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李益的詩詞_李益的詩詞翻譯_李益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13     瀏覽次數:0
“時滴枝上露,稍沾階下。”李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微風驚暮坐, 臨牖思悠哉。

  開門復動竹, 疑是故人來。

  時滴枝上露, 稍沾階下苔。

  何當一入幌, 為拂綠琴埃。


【賞析一】

  《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是唐代李益的五言律詩,這首詩成功地通過微風的形象,表現了詩人孤寂落寞的心情,抒發了思念故人的渴望。

  詩題曰《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詩中最活躍的形象便是傍晚驟來的一陣微風。“望風懷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蘇武書》)。風,是古人常用來表示懷念、思戀的比興之物,“時因北風,復惠德音”表現了對故友的懷念,“故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又為對故園的思戀。又,風又常用以象征美好、高尚。孟子云:“君子之德,風也。”因風而思故人,借風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傳統比興。此詩亦然。這微風便是激發詩人思緒的觸媒,是盼望故人相見的寄托,也是結構全詩的線索。


【賞析二】

  全篇緊緊圍繞“聞風”二字進行藝術構思。前面寫臨風而思友、聞風而疑來。“時滴”二句是流水對,風吹葉動,露滴沾苔,用意還是寫風。入幌拂埃,也是說風,是浪漫主義的遐想。綠琴上積滿塵埃,是由于寂寞無心緒之故,期望風來,拂去塵埃,重理絲弦,以寄思友之意。詩中傍晚微風是實景,“疑是故人”屬遐想;一實一虛,疑似恍惚;一主一輔,交織寫來,繪聲傳神,引人入勝。而于風著力寫其“微”,于己極顯其“驚”、“疑”,于故人則深寄之“悠思”。因微而驚,因驚而思,因思而疑,因疑而似,因似而望,因望而怨,這一系列細微的內心感情活動,隨風而起,隨風遞進,交相襯托,生動有致。全詩構思巧妙,比喻維肖,描寫細致。可以說,這首詩的藝術魅力實際上并不在以情動人,而在以巧取勝,以才華令人賞嘆。全詩共用了九個動詞,或直接寫風的動,或因風而動,如:驚、思、開、動、疑、滴、沾、入、拂。但又都是以“寄(思)”為暗線的,如影之隨形,緊緊相連。這正是詩人的匠心所在,也是此詩有極大的藝術魅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賞析三】

  詩從“望風懷想”生發出來,所以從微風驟至寫起。傍晚時分,詩人獨坐室內,臨窗冥想。突然,一陣聲響驚動了他,原來是微風吹來。于是,詩人格外感到孤獨寂寞,頓時激起對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來到。他諦聽著微風悄悄吹開院門,輕輕吹動竹叢,行動自如,環境熟悉,好像真的是懷想中的故人來了。然而,這畢竟是幻覺,“疑是”而已。不覺時已入夜,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時地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漸漸潤澤了苔色。這是無比清幽靜謐的境界,無比深沉的寂寞和思念。可惜這風太小了,未能掀簾進屋來。屋里久未彈奏的綠琴上,積塵如土。詩人說:風啊,什么時候能為我拂掉琴上的塵埃呢?結句含蓄雋永,語意雙關。言外之意是:鐘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沒有彈琴的意緒。什么時候,故人真能如風來似的掀簾進屋,我當重理絲弦,一奏綠琴,以慰知音,那有多么好啊!“何當”二字,既見出詩人依舊獨坐室內,又表露不勝埋怨和渴望,雙關風與故人,結出寄思的主題。


【賞析四】

  “時滴枝上露, 稍沾階下苔”的大意: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時地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漸漸潤澤了苔色。這兩句渲染了清幽靜謐的氛圍,表達了作者深沉的寂寞和思念。


【賞析五】

  李益  (748——827),字君虞,隴西人。其詩以邊塞詩最為杰出,內容多寫士思鄉之心情,感傷氣氛較濃,并兼擅眾體,尤以七絕見長。

“柿葉翻紅霜景秋,碧天如水倚紅樓。”李益《詣紅樓院尋廣宣不遇留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柿葉翻紅霜景秋, 碧天如水倚紅樓。

  隔窗愛竹無人問, 遣向鄰房覓戶鉤。


【賞析一】

  唐代長安城東北角的長樂坊,有一佛寺,寺內朱紅色大樓巍然屹立,富麗堂皇。這就是唐睿宗的舊宅,有名的安國寺紅樓院。廣宣是一位善詩的僧人,憲宗、穆宗兩朝,皆為內供奉,賜居紅樓院。他與劉禹錫、韓愈、白居易等常有往來,與李益詩酒唱和,過從甚密。


【賞析二】

  一個天高氣爽的秋日,李益來到紅樓院,適值廣宣外出,不得入內,但又不忍離去,遂于門外觀賞院內景色,寫下了這首富有逸趣的七絕。


【賞析三】

  詩人舉目望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紅艷奪目的柿林。柿葉經霜一打,都已變紅,給秋日的園林增添了絢麗的色彩,那是多么迷人呵!接著,抬頭仰望,湛藍湛藍的天空,象水洗過一般明凈,把巍峨的紅樓襯托得更加清晰壯麗。“倚”字很傳神。秋高氣爽,那本來就杳緲幽深的天宇越發顯得空闊高遠,而它竟與紅樓相依相偎,這就巧妙地烘托出紅樓高聳入云的雄姿了。詩人以瑰麗的色調、清新的語言,繪出絢爛秋色,創造出碧天、紅樓“氣勢兩相高”(杜牧《長安秋望》)的寥廓境界,令人心曠神怡。

  朱樓、紅葉固然美麗,但隔窗隱約可見的那片幽深的竹林,蒼翠多姿,尤為可愛。“愛竹”之“愛”,透露出詩人的傾羨之情,表現出詩人高雅的情趣。“無人問”三字既繳足題面,又開啟下文:既然有好竹無人觀賞,何不進院去盡情游覽一番呢?于是,他差遣隨從到鄰居家尋找開門的工具去了。訪友不遇,并不返回,反而反賓為主,設法開門;乍一看,似乎不近情理,仔細咀嚼,卻又覺合情合理,極富韻味。可以想見,李益對院內景色十分熟悉,對那叢翠竹特別喜愛,他和廣宣的思想性格十分投合,對廣宣的舉止行動非常了然,連戶鉤放在何處也清清楚楚,他又可以不避嫌疑地擅自開門入室,可見他們相知之深,過從之密。這樣豐富的內涵,這種超乎尋常的友情,不是通過“喜遇”之類的正面描述來表現,而是通過“不遇”時的一個舉動“使人思而得之”,確是自成機杼,不落俗套,讀來既感親切自然,富有生活情趣,又覺委曲含蓄,興味雋永。而且,詩人這一“愛”一“覓”,又使人想見其為人的灑脫、隨和、豪放。至此,我們亦可領悟到前面的壯美秋色,正和詩人的磊落胸襟相映照。全詩氣脈流貫,洋溢著一種積極樂觀的生活情趣。


【賞析四】

  李益(約750—約830),唐代詩人,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后遷河南洛陽。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升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后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以邊塞詩作名世,擅長絕句,尤其工于七絕。


【賞析五】

  李益進士及第之后,于大歷六年(771)參加制科考試,授官鄭縣(今陜西華縣)主簿。有《華山南岳》《入華山訪隱者經仙人石壇》等詩。三年滿秩后,從大歷九年(774)至大歷十二年(777),李益西游鳳翔,到鳳翔節度使李抱玉幕府任職。參與了大歷九年郭子儀、李抱玉、馬璘、朱泚分統諸道兵八萬的防秋軍事行動。寫下了《從軍有苦樂行》等詩。

“開門復動竹,疑是故人來。”李益《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微風驚暮坐, 臨牖思悠哉。

  開門復動竹, 疑是故人來。

  時滴枝上露, 稍沾階下苔。

  何當一入幌, 為拂綠琴埃。


【譯文】

  傍晚時分,詩人獨坐室內,臨窗冥想。突然,一陣聲響驚動了他,原來是微風吹來。于是,詩人格外感到孤獨寂寞,頓時激起對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來到。他諦聽著微風悄悄吹開院門,輕輕吹動竹叢,行動自如,環境熟悉,好像真的是懷想中的故人來了。不覺時已入夜,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時地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漸漸潤澤了苔色。這是無比清幽靜謐的境界,無比深沉的寂寞和思念。可惜這風太小了,未能掀簾進屋來。屋里久未彈奏的綠琴上,積塵如土。詩人說:風啊,什么時候能為我拂掉琴上的塵埃呢?


【賞析一】

  李益和苗發、司空曙,都列名“大歷十才子”,彼此是詩友。詩題曰《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詩中最活躍的形象便是傍晚驟來的一陣微風。“望風懷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蘇武書》),因風而思故人,借風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傳統比興。本詩亦然。這微風便是激發詩人思緒的觸媒,是盼望故人相見的寄托,也是結構全詩的線索。此詩成功地通過微風的形象,表現了詩人孤寂落寞的心情,抒發了思念故人的渴望。


【賞析二】

  詩從“望風懷想”生發出來,所以從微風驟至寫起。傍晚時分,詩人獨坐室內,臨窗冥想。突然,一陣聲響驚動了他,原來是微風吹來。于是,詩人格外感到孤獨寂寞,頓時激起對友情的渴念,盼望故人來到。他諦聽著微風悄悄吹開院門,輕輕吹動竹叢,行動自如,環境熟悉,好象真的是懷想中的故人來了。然而,這畢竟是幻覺,“疑是”而已。不覺時已入夜,微風掠過竹叢,枝葉上的露珠不時地滴落下來,那久無人跡的石階下早已蔓生青苔,滴落的露水已漸漸潤澤了苔色。多么清幽靜謐的境界,多么深沉的寂寞和思念!可惜這風太小了,未能掀簾進屋來。屋里久未彈奏的綠琴上,積塵如土。風啊,什么時候能為我拂掉琴上的塵埃呢?結句含蓄雋永,語意雙關。言外之意是:鐘子期不在,伯牙也就沒有彈琴的意緒。什么時候,故人真能如風來似的掀簾進屋,我當重理絲弦,一奏綠琴,以慰知音,那有多么好啊!“何當”二字,既見出詩人依舊獨坐室內,又表露不勝埋怨和渴望,雙關風與故人,結出寄思的主題。


【賞析三】

  全篇緊緊圍繞“聞風”二字進行藝術構思。前面寫臨風而思友、聞風而疑來。“時滴”二句是流水對,風吹葉動,露滴沾苔,用意還是寫風。入幌拂埃,也是說風,是浪漫主義的遐想。綠琴上積滿塵埃,是由于寂寞無心緒之故,期望風來,拂去塵埃,重理絲弦,以寄思友之意。詩中傍晚微風是實景,“疑是故人”屬遐想;一實一虛,疑似恍惚;一主一輔,交織寫來,繪聲傳神,引人入勝。而于風著力寫其“微”,于己極顯其“驚”、“疑”,于故人則深寄之“悠思”。因微而驚,因驚而思,因思而疑,因疑而似,因似而望,因望而怨,這一系列細微的內心感情活動,隨風而起,隨風遞進,交相襯托,生動有致。全詩構思巧妙,比喻維肖,描寫細致。可以說,這首詩的藝術魅力實際上并不在以情動人,而在以巧取勝,以才華令人賞嘆。


【賞析四】

  詩題曰《竹窗聞風寄苗發司空曙》,詩中最活躍的形象便是傍晚驟來的一陣微風。“望風懷想,能不依依”(李陵《答蘇武書》)。風,是古人常用來表示懷念、思戀的比興之物,“時因北風,復惠德音”表現了對故友的懷念,“故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又為對故園的思戀。又,風又常用以象征美好、高尚。孟子云:“君子之德,風也。”因風而思故人,借風以寄思情,是古已有之的傳統比興。此詩亦然。這微風便是激發詩人思緒的觸媒,是盼望故人相見的寄托,也是結構全詩的線索。


【賞析五】

  全詩共用了九個動詞,或直接寫風的動,或因風而動,如:驚、思、開、動、疑、滴、沾、入、拂。但又都是以“寄(思)”為暗線的,如影之隨形,緊緊相連。這正是詩人的匠心所在,也是此詩有極大的藝術魅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洞庭一夜無窮雁,不待天明盡北飛。”李益《春夜聞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寒山吹笛喚春歸, 遷客相看淚滿衣。

