曙這里,我們看到歸隱之后還是沒有解決問題。到這,中國的文化困境算是到了底了。再往下,你要么去佛教中解決問題,要么就是哲學上有進步,要么就無解。所以這首詩給我的感受是極端矛盾的,不但毫無趣味,反而充滿糾結。

  司空曙這個人的生活就和他這首詩所表現的完全一樣,曾經有一段時間他病了很久,所以生活很拮據,于是不得不把蓄養的一名女伎出賣,他為此寫過一首《病中嫁女伎》詩:萬事傷心在目前,一身垂淚對花筵;黃金用盡教歌舞,留與他人樂少年。大意是說,我當初花盡了金銀教她歌舞,如今卻白白便宜了旁人。此人之善于經營算計,于此可見一斑。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司空曙《云陽館與韓紳宿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

  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


【譯文】

  自從和老友在江海分別,隔山隔水已度過多少年。

  突然相見反而懷疑是夢,悲傷嘆息互相詢問年齡。

  孤燈暗淡照著窗外冷雨,幽深的竹林漂浮著云煙。

  明朝更有一種離愁別恨,難得今夜聚會傳杯痛飲。


【賞析一】

  這是首惜別詩。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一開端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后寫敘談,最后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賞析二】

  上次別后,已歷數年,山川阻隔,相會不易,其間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為相會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發出此次相見時的“疑夢”和惜別的感傷心情來,首聯和頷聯,恰成因果關系。

  “乍見”二句是傳誦的名句,人到情極處,往往以假為真,以真作假。久別相逢,乍見以后,反疑為夢境,正說明了上次別后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會不易。假如別后沒有牽情,相逢以后便會平平淡淡,不會有“翻疑夢”的情景出現了。“翻疑夢”,不僅情真意切,而且把詩人欣喜、驚奇的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十分傳神。即使說久別初見時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態,盡見于三字之中,也是不為過的。

  頸聯和尾聯接寫深夜在館中敘談的情景。相逢已難,又要離別,其間千言萬語,不是片時所能說完的,所以詩人避實就虛,只以景象渲染映襯,以景寓情了。寒夜里,一束暗淡的燈火映照著蒙蒙的夜雨,竹林深處,似飄浮著片片煙云。

  孤燈、寒雨、浮煙、濕竹,景象是多么凄涼。詩人寫此景正是借以渲染傷別的氣氛。其中的孤、寒、濕、暗、浮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僅渲染映襯出詩人悲涼暗淡的心情,也象征著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寫實景,又是虛寫人的心情。


【賞析三】

  《云陽館與韓紳宿別》是唐代詩人司空曙的作品。此詩抒寫了友人離別多年而乍相會又分別時的心理歷程。

  作者與老友久別重逢,竟以為在夢中,而明朝還要分別,兩人在孤燈下飲著離別的酒,不覺戀戀不舍,表現出兩人的情誼及對友誼的珍惜。全詩句式工整,淡淡道來,卻是情深意長。


【賞析四】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這兩句寫經過戰亂,飽歷艱辛之后,故人久別重逢悲喜交集的瞬間情景——好友闊別多年,突然相逢,反而懷疑是不是在夢中;相對悲嘆,涕淚沾巾,忍不住彼此問起對方的年齡。可見上次別后,時日已久,相思心切,此次相見不易,形諸筆端,把詩人欣喜、驚奇、悲喜交集的神態、心情,表述得維妙維肖,情真意切,樸摯真率,深邃感人。

  宋人范希文《對床夜語》說:“久別倏逢之意,宛然在目,想而味之,情融神會,殆如直述。”此二句之為千古名句,誠不謬也。


【賞析五】

  結處表面上是勸飲離杯,實際上卻是總寫傷別。用一“更”字,就點明了即將再次離別的傷痛。“離杯惜共傳”,在慘淡的燈光下,兩位友人舉杯勸飲,表現出彼此珍惜情誼和戀戀不舍的離情。

