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張九齡的詩詞_張九齡的詩詞翻譯_張九齡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15     瀏覽次數:1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張九齡《感遇》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

  運命惟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譯文】

  江南有丹桔,枝繁經冬仍青青,四季常青不凋零。不是因為南國地氣和暖,而是丹桔具有耐歲寒的質地。我想把丹桔耐歲寒的品格,推薦給嘉賓(同僚、君主),奈何道阻且長!命運往往就決定在能否明白什么是‘執御’這個道理上(遇,訓詁為‘執御’),儒家的‘周行’理論太奧妙,在實踐中執行起來更難尋到相匹配的方法(這是張九齡對‘黃裳元吉’的解讀)。空言‘樹、桃、李’的樹木之名而不能深入思考‘術道立禮’的哲理,難道不知道‘這些樹木名稱’都有 'shu 、 dao 、 li‘的 哲音嗎?


【賞析一】

  政治需要講究策略,孔子說:“窈窕術御,君子好逑。”敢于’擔當‘,此謂’丹‘之哲音一也;崇尚文明之火,此謂’丹‘之哲音二也;敢于’丹心照汗青‘,此謂’丹‘之哲音三也;君子坦蕩蕩,此謂’丹‘之哲音四也;要做到如上幾點,需要策略、智慧、勇氣,更需要道德支撐。良好的局面需要從博弈中來,怎樣打開世界大同的通道?白居易崇尚孔子的’執御之道‘,他在《琵琶行》中說:“招招愜意錯雜彈,大局小局落’御‘畔。”一招一式都蘊涵’意在筆先‘的哲理,善于以’術‘御’心‘,以’術‘御’行‘,以’術‘御’釁‘,以’術‘御’興‘。荀子說:“擒,取之于’藍圖‘而’擒‘能駕御’藍圖‘;彬彬有禮,是安全的客觀需求,但’刀兵‘卻含括在’安全‘的哲理里面。木雖然看起來剛直,其神卻在柔中;軍不見’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謀略授之以神韻,才倍顯其價值;’經典‘只有放在現實中磨練,才會發揮威力,成為利器。君子擅長博弈之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我想,沒有誰能把’博弈在橘(局)‘解釋得如荀子哲文美妙。

  易經說:客觀規律是支撐宇宙的根本源泉,哲學家面對客觀規律總是有敬畏之心的。換句話說,禮崩之下,人類社會就會遭到客觀規律的無情打擊。人要有道德,這是人文客觀規律的要求,我們不能把權利當成客觀規律來崇拜,因為:權利是表象,權利僅僅是手段、方法,道德才是本源。孔子說:炫耀權利至上的事情都可以容忍,什么不會容忍權利至上?規律不能容忍權利的擅越。全民屈服于權利,規律就懲罰全人類。唯君子能看透這一點,所以,只有君子才有勇氣向一切邪惡的權利宣戰。

  只有君子才有勇氣向一切邪惡的權利宣戰,這句話需要辨證理解。孔子并不主張愚蠢,孔子在《論語》中說:”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小人非常善于言詞的表達,小人善于言詞的表達不是沒有勇氣,也不是沒有智慧,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主要是缺乏道德操守。小人敢于”火中取’利‘“,其勇氣絲毫不遜色于君子的勇氣。孔子認識到這種奇妙的社會現象,主張君子言詞需要隱諱一點,怎么隱諱?孔子授春秋筆法。張九齡這首詩作,是符合春秋筆法之筆意的上乘佳作。


【賞析二】

  這首詩作的高明之處,在于抓住了’丹橘‘兩字的音哲。唯若此,才可以欣賞到一代名相的哲學智慧,欣賞到一代名相駕馭事務的高超技巧,從中探究出宰相考察人的理論源泉。孔子說:”小人之過必也文。“何謂也?小人的詭異之道,其蛛絲馬跡是能夠觀察到的。何況君子的堂堂之言,豈曰無衣?


【賞析三】

  詩開頭兩句,詩人就以飽滿的熱情,頌揚橘樹經得起嚴冬考驗,繪制了一幅江南橘林的美麗圖景,形成了一個優美的藝術境界。橘樹是果樹中的上品,又能經得起嚴冬風霜的熬煎,終年常綠,因此詩人以丹橘自喻是有深刻含意的。這是詩人借用橘樹來比喻自己”受命不遷“、”橫而不流“的人格。這里,詩人不僅寫了橘樹的外形,而在著意表現它堅強不屈的精神,達到了形神的有機結合。同時呈獻在讀者面前的,并非一棵橘樹,而是一片橘林。詩人是在描寫包括他自己在內的”群像“。這就使得詩的意境更為深遠開闊,形象更為高大生動。

