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馬戴的詩詞_馬戴的詩詞翻譯_馬戴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11     瀏覽次數:0
“念我何留滯,辭家久未還。”馬戴《落日悵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孤云與歸鳥,千里片時間。

  念我何留滯,辭家久未還。

  微陽下喬木,遠燒入秋山。

  臨水不敢照,恐驚平昔顏!


【譯文】

  片片孤云和那歸林鳥兒,頃刻間已是飛馳千余里。

  想起了我長久離開家園,滯留在異鄉只能空嘆息。

  斜陽余輝灑落高大樹木,秋山上的落日好似火燒。

  臨水卻不敢看我的倒影,是因為害怕容顏已變改。


【賞析一】

  《落日悵望》是唐代詩人馬戴創作的一首五言律詩。此詩為游子懷鄉之作。詩人抓住了秋天日落這一剎那的景物特點,寫出了自己此時此刻微妙復雜的思想活動。先“悵望”云去鳥飛之景,觸動鄉愁旅恨;再“悵望”夕陽余暉之景,加重鄉愁,進而觸發內心深處年華老去的感傷。這首詩詩有景有情,景與情高度統一,融合為一體。語言明白如話,概括力強。


【賞析二】

  全詩以鄉愁為主題,曲折地表現了詩人的坎坷不遇,而不顯得衰颯;所謂“格”,主要地是指謀篇布局方面的藝術技巧。這首詩在藝術上最突出的特色,可以說就是:情景分寫。情與景,是抒情詩的主要內涵;情景交融,是許多優秀詩作的重要藝術手段。然而此詩用情景分寫之法,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賞析三】

  開頭二句寫詩人在黃昏日落之時,滿懷惆悵地遙望鄉關,首先躍入眼簾的是仰視所見的景物:“孤云與歸鳥,千里片時間。”晚云孤飛于天際,歸鳥投宿于林間,憑著它們有形和無形的羽翼,雖有千里之遠也片時可達。詩以“千里”與“片時”作強烈比照,寫出云、鳥的自由無礙和飛行之速;但是,這絕不是純客觀的景物描寫,而是詩人“悵望”所見,而且這種景物又是觸發詩人情思的契機和媒介:“念我何留滯,辭家久未還。”原來,詩人久客異地,他的鄉關之思早已深深地郁積在胸中了。因此,頷聯由外界景物的描繪自然地轉入內心情感的直接抒發,不言惆悵而滿紙生愁,不言歸心似箭而實際上早已望穿秋水。

  前面寫情之后,頸聯又變換筆墨寫景,景物描寫不但切合詩人眼前的情境,而且由近到遠,層次分明。夕陽從近處的樹梢往下沉落,它的余暉返照秋山,一片火紅,像野火在遠遠的秋山上燃燒,漸漸地隱沒在山的后面。“入”字寫出夕照的逐漸暗淡,也表明了詩人佇望之久,憶念之殷。不僅如此,這種夕陽西下余暉返照之景,不但加重了詩人的鄉愁,而且更深一層地觸發了詩人內心深處感時傷逝的情緒。客中久滯,漸老歲華;日暮登臨,益添愁思,徘徊水邊,不敢臨流照影,恐怕照見自己顏貌非復平昔而心驚。其實詩人何嘗不知自己容顏漸老,其所以“臨水不敢照”者,怕一見一生悲,又增悵悶耳。“臨水不敢照,恐驚平昔顏!”尾聯充溢著一種惆悵落寞的心緒,以此收束,留下了裊裊余音。

  情景分寫確是此詩謀篇布局上的一個特點。這種寫法,對于這首詩來說,有特殊的藝術效果。細細玩味,可以發現此詩是頗見匠心的。全篇是寫“落日悵望”之情,二句景二句情相間寫來,詩情就被分成兩步遞進:先是落日前云去鳥飛的景象勾起鄉“念”,繼而是夕陽下山回光返照的情景喚起遲暮之“驚”,顯示出情緒的發展、深化。若不管格律,詩句稍顛倒次序可作:“孤云與歸鳥,千里片時間。微陽下喬木,遠燒入秋山。念我何留滯,辭家久未還。臨水不敢照,恐驚平昔顏。”如此前半景后半情,也是通常寫法,但顯得稍平,沒有上述那種層層遞進、曲達其意的好處。而“宿鳥歸飛急”引起歸心似箭,緊接“辭家久未還”云云,既很自然,而又有速(千里片時)與遲(久留滯)對比,超脫而有渾勁。如改成前半景后半情格局(如上述),則又失去這層好處。