  詩人此處用一“惜”字,自有不盡的情意。綜觀全詩,中四句語極工整,寫悲喜感傷,籠罩寒夜,幾乎不可收拾。但于末二句,卻能輕輕收結,略略沖淡。這說明詩人能運筆自如,具有重抹輕挽的筆力。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司空曙《喜外弟盧綸見宿》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靜夜四無鄰,荒居舊業貧。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

  以我獨沉久,愧君相見頻。

  平生自有分,況是蔡家親。


【譯文】

  寧靜的夜晚四周沒有近鄰,我荒居舊屋家道早就赤貧。

  枯黃的老樹在風雨中落葉,昏暗的燈光映照白發老人。

  因為我長期以來孤寂沉淪,你頻來探望令我自愧難忍。

  平生情誼可見是自有緣分,更何況本身就是姑表親門。


【賞析一】

  這首詩是作者因表弟盧綸到家拜訪有感而作。首句是寫作者悲涼的境遇:年老獨居荒野,近無四鄰,孤苦無依,生活貧困。“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一聯寫景抒情,把一位窮愁潦倒的白頭老人的形象刻畫得很豐滿。后兩句寫對表弟到來的感激,這是寫“喜”,但喜中仍有悲。喜的是因為自己被貶沉淪,親人還來探望,自然喜出望外;但自己的處境不佳,又感到對不起親人,所以仍感辛酸慚愧。

  全詩語言樸實,語調低沉悲切,真實感人。


【賞析二】

  司空曙和盧綸都在“大歷十才子”之列,詩歌工力相匹,又是表兄弟。

  從這首詩,尤其是末聯“平生自有分(情誼),況是蔡家親(羊祜為蔡邕外孫,因稱表親為蔡家親)”,可以看見他倆的親密關系和真摯情誼;而且可以感受到作者生活境遇的悲涼。據《唐才子傳》卷四載,司空曙“磊落有奇才”,但因為“性耿介,不干權要”,所以落得宦途坎坷,家境清寒。這首詩正是作者這種境遇的寫照。


【賞析三】

  《喜外弟盧綸見宿》是唐代詩人司空曙因表弟盧綸到家拜訪有感而作的一首詩。

  首句是寫作者悲涼的境遇:年老獨居荒野,近無四鄰,孤苦無依,生活貧困。“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一聯寫景抒情,把一位窮愁潦倒的白頭老人的形象刻畫得很豐滿。后兩句寫對表弟到來的感激,這是寫“喜”,但喜中仍有悲。喜的是因為自己被貶沉淪,親人還來探望,自然喜出望外;但自己的處境不佳,又感到對不起親人,所以仍感辛酸慚愧。全詩語言樸實,語調低沉悲切,真實感人。


【賞析四】

  比興兼用,是這首詩重要的藝術手法。“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不是單純的比喻,而是進一步利用作比的形象來烘托氣氛,特別富有詩味,成了著名的警句。用樹之落葉來比喻人之衰老,是頗為貼切的。樹葉在秋風中飄落,和人的風燭殘年正相類似,相似點在衰颯。這里,樹作為環境中的景物,起了氣氛烘托的作用,類似起興。自從宋玉《九辯》提出“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秋風落葉,常常被用以塑造悲的氣氛,“黃葉樹”自然也烘托了悲的情緒。

  比興兼用,所以特別富有藝術感染力。明謝榛《四溟詩話》卷一云:“韋蘇州曰:‘窗里人將老,門前樹已秋。’白樂天曰:‘樹初黃葉日,人欲白頭時。’司空曙曰:‘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三詩同一機杼,司空為優:善狀目前之景,無限凄感,見乎言表。”其實,三詩之妙,不只是善于狀景物,而且還善于設喻。司空曙此詩頷聯之所以“為優”,在于比韋應物、白居易詩多了雨景和昏燈這兩層意思,雖然這兩層并無“比”的作用,卻大大加強了悲涼的氣氛。高步瀛《唐宋詩舉要》說:“‘雨中'’燈下‘雖與王摩詰相犯,而意境各自不同,正不為病。”王維《秋夜獨坐》:“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這兩句純屬白描,是賦體,并不兼比;不僅意境不同,手法亦自有別。馬戴《灞上秋居》:“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語雖近似司空曙,但手法也并不一樣,這里只寫灞上秋居漂泊異鄉孤獨寂寞的情景,不曾以樹喻人,沒有比的意思。司空曙“雨中”、“燈下”兩句之妙,就在于運用了興而兼比的藝術手法。