  洞庭一夜無窮雁, 不待天明盡北飛。


【譯文】

  在寒山吹著笛子呼喚春回大地,被謫遷的人彼此對望不禁淚濕衣。

  晚上洞庭湖畔停宿的無數大雁,還沒等到天亮就都急切地往北飛。


【賞析一】

  這首《春夜聞笛》是詩人謫遷江淮時的思歸之作。

  從李益今存詩作可知他曾到過揚州,渡過淮河,經過盱眙(今安徽鳳陽東)。詩中“寒山”在今江蘇徐州市東南,是東晉以來淮泗流域戰略要地,屢為戰場。詩人自稱“遷客”,當是貶謫從軍南來。詩旨主要不是寫士卒的鄉愁,而是發遷客的歸怨。


【賞析二】

  詩人以恍惚北方邊塞情調,實寫南謫遷客的怨望,起興別致有味;又借大雁春來北飛,比托遷客欲歸不得,寄喻得體,手法委婉,頗有新意。而全詩構思巧妙,感情復雜,形象跳躍,針線致密。題曰“春夜聞笛”,前二句卻似乎在寫春尚未歸,所以有人“吹笛喚春歸”,而遷客不勝其悲;后二句一轉,用回雁峰傳說,想象笛聲將春天喚來,一夜之間,大雁都北飛了。這一切都為笛聲所誘發,而春和夜是興寄所在,象征著政治上的冷落遭遇和深切希望。在前、后二句之間,從眼前景物到想象傳說,從現實到希望,從寒山笛聲到遷客,到洞庭群雁夜飛,在這一系列具體形象的疊現之中,動人地表現出詩人復雜的思想感情。它以人喚春歸始,而以雁盡北飛結,人留雁歸,春到大地而不暖人間,有不盡的怨望,含難言的惆悵。


【賞析三】

  這首詩是寫淮北初春之夜在軍中聞笛所引起的思歸之情。前二句寫聞笛。此時,春方至,山未青,夜猶寒,而軍中有人吹笛,仿佛是那羌笛凄厲地呼喚春歸大地,風光恰似塞外。這笛聲,這情景,激動士卒的鄉愁,更摧折著遷客,不禁悲傷流淚,渴望立即飛回北方中原的家鄉。于是,詩人想起那大雁北歸的傳說。每年秋天,大雁從北方飛到湖南衡山回雁峰棲息過冬。來年春天便飛回北方。后二句即用這個傳說。詩人十分理解大雁亟待春天一到就急切北飛的心情,也極其羨慕大雁只要等到春天便可北飛的自由,所以說“不待天明盡北飛”。與大雁相比,遷客卻即使等到了春天,仍然不能北歸。顯然,這里蘊含著遺憾和怨望:遷客的春光──朝廷的恩赦,還沒有隨著大自然的春季一同來到。


【賞析四】

  李益(公元748——829年),字君虞,涼州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廣德二年(764)隨家遷居洛陽。大歷四年(769)進士,授華州鄭縣(今陜西華縣)尉。多次從軍邊塞出任幕僚,脫離軍府后漫游江淮,入長安歷任中書舍人、集賢殿學士、右散騎常侍等職,終于禮部尚書銜。中晚唐的重要詩人,尤以七言絕句和邊塞詩著稱。有《李君虞詩集》。《唐才子傳》卷4有傳。


【賞析五】

  王之渙《涼州詞》云:“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盛唐邊塞詩的豪邁氣概。李益這首詩的主題思想其實相同,不過是說春風不到江南來。所以情調略似邊塞詩,但它多怨望而少豪氣,情調遜于王詩。然而這正是中唐詩歌的時代特點。

“萬事銷身外,生涯在鏡中。”李益《立秋前一日覽鏡》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萬事銷身外, 生涯在鏡中。

  惟將兩鬢雪, 明日對秋風。


【賞析一】

  前二句概括失志的過去,是顧往;后二句抒寫無望的未來,是瞻來。首句,實則已把身世感慨說盡,然后以“在鏡中”、“兩鬢雪”、“對秋風”這些具體形象以實喻虛,來表達那一言難盡的的遭遇和前途。這些比喻,既明白,又含蓄不盡,使全篇既有實感,又富意趣,渾然一體,一氣呵成。


【賞析二】

  詩題“立秋前一日”點明寫作日期,而主要用以表示本詩的比興寓意在悲秋。“覽鏡”,取喻鏡鑒,顧往瞻來。前二句概括失志的過去,是顧往;后二句抒寫無望的未來,是瞻來。首句,實則已把身世感慨說盡,然后以“在鏡中”、“兩鬢雪”、“對秋風”這些具體形象以實喻虛,來表達那一言難盡的的遭遇和前途。這些比喻,既明白,又含蓄不盡,使全篇既有實感,又富意趣,渾然一體,一氣呵成。


【賞析三】

  這首詩,當是詩人失意時的即興之作,深含身世之慨和人生體驗,構思精巧,頗有意趣。

  失志不遇的悲哀,莫過于年華蹉跎而志業無成,乃至無望。如果認定無望,反而轉向超脫,看破紅塵。在封建士人中,多數是明知無望,卻仍抱希望,依舊奔波仕途,甘受淪落苦楚。李益這詩即作是想,懷此情。

  明天立秋,今天照鏡子,不言而喻,有悲秋的意味。詩人看見自己兩鬢花白如雪,蒼老了。但他不驚不悲,而是平靜淡漠,甚至有點調侃自嘲。鏡中的面容,畢竟只表現過去的經歷,是已知的體驗。他覺得自己活著,這就夠了,身外一切往事都可以一筆勾銷,無須多想,不必煩惱,就讓它留在鏡子里。但是,鏡外的詩人要面對明天,走向前途,該怎么辦呢?他覺得明天恰同昨日。過去無成而無得,將來正可無求而無失。何況時光無情,明日立秋,秋風一起,萬物凋零,自己的命運也如此,不容超脫,無從選擇,只有在此華發之年,懷著一顆被失望涼卻的心,去面對肅殺的秋風,接受凋零的前途。這自覺的無望,使他從悲哀而淡漠,變得異常冷靜而清醒,雖未絕望,卻趨無謂,置一生辛酸于身外,有無限苦澀在言表。這就是此詩中詩人的情懷。


【賞析四】

  李益(748——829),唐詩人,原籍陜西姑臧(今甘肅武威),后遷河南鄭州。21歲中進士,任鄭縣尉,久不升遷。因仕途失意而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李益長于歌詩,與宗人李賀齊名。


【賞析五】

  這首詩是說,明天就是立秋了,今天照鏡子,看見自己兩鬢花白如雪,蒼老了。不驚不悲而平靜淡漠,甚至有點調侃自嘲。他覺得自己活著就夠了,身外一切往事都可以一筆勾銷,無須多想,不必煩惱,就讓它留在鏡子里吧。但是,自己還要面對明天,前途渺茫,該怎么辦呢?時光無情,秋風一起,萬物凋零,自己的命運也如此,不容超脫,無從選擇,只有在此華發之年,懷著一顆被失望涼卻的心,去面對肅殺的秋風,接受凋零的前途。這自覺的無望,使他從悲哀而淡漠,變得異常冷靜而清醒,雖未絕望,卻趨無謂,置一生辛酸于身外,有無限苦澀在言表。這就是此詩中詩人的情懷。

“行人莫上長堤望,風起楊花愁殺人。”李益《汴河曲》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汴水東流無限春, 隋家宮闕已成塵。

  行人莫上長堤望, 風起楊花愁殺人。


【譯文】

  汴水碧波,悠悠東流,望中一片無邊春色。春色常在,但當年豪華的隋宮則已經荒廢頹敗,只留下斷井殘垣供人憑吊了。行人啊千萬別望向長堤上的美景,那隨風飄蕩、漫天飛舞的楊花,仿佛正是隋代豪華消逝的一種象征,讓人惆悵。


【賞析一】

  這是一首懷古詩。題中的汴河,唐人習指隋煬帝所開的通濟渠的東段,即運河從板渚(今河南滎陽北)到盱眙入淮的一段。當年隋煬帝為了游覽江都,前后動員了百余萬民工鑿通濟渠,沿岸堤上種植柳樹,世稱隋堤。還在汴水之濱建造了豪華的行宮。這條汴河,是隋煬帝窮奢極欲、耗盡民膏,最終自取滅亡的歷史見證。詩人的吊古傷今之情、歷史滄桑之感就是從眼前的汴河引發出來的。


【賞析二】

  首句撇開隋亡舊事,正面重筆寫汴河春色。汴水碧波,悠悠東流,堤上碧柳成陰,柔絲裊娜,兩岸綠野千里,田疇相接,望中一片無邊春色。悠悠而去的汴河流水,引人在想象中矚目于兩岸千里春色,使本來比較抽象的“無限春”三字具有鮮明的形象感,不著痕跡地過渡到第二句。劉禹錫《楊柳枝》說:“煬帝行宮汴水濱”。第二句中的“隋家宮闕”即特指汴水邊的煬帝行宮。春色常在,但當年豪華的隋宮則已經荒廢頹敗,只留下斷井殘垣供人憑吊了。“已成塵”,用夸張筆墨強調往日豪華蕩然無存,與上句春色之無邊、永恒,形成怵目驚心的強烈對照,以見人世滄桑、歷史無情。“臺城六代競豪華,結綺臨春事最奢。萬戶千門成野草,只緣一曲后庭花”(劉禹錫《金陵五題·臺城》),包含在“隋家宮闕已成塵”中的意蘊,不正是這種深沉的歷史感慨嗎?

  一、二兩句還是就春色常在、豪華不存這一點泛泛抒感,三、四則進一步抓住汴水春色的典型代表──隋堤柳色來抒寫感慨。柳絮春風,飄蕩如雪,本是令人心情駘蕩的美好春光,但眼前這汴河堤柳,卻綰結著隋代的興亡,歷史的滄桑,滿目春色,不但不使人怡情悅目,反而讓人徒增感慨了。當年隋煬帝沿堤樹柳,本是為他南游江都的豪奢行為點綴風光的,到頭來,這隋堤煙柳反倒成了荒淫亡國的歷史見證,讓后人在它面前深切感受到豪奢易盡,歷史無情。那隨風飄蕩、漫天飛舞的楊花,在懷著深沉歷史感慨的詩人眼里,仿佛正是隋代豪華消逝的一種象征(楊花的楊與楊隋的楊也構成一種意念上的自然聯系,很容易讓人產生由此及彼的聯想)。不過,更使人感愴不已的,或許還是這樣一種客觀現實:盡管隋鑒不遠,覆轍在前,但當代的封建統治者卻并沒有從亡隋的歷史中汲取深刻的教訓。哀而不鑒,只能使后人復哀今人。這,也許正是“行人莫上長堤望,風起楊花愁殺人”這兩句詩所寓含的更深一層的意旨吧。

  懷古與詠史,就抒寫歷史感慨、寄寓現實政治感受這一點上看,有相通之處。但詠史多因事興感,重在寓歷史鑒戒之意;懷古則多觸景生情,重在抒今昔盛衰之感。前者較實,后者較虛;前者較具體,后者較空靈。將李益的這首詩和題材、內容與之相近的李商隱詠史七絕《隋宮》略作對照,便可看出二者的同異。《隋宮》抓住“春風舉國裁宮錦,半作障泥半作帆”這一典型事例,見南游江都所造成的巨大靡費,以寓奢淫亡國的歷史教訓;《汴河曲》則但就汴水春色、堤柳飛花與隋宮的荒涼頹敗作對照映襯,于今昔盛衰中寓歷史感慨。一則重在“舉隅見煩費”,一則重在“引古惜興亡”。如果看不到它們的共同點,就可能把懷古詩看成單純的吊古和對歷史的感傷,忽略其中所寓含的傷今之意;如果看不到它們的不同點,又往往容易認為懷古詩的內容過于虛泛。懷古詩的價值往往不易被充分認識,這大概是一個重要原因。


【賞析三】

  詩人在首句用“無限春”來引發人們的想象,將汴河兩岸亙古不變的旖旎春光展現在讀者的腦海之中。次句的“已成塵”運用夸張的手法,突出隋宮的荒頹之象。一邊是永恒的春光無限好,一邊是短暫的宮闕已成塵。二者形成怵目驚心的強烈對比,豪奢易盡,歷史無情的感慨便蘊涵其中了。

  三、四句進一步抓住汴水春色的典型代表──隋堤柳色來抒寫感慨。柳絮春風,飄蕩如雪,本是令人心情駘蕩的美好春光,但眼前這汴河堤柳,卻綰結著隋代的興亡,歷史的滄桑,滿目春色,不但不使人怡情悅目,反而讓人徒增感慨了。想當年隋煬帝沿堤樹柳,本是為他南游江都的豪奢行為點綴風光的,到頭來,這隋堤煙柳反倒成了荒淫亡國的歷史見證,這怎不令人深感人世的滄桑巨變,歷史的殘酷無情?