【賞析四】

  煉字潛詞形象傳神,“孤云”“歸鳥”“微陽”“秋山”營造了秋日傍晚的蕭瑟與清冷,寄托著作者的傷感之情。“燒”字的使用,是靜中有動;“遠”字又寫出了意境的空闊,增強了對孤寂之情的表現。


【賞析五】

  馬戴早年屢試落第,困于場屋垂30年,客游所至,南極瀟湘,北抵幽燕,西至沂隴,久滯長安及關中一帶,并隱居于華山,遨游邊關。直至武宗會昌四年(844年)與項斯、趙嘏同榜登第。宣宗大中元年(847年)為太原幕府掌書記,以直言獲罪,貶為龍陽(今湖南省漢壽)尉,后得赦還京。懿宗咸通末,佐大同軍幕。咸通七年(867年)擢國子太常博士。

  工詩屬文,其詩凝煉秀朗,含思蘊藉,饒有韻致,無晚唐纖靡僻澀之習。尤以五律見長,深得五言律之三昧。與薛能、顧非熊、殷堯藩等友善,均有詩篇往來;又與賈島、姚合為詩友,唱酬尤多。善于抒寫羈旅之思和失意之慨,蘊藉深婉,秀朗自然。

“金帶連環束戰袍,馬頭沖雪過臨洮。”馬戴《出塞》原文與賞析

【原文】

  金帶連環束戰袍, 馬頭沖雪過臨洮。

  卷旗夜劫單于帳, 亂斫胡兵缺寶刀。


【賞析一】

  這首《出塞》,除具有一般邊塞詩那種激越的詩情和那種奔騰的氣勢外,還很注意語言的精美,并善于在雄壯的場面中插入細節的描寫,醞釀詩情,勾勒形象,因而能夠神完氣足,含蓄不盡,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


【賞析二】

  全詩結構緊密,首句以英俊傳人物風姿,次句以艱難傳人物苦心,第三句以驚險見人物之威烈,結句最有力,以壯舉傳神。至此,人物之豐神壯烈,詩情之飛越激揚均無以復加了。總之,此詩在藝術上處處見匠心,在古代戰歌中,不失為內容和形式完美結合的上乘之作。


【賞析三】

  “金帶連環束戰袍,馬頭沖雪過臨洮。”“金帶連環”四字,極精美。“金”字雖是“帶”字的裝飾詞,但又不僅限于裝飾“帶”字。看似寫戰袍,目的卻在傳達將士的那種風神俊逸的豐姿。“馬頭沖雪”的“沖”字,也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動詞。作者不用帶雪、披雪,而用沖雪,是要用這個動詞傳出人物一往無前的氣概和內心的壯烈感情。“金”字和“沖”字,都極簡煉而又很含蓄,都為激揚的詩情涂上了一層莊嚴壯麗的色彩。在著重外形描寫時用一兩字透露人物內心的美,使人讀后感到詩情的既激揚又精致,沒有那種簡單粗獷,一覽無余的缺點。

  “卷旗夜劫單于帳,亂斫胡兵缺寶刀。”“卷旗”,避免驚動敵人,的是夜間劫營景象。因風疾所以卷旗,一以見戰事之緊急,再以見邊塞戰場之滾滾風塵。這豈只為景物描寫,作者正以戰旗之卷,寫出勇士夜赴戰場的決心與行動。

  卷旗夜戰,正是短兵相接了,但實際上只是雷聲前的閃電,為下句作鋪墊。“亂斫胡兵缺寶刀”,才是全詩中最壯烈最動人的一幕。這場“亂斫胡兵”的血戰,場面是很激烈的。“缺寶刀”的“缺”用得好。言寶刀砍到缺了刃口,其肉搏拼殺之烈,戰斗時間之長,最后勝利之奪得,都在此一字中傳出。作者在全詩二十八字中,極為精彩地處理了選材、順序與如何運用并積聚力量等重要問題。前三句,只是引臂掄錘,到第二十六字“缺”時,奮力一擊,流火紛飛。