【賞析五】

  前四句描寫靜夜里的荒村,陋室內的貧士,寒雨中的黃葉,昏燈下的白發,通過這些,構成一個完整的生活畫面。這畫面充滿著辛酸和悲哀。后四句直揭詩題,寫表弟盧綸來訪見宿,在悲涼之中見到知心親友,因而喜出望外。近人俞陛云《詩境淺說》說,這首詩“前半首寫獨處之悲,后言相逢之喜,反正相生,為律詩一格”。從章法上看,確是如此。

  前半首和后半首,一悲一喜,悲喜交感,總的傾向是統一于悲。后四句雖然寫“喜”,卻隱約透露出“悲”;“愧君相見頻”中的一個“愧”字,就表現了悲涼的心情。因之,題中雖著“喜”字,背后卻有“悲”的滋味。一正一反,互相生發,互相映襯,使所要表現的主旨更深化了,更突出了。這就是“反正相生”手法的藝術效果。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司空曙《賊平后送人北歸》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


【譯文】

  戰亂時我和你一同逃到南方,時局安定你卻獨自北歸家園。

  流落他鄉頭上已經生出白發,戰后的家鄉也只能見到青山。

  曉行要經過許多殘破的營壘,夜里只能披星露宿荒涼故關。

  曠野里的飛禽與枯黃的野草,將處處伴隨著你的悲苦愁顏。


【賞析一】

  意在寫送故人返鄉,傷自己不能與之同返。

  詩扣緊亂離主題,由亂起南來,到亂平北還,到所見劫后荒涼,環環相扣。但詩在結構上看,從第三句至第六句,四句結構相同,卻是一大敗筆,不足為鑒。


【賞析二】

  作者在平定“安史之亂”后,未能和朋友一起北歸,所謂“來時萬里同為客,今日翻為送故人。”(《峽口送友》)現在吟詩送友,加之憂國、思家,心情是格外沉痛,也格外復雜。

  全詩共八句,頭兩句“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是解題。接著便是本聯: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生白發”既形容了時間的漫長(安史之亂長達9年),又暗指深廣的顛沛愁苦。“舊國”指故鄉、家園,“見青山”是想象友人如果回到故鄉,除了青山依舊外,田園廬舍一定已成廢墟,也就是說舊國只剩下青山了。這一聯之后,還有四句: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描繪亂離之后的“荒亂風景”,同樣流露出作者的無窮傷感。

  八句中以“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兩句最為世人傳誦,寫沉痛于句外,不但“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荒涼之景已隱含其中,濃厚的別情和痛苦,也溢于言表。


【賞析三】

  這是一首酬贈詩,這類題材在“十才子”集中比比皆是,但多數思想平庸,藝術才力貧乏,缺少真情實感。

  這首詩卻能獨辟蹊徑,通過送友人北歸的感傷寫出“舊國殘壘”“寒禽衰草”的亂后荒敗之景,由送別的感傷推及時代的感傷、民族的感傷。


【賞析四】

  這首詩寫于平定“安史之亂”之后,意在傷己獨留南方,不能與朋友同來同返,并抒發了對亂后形勢的憂慮之情。

  詩題為《賊平后送人北歸》,“賊平”,指代宗廣德元年(763)正月,叛軍首領史朝義率殘部逃到范陽,走投無路,自縊身亡,“安史之亂”最終被朝廷平定。“北歸”,指由南方回到故鄉,《新唐書》載司空曙為廣平人,這個“廣平”,據考證當在今河北或北京境內,是“安史之亂”的重災區。作者在亂后為何尚滯留南方,現已無法考證。