  然而,盡管隋鑒不遠,覆轍在前,但當朝的統治者卻似乎并沒有從亡隋的歷史中汲取深刻的教訓,仍然在不斷的大興土木,看來,哀而不鑒,只能使后人復哀今人了。所以,詩人在感慨歷史無情、人世滄桑的同時,還隱隱透出對現實的惋惜、失望、憂慮之情。既比單純懷古多一層傷今之意;又比純粹詠史少一些諷勸之切。也許,這正是本詩令人評賞不盡的原因吧!


【賞析四】

  李益( 748——827),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八歲時,逢安史之亂,西北地區常受到外族侵擾,李益離開家鄉。唐代宗大歷四年( 769)中進士,歷任象鄭縣尉等職位低下的小官。其后棄官而去,游燕、趙間,在藩鎮帳下任幕僚十八年,長期征戰南北,經過多次戰爭,所以他對邊塞的軍旅生活非常熟悉,寫了不少描寫邊塞風光、謳歌戰士慷慨激昂為國捐軀的詩歌。在藝術上能夠吸收樂府民歌的特點,節奏和諧,語言優美精煉。尤其擅長絕句、七律。至唐憲宗時便因詩名被召為秘書少監、集賢殿學士,官至禮部尚書。有《李君虞詩集》。


【賞析五】

  李益(748——約829)字君虞,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大歷四年(769)進士,曾任鄭縣尉,又為幽州節度使劉濟從事,官至禮部尚書。以邊塞詩知名,尤擅七言絕句,音節神韻直追盛唐。有《李君虞集》。

  大業元年(公元605年),隋煬帝楊廣即位第一年就征發百萬士兵和夫役,下令開挖修建南北“大運河”,花了六年時間,終于將錢塘江、長江、淮河、黃河、海河連接起來了。同時,他還下令在運河兩岸筑起御道,種上楊柳樹。從長安到江都,沿途建造離宮40多處,沿運河還建立了許多糧倉,作為轉運或貯糧之所。這條南北蜿蜒長達五千多里的大運河,不僅加強了隋王朝對南方的軍事與政治統治,而且使南方的物資能夠順利地到達當時的洛陽和長安,在有利于軍事和政治的同時,南北方的文化交流也得到了有力的加強。這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之一,利在千秋。但是,如此勞民傷財的浩大工程,也讓隋王朝付出了迅速滅亡的慘痛代價。汴河、隋堤、隋家宮闕自然也就成了隋煬帝淫奢誤國的見證。這首詩的汴河是指隋煬帝所開的通濟渠的東段,即運河從板渚(今河南滎陽北)到盱眙入淮的一段,隋家宮闕特指汴水邊的煬帝行宮。

  事隔一百多年之后,詩人來到這個是非功過眾說紛紜的地方,自然也是不勝感慨,寫下了這首觸景生情、空靈蘊藉的懷古詩——

  “汴水碧波,悠悠東流,堤上碧柳成陰,柔絲裊娜,兩岸綠野千里,田疇相接,春色無邊的景一如往昔。然而,當年豪華的隋宮卻早已經荒廢頹敗,像煙塵一般消散了。慕名而來的游人,還是不要上長堤眺望了吧:春風蕩漾、柳絮飄飏的景致,只會讓你徒增感慨,平添愁緒罷了……”

“綠楊著水草如煙,舊是胡兒飲馬泉。”李益《過五原胡兒飲馬泉》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綠楊著水草如煙, 舊是胡兒飲馬泉。

  幾處吹笳明月夜, 何人倚劍白云天。

  從來凍合關山路, 今日分流漢使前。

  莫遣行人照容鬢, 恐驚憔悴入新年。


【譯文】

  楊柳拂水,豐草映目,風光綺麗,春意盎然,這里曾經是胡人飲馬的地方。明月當空,空曠的原野上,隱隱傳來哀婉的胡笳聲。想必是哪里發生軍事行動,不知又是哪些壯士正在英勇衛國。冰雪嚴寒,關山險阻,道路坎坷,那是過去的慘景。如今氣候解凍,春水分流。這潺潺清流,恰似一面光亮的鏡子,能照見人景,然而切莫照呀,如果看見自己憔悴的面容怕是要吃驚呢!


【賞析一】

  詩題一作《鹽州過胡兒飲馬泉》,又作《鹽州過五原至飲馬泉》。唐代五原縣屬鹽州,今為內蒙古五原。中唐時,這是唐和吐蕃反復爭奪的邊緣地區。李益曾為幽州節度使劉濟幕府,居邊塞十余年。這首詩,是抒寫詩人在春天經過收復了的五原時的復雜心情。


【賞析二】

  此詩為七言律詩,題目中五原是古稱,即唐豐州九原,今為內蒙古五原。中唐時,這是唐和吐蕃反復爭奪的邊緣地區。李益曾為幽州節度使劉濟幕府,居邊塞十余年。這首詩是李益的代表作。


【賞析三】

  詩的頭兩句先寫收復后的飲馬泉的明媚春色。春天里的飲馬泉,楊柳輕拂,綠草無邊,呈現出一片靜謐、迷人的景色。然而曾幾何時,這片肥沃的土地,曾淪陷于胡人的鐵蹄之下,任其踐踏,根本沒有這種冬去春來,劫后復蘇的情景。“舊是”二字,含蓄婉轉,既包含對今日收復的喜悅,也透露出對昔日國難的感慨與憂思。

  三、四句寫夜宿五原的見聞。五原之夜,明月皎皎,笳鳴聲聲,這一靜一動,更有力地烘托出塞外之地空曠、遼闊的意境。笳鳴,是古時的軍號聲,其悲壯蒼涼的音調,最能撥動久于旅生活的愛國詩人的心弦,使他們心中剎時涌現出馳騁疆場的豪情,所以下句“何人倚劍白云天”的聯想就顯得極為脫落自然。

  “何人”是不定指的反問,既是邊塞鳴笳之地,將士們沖鋒陷陣、為國捐軀的真實寫照;也是詩人理想中所希冀的能多有一些倚劍天外的英雄來保衛邊疆的懇切愿望。這種感情是復雜的,既含有喜悅的贊嘆,又蘊藏著擔憂的感傷。它透露出五原這一帶雖然眼下已被收復,但形勢尚很緊張,邊防能否鞏固尚令人擔心。

  五、六句寫飲馬泉由冬到春的變化,暗喻收復后與收復前的今昔不同。“從來”是指過去,說明作者隨同節度使來到飲馬泉已不是走了一天兩天,而是在漫長的道路上幾乎走過了一冬天。那時關塞道路,冰凍一片,坎坷難行;而今的飲馬泉已是春天,寒冰解凍,綠水分流。嚴冬與陽春之景,艱難與歡暢之情,恰形成鮮明的對照。

  最后兩句直抒胸臆,有收束全篇的作用。五原飲馬泉是一面歷史的鏡子,詩人從飲馬泉眼前的景色,回想到飲馬泉的歷經變遷,從飲馬泉的歷經變遷聯想到自己多年從軍的坎坷生涯。國勢的衰頹,戰亂的頻繁,個人的失意,使憂國思鄉的詩人在軍旅中度過了大半生,消耗了美好的青春,而今面容憔悴,年華消逝。“恐驚”二字,寫出了詩人怕回首往事功業未成的沉痛心情。個人的命運,與國家的局勢、邊防的安危緊密結合,似水到渠成般地把全詩的思想感情收結起來。

  攝取典型形象,運用多種手法,寄情于景,是此詩突出的藝術特點。全詩八句,幾乎一句一個景象,象電影鏡頭一樣連續放映出八個畫面:春光明媚的大草原;碧波蕩漾的飲馬泉;笳聲悲壯的空曠月夜;倚劍天外的守邊將士;冰雪封凍的關塞之路;漢使面前的流水淙淙;以及怕臨泉照影的憔悴老人和回憶中的當年之英武青年。這些畫面內容豐富,意義深刻;畫面中有景色,有人物;有眼前的,也有過去的;有近處的,也有遠處的;有看到的,也有聽到和想到的。

  這一系列的畫面,雖各有不同的側重點,但最終都以詩人的行蹤為線索,融匯在詩人對邊塞形勢的感慨中,從而生動和諧地組成了一幅“過五原”的大畫卷。面對這幅色彩絢麗,含蓄深沉的畫卷,不由使人產生無盡的遐想和回味。


【賞析四】

  同激昂高揚的盛唐邊塞詩相比,李益這首詩憂傷重于歡欣,失望多于希望,情調大相徑庭。這是不同時代使然。同時,正由于詩人具有愛國熱忱,因而明知前途難測,希望微茫,卻仍然要給人以歡欣和希望,這是詩人思想感情使然。這就使這首詩獨具一種風格,歡而不樂,傷而不哀,明快而婉轉,悠揚而低回,把復雜矛盾的思想感情表現得和諧動人,含蓄不盡。明人胡震亨概括李益邊塞詩的基本情調是“悲壯婉轉”,能“令人凄斷”,這首詩正可作為代表。


【賞析五】

  首句描寫色彩明麗,景色誘人。但見五原的原野上,楊柳拂水,豐草映目,風光綺麗,春意盎然。可以看出,詩人剛踏上這塊土地,心情是十分喜悅的。第二句詩意突然一跌,翻出另一番景象:曾幾何時,清清的泉流卻成為胡人飲馬的地方,美麗的五原成了一片戰場。“飲馬泉”,原有所指,這里也可泛指供飲馬的水泉洼地。“舊是”,暗示出五原這片水草豐盛的土地,曾被吐蕃占據;“舊是”,又有失而復得之意,透露出詩人慶幸收復的欣慰之情。二字撫今追昔,情韻深厚。

  次聯是寫夜宿五原的見聞。明月當空,空曠的原野上,隱隱傳來哀婉的胡笳聲。胡笳,古代軍中號角。于是詩人暗思:想必是哪里發生軍事行動,不知又是哪些壯士正在英勇衛國哩。“倚劍白云天”化用偽作宋玉《大言賦》“長劍耿耿倚天外”語,贊嘆守邊將士的英雄形象。然而,詩人用“幾處”、“何人”的不定語氣表示感嘆,用月夜笳聲顯示悲涼氣氛,又蘊含著一種憂傷的情調,微妙地表現出五原一帶形勢依舊緊張,感慨邊防實則尚未鞏固。

  三聯通過“從來”和“今日”的景色比較,又透露出詩人的心跡。冰雪嚴寒,關山險阻,道路坎坷,那是過去的慘景。如今氣候解凍,春水分流,展現在人們眼前的則是另一番景象了。這里顯然有詩人的感情寄托,“今日”充滿生機的景象,畢竟使人感到一種希望和喜悅。“漢使”并非李益自指,他從未充任朝廷使職,當指李益的幕主。這兩句寫征途的顧往瞻來,寓意在委婉地希望朝廷乘勝前進。

  末聯詩人觸景生情,發出意味深長的感慨。如今春暖解凍,這“胡兒飲馬泉”的潺潺清流,恰似一面光亮的鏡子,能照見人景,然而切莫照呀,如果看見自己憔悴的面容怕是要吃驚呢!“莫遣”兩字,見出詩人微妙的心曲。因為這胡兒飲馬泉,何嘗不是一面反映唐朝政治紊亂、國家衰弱的歷史的鏡子?正因為詩人積累了太多的失意、失望的體驗,所以值此新春伊始,他不愿再用這面鏡子對照自己失去的青春,不愿回顧已往。面對眼前國力猶弱、邊防未固的現實,他更擔心再度出現過去那樣的悲涼景象。這種患得患失、忐忑不安的憂慮和傷感,表現出詩人多么希望保持這“綠楊著水草如煙”的眼前景色。因而他巧妙地采用不要讓行人臨水鑒鏡的諷勸方式,委婉地表達了自己對朝廷的期望和忠告。