【賞析四】

  讀岳飛《滿江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深感“缺”字韻押得險而有,得高山危卵之勢。而馬戴在這首詩中的這個“缺”字,雖不當韻腳處,卻同樣使人驚賞不置。“亂斫”兩字雖很真切而且精辟,但,如無“缺”字,則不見作者扛鼎之力。這一個字所傳達的這一真實細節,使詩情達到了“傳神”境界,使全詩神采飛揚。


【賞析五】

  這首《出塞》是唐代詩人馬戴創作的七言絕句。此詩通過人物的肖像和行動描寫以及環境的渲染,塑造了英姿勃發、不畏艱險、奮勇殺敵的戍邊將士的形象。

“落葉他鄉樹, 寒燈獨夜人。”馬戴《灞上秋居》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灞原風雨定,晚見雁行頻。

  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

  空園白露滴,孤壁野僧鄰。

  寄臥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譯文】

  灞原上的風雨停了,晚上看見雁隊頻頻飛過。

  異鄉樹上的葉子紛紛落下,寒燈照著孤獨不眠的人。

  空寂的園中滴滿了白露,孤房旁邊只有野僧和我作鄰居。

  在野外已經居住了很久,什么時候才能出仕為官,報效國家?


【賞析一】

  詩寫客居霸上而感秋來寂寞,情景蕭瑟。

  首聯寫灞原上空蕭瑟的秋氣,秋風秋雨已定,雁群頻飛。頷聯寫在他鄉異土見落葉和寒夜獨處的悲凄。頸聯寫秋夜寂靜,臥聽滴露,孤單無依,與僧為鄰,更進一步寫出孤獨的心境。末聯抒發詩人的感慨,表達懷才不遇,進身渺茫的悲憤。寫景樸實無華,寫情真切感人。


【賞析二】

  這首詩的首聯描寫了秋風秋雨傍晚時分才停下來,在暮靄沉沉的天際,雁群自北向南急急飛過的畫面。渲染了凄清、陰冷的氛圍。

  “寄臥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詩人為了求取官職來到長安,在灞上已寄居多時,一直沒有找到進身之階,率直道出了懷才不遇的苦境和進身希望的渺茫。


【賞析三】

  我們把它慢慢地打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灞原上空蕭森的秋氣:撩人愁思的秋風秋雨直到傍晚才停歇下來,在暮靄沉沉的天際,接連不斷的雁群自北向南急急飛過。連番的風雨,雁兒們已經耽誤了不少行程,好不容易風停雨歇,得趕在天黑之前找到一個宿處。這里用一個“頻”字,既表明了雁群之多,又使人聯想起雁兒們急于投宿的惶急之狀。古人每見雁回,易惹鄉思。下面我們繼續打開畫卷,景象則由寥廓的天際漸漸地轉到地面,轉到詩中的主人。只見風雨中片片黃葉從樹上飄落下來,而寄居在孤寺中的一個旅客正獨對孤燈,默默地出神。“落葉他鄉樹”這句,很值得玩味。中國有句老話叫做“樹高千丈,葉落歸根”,詩人在他鄉看到落葉的情景,不能不有所感觸。自己羈留異地,何時才能回到故鄉東海(今江蘇連云港市西南)呢?其心情之酸楚,完全滲透在這句詩的字里行間。

  “寒燈獨夜人”,一個“寒”字,一個“獨”字,寫盡客中凄涼孤獨的況味。不難想象:一燈如豆,伴著一個孤寂的身影。夜已深了,寒意重重,在寒氣包圍中,燈光更顯得黯淡無力,而詩人孤獨凄苦的心情也隨之更進了一層。“寒”與“獨”起著相互映襯的作用:由寒燈而顯出夜長難捱,因孤獨而更感到寒氣逼人。