【賞析五】

  “世亂同南去,時清獨北還”,首聯交代送人北歸的原因,抒寫自己不能還鄉的痛苦,“世亂”之時,司空曙和友人一起逃到江南避難,如今天下已經太平,友人得以回去,自己仍滯留他鄉,“獨”字含義豐富,一指友人獨自北還,一指自己獨不得還,含有無限悲感。

  “他鄉生白發,舊國見青山”。上句“生白發”亦有雙重涵義:一是形容亂離中家國之愁的深廣,一是說時間的漫長,從戰亂開始到結束,前后歷時九年。

  “舊國”指故鄉,“見青山”是說假如友人回到故鄉,田園廬舍肯定是一片廢墟,所見也惟有青山如故。從這句起,以下都是想象北歸人途中的心情和所見的景物。律詩講究“起承轉合”,一般在第三聯轉折,此詩卻在第二聯完成“承”“轉”,章法上別具一格。

  “曉月過殘壘,繁星宿故關”。頸聯及尾聯單從友人方面落筆。“曉月”句想象其早行情景,“繁星”句虛擬其晚宿情景。這一聯點明“殘壘”,即殘破的壁壘,泛指戰爭遺留下來的痕跡。“故關”,為兵家必爭之地,估計也殘破不堪了。因而這一聯著重寫“賊平”后殘破、荒涼之景,筆力所致,“描盡亂離之后荒亂風景”(王文濡《歷代詩評注讀本》)。

  “寒禽與衰草,處處伴愁顏。”尾聯繼續虛寫友人歸途中所見所感。上句寫景,“禽”和“草”本無知覺,而曰“寒禽”“衰草”,正寫出詩人心中對亂世的感受。下句直接寫“愁”,言愁無處不在,“愁”既指友人之愁,也兼含作者之愁,這里與一、二兩聯遙相呼應,針線細密,用筆嫻熟。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司空曙《喜見外弟盧綸見宿》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靜夜四無鄰,荒居舊業貧。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

  以我獨沉久,愧君相見頻。

  平生自有分,況是霍家親。


【譯文】

  寂靜的夜晚四周沒有鄰居,因為家貧,居住在荒野中。

  夜雨中樹上的黃葉飄落下來,燈下是白發老人。

  我這樣孤獨沉淪很久了,愧對你屢次來慰問我。

  我們本來就有情分,何況又是表親。


【賞析一】

  詩意在寫自己貧居,遇外弟留宿而自道近況的。盧綸的《晚次鄂州》(卷六)中,也有“舊業已隨征戰盡”句,與此詩中的“荒居舊業貧”句,正好印證,說明表兄弟兩人,此時處境都很艱難,環境使其更能互相體恤。

  詩的前半首寫靜夜荒村,陋室貧居,雨中黃葉樹,燈下白發人,構成一個活生生的畫面,表達了自我的辛酸和悲哀。后半首寫表弟盧綸來訪,在悲涼中見到親友,自然喜出望外。這一悲一喜,互相映襯,深刻地表現了主題。


【賞析二】

  司空曙和盧綸都在“大歷十才子”之列,詩歌工力相匹,又是表兄弟,關系十分親密。

  詩人“磊落有奇才”,但因為“性耿介,不干權要”,所以落得宦途坎坷,家境清寒。這首詩正是作者這種境遇的寫照。詩人孤單地居住在荒野,表弟去看他,他表面上說“喜”,心中卻是充滿了悲涼與凄苦,正是“喜中有悲”。全詩悲喜交加,比喻貼切,意味深長。


【賞析三】

  《喜見外弟盧綸見宿》賞析:詩意在寫自己貧居,遇外弟留宿而自道近況的。盧綸的《晚次鄂州》(卷六)中,也有“舊業已隨征戰盡”句,與此詩中的“荒居舊業貧”句,正好印證,說明表兄弟兩人,此時處境都很艱難,環境使其更能互相體恤。