“邊霜昨夜墮關榆,吹角當城漢月孤。”李益《聽曉角》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邊霜昨夜墮關榆, 吹角當城漢月孤。

  無限塞鴻飛不度, 秋風卷入《小單于》。


【譯文】

  拂曉時分醒來,映入眼簾的是滿地榆樹葉,原來昨夜下了濃濃的秋霜,使得榆葉紛紛墜落。軍中的號角聲在城頭響起,這時月亮還未落下,孤零零地掛在天邊。邊塞遼闊無邊,就連大雁也飛不到盡頭。隨風傳來的曉角聲里,吹奏的是《小單于》這首曲子


【賞析一】

  這首詩旨在寫征人的邊愁鄉思,但詩中只有一片角聲在回蕩,一群塞鴻在盤旋,既沒有明白表達征人的愁思,甚至始終沒有讓征人出場。詩篇采用的是鏡中取影手法,從角聲、塞鴻折射出征人的處境和心情。它不直接寫人,而人在詩中;不直接寫情,而情見篇外。


【賞析二】

  詩人目迎神往,馳騁他的奇特的詩思,運用他的夸張的詩筆,想象和描寫這群從塞北飛到南方去的候鳥,聽到秋風中傳來畫角吹奏的《小單于》曲,也深深為之動情,因而在關上低回留連,盤旋不度。這樣寫,以雁代人,從雁取影,深一步、曲一層地寫出了角聲的悲亢凄涼。雁猶如此,人何以堪,征人的感受就也不必再事描述了。


【賞析三】

  詩的前兩句“邊霜昨夜墮關榆,吹角當城漢月孤”,是以環境氣氛來烘托角聲,點明這片角聲響起的地點是邊關,季節當深秋,時間方破曉。這時,濃霜滿地,榆葉凋零,晨星寥落,殘月在天;回蕩在如此凄清的環境氣氛中的角聲,其聲情會是多么悲涼哀怨,這是不言而喻的。從表面看,這兩句只是寫景,寫角聲,但這是以沒有出場的征人為中心,寫他的所見所聞,而且,字里行間還處處透露出他的所感所思。首句一開頭,寫霜而曰“邊霜”,這既說明夜來的霜是降落在邊關上,也寫出了征人見霜時所產生的身在邊關之感。次句在句末寫到月,而在月后加了一個“孤”字;這不僅形容天上的月是孤零零的,更是寫地上的人看到這片殘月時的感覺也是孤零零的。

  長期身在邊關的李益,深知邊聲,特別是邊聲中的笛聲、角聲等是怎樣撥動征人的心弦、牽引征人的愁思的;因此,他的一些邊塞詩往往讓讀者從一個特定的音響環境進入人物的感情世界。如《夜上受降城聞笛》詩云。“回樂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從軍北征》詩云:“天山雪后海風寒,橫笛遍吹《行路難》。磧里征人三十萬,一時回首月中看。”兩詩都是從笛聲寫到聽笛的征人,以及因此觸發的情思、引起的反應。這首《聽曉角》詩,也從音響著眼下筆,但在構思和寫法上卻另有其獨特之處。當人們讀了詩的前兩句,總以為將象上述二詩那樣,接下去要由角聲寫到傾聽角聲的征人,并進而道出他們的感受了。可是,出人意料之外,詩的后兩句卻是:“無限塞鴻飛不度,秋風卷入《小單于》。”原來詩人的視線仍然停留在寥廓的秋空,從天邊的孤月移向一群飛翔的鴻雁。


【賞析四】

  李益(748——829)唐代詩人。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家居鄭州(今屬河南)。公元769年登進士第,公元783年登書判拔萃科。因仕 途失意,客游燕趙。公元797年任幽州節度使劉濟從事。公元800年南游揚州等地,寫了一些描繪江南風光的佳作。公元820年后入朝,歷秘書少監、集賢學 士、左散騎常侍等職。公元827年以禮部尚書致仕。他是中唐邊塞詩的代表詩人。 puma hi 其邊塞詩雖不乏壯詞,但偏于感傷,主要抒寫 邊地士卒久戍思歸的怨望心情,不復有盛唐邊塞詩的豪邁樂觀情調。他擅長絕句,尤工七絕;律體也不乏名篇。今存《李益集》二卷,《李君虞詩集》二 卷。


【賞析五】

  李益大歷四年(769)進士,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客游燕趙。貞元十三年(797)任幽州節度使劉濟從事。十六年南游揚州等地,寫了一些描繪江南風光的佳作。元和后入朝,歷秘書少監、集賢學士、左散騎常侍等職。大和元年(827)以禮部尚書致仕。他是中唐邊塞詩的代表詩人。《送遼陽使還軍》、《夜上受降城聞笛》2首,當時廣為傳唱。其邊塞詩雖不乏壯詞,但偏于感傷,主要抒寫邊地士卒久戍思歸的怨望心情,不復有盛唐邊塞詩的豪邁樂觀情調。他擅長絕句,尤工七絕,名篇如《夜上西城》、《從軍北征》、《受降》、《春夜聞笛》等。其律體亦不乏名篇,如五律《喜見外弟又言別》“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是歷代傳誦的名句。七律《同崔邠登鸛雀樓》、《鹽州過胡兒飲馬泉》等,均屬佳作。今存《李益集》2卷,《李君虞詩集》2卷,《二酉堂叢書》本《李尚書詩集》1卷。

“天山雪后海風寒, 橫笛遍吹《行路難》。”李益《從軍北征》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天山雪后海風寒, 橫笛遍吹《行路難》。

  磧里征人三十萬, 一時回首月中看。


【譯文】

  天山下了一場大雪,薄海刮來寒冷的風。行軍途中,戰士都吹起《行路難》的笛曲。沙漠里征軍三十萬,一到夜晚,所有的戰士都一起望著天上的一輪明月。


【賞析一】

  這里是一個壯闊而又悲涼的行軍場景,經詩人剪裁、加工,并注入自己的感情,使它更濃縮、更集中地再現在讀者面前。

  李益對邊塞景物和軍旅生涯有親身的體驗。他的邊塞詩與有些人的作品不同,并非出于想象或模擬,而是直接來自生活,因而詩中往往隱藏著他自身的影子,對讀者有特殊的感染力量。這首詩的題目是《從軍北征》,說明詩人也參加了這次遠征,正如黃叔燦在《唐詩箋注》中所指出,“磧里征人,妙在不說著自己,而己在其中”。當然,這首詩的感染力之所以特別強烈,更因為他善于運用詩人獨有的敏銳的觀察力,從遠征途中耳聞目睹的無數生活素材中選取了一幅最動人的畫面,并以快如并刀的詩筆把它剪入詩篇。用王國維《人間詞話》的話來說,這正是一個詩人必須兼有的“能感之”和“能寫之”的本領。


【賞析二】

  樂聲對人有巨大的感染力。李益在一些寫邊情旅思的詩中善于從這一點著眼、下筆,讓讀者隨同樂聲進入詩境,通過樂聲引聲的反應窺見詩中人物的內心世界。如在《夜上受降城聞笛》“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兩句中,詩人明點出征人因笛聲而觸發的是一夜望鄉之情;在這首詩中,他卻只攝取了一個回首看的動作,沒有說明他們為什么回首看以及回首看時抱什么心情,但寓情于景,情在景中。這一動作所包含的感情,是一言難盡,又可想而知的。


【賞析三】

  詩的首句“天山雪后海風寒”,是這幅畫的背景,只七個字,就把地域、季節、氣候一一交代清楚,有力地烘托出了這次行軍的環境氣氛。這樣,接下來不必直接描述行軍的艱苦,只用“橫笛遍吹《行路難》”一句就折射出了征人的心情。《行路難》是一個聲情哀怨的笛曲,據《樂府解題》說,它的內容兼及“離別悲傷之意”。王昌齡在一首《變行路難》中有“向晚橫吹悲”的句子。而這里用了“遍吹”兩字,更點明這時傳來的不是孤孤單單、聲音微弱的獨奏,而是此吹彼和、響徹夜空的合鳴,從而把讀者帶進一個悲中見壯的境界。

  詩的后兩句“磧里征人三十萬,一時回首月中看”,是這一片笛聲在軍中引起的共感。句中的“磧里”、“月中”,也是烘染這幅畫的背景的,起了加重首句的作用,說明這支遠征軍不僅在雪后的天山下、刺骨的寒風里,而且在荒漠上、月夜中,這就使人加倍感到環境的荒涼、氣氛的悲愴。也許有人對這兩句中“三十萬”的數字和“一時回首”的描寫,感到不大真實,因為一支行軍隊伍未必如此龐大,更不可能全軍都聽到笛聲并在同一時間回首顧望。但是,植根于生活真實的詩歌,在反映真實時決不應當只是依樣畫葫蘆,為了托出一個特定境界,收到最大藝術效果,有時不但容許而且需要運用夸張手法。李益的這兩句詩,如果一定要按照磧上行軍的實際人數、按照聞笛回顧的現場情況來寫,其藝術效果必將大打折扣。只有象現在這樣寫,才能充分顯示這片笛聲的哀怨和廣大征人的心情,使這支遠征隊伍在大漠上行軍的壯觀得到最好的藝術再現,從而獲致王國維所說的“境界全出”的藝術效果。這不但不違背真實,而且把真實表現得更突出,更完滿,也更動人。


【賞析四】

  詩人選取了遠征途中耳聞目睹的無數生活素材中的一幅最動人的畫面,用“天山雪后海風寒”作這幅畫的背景,只七個字,就把地域、季節、氣候一一交代清楚,有力地烘托出了這次行軍的環境氣氛。這樣,接下來不必直接描述行軍的艱苦,只用“橫笛遍吹《行路難》”一句就折射出了征人的心情。“遍吹”兩字,更點明這時傳來的不是孤孤單單、聲音微弱的獨奏,而是此吹彼和、響徹夜空的合鳴,從而把讀者帶進一個悲中見壯的境界。而后兩句“磧里征人三十萬,一時回首月中看”,是這一片笛聲在軍中引起的共感,也烘染了這幅畫的背景,起了加重首句的作用。詩人沒有描寫音樂本身只攝取了一個回首看的動作,沒有說明他們為什么回首看以及回首看時抱什么心情,但寓情于景,情在景中。這一動作所包含的感情,是一言難盡,又可想而知的,可謂絕妙。


【賞析五】

  這首詩給我們描述了一個壯闊而又悲涼的行軍場景,詩人經剪裁、加工,并注入自己的感情,把這個場景更濃縮、更集中地再現在讀者面前:一支遠征軍不僅在雪后的天山下、刺骨的寒風里,而且在荒漠上、月夜中行走著,這就使人加倍感到環境的荒涼、氣氛的悲愴。

“那堪好風景,獨上洛陽橋。”李益《洛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金谷園中柳, 春來似舞腰。

  那堪好風景, 獨上洛陽橋。


【譯文】

  眺望金谷園遺址,只見柳條在春風中擺動,婀娜多姿,仿佛一群苗條的伎女在翩翩起舞,一派春色繁榮的好風景。面對這一派好景,今日只有詩人孤零零地站在往昔繁華的洛陽橋上,覺得分外冷落,不勝感慨系之。


【賞析一】

  詩的主題思想是抒發好景不常、繁華消歇的歷史盛衰的感慨,新意無多。它的妙處在于藝術構思和表現手法所造成的獨特意境和情調。

  以金谷園引出洛陽橋,用消失了的歷史豪奢比照正在消逝的今日繁華,這樣的構思是為了激發人們對現實的關注,而不陷于歷史的感慨,發人深省。用柳姿舞腰的輕快形象起興,仿佛要引起人們對盛世歡樂的神往,卻以獨上洛橋的憂傷,切實引起人們對時世衰微的關切,這樣的手法是含蓄深長的。


【賞析二】

  “洛橋”,一作“上洛橋”,即天津橋,在唐代河南府河南縣(今河南洛陽市)。當大唐盛世,陽春時節,這里是貴達士女云集游春的繁華勝地。

  但在安、史亂后,已無往日盛況。河南縣還有一處名園遺址,即西晉門閥豪富石崇的別廬金谷園,在洛橋北望,約略可見。詩人春日獨上洛陽橋,北望金谷園,即景詠懷,以寄感慨。


【賞析三】

  北游河朔,貞元十三年(797年)任幽州節度使劉濟從事。嘗與濟詩,有怨望語。十六年南游揚州等地,寫了一些描繪江南風光的佳作。元和后入朝,歷秘書少監、集賢殿學士、孟門參軍、左散騎常侍等職。自負才地,多所凌忽,為眾不容,諫官舉其幽州詩句,降居散秩。憲宗時俄復用為秘書監,遷太子賓客、集賢學士,判院事,轉右散騎常侍。大和元年(827年)禮部尚書,以禮部尚書致仕卒。