【賞析四】

  此詩純寫閉門寥落之感。整首詩篇好似一幅形象鮮明、藝術精湛的畫卷。

  這首詩寫景,都是眼前所見,不假浮詞雕飾;寫情,重在真情實感,不作無病呻吟。因此,盡管題材并不新鮮,卻仍有相當強的藝術感染力。


【賞析五】

  五、六兩句讓畫卷再向下推移,它不僅顯示了更大的空間,更細的景物,而且出神入化,展現了詩人的心境。這時夜闌人靜,連秋蟲都已停止了歌唱,只有露珠滴落在枯葉上的響聲,一滴接著一滴,雖很微弱,卻很清晰。這句“空園白露滴”用的是以“動”烘托“靜”的手法,比寫無聲的靜更能表現環境的寂靜,露滴的聲音不但沒有劃破長夜的寂靜,反而更使人感到靜得可怕。試想,連露滴的聲音都可聽到,還有什么比這更寂靜的呢?下一句“孤壁野僧鄰”同樣是用烘托的手法。明明要說的是自己孑然一身,孤單無依,卻偏說出還有一個鄰居,而這個鄰居竟是一個絕跡塵世、猶如閑云野鶴的僧人。與這樣的野僧為鄰,詩人的處境的孤獨就顯得更加突出了。這兩句在寫景的同時進一步寫出了詩人的心境:秋夜孤房連露滴的聲音都可聽到,正說明他思潮起伏,長夜無眠;而所與為鄰的只有一個野僧,表明他正想到自己已經被拋出世外,不知何日才能結束這種生涯。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詩的最后兩句也就與前面的描寫自然銜接起來,不顯得突兀。

  最后兩句直接說出詩人的感慨:“寄臥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詩人為了求取官職來到長安,在灞上(又作“霸上”,長安東)已寄居多時,一直沒有找到進身之階,因而這里率直道出了懷才不遇的苦境和進身希望的渺茫。

“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馬戴《楚江懷古》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露氣寒光集,微陽下楚丘。

  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

  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

  云中君不見,竟夕自悲秋。


【譯文】

  露氣凝集著寒光,斜陽落入楚山。

  猿猴在洞庭湖畔的樹上啼叫,人坐在欄舟上。

  寬闊的湖面上升起一輪明月,蒼山夾著亂奔的泉流。

  我看不見云神,整夜對著秋天悲傷。


【賞析一】

  《楚江懷古三首》是唐代詩人馬戴的組詩作品。

  這三首詩描繪了洞庭湖的美好風光,抒發了詩人貶謫遠地的抑郁哀傷之情。其中以第一首最為知名,此詩借景抒懷,凝練深摯,用情細致隱約,格調凄麗婉轉。


【賞析二】

  唐宣宗大中初年,原任山西太原幕府掌書記的馬戴,因直言被貶為龍陽(今湖南漢壽)尉。從北方來到江南,徘徊在洞庭湖畔和湘江之濱,觸景生情,追慕前賢,感懷身世,寫下了《楚江懷古》五律三章。這是其中第一篇。

  近人俞陛云在《詩境淺說》中說:“唐人五律,多高華雄厚之作,此詩以清微婉約出之,如仙人乘蓮葉輕舟,凌波而下也。”他以“清微婉約”四字標舉此詩的藝術風格,確實別具只眼。

  秋風遙落的薄暮時分,江上晚霧初生,楚山夕陽西下,露氣迷茫,寒意侵人。這種蕭瑟清冷的秋暮景象,深曲微婉地透露了詩人悲涼落寞的情懷。斯時斯地,入耳的是洞庭湖邊樹叢中猿猴的哀啼,照眼的是江上飄流的木蘭舟。“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楚辭·九歌·湘夫人》),“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凝滯”(《涉江》),詩人泛游在湘江之上,對景懷人,屈原的歌聲仿佛在叩擊他的心弦。“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這是晚唐詩中的名句,一句寫聽覺,一句寫視覺;一句寫物,一句寫己;上句靜中有動,下句動中有靜。詩人傷秋懷遠之情并沒有直接說明,只是點染了一張淡彩的畫,氣象清遠,婉而不露,讓人思而得之。黃昏已盡,夜幕降臨,一輪明月從廣闊的洞庭湖上升起,深蒼的山巒間夾瀉著汩汩而下的亂流。“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二句,描繪的雖是比較廣闊的景象,但它的情致與筆墨還是清微婉約的。同是用五律寫明月,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望月懷遠》),李白的“夢繞城邊月,心飛故國樓”(《太原早秋》),杜甫的“星垂平野闊,江入大荒流”(《旅夜書懷》),都是所謂“高華雄厚”之作。而馬戴此聯的風調卻有明顯的不同,這一聯承上發展而來,是山水分設的寫景。但“一切景語,皆情語也”(田同之《西圃詞說》),“廣澤生明月”的闊大和靜謐,曲曲反襯出詩人遠謫遐方的孤單離索;“蒼山夾亂流”的迷茫與紛擾,深深映照出詩人內心深處的撩亂彷徨。夜已深沉,詩人尚未歸去,俯仰于天地之間,沉浮于湘波之上,他不禁想起楚地古老的傳說和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屈宋魂冥寞,江山思寂寥”(《楚江懷古》之三),云神無由得見,屈子也邈矣難尋,詩人自然更是感慨叢生了。“云中君不見,竟夕自悲秋”,點明題目中的“懷古”,而且以“竟夕”與“悲秋”在時間和節候上呼應開篇,使全詩在變化錯綜之中呈現出和諧完整之美,讓人尋繹不盡。