  比興兼用,也是這首詩重要的藝術手法。“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不是單純的比喻,而是進一步利用作比的形象來烘托氣氛,特別富有詩味,成了著名的警句。用樹之落葉來比喻人之衰老,是頗為貼切的。樹葉在秋風中飄落,和人的風燭殘年正相類似,相似點在衰颯。這里,樹作為環境中的景物,起了氣氛烘托的作用,類似起興。


【賞析四】

  這首詩前四句描寫靜夜的荒村。在一個平靜夜晚的荒村中,有一間孤零零的茅屋,主人是一個貧窮的儒生。村中有樹,但樹木遇秋,樹葉已黃。而且時值秋淋,還遭受著凄風苦雨的煎熬,更加顯示出樹的不幸。此處比興兼用,以樹老葉黃慘遭風雨為喻,比喻貧士的仕途坎坷,人已衰老。燈光搖曵,風燭殘年,人老力衰,雙鬢白發,寫盡了一個窮困讀書人的命運艱難。

  后四句我雖然沉淪已久,羞于見人,而你卻是經常來看我。末句“平生自有分,況是蔡家親。”我們彼此還是有情誼的,何況還是姑表親戚。詩用羊祜和蔡邕的典故,因羊祜是蔡邕的外孫,因而稱表親為蔡家親。用典隨手拈來,天衣無縫,不落痕跡。


【賞析五】

  全詩寫自己貧居,遇外弟留宿而自道近況的。

  盧綸的《晚次鄂州》(卷六)中,也有“舊業已隨征戰盡”句,與此詩中的“荒居舊業貧”句,正好印證,說明表兄弟兩人,此時處境都很艱難,特定的環境使其更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司空曙《云陽館與韓紳宿別》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

  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

  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


【譯文】

  自從和老友在江海分別,隔山隔水已度過多少年。

  突然相見反而懷疑是夢,悲傷嘆息互相詢問年齡。

  孤燈暗淡照著窗外冷雨,幽深的竹林漂浮著云煙。

  明朝更有一種離愁別恨,難得今夜聚會傳杯痛飲。


【賞析一】

  首聯二句,詩人不說此次重逢,卻先回憶過去的別離。“故人江海別”,是說相距之遠;“幾度隔山川”,是說離別之頻繁。江海山川,悵望無極,幾度分袂,情何以堪!

  有了昔年的遠別,才推出今日的“乍見”。不期然而然謂之“乍”。詩人于云陽旅邸偶然見到韓紳,“他鄉遇故知”,不禁喜出望外。“乍見翻疑夢”,因為相見實在不易,今日晤面,反而疑心是在夢中。當雙方都證實這并非夢境時,卻又忍不住悲從中來。相互詢問對方的歲數,同時感嘆似水的年華。“相悲各問年”一語,重心在一“悲”字。久別重逢,本當欣喜,而此刻竟然只有悲愴,正說明雙方的情誼非同尋常。無論是喜極而悲、為坎坷的命運而悲、為雙方的皤然老態相視而悲,都能證明他們之間感情的深厚,了解的透徹。假若寫成“歡欣各問年”,反倒覺得淺俗無味。 第三聯“孤燈寒照雨,濕竹暗浮煙”是情景交融的典型筆法。客舍話別,夜靜更闌,離人心情未免孤寂、沉重。詩中未正面寫人,而從側面渲染環境:孤燈、寒雨、濕竹、暗煙。“孤”、“寒”、“濕”、“暗”,字字凄冷,“燈”、“雨”、“竹”、“煙”,字字凝重。明寫景而暗喻情,情景交融,天衣無縫。

  第四聯輕輕收束。由今日的短暫相聚又想到明天。昔年的幾度分別已足令人心碎了,然而“更有明朝恨”。一個“更”字,蘊含著多少無奈,多少惋惜,多少深情!詩人當然也知道: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為此,怎能不格外地珍惜這別宴上的杯酒呢?且讓我們頻頻舉杯,相互勸慰,也相互祝福吧!