【賞析四】

  它從現實看歷史,以歷史照現實,從歡樂到憂傷,由輕快入深沉,巧妙地把歷史的一時繁華和大自然的眼前春色溶為一體,意境浪漫而真實,情調遐遠而深峻,相當典型地表現出由盛入衰的中唐時代脈搏。

  應當說,在中唐前期的山水詩中,它是別具一格的即興佳作。


【賞析五】

  李益(746——829), 唐代詩人,字君虞,陜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后遷河南鄭州。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升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后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李益《寫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水紋珍簟思悠悠, 千里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樓。


【譯文】

  躺在精美的竹席上,思緒萬千,久久不能平靜。期待已久的一次與戀人的約會,在這個晚上告吹了。從今以后再也無心欣賞那良辰美景了,管他明月下不下西樓。


【賞析一】

  此詩創作時間不詳。蔣防《霍小玉傳》中說,李益早歲入長安應試,與霍小玉相愛,立下結為終身伴侶的誓言。

  后來,李益回鄉探望母親,不料其母已給他和表妹盧氏訂婚。迫于封建禮教,他不敢違拗,霍小玉也為此飲恨抑郁而死。從此,李益“傷情感物,郁郁不樂”。但此詩與霍小玉是否相關有待考證。


【賞析二】

  這首七絕以《寫情》為題,細玩全詩,很象是寫戀人失約后的痛苦心情。

  此詩所寫的時間是在女友失約后的當天晚上。詩人躺在花紋精細、珍貴華美的竹席上,耿耿不寐,思緒萬千。原來期待已久的一次佳期約會告吹了。對方變心了,而且變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使人連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佳期”而言“千里”,可見是遠地相期,盼望已久,機會難得。“休”而言“一夕”,見得吹得快,吹得徹底,吹得出人意外。而這又是剛剛發生的,正是詩人最痛苦的時刻,是“最難將息”的時候。夜深人靜,想起這件事來,怎能不失眠呢?一、二兩句從因果關系來看是倒裝句法,首句是果,次句是因。

  這個令人痛苦的夜晚,偏偏卻是一個風清月朗的良宵,良夜美景對心灰意懶的詩人說來,不過形同虛設,那有觀賞之心呢?不但今夜如此,從此以后,他再不會對良夜發生任何興趣了,管他月上東樓,月下西樓。月亮是月亮,我是我,從此兩不相涉,對失戀的人來說,冷月清光不過徒增悠悠的愁思,勾起痛苦的回憶而已。


【賞析三】

  這首詩藝術特點是以美景襯哀情。在一般情況下,溶溶月色,燦燦星光能夠引起人的美感。但是一個沉浸在痛苦中的心靈,美對他起不了什么作用,有時反而更愁苦煩亂。此詩以樂景寫哀,倍增其哀。用“良夜”、“明月”來烘托和渲染愁情,孤獨、悵惘之情更顯突出,更含蓄,更深邃。

  此詩藝術上的另一特點是用虛擬的手法,來加強語氣,突出人物形象,從而深化主題。三、四兩句所表現的心情與外景的不協調,既是眼前情況的寫照,更預設了今后的情景。“從此無心愛良夜”,“從此無心”四字表示決心之大,決心之大正見其痛苦之深,終生難忘。“任他”二字妙在既表現出詩人的心灰意懶,又描繪出主人公的任性、賭氣的個性特點,逼真而且傳神。這種虛擬的情景,沒有借助任何字面勾勒,而是單刀直入,直接表達虛擬的境界,與一般虛擬手法相比,又別具一格。


【賞析四】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它明月下西樓。其實李益這首《寫情》詩里,最深沉感人的還是后邊這兩句,那表達了良辰美景佳期不在的一種惆悵苦悶的悲觀情緒,尤其是在男女愛戀上那種糾結復雜的心情。

  還記得那首名詩中的那幾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賞析五】

  夏夜,躺在花紋精細珍貴華美的竹席上輾轉反側,思緒萬千,為何?只因詩人突然得到遠方戀人不可能與他長好的消息。而千里佳期一夕休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詩人沒有交代,而是給讀者留下很大的想像的空間。抑或是心上人迫于壓力嫁入豪門,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抑或是心上人病患不治,從此陰陽兩相隔,后會永無期;或者干脆就是對方變心了;或者……,

  極度痛苦而心灰意懶的詩人,眼前歷歷的是過去的花前月下,耳畔響著的是曾經的海誓山盟……月色溶溶夜,曾有過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美妙幽會,人隔千里路悠悠,也曾托明月寄相思慰離情,那時候倆人是: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而今明月勾起的回憶,只能徒增痛苦和悲傷。當初是青山綠水緣君在,風光處處總怡人,如今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因此詩人從心底里喊出: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一首小詩,不用一個典故,也不見雕琢,只用淺顯的文字就把詩人失戀的痛苦、灰心、絕望表現的淋漓盡致,可謂不易。而詩人對感情的珍重和執著,也打動了當代及后世千千萬萬讀者的心。

“今日山川對垂淚,傷心不獨為悲秋。”李益《上汝州郡樓》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黃昏鼓角似邊州, 三十年前上此樓。

  今日山川對垂淚, 傷心不獨為悲秋。


【賞析一】

  這是一首觸景生情之作。境界蒼涼,寄意深遠。詩的首句中,“黃昏鼓角”寫的是目所見、耳所聞,“似邊州”寫的是心所感。李益曾久佐戎幕,六出兵間,對邊塞景物特別是軍營中的鼓角聲當然是非常熟悉的。

  這時,他登上汝州(州城在今河南臨汝縣)城樓,眼前展現的是暗淡的黃昏景色,耳邊響起的是悲涼的鼓角聲音,物與我會,情隨景生,曾經對他如此熟悉的邊塞生活重新浮上心頭,不禁興起了此時明明身在唐王朝的腹地而竟然又象身在邊州的感慨。這個感慨既有感于個人的身世,更包含有時代的內容,分量是極其沉重的。這里雖然只用“似邊州”三字淡描一筆,但這三個字寄慨無窮,貫串全篇。


【賞析二】

  據近人考證,這首《上汝州郡樓》詩大約寫于唐德宗貞元二十年李益五十七歲時,由此上溯三十年,其第一次登郡樓大致在他登進士第后做華州鄭縣簿尉期間。試考察他兩次登樓間隔期間所發生的事情:就作者個人經歷而言,他在鄭縣過了幾年郁郁不得志的簿尉生活,又遠走邊塞,先后在朔方、幽州、鄜坊、邠寧等節度使幕下過了長時期的軍旅生活;就時局變化而言,唐王朝愈來愈走向沒落,藩鎮割據的局面愈來愈積重難返,代宗、德宗兩朝,不但河北三鎮形同異域,淄青、淮西等地也成了動亂的策源地。

  在德宗建中四年,汝州曾一度被淮西節度使李希烈攻陷;當李益第二次過汝州時,淮西之亂也還沒有平定。三十年的變化是如此之大。他舊地重來,想到此身,從少壯變為衰老;想到此地,經受干戈洗禮,是腹地卻似邊陲。城郭依舊,人事全非。這時,撫今思昔,百感叢集,憂時傷世,萬慮潮生,哪能不既為歲月更迭而慨嘆,又為國運升降而悲愴?這就是詩人在這首詩里緊接著寫出了“今日山川對垂淚”這樣一句的原因。


【賞析三】

  首句是從空間回憶那遙遠的邊塞生活;接下來,第二句“三十年前上此樓”則是從時間回憶那漫長的已逝歲月。

  這句看來很平常,而且寫得又很簡單,既沒有描繪三十年前登樓的情景,也沒有敘說三十年來人事的變化;但字里行間,感慨系之,聯系上一句讀來,正如孫洙在《唐詩三百首》中評杜甫《江南逢李龜年》詩所說,“世運之治亂,年華之盛衰,……俱在其中”。


【賞析四】

  這第三句詩,會使人想起東晉過江諸人在新亭對泣的故事以及周所說“風景不殊,舉目有江山之異”的話,也會使人想起杜甫《春望》詩中那“國破山河在”的名句。而在李益當時說來,這面對山川、愴然泣下的感觸是紛至沓來、千頭萬緒的,既無法在這樣一首小詩里表達得一清二楚,也不想把話講得一干二凈,只因他登樓時正是秋天,最后就以“傷心不獨為悲秋”這樣一句并不說明原因的話結束了他的詩篇。

  自從宋玉在《九辯》中發出“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的悲吟后,“悲秋”成了詩歌中常見的內容。其實,單純的悲秋是不存在的。如果宋玉只是為悲秋而悲秋,杜甫也不必在《詠懷古跡五首》之一中那樣意味深長地說“搖落深知宋玉悲”了。這里,李益只告訴讀者,他傷心的原因“不獨為悲秋”,詩篇到此,戛然而止。那么,到底為什么呢?這個篇外意、弦外音是留待讀者自己去探索的。


【賞析五】

  李益(748——827),字君虞,隴西人。其詩以邊塞詩最為杰出,內容多寫士思鄉之心情,感傷氣氛較濃,并兼擅眾體,尤以七絕見長。

“柳花飛入正行舟,臥引菱花信碧流。”“柳花飛入正行舟,臥引菱花信碧流。”李益《行舟》原文與賞析

【原文】

  柳花飛入正行舟, 臥引菱花信碧流。

  聞道風光滿揚子, 天晴共上望鄉樓。


【賞析一】

  裊裊的柳絮冉冉地飄飛在空中,那漫卷的柳花輕輕地落在這飄蕩的江舟上。小小的舟上那醉一般的詩人沉沉地斜倚在舟楫的斜陽下。天空中是白的柳絮,碧綠的江水順著江舟依依不舍地作別醺醉的扁舟。詩人伸出疲倦的雙手捋起牽藤的菱花,綠油油的菱葉輕輕地浮動著。那朦朧的江面上一片旖旎的溫馨。濃濃的日光分外的暖上人心。當太陽的光輝掙破霧的束縛。呵!一片光明美麗,而舟上的乘客卻在茫茫的江中尋找著心中的歸宿。望鄉!那登樓的望鄉之愁,絲絲的溫柔,輕輕的甜蜜卻又難以割舍。

  行舟詩為讀者精心描繪了一幅妙趣橫生的花菱飛還的思愁萬緒圖。在一切的閑情或是悠然隨意中縈懷的思愁充滿著長長的企盼。那日光破曉,這晨霧的縈懷浮散的思愁,在“天晴”的瞬間霍然照亮整個詩境,也照亮了詩人的思鄉之情。


【賞析二】

  前兩句寫景。舟行揚子江中,岸上柳絮飄來,沾襟惹鬢;詩人斜臥舟中,一任菱花輕舟隨著碧綠的江流蕩漾東去。粗粗看來,儼然一幅閑情逸致的畫面,仔細品味,方使人覺出其中自有一種落寞惆悵的情緒在。春回大地,綠柳飄絮,按說應使人心神怡悅,但對于客居異地的游人來說,卻常常因為“又是一年春好處”而觸發久縈心懷的思鄉之念。何況,柳枝還是古人贈別的信物,柳花入懷,自然會撩惹游子鄉思的愁緒。

  如果說,詩人這種思鄉的愁緒在前兩句里表達得尚屬含蓄,不易使人體察,那么,后兩句就表露得比較明顯了。“聞道風光滿揚子”這一句是說,詩人自己思鄉心切,愁緒縈懷,沒有觀賞風景的興致,“風光滿揚子”只是聽人所道,他不想看,也不愿看,因為他身處江南,神馳塞北(詩人故鄉在隴西姑臧),眼前明媚的春光非但不能使他賞心悅目,反倒只能增其鄉思愁緒。類似這樣的情狀,我們在古代的優秀詩詞當中是常常可以見到的。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在《武陵春》一詞中寫到:“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同樣是聞道春光好,同樣是自身愁緒多,一個終于沒有去,一個盡管去了,但根本無心賞景。所取態度雖殊,感情表達的效果卻是同樣深切的。