  從這首詩可以看到,清微婉約的風格,在內容上是由感情的細膩低回所決定的,在藝術表現上則是清超而不質實,深微而不粗放,詞華淡遠而不艷抹濃妝,含蓄蘊藉而不直露奔迸。馬戴的這首《楚江懷古》,可說是晚唐詩歌園地里一枝具有獨特芬芳和色彩的素馨花。


【賞析三】

  唐宣宗大中初年,詩人由山西太原幕府掌書記。被貶為龍陽尉,自江北來江南,行于洞庭湖畔,觸景生情,追慕先賢,感傷身世,而寫下了《楚江懷古》五津三章,這是第一首。

    第一首雖題“懷古”,卻泛詠洞庭景致。詩人履楚江而臨晚秋,時值晚唐,不免“發思古之幽情”,感傷自身不遇。首聯先點明薄暮時分;頷聯上句承接“暮”字,下句才點出人來,頸聯就山水兩方面寫夜景,“夾”字猶見凝練;尾聯才寫出“懷古”的主旨,為后兩首開題,而以悲愁作結。

    全詩風格清麗婉約,感情細膩低徊。李元洛評曰:“在藝術上清超而不質實,深微而不粗放,詞華淡遠而不艷抹濃妝,含蓄蘊籍而不直露奔迸。”


【賞析四】

  唐代詩人獨李白寫詩不拘一格,不管高興與否,只要有酒,詩如泉涌。

  而別的詩人,基本上詩從悲中生,情由孤寂出。馬戴被貶為龍陽尉,委屈孤獨悲涼等種種不幸的情緒纏繞著他,來到洞庭湖畔,追憶著同被貶的先人屈原,一邊抹眼淚,一邊苦情發泄,得一首《楚江懷古》。試想想,如果每個人的一生多在幸運中度過,世界上還有沒有真正的文學,有沒有真正的詩人?應該會有,如李白之類,但也只剩下李白之類。整首詩感情細膩,風格清麗,如一位略施粉黛淡然憂郁的佳人。木蘭舟輕懷屈子,兩岸蒼山緬楚辭。露聚洞庭明月夜,猿啼龍澤獨悲秋。


【賞析五】

  唐宣宗大中初年,詩人因直言由山西太原幕府掌書記,貶為龍陽(今湖南漢壽)縣尉。自江北來到江南,徘徊在湘江之濱及洞庭湖畔,觸景生情,懷古傷今,寫下了《楚江懷古》三首,這是其中的第一首。

  “露氣寒光集,微陽下楚丘。”深秋薄暮時分,團團露氣凝集著寒光,微弱的夕陽,已落下了楚地的山丘。

  “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洞庭湖畔,猿猴在樹上哀啼,人坐在木蘭舟上,順水漂流。

  “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浩瀚的湖面上,一輪明月冉冉升起,蒼茫的青山,夾著喧鬧的滔滔江流。

  “云中君不見,竟夕自悲秋。”我望不見云神,竟徹夜難眠,在蕭瑟的秋風中,自身感到不盡的凄涼。

  詩中描寫在深秋薄暮時節,詩人泛舟于洞庭,見到殘陽西下,水闊山青,聽到猿啼樹上,江流聲聲,不禁引起了他對屈原的緬懷(“云中君”是屈原《九歌》的篇名),因“云中君不見”而“竟夕自悲秋”。憑吊屈原,追慕先賢,實則是抒發懷才不遇的感慨,借以表達自已愁苦憂傷的心情。全詩借景抒懷,語言凝練,感情深摯真切。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