  這首詩的特色,在于感情的濃郁,心理刻畫筆觸的精細。情與景的高度和諧;也在于結尾處詩人輕靈的收束。沉郁中見穩重,深刻中露精巧,使得這首詩的第二聯成為傳誦千秋的名句。直到今天,我們仍能深深地體味到它強大的藝術生命力。


【賞析二】

  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后寫敘談,最后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司空曙:字文明,一作文初,廣平(今河北永年東南)人。曾舉進士,入劍南節度使韋皋幕府。曾官水部郎中。為“大歷十才子”之一。長于五言律。有《司空文明詩集》。

  本詩題作《云陽館與韓紳宿別》,顯然是一首惜別詩。云陽是縣名,縣治在今陜西涇陽縣西北。館是客舍,即今之旅館。韓紳,《全唐詩》注:“一作韓升卿”。韓愈四叔韓紳卿與司空曙同時,曾任涇陽縣令。詩中韓紳可能即為其人。

  在唐人惜別詩中,這一首頗具特色。


【賞析三】

  司空曙是“大歷十才子”之一,擅長五律,本詩是其代表作之一,是典型的惜別詩。全詩在詩人傾心地刻畫與渲染下,離愁別緒躍然紙上,充盈句間。其中“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四句更是廣為傳誦,成為千古佳句。

  首聯“故人江海別,幾度隔山川”是詩人的回憶。想當年,詩人與故人韓紳江海一別,便隔山隔水,無法相見。那時無QQ可聊,無Email可用,電報、電話又沒有,驛站傳的信也只是公事。只能是彼此掛牽,或許終生不得再見。

  世事難料,今日竟不期而遇,怎能不讓詩人驚疑是夢,說不準當時他一咬手指覺出了疼,才相信相見是實。“相悲各問年”一句,有人理解為因相別太久忘了對方的年齡,所以要悲傷地詢問。筆者以為不然,從詩中兩人的惜別之情,我們不難看出彼此在對方心中的地位。如此摯友,又怎能輕易忘卻年齡?況分別愈久,思念愈深,對此類事印象反會更深。所以筆者以為,此句應理解為與朋友相別多年之后,歲月滄桑已讓各自容顏改變頗多,當初的風華不再,乍一相見,雙方都不相信自己所記得的對方的年齡,故此要問了。如此,就更能體現出世事無常、時光易逝以及分別后的思念之苦。

  “孤燈寒照雨,深竹暗浮煙”是最令筆者拍案叫絕的佳句,此二句寓情于景,敘述中飽含著濃濃的情感。孤燈寒照,夜雨凄涼,薄霧濃云,竹林幽深,處處是陰暗、傷感之景。如若是現在,華燈如晝,KTV一番或可稍解郁悶。而當時當地,詩人與故人只能是面對孤燈寒雨,各敘平生,無邊的黑夜便充盈了他們的離情別緒。如此,只能是整夜難眠。

  尾聯“更有明朝恨,離杯惜共傳”是說:今日相見,而明天詩人與朋友又要各奔東西,此一別之后,或許真的是終生不能再次相見,心中的愁苦如何能解?只能頻頻舉杯將祝福送與對方。


【賞析四】

  安史亂后,杜甫詩中屢寫乍還別情景。如《贈衛八處士》“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羌村三首》“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夜閑更秉燭。相對如夢寐”,《送路六侍御入朝》“童稚相親四十年,中間消息兩茫然。更為后會知何地?忽漫相逢是別筵”等,都情真意切,蘊含深廣,感人至深。大歷詩人受此影響,其反映行旅聚散之詩,雖不如杜詩兼寫社會亂離,然亦曲盡情理,真摯動人。司空曙的這首五津,便是其中的代表作。