  三、四兩句,寫橘樹的特點。詩人告訴讀者橘樹的經冬翠綠,并非因為江南氣候暖和,而是因為它有著耐寒的本性。在這里,詩人采用的是問答的形式,問得自然出奇,答得分外有味,把橘樹本身的特性簡明地概括出來。詩人通過”歲寒心“的雙關語,一方面巧妙地指出橘樹的耐寒本性,同時又用以比喻詩人的高尚美德。這是借橘樹的本性寫詩人的心靈之美,既是詩中主人公的自我畫像,也是當時千萬個正直知識分子的品德的寫照。從而使詩的主旨又深化了一層。

  下面六句,是敘事,也是抒情。五、六兩句是說:這些甜美的丹橘本可以送到遠方呈獻給尊貴的客人,無奈關山重疊,通道受阻。言下之意,他本可以將賢者推薦給朝廷,可惜道路被阻塞。這兩句妙喻天成,不露痕跡。詩人借用眼前的景物,通過豐富的想象,表現了封建社會一個忠君愛國的知識分子,在遭貶的情況下,仍然不甘沉淪,依舊關心國家前途和命運的可貴品質。七、八兩句是詩人從感慨中得出的判斷:命運的好壞,只是因為遭遇的不同;而這又如同周而復始的自然規律一樣,其中的道理實在難以捉摸。這是詩人根據自身經歷所發出的感嘆。最后兩句是緊承”運命“兩句而來。詩人大聲疾呼:不要只說種桃李,橘樹難道不能供人乘涼嗎?很清楚,詩人在為橘樹鳴不平,也是在為賢者鳴不平。也就是說,賢者能人,不會不如李林甫之流。這兩句是對朝廷聽信讒言、邪正不辨、嚴厲斥責,也是全詩的主旨所在。由于詩人有深刻的洞察力和高度的藝術概括力,因此這兩句議論寫得十分親切自然,深刻有力,大大增加了詩的內涵。這里運用暗喻來抨擊時弊,能發人深思,給人以很大的啟迪。


【賞析四】

  從結構上看,這首詩短短五十字,構思精巧,結構嚴密,抒情寫意,回環起伏。開頭以橘起,最后以橘結,前呼后應,且深化主題。尤其是最后出人意料的設問,震人心弦,增添了詩的藝術魅力。 張九齡詩歌語言生動、比喻貼切,毫無矯揉造作、雕琢晦澀之病。劉熙載在《藝概》中,稱張九齡的詩歌”獨能超出一格,為李、杜開先“。這一評價是非常恰當的。劉禹錫說九齡”自內職牧始安(今桂林),有瘴癘之嘆;自退相守荊戶,有拘囚之思。托諷禽鳥,寄詞草樹,郁然與騷人同風。“就是指這類《感遇詩》。


【賞析五】

  本詩托物言志,詩人借贊頌丹橘,經冬猶綠,是因為有耐寒的本性來比喻自己堅貞不屈的情操。而丹橘由于路途阻隔無法介紹給嘉賓的命運,也映襯了詩人遭排擠的境遇。無可奈何的,詩人只得把這一切歸結于命運,以反詰句收束全詩,指責人們只顧種桃李,而不重視丹橘的行為,進一步抒發了詩人的憤怨。  本詩的語言清新簡練,抒發胸臆的同時,給了讀者馳騁想像的空間。全詩平淡而渾然天成,時時發問的句子達到了正反起伏的效果,而語氣卻是溫文爾雅,不著痕跡中,哀傷、憤怒盡情抒發,可謂爐火純青。

“海燕歲微渺,乘春亦暫來。”張九齡《歸燕詩》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海燕歲微渺,乘春亦暫來。

  豈知泥滓賤,只見玉堂開。

  繡戶時雙入,華堂日幾回。

  無心與物競,鷹隼莫相猜。


【譯文】

  海燕雖然是細微渺小的,趁著春天也只是暫時回到北方。以燕子不知泥滓之賤,只見玉堂開著,便一日數次出入華堂繡戶,銜泥作窠。海燕無心與其他動物爭權奪利,鷹隼不必猜忌、中傷。


【賞析一】

  這首律詩對仗工整,語言樸素,風格清淡,如“輕縑素練”(張說評張九齡語)一般。它名為詠物,實乃抒懷,既寫燕,又寫人,句句不離燕子,卻又是張九齡的自我寫照。作者的藝術匠心,主要就表現在他選擇了最能模寫自己的形象的外物──燕子。句句詩不離燕子,但又不黏于燕子,達到不即不離的藝術境界。


【賞析二】

  這是一首詠物詩。所詠的是將要歸去的燕子,卻并沒有工細地描繪燕子的體態和風神,而是敘述和議論多于精工細雕的刻畫,如不解其寄托的深意,便覺質木無文。然而,它確是一首妙用比興、寓意深長的詠物詩。