  既然舟行揚子江,不是為了賞景,那又為何而來呢?第四句作了回答:“天晴共上望鄉樓”。原來詩人是為登樓望鄉而來。但讀詩至此,讀者心里不免又生出許多新的疑問:為什么要在“風光滿揚子”的“晴天”才登樓望鄉呢?詩中沒有明說,留給讀者去想象、體會、玩味。或許是,古時別家出走多在歲寒過后,當物華又換,春光再滿時,游子的鄉思倍切吧?或許是,風光明媚的晴天麗日,空氣清朗,登樓望鄉,可極目千里吧?所有這些,盡管沒有寫出,卻比明白形諸文字更豐富,更耐人尋味。這正是這首絕句的神到之處。


【賞析三】

  此詩特點在于給讀者以想象的余地,讀后有余味,有言外的意思和情調。

  這是一首抒寫游于思鄉情懷的詩作。一般寫思鄉情深之作,不免有哀婉之辭,但這首詩卻以悠閑之筆寫出一段淡淡的鄉愁,讀來別有一番情韻。


【賞析四】

  一葉小舟行駛在揚子江中,岸上綠柳飛絮,沾襟惹鬢;詩人斜臥舟中,在賞識著那隨波蕩漾的點點紅菱。看來詩人悠閑得很。然而,面對這江水碧澄、紅菱泛波的明媚春色,詩人為什么毫不動容?莫非那隨風入懷的柳絮,使他回憶起“楊柳依依”的離鄉之日?莫非一年一度的春色使他想到久羈異鄉的處境?細心的讀者在細研詩意之時,心中不免會生出這些疑竇。

  如果說,讀前兩句時讀者的疑竇還是一種敏感的猜測,那么后兩句詩則給了一個明證。“聞道風光滿揚子”。春到揚子,人所共見,詩人卻只是聽人道來,可見他對這大好春光是既不想看,也不愿看,毫無興趣的了。難怪他斜臥舟頭,不理會那撩人的紅菱碧波哩!那么他行舟江上又是為何呢?“天晴共上望鄉樓”,原來詩人是被一腔鄉愁所驅而來到江上的。怪不得那善解人意的柳絮會逐舟而來,撲入游子的襟懷!“天晴”二字大有深意。晴天麗日正是游春的大好時日,詩人卻要趁著此際登樓望鄉,也許他以為天晴氣爽,可以極目千里、望斷云天吧?盡管詩人沒有明說,讀者卻可以體會到他的用心。

  讀罷全話,我們的眼前會出現一位獨臥舟頭,百無聊賴的詩人形象,在揚子江的爛漫春光中,他顯得多么孤寂啊!我們不準從中品出一絲落寞惆悵的苦味。


【賞析五】

  然而就意義的表達來說,詩人在一切看似不經意間闡述了內心世界細微的變化。全詩從行舟——臥引——聞道——登樓,一“望”字勾活了全詩的生機。

  可是這種情節的安排看似水到渠成、妙得天章,但畢竟詩篇在引導詩人思鄉之情表達的方面還欠缺自然。假如問“為什么要望鄉登樓呢?”在詩中詩人因為行舟遇柳絮、臥引菱花,又聽說了江南風景優美,再后天晴登上望鄉樓,也就是說詩人因為思鄉所以才登樓,也就產生了詩前兩句的“行舟”、“臥引”,即因思鄉而思鄉,可見這種詩的格局還缺少一種自然而然的靈動之美。

“十年離亂后,長大一相逢。”李益《喜見外弟又言別》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十年離亂后,長大一相逢。

  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

  別來滄海事,語罷暮天鐘。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


【譯文】

  十多年的動亂流離以后,長大成人才相逢。初見時驚訝地問你的姓,說起名字才想起舊時的容貌。相互談起分別以后世事的變遷,熱烈交談停下來時已是黃昏,晚鐘敲響。明天你又要踏上去巴陵的道路,不知又要相隔多少重秋山?


【賞析一】

  詩人與表弟久別重逢又匆匆話別,反映了動亂年代人們的聚散離合。

  詩人用白描的手法,準確細致地描寫了他與表弟重逢的情景,表達了哀傷離別的情感。全詩語言凝練,樸素自然,層次分明,生動形象,別具一格。


【賞析二】

  這首詩不以奇特警俗取勝,而以樸素自然見長。詩中的情景和細節,似曾人人經歷過的,這就使人們讀起來,感覺十分親切。

  詩用凝煉的語言,白描的手法,生動的細節,典型的場景,層次分明地再現了社會動亂中人生聚散的獨特一幕,委婉蘊藉地抒發了真摯的至親情誼和深重的動亂之感。


【賞析三】

  這首詩藝術地再現了詩人同表弟(外弟)久別重逢又匆匆話別的情景。在以人生聚散為題材的小詩中,它歷來引人注目。

  “十年離亂后,長大一相逢”,開門見山,介紹二人相逢的背景。這里有三層意思:一是指出離別已有十年之久。二是說明這是社會動亂中的離別。它使人想起,發生于李益八歲到十六歲時的安史之亂及其后的藩鎮混戰、外族入侵等戰亂。三是說二人分手于幼年,“長大”才會面,這意味著雙方的容貌已有極大變化。他們長期音信阻隔,存亡未卜,突然相逢,頗出意外。句中“一”字,表現出這次重逢的戲劇性。

  頷聯“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正面描寫重逢。他們的重逢,同司空曙所描寫的“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中的情景顯然不同。互相記憶猶新才可能“疑夢”,而李益和表弟卻已經對面不能相認了。看來,他們是邂逅相遇。詩人抓住“初見”的一瞬間,作了生動的描繪。面對陌生人,詩人客氣地詢問:“貴姓?”,不由暗自驚訝。對一個似未謀面者的身份和來意感到驚訝。

  下句“稱名”和“憶舊容”的主語,都是作者。經過初步接談,詩人恍然大悟,面前的“陌生人”原來就是十年前還在一起嬉戲的表弟。詩人一邊激動地稱呼表弟的名字,一邊端祥對方的容貌,努力搜索記憶中關于表弟的印象。想來,他當時還曾說:你比從前……

  詩人從生活出發,抓住了典型的細節,從“問”到“稱”,從“驚”到“憶”,層次清晰地寫出了由初見不識到接談相認的神情變化,繪聲繪色,細膩傳神。而至親重逢的深摯情誼,也自然地從描述中流露出來,不需外加抒情的筆墨,已經為讀者所領略了。

  十年闊別,一朝相遇,該有多少話語要說!頸聯“別來滄海事,語罷暮天鐘”,表現了這傾訴別情的場面。分手以來千頭萬緒的往事,詩人用“滄海事”一語加以概括。這里化用了滄海桑田的典故,突出了十年間個人、親友、社會的種種變化,同時也透露了作者對社會動亂的無限感慨。

  兩人熱烈地交談,從白天到日暮才停下話音。敘談時間長,正表明他們情誼的深長。“暮天鐘”并不是單純作為日暮的標志而出現的。它表明二人敘談得十分入神,以至顧不上觀望天色的變化,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只有遠處傳來寺院的鐘聲,才使他們意識到原來已是黃昏。作者在這一聯,避實就虛,擇取了敘舊時間很長這個側面,表現出二人歡聚時的熱烈氣氛和激動心情。

  前六句,從久別,到重逢,到敘舊,寫“喜見”,突出了一個“喜”字;七、八句轉入“言別”。作者沒有使用“離別”的字樣,而是想象出一幅表弟登程遠去的畫圖:“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明日”,點出聚散匆匆。“巴陵道”,即通往巴陵郡(今湖南岳陽)的道路,這里提示了表弟即將遠行的去向。“秋山又幾重”則是通過重山阻隔的場景,把新的別離,形象地展現在讀者面前。用“秋”形容“山”,于點明時令的同時,又隱蘊著作者傷別的情懷。不是從宋玉開始,就把秋天同悲傷聯系在一起了么?“幾重”而冠以“又”字,同首句的“十年離亂”相呼應,使后會難期的惆悵心情,溢于言表。


【賞析四】

  李益(748—829),唐代詩人。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公元769年登進士第,公元783年登書判拔萃科。初因仕途失意,客游燕趙間。后官至禮部尚書。其詩音律和美,為當時樂工所傳唱。長于七絕,以寫邊塞詩知名。今存《李益集》二卷,《李君虞詩集》二卷。


【賞析五】

  這首詩藝術地再現了詩人同表弟(外弟)久別重逢又匆匆話別的情景。在以人生聚散為題材的小詩中,它歷來引人注目。

  首聯“十年離亂后,長大一相逢”,開門見山,介紹二人相逢的背景。這里有三層意思:一是指出離別已有十年之久。二是說明這是社會動亂中的離別。它使人想起,發生于李益八歲到十六歲時的安史之亂及其后的藩鎮混戰、外族入侵等戰亂。三是說二人分手于幼年,“長大”才會面,這意味著雙方的容貌已有極大變化。他們長期音信阻隔,存亡未卜,突然相逢,頗出意外。句中“一”字,表現出這次重逢的戲劇性。

  頷聯“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正面描寫重逢。他們的重逢,同司空曙所描寫的“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中的情景顯然不同。互相記憶猶新才可能“疑夢”,而李益和表弟卻已經對面不能相認了。看來,他們是邂逅相遇。詩人抓住“初見”的一瞬間,作了生動的描繪。面對陌生人,詩人客氣地詢問:“貴姓?”不由暗自驚訝。對一個似未謀面者的身份和來意感到驚訝。

  下句“稱名”和“憶舊容”的主語,都是作者。經過初步接談,詩人恍然大悟,面前的“陌生人”原來就是十年前還在一起嬉戲的表弟。詩人一邊激動地稱呼表弟的名字,一邊端祥對方的容貌,努力搜索記憶中關于表弟的印象。

  詩人從生活出發,抓住了典型的細節,從“問”到“稱”,從“驚”到“憶”,層次清晰地寫出了由初見不識到接談相認的神情變化,繪聲繪色,細膩傳神。而至親重逢的深摯情誼,也自然地從描述中流露出來,不需外加抒情的筆墨,已經為讀者所領略了。

  十年闊別,一朝相遇,應該有很多話語要說。頸聯“別來滄海事,語罷暮天鐘”,表現了這傾訴別情的場面。分手以來千頭萬緒的往事,詩人用“滄海事”一語加以概括。這里化用了滄海桑田的典故,突出了十年間個人、親友、社會的種種變化,同時也透露了作者對社會動亂的無限感慨。

  兩人熱烈地交談,從白天到日暮才停下話音。敘談時間長,正表明他們情誼的深長。“暮天鐘”并不是單純作為日暮的標志而出現的。它表明二人敘談得十分入神,以至顧不上觀望天色的變化,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只有遠處傳來寺院的鐘聲,才使他們意識到原來已是黃昏。作者在這一聯,避實就虛,擇取了敘舊時間很長這個側面,表現出二人歡聚時的熱烈氣氛和激動心情。

  前六句,從久別,到重逢,到敘舊,寫“喜見”,突出了一個“喜”字;七、八句轉入“言別”。作者沒有使用“離別”的字樣,而是想象出一幅表弟登程遠去的畫圖:“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幾重。”“明日”,點出聚散匆匆。“巴陵道”,即通往巴陵郡(今湖南岳陽)的道路,這里提示了表弟即將遠行的去向。“秋山又幾重”則是通過重山阻隔的場景,把新的別離形象地展現在讀者面前。用“秋”形容“山”,于點明時令的同時,又隱蘊著作者傷別的情懷。從宋玉開始,就把秋天同悲傷聯系在一起了。“幾重”而冠以“又”字,同首句的“十年離亂”相呼應,使后會難期的惆悵心情,溢于言表。

  全詩以凝練的語言和生動的描寫,再現了與親人久別后不期而遇又匆匆離散的場面,抒寫了親人間真摯的情誼,也表現了動亂給人們帶來的痛苦和無奈。詩人借時事動亂中人生聚散的獨特一幕,表達出無盡的詩情。

“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李益《夜上受降城聞笛》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