  首聯寫與故人在飄零江海的過程中“幾度”重逢,才逢又別,為山川阻隔,不通音訊。在章法上,反跌次聯的“乍見”,遙呼尾聯的“更有”。在“幾度隔山川”與“更有明朝恨”的夾縫中,偶然而又短暫的相逢,形成了似夢似幻的感覺。“乍見”之后的談話只寫了一句:“相悲各問年。”老朋友的年齡,應該是彼此清楚的,明知故問,由“相悲”引起。彼此形容俱變,各顯老態,與前度相逢時判若兩人,故“相悲”而各問年齡,其闊別之長久、經歷之辛酸,俱蘊含其中。這一聯,與郎士元《長安逢故人》“馬上相逢久,人中欲認難”、李端《喜見外弟又言別》“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同為大歷名句。后兩聯寫驛館黯然相對、共傳離杯的情景。“孤燈寒照雨”,由室內寫到窗外。坐對孤燈,暗示徹夜未眠。燈光通過窗口照見綿綿夜雨,暗示主人公的目光不時投向窗外,因為明朝都要趕路。“深竹暗浮煙”是主人公隔窗所見的雨中景。燈光微弱,約略可見搖曳于寒雨里的竹林浮起蒙蒙霧氣,“孤”字、“寒”字、“深”字、“暗”字,寫“燈”、寫“雨”、寫“竹”、寫“煙”,同時也烘托出主人公低沉凄惋的心緒。坐對孤燈,當然要共話衷曲,這一點沒有明說;但共傳離杯,則由尾聯補出。尾聯的“更有”遙應首聯的“幾度”。由于明朝“更有”和已往“幾度”一樣的別離之恨,別后又將飄零江海,遠隔山川,因而珍惜短暫的相聚,相互勸酒。“離杯惜共傳”的那個“惜”字,含無限深情。“大歷十才子”多擅長五律,其佳作的共同優點是脈理深細,聲律精嚴。司空曙的這一首亦然,不僅有“乍見”一聯警句而已。


【賞析五】

  這是首惜別詩。詩寫乍見又別之情,不勝黯然。詩一開端由上次別離說起,接著寫此次相會,然后寫敘談,最后寫惜別,波瀾曲折,富有情致。“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乃久別重逢之絕唱,與李益的“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次別后,已歷數年,山川阻隔,相會不易,其間的相思,自在言外。正因為相會不易,相思心切,所以才生發出此次相見時的“疑夢”和惜別的感傷心情來,首聯和頷聯,恰成因果關系。

  “乍見”二句是傳誦的名句,人到情極處,往往以假為真,以真作假。久別相逢,乍見以后,反疑為夢境,正說明了上次別后的相思心切和此次相會不易。假如別后沒有牽情,相逢以后便會平平淡淡,不會有“翻疑夢”的情景出現了。“翻疑夢”,不僅情真意切,而且把詩人欣喜、驚奇的神態表現得維妙維肖,十分傳神。即使說久別初見時悲喜交集的心情神態,盡見于三字之中,也是不為過的。

  頸聯和尾聯接寫深夜在館中敘談的情景。相逢已難,又要離別,其間千言萬語,不是片時所能說完的,所以詩人避實就虛,只以景象渲染映襯,以景寓情了。寒夜里,一束暗淡的燈火映照著蒙蒙的夜雨,竹林深處,似飄浮著片片煙云。

  孤燈、寒雨、浮煙、濕竹,景象是多么凄涼。詩人寫此景正是借以渲染傷別的氣氛。其中的孤、寒、濕、暗、浮諸字,都是得力的字眼,不僅渲染映襯出詩人悲涼暗淡的心情,也象征著人事的浮游不定。二句既是描寫實景,又是虛寫人的心情。

  結處表面上是勸飲離懷,實際上卻是總寫傷別。用一“更”字,就點明了即將再次離別的傷痛。“離懷惜共傳”,在慘淡的燈光下,兩位友人舉杯勸飲,表現出彼此珍惜情誼和戀戀不舍的離情。惜,珍惜。詩人用在此處,自有不盡的情意。綜觀全詩,中四句語極工整,寫悲喜感傷,籠罩寒夜,幾乎不可收拾。但于末二句,卻能輕輕收結,略略沖淡。這說明詩人能運筆自如,具有重抹輕挽的筆力。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