【譯文】

  回樂峰前的沙地好似白雪,受降城外的月色猶如秋霜。不知何處吹起幽怨的笛聲, 出征的戰士通宵遠望家鄉。


【賞析一】

  這是一首抒寫戍邊將士鄉情的詩作。從多角度描繪了吹笛人濃烈的鄉思和滿心的哀愁之情。

  詩的開頭兩句,寫登城時所見的月下景色。是觸發征人鄉思的典型環境。一種置身邊地之感、懷念故鄉之情,隱隱地襲上了詩人的心頭,營造了一種寂寥,凄清的征人鄉思的典型環境。凄涼幽怨的蘆笛聲,喚起了征人思鄉之情。“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不知”兩字寫出了征人迷惘的心情,“盡”字又寫出了他們無一例外的不盡的鄉愁。


【賞析二】

  這首詩寫出了征人眼前之景,心中之情,感人肺腑。劉禹錫《和令孤相公言懷寄河中楊少尹》中提到李益,有“邊月空悲蘆管秋”句,即指此詩。

  可見此詩在當時已傳誦很廣。《唐詩紀事》說這首詩在當時便被度曲入畫。仔細體味全詩意境,的確也是譜歌作畫的佳品。因而被譜入弦管,天下傳唱,成為中唐絕句中出色的名篇之一。


【賞析三】

  李益( 748——827),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八歲時,逢安史之亂,西北地區常受到外族侵擾,李益離開家鄉。

  唐代宗大歷四年( 769)中進士,歷任象鄭縣尉等職位低下的小官。其后棄官而去,游燕、趙間,在藩鎮帳下任幕僚十八年,長期征戰南北,經過多次戰爭,所以他對邊塞的軍旅生活非常熟悉,寫了不少描寫邊塞風光、謳歌戰士慷慨激昂為國捐軀的詩歌。在藝術上能夠吸收樂府民歌的特點,節奏和諧,語言優美精煉。尤其擅長絕句、七律。至唐憲宗時便因詩名被召為秘書少監、集賢殿學士,官至禮部尚書。有《李君虞詩集》。


【賞析四】

  從全詩來看,前兩句寫的是色,第三句寫的是聲;末句抒心中所感,寫的是情。前三句都是為末句直接抒情作烘托、鋪墊。

  開頭由視覺形象引動綿綿鄉情,進而由聽覺形象把鄉思的暗流引向滔滔的感情的洪波。前三句已經蓄勢有余,末句一般就用直抒寫出。李益卻蹊徑獨辟,讓滿孕之情在結尾處打個回旋,用擬想中的征人望鄉的鏡頭加以表現,使人感到句絕而意不絕,在戛然而止處仍然漾開一個又一個漣漪。這首詩藝術上的成功,就在于把詩中的景色、聲音、感情三者融合為一體,將詩情、畫意與音樂美熔于一爐,組成了一個完整的藝術整體,意境渾成,簡潔空靈,而又具有含蘊不盡的特點。


【賞析五】

  詩意在抒寫邊防將士之鄉情。前二句寫月下邊塞的景色;三句寫聲音,聞見蘆管悲聲;四句寫心中感受,蘆笛能動征人回鄉之望。全詩把景色、聲音,感受融為一體,意境渾成。《唐詩紀事》說這首詩在當時便被度曲入畫。仔細體味全詩意境,確

  也是譜歌作畫的佳品。

“燕語如傷舊國春,宮花旋落已成塵。”李益《隋宮燕》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燕語如傷舊國春,宮花一落已成塵。

  自從一閉風光后,幾度飛來不見人。


【譯文】

  燕語呢喃聲聲,好似在傷感舊日的朝庭之春,官花寂寞開放,凋落后旋即化作泥塵。

  自從國亡之后,關閉了這風光綺麗的官庭,燕子啊,幾個年度飛來都見不到人。


【賞析一】

  《隋宮燕》是由唐代詩人李益創作的一首七言絕句。這首詩的一、二句用倒裝手法寫燕子傾訴的畫面。三、四句是從燕子的角度來著筆寫隋朝滅亡后隋宮的冷清與蕭條。這首詩抒發了詩人對人世滄桑的嘆息及對隋王朝的衰亡之感。

  這首詩移情于物(燕子),構思巧妙。


【賞析二】

  “燕語如傷舊國春,宮花旋落已成塵。”南國的春天,氣候溫暖,春光明媚,食物很多,所以春天一來,燕子也就歸來。雙雙對對,在春光中翩翩飛舞,歡樂歌唱。可是,在詩人筆下的燕子,卻是呢呢喃喃地悲啼,似乎在感傷那隋宮逝去了的芳春。原來這“燕”,不是普通的燕,而是“隋宮燕”。它們目睹過“舊國”,就是隋王朝興盛時隋宮的繁華勝景,此時的雙雙低語。就像是在為逝去的“舊國”之“春”而感傷。這感傷是由眼前的情景所引起的,君不見“宮花旋落已成塵”,如今春來隋宮只有那不解事的宮花依舊盛開,然而也轉眼就凋謝了,化為泥土,真是花開花落無人問。

  盡管隋宮已經荒涼破敗,隋宮燕卻依然年年如期而至。燕子銜泥筑巢,所以那宮花凋落,旋成泥土,也能反映燕子的眼中所見、心中所感。燕子要巢居在屋內,自然會留意巢居的屋子有沒有人。這些都是“真”。作者李益就是通過如此細致的觀察和豐富的想象,將隋宮的衰颯和春燕歸巢聯系起來,把燕子的特征和活動化為具有思想內容的藝術形象,這種“虛實相成,有無互立”(葉燮《原詩》)的境界,增強了詩的表現力,給讀者以更美、更新鮮、更富情韻的藝術享受。


【賞析三】

  李益(748——829),唐代詩人,字君虞。“大歷十才子”之一。字君虞,陜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后遷河南鄭州。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升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后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北游河朔,貞元十三年(797)任幽州節度使劉濟從事。嘗與濟詩,有怨望語。十六年南游揚州等地,寫了一些描繪江南風光的佳作。元和后入朝,歷秘書少監、集賢殿學士、左散騎常侍等職。自負才地,多所凌忽,為眾不容,諫官舉其幽州詩句,降居散秩。憲宗時俄復用為秘書監,遷太子賓客、集賢學士,判院事,轉右散騎常侍。

  大和元年(827)禮部尚書,以禮部尚書致仕卒。詩風豪放明快,尤以邊塞詩為有名。他是中唐邊塞詩的代表詩人。《送遼陽使還軍》、《夜上受降城聞笛》2首,當時廣為傳唱。其邊塞詩雖不乏壯詞,但偏于感傷,主要抒寫邊地士卒久戍思歸的怨望心情,不復有盛唐邊塞詩的豪邁樂觀情調。他擅長絕句,尤工七絕,名篇如《夜上西城》、《從軍北征》、《受降》、《春夜聞笛》等。其律體亦不乏名篇,如五律《喜見外弟又言別》“問姓驚初見,稱名憶舊容”,是歷代傳誦的名句。七律《同崔邠登鸛雀樓》、《過五原胡兒飲馬泉》(又名《鹽州過胡兒飲馬泉》)等,均屬佳作。今存《李益集》2卷,《李君虞詩集》2卷,《二酉堂叢書》本《李尚書詩集》1卷。


【賞析四】

  “燕語如傷舊國春,宮花旋落已成塵。”這兩句是說,目睹過隋宮盛事的燕子似在雙雙低語,感傷逝去的“舊國”之春;如今春來隋宮,只有那不解事的宮花依舊盛開,然而轉眼就已凋謝,化為泥土,無人問津了。吊古傷今,托物寄慨,含蓄空靈,構思巧妙。


【賞析五】

  益長于歌詩,貞元末,與宗人李賀齊名。每作一篇,教坊樂人以賂求取,唱為供奉歌辭。其《征人歌》、《早行篇》,好事者畫為屏障。

  其最著名的代表作為《江南詞》和《夜上受降城聞笛》,前者寫一思婦因丈夫是瞿塘商賈,“重利輕別離”,天天不得相聚,因此不由得暗中后悔:“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早知道還不如嫁給弄潮兒呢!畢竟潮水的漲落有確定的時刻,與弄潮兒總還能朝夕廝守,比作商賈之婦強多了),心理描寫可謂傳神入微矣;后者寫受降城上的戍邊將士的思鄉之情,“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蘆管悠揚激起鄉思悠長,讀來令人同情感傷。集一卷,今編詩二卷(全唐詩中卷第二百八十二和二百八十三)。

“隔窗愛竹無人問,遣向鄰房覓戶鉤。”李益《詣紅樓院尋廣宣不遇留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柿葉翻紅霜景秋,碧天如水倚紅樓。

  隔窗愛竹無人問,遣向鄰房覓戶鉤。


【譯文】

  首先看到的是院內一片柿林,柿葉經霜都已變紅,給秋日的園林增添了絢麗的色彩;抬頭望去,湛藍的天空像水洗一般明凈,高聳入云、清新壯麗的紅樓,像是依靠在藍天上;隔窗隱約可見那片幽深的竹林,蒼翠多姿,十分可愛。按捺不住,要進院去盡情觀賞一番,遂差遣隨從到鄰居尋找開門的工具


【賞析一】

  《詣樓院尋廣宣不遇留題》是唐代詩人李益的作品。

  此詩描繪了一幅絢爛的秋景圖,創造出一種寥廓壯美的境界,表達了作者積極樂觀的思想情趣。 在一個天高氣爽的秋日,李益來到紅樓院,適值廣宣外出,不得入內,又不忍離去,遂于門外觀賞院內景色而寫下的。


【賞析二】

  詩人舉目望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紅艷奪目的柿林。柿葉經霜一打,都已變紅,給秋日的園林增添了絢麗的色彩,那是十分迷人的。接著,抬頭仰望,湛藍湛藍的天空,像水洗過一般明凈,把巍峨的紅樓襯托得更加清晰壯麗。“倚”字很傳神。秋高氣爽,那本來就杳緲幽深的天宇越發顯得空闊高遠,而它竟與紅樓相依相偎,這就巧妙地烘托出紅樓高聳入云的雄姿了。

  詩人以瑰麗的色調、清新的語言,繪出絢爛秋色,創造出碧天、紅樓“氣勢兩相高”(杜牧《長安秋望》)的寥廓境界,令人心曠神怡。


【賞析三】

  詩句語意清新酣暢,景象優美,色彩鮮明,興味雋永,有濃厚的生活情趣,亦反映出友情之深厚。


【賞析四】

  朱樓、紅葉固然美麗,但隔窗隱約可見的那片幽深的竹林,蒼翠多姿,尤為可愛。“愛竹”之“愛”,透露出詩人的傾羨之情,表現出詩人高雅的情趣。“無人問”三字既繳足題面,又開啟下文:既然有好竹無人觀賞,就進院去盡情游覽一番吧。于是,他差遣隨從到鄰居家尋找開門的工具去了。訪友不遇,并不返回,反而反賓為主,設法開門;乍一看,似乎不近情理,仔細咀嚼,卻又覺合情合理,極富韻味。可以想見,李益對院內景色十分熟悉,對那叢翠竹特別喜愛,他和廣宣的思想性格十分投合,對廣宣的舉止行動非常了然,連戶鉤放在何處也清清楚楚,他又可以不避嫌疑地擅自開門入室,可見他們相知之深,過從之密。

  這樣豐富的內涵,這種超乎尋常的友情,不是通過“喜遇”之類的正面描述來表現,而是通過“不遇”時的一個舉動“使人思而得之”,確是自成機杼,不落俗套,令人讀來既感親切自然,富有生活情趣,又覺委曲含蓄,興味雋永。而且,詩人這一“愛”一“覓”,又使人想見其為人的灑脫、隨和、豪放。至此,讀者亦可領悟到前面的壯美秋色,正和詩人的磊落胸襟相映照。全詩氣脈流貫,洋溢著一種積極樂觀的生活情趣。


【賞析五】

  一個天高氣爽的秋日,李益來到紅樓院,適值廣宣外出,不得入內,但又不忍離去,遂于門外觀賞院內景色,寫下了這首富有逸趣的七絕。

“水紋珍簟思悠悠 千里佳期一夕休。”李益《寫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水紋珍簟思悠悠, 千里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 任他明月下西樓。


【譯文】

  盈盈月光下水波蕩漾,像我的思戀一樣,無邊無痕。 千里相會的約定在瞬間成了泡影。 自此以后再也無心在如此美好的夜里想起他(她)來。 就讓明月獨自靜靜落下去。


【賞析一】

  這首詩藝術特點是以美景襯哀情。在一般情況下,溶溶月色,燦燦星光能夠引起人的美感。但是一個沉浸在痛苦中的心靈,美對他起不了什么作用,有時反而更愁苦煩亂。此詩以樂景寫哀,倍增其哀。用“良夜”、“明月”來烘托和渲染愁情,孤獨、悵惘之情更顯突出,更含蓄,更深邃。

  此詩藝術上的另一特點是用虛擬的手法,來加強語氣,突出人物形象,從而深化主題。三、四兩句所表現的心情與外景的不協調,既是眼前情況的寫照,更預設了今后的情景。“從此無心愛良夜”,“從此無心”四字表示決心之大,決心之大正見其痛苦之深,終生難忘。“任他”二字妙在既表現出詩人的心灰意懶,又描繪出主人公的任性、賭氣的個性特點,逼真而且傳神。

  這種虛擬的情景,沒有借助任何字面勾勒,而是單刀直入,直接表達虛擬的境界,與一般虛擬手法相比,又別具一格。


【賞析二】

  在一個風清月朗的仲夏良夜,盼望已久、遠道相逢的密約佳期即將到來。良夜逢佳期,詩人的情懷早已為歡快所滿貯。然而好事多磨,變生不測,約定今夜來會的女友連招呼也不打變突然爽約,好容易期盼的佳期歡會在一夕之間告吹:“千里佳期一夕休”的風云突變,使詩人的情懷由預期的歡樂變為無盡的酸楚,滿以為擁抱在懷的幸福突然失卻了,而且可能永遠地失卻了,在他的眼前,世界的色彩改變了,他對世界的感情也改變了。我們抒情的主人公,獨自躺在編有水紋圖案、珍貴精致的涼席上,輾轉反側,思緒萬千。本來月朗風和、花枝弄影的良夜,應該是“月上柳枝頭”,期待著“人約黃昏后”。可這長夜已不屬他所有,相反是一種無情的諷刺和情感的刺傷。

  結尾兩句,對詩人一腔性情的曲折含蓄的描寫,可謂是靈思獨運的神來之筆。正因為有著這精彩至極的結尾,此詩方得成為傳世之作。


【賞析三】

  這首七絕以《寫情》為題,細玩全詩,很象是寫戀人失約后的痛苦心情。

  此詩所寫的時間是在女友失約后的當天晚上。詩人躺在花紋精細、珍貴華美的竹席上,耿耿不寐,思緒萬千。原來期待已久的一次佳期約會告吹了。對方變心了,而且變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使人連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佳期”而言“千里”,可見是遠地相期,盼望已久,機會難得。“休”而言“一夕”,見得吹得快,吹得徹底,吹得出人意外。而這又是剛剛發生的,正是詩人最痛苦的時刻,是“最難將息”的時候。夜深人靜,想起這件事來,怎能不失眠呢?一、二兩句從因果關系來看是倒裝句法,首句是果,次句是因。

  這個令人痛苦的夜晚,偏偏卻是一個風清月朗的良宵,良夜美景對心灰意懶的詩人說來,不過形同虛設,那有觀賞之心呢?不但今夜如此,從此以后,他再不會對良夜發生任何興趣了,管他月上東樓,月下西樓。月亮是月亮,我是我,從此兩不相涉,對失戀的人來說,冷月清光不過徒增悠悠的愁思,勾起痛苦的回憶而已。


【賞析四】

  這是一首寫情人約會不至而惱恨不已的失戀詩。只因伊人已多次爽約,今夜幽會又愆期,于是橫下一條心:從此不再思戀伊。


【賞析五】

  李益(約750—約830),唐代詩人,字君虞,隴西姑臧(今甘肅武威)人,后遷河南洛陽。大歷四年(769)進士,初任鄭縣尉,久不得升遷,建中四年(783)登書判拔萃科。因仕途失意,后棄官在燕趙一帶漫游。以邊塞詩作名世,擅長絕句,尤其工于七絕。元和初,憲宗召李益回京,任都官郎中。后官中書舍人,后出為河南尹,后轉為秘書少監,元和八年后,轉太子右庶子,元和十五年后,為右散騎常侍。太和初,以禮部尚書致仕。

  唐人蔣防的傳奇小說《霍小玉傳》記載了李益負心薄幸,辜負妓女霍小玉的故事。是唐傳奇的名篇。蔣防是唐憲宗時期的人,當時李益還活在世上,造謠的可能性不大。霍小玉原是霍王府上的婢女的女兒,十五歲時,霍王死了,霍小玉和她母親都被趕出王府,淪為娼妓。十六歲時遇到李益。當時李益二十歲出頭。應該是在大歷六年(771)參加制科考試之前。

  霍小玉明白自己的地位無法和李益真正在一起,于是她和李益約定:“妾始年十八,君才二十二,迨君壯室之秋,猶有八歲,一生歡愛,愿畢此期。”霍小玉希望和李益一起相愛八年,之后任由李益選取名門閨秀為妻,自己出家為尼。但是,李益自授官鄭縣(今陜西華縣)主簿之后,立即與高門盧氏女子成婚,并且躲避霍小玉不肯相見。霍小玉相思成疾而死。李益因為這等負心行徑受到當時輿論的普遍譴責,自己的內心也留下了陰影。

“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李益《夜上受降城聞笛》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


【譯文】

  回樂峰前的沙地像白雪一樣,受降城外月色如寒霜。

  不知什么地方吹起了蘆笛的樂聲,整個晚上出征的戰士都在遠望家鄉。


【賞析一】

  這是一首抒寫戍邊將士鄉情的詩作。詩題中的受降城,是靈州治所回樂縣的別稱。在唐代,這里是防御突厥、吐蕃的前線。

  詩的開頭兩句,寫登城時所見的月下景色。遠望回樂城東面數十里的丘陵上,聳立著一排烽火臺。丘陵下是一片沙地,在月光的映照下,沙子象積雪一樣潔白而帶有寒意。近看,但見高城之外,天上地下滿是皎潔、凄冷的月色,有如秋霜那樣令人望而生寒。這如霜的月光和月下雪一般的沙漠,正是觸發征人鄉思的典型環境。而一種置身邊地之感、懷念故鄉之情,隱隱地襲上了詩人的心頭。在這萬籟俱寂的靜夜里,夜風送來了凄涼幽怨的蘆笛聲,更加喚起了征人望鄉之情。“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不知”兩字寫出了征人迷惘的心情,“盡”字又寫出了他們無一例外的不盡的鄉愁。

  從全詩來看,前兩句寫的是色,第三句寫的是聲;末句抒心中所感,寫的是情。前三句都是為末句直接抒情作烘托、鋪墊。開頭由視覺形象引動綿綿鄉情,進而由聽覺形象把鄉思的暗流引向滔滔的感情的洪波。前三句已經蓄勢有余,末句一般就用直抒寫出。李益卻蹊徑獨辟,讓滿孕之情在結尾處打個回旋,用擬想中的征人望鄉的鏡頭加以表現,使人感到句絕而意不絕,在夏然而止處仍然漾開一個又一個漣漪。這首詩藝術上的成功,就在于把詩中的景色、聲音、感情三者融合為一體,將詩情、畫意與音樂美熔于一爐,組成了一個完整的藝術整體,意境渾成,簡潔空靈,而又具有含蘊不盡的特點。因而被譜入弦管,天下傳唱,成為中唐絕句中出色的名篇之一。


【賞析二】

  這首詩中的受降城的所在地說法不一,一般認為是靈州治所回樂縣的別稱。唐代是防御突厥、吐蕃的前線,因唐太宗曾親臨靈州接受突厥一部的投降而得名。詩人在明月皓白的夜晚登上受降城,極目遠望,寥廓的曠原月色如霜,沙漠似雪,令人凜然而生寒意。在萬籟俱寂的時刻,夜風送來了凄涼幽怨的蘆笛聲,更加喚起了戍邊將士心中的思鄉之情。“一夜征人盡望鄉”,這是詩人擬想中的定格鏡頭,全詩的情感洪流此處打了個回旋,而漣漪卻蕩漾不盡。

  此詩將景、聲、情三者融為一體,意境簡潔空靈。是中唐絕句中的名篇。


【賞析三】

  詩意在抒寫邊防將士之鄉情。前二句寫月下邊塞的景色;三句寫聲音,聞見蘆管悲聲;四句寫心中感受,蘆笛能動征人回鄉之望。

  全詩把景色、聲音,感受融為一體,意境渾成。《唐詩紀事》說這首詩在當時便被度曲入畫。仔細體味全詩意境,確也是譜歌作畫的佳品。


【賞析四】

  李益的邊塞詩繼承了盛唐邊塞詩的傳統,而又打著中唐時代的烙印,意境顯得特別蒼涼。這首詩就是這樣的代表作。

  頭兩句著重描寫邊色,以視覺之白通感感覺之冷:第三句著重渲染邊聲,以笛聲的哀怨觸發情感的外泄;結句抒發心中所感,以夸張擬想突現集體性的思鄉濃情。詩人通過這由色、聲、情之碰撞交融而成的悲壯畫面,釷造主明麗寥廓、蒼涼不盡的意境,具有一種撼人心魄的藝術力量。明人王世貞以為“絕句李益為勝,回樂烽一章,何必王龍標(昌齡)、李供奉(白)?”(《藝苑卮言》),也有人崇此詩為中唐邊塞詩的“絕唱”。這些說法雖未必允當,卻也道出了此詩之不不同凡響。


【賞析五】

  李益是中唐大歷年間最為杰出的邊塞詩人,不僅由于他有十余年邊塞戎馬生涯的真切體驗,還在于他有創造獨特意境的卓越才能。這首抒寫戍邊征人懷鄉情思的絕句,正是他諸多邊塞名作中最為出色的一篇,當時就被譜人管弦,天下傳唱,以致千古流傳,享譽不衰。

  開頭兩句,描寫“夜上受降城”時的所見景色。“受降城”,唐代為靈州治所回樂縣(今寧夏靈武縣西南)的別稱,因為唐太宗曾于貞觀二十年在此接受突厥一部的投降而得名。詩人夜登受降城樓縱目遠望,但見回樂縣東綿延聳立的烽火臺前有一片廣袤無垠的沙丘,在月光的輝映下,沙子有如皚皚白雪閃爍著寒光;再看受降城樓之外,皎潔凄清的月色鋪天瀉地,就像嚴涼的白霜塞滿了夜空,鋪滿了大地。詩人以自然精工的對偶句式,起筆就推出了回樂烽前、受降城外蒼茫天地里的月夜景色,氣象闊大,境界蒼涼,描繪如畫,色調凜冽。烽火臺、受降城,令人遐想烽火遍野、金戈鐵馬的邊塞殺伐景象;白沙、明月、積雪、飛霜,相互映照,相互烘托,把原本苦寒的邊塞渲染得一派凄清。詩人登城的季節盡管未必是秋冬,但是雪上加霜的比譬,則會令人一望而生寒。置身于這等“沙似雪”、“月如霜”的邊塞典型環境中的征人,自會勾起對于故鄉、親人的思念,有了這樣有力的鋪墊,詩人蓄于胸中的鄉愁,已呈一觸即發之勢。

  三四兩句,描寫“聞笛”之后觸發的思鄉濃情。“蘆管”,即指蘆笛。就在這沙映月光、似雪如霜的色冷聲寂的靜夜里,突然“不知何處吹蘆管”,那一聲聲凄涼幽怨的蘆笛聲,隨著夜風傳人耳鼓,回蕩胸中,有如征夫怨婦如泣如訴互道離索之苦,使得詩詩人原已隱隱襲上心頭的鄉思一下奔涌了起來。這里“不知”二字,既將軍營之眾多、空間之寥廓和笛音的縹緲作了側面的烘托,又將詩人佇聽尋視的神情、征人恍惚迷惘的心態作了了傳神的寫照。在這催動鄉思爆發的笛聲中,詩人以他自身的感受,擬想出“一夜正征人盡望鄉”這一概括深廣、情調悲壯的畫面,作為全詩的收結。“一夜”極寫鄉愁之濃烈以至徹夜難眠的境地,“盡”字則強調鄉愁之普遍達到無一例外的程度。至于寫征人“望鄉”,而不說“思鄉”,那是因為除了要合乎音律的規定而外,“望”比“思”字更具有形象的動感。試想征人一夜都睜大著眼睛“望”鄉,即使望眼欲穿,也只能是空望,那內心洶涌著的思鄉狂潮該是多么難以抑制啊!詩人就這樣以余意不盡的全景畫面,將全詩含蘊的意旨推向了高潮。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