  阮閱《詩話總龜》卷十七引《明皇雜錄》,說張九齡在相,有謇諤匪躬之誠。明皇怠于政事,李林甫陰中傷之。方秋,明皇令高力士持白羽扇賜焉。九齡作《歸燕詩》貽林甫。從上面所記本事推知,這首詩應寫于張九齡被罷相的前夕。作者是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名相,以直言敢諫著稱。由于李林甫等毀謗,玄宗漸漸疏遠張九齡。開元二十四年,張被罷相,《歸燕詩》大約寫于這年秋天。

  詩從海燕“微眇”寫起,隱寓詩人自己出身微賤,是從民間來的,不象李林甫那樣出身華貴。“乘春亦暫來”句,表明自己在圣明的時代暫時來朝廷做官,如燕子春來秋去,是不會久留的。中間四句,以燕子不知“泥滓”之賤,只見“玉堂”開著,便一日數次出入其間,銜泥作窠,來隱寓自己在朝廷為相,日夜辛勞,慘淡經營。“繡戶”、“華堂”和“玉堂”,都是隱喻朝廷。末句是告誡李林甫:我無心與你爭權奪利,你不必猜忌、中傷我,我要退隱了。當時大權已經落在李林甫手中,張九齡自知不可能有所作為,他不得不退讓,實則并非沒有牢騷和感慨。劉禹錫《吊張曲江序》說張被貶之后,“有拘囚之思,托諷禽鳥,寄詞草樹,郁郁然與騷人同風。”這是知人之言。用這段話來評《歸燕詩》同樣是適合的,《歸燕詩》就是“托諷禽鳥”之作。


【賞析三】

  張九齡(673——740)字子壽,唐代大臣、詩人,韶州曲江(今廣東省韶關市)人。少年時不但聰明,而且能文。唐中宗景龍(707——710)初年進士,為校書郎。后又登“道侔伊呂”制科,為左拾遺。唐玄宗開元(713——741)時歷官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為唐代名相。張九齡的詩,早年詩歌詞采清麗,深婉情致,其后遭貶,其詩歌風格轉趨樸素遒勁。在五言古詩方面,張九齡以平素樸的語言,借助形象,寄托深遠,多表現對人生感嘆與希望。張九齡的五言律詩《歸燕詩》是其代表作之一。


【賞析四】

  首聯“海燕雖微眇,乘春亦暫來”。“海”,在中國古代,把比較寬闊的水域均成為海。“海燕”即指燕子。“微眇”這里是指卑下,或者低賤之意。詩歌首先從海燕“微眇”寫起。據相關資料記載,作為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名相,是以直言敢諫著稱的,因而遭到李林甫等毀謗,從此以后,玄宗漸漸疏遠張九齡,在開元二十四年那年被罷相。對此,我們可以認為,詩人在此借“海燕”之“微眇”(細小)來隱喻自己微賤之身,暗含著不像李林甫那樣出身華貴。對句“乘春亦暫來”,這一句承上“海燕”而來,表面是說,海燕乘著春天的美好時光而來,即使時間不長但也來了。這里,我們可以這樣認為,詩人借燕子的春來秋去來暗示自己在圣明的時代暫時來朝廷做官。一個“暫”字,不僅說燕子也已經來了,同時也暗示了自己來朝為官時間不長。這一聯,詩人通過景物的描寫,寓情于景,抒發了自己為民做事,忠于朝廷的情懷。

  頷聯“豈知泥滓賤,只見玉堂開”。這一聯承上聯想“燕子”而來。出句“豈知泥滓賤”中,“泥滓賤”喻指李林甫之類的小人。燕子銜泥筑巢,而不知“泥滓”之賤。這里,詩人借此暗示自己對李林甫這樣的小人還認識是不太清楚。一個“賤”字,不但寫出了李林甫這樣的卑微,也表現出詩人對李林甫之流的厭惡。出句“只見玉堂開”,“玉堂”即玉飾的殿堂,亦為宮殿的美稱。此暗指朝廷。這里,詩人以燕子出入“玉堂”之中,銜泥作窠的辛苦,比喻自己在朝廷為相而日夜辛勞之狀。詩人以物喻人,不但形象生動,而且含蓄蘊藉,不但引起讀者的思考,而且也給讀者以審美想象的空間。

  頸聯“繡戶時雙入,華堂日幾回”,這一聯緊承頷聯中的“玉堂開”而來。在對偶中,具體表現出自己為朝廷效忠和大度的胸襟。詩句中的“繡戶”、“華堂”和前面的“玉堂”都是隱喻朝廷。“雙”即指詩人和李林甫兩人。“時雙入”即每天雙雙(指詩人和李林甫)進入朝廷。這里,詩人表現了自己沒有把李林甫當成有敵意的人,從而表現出詩人為了朝廷而忘記個人的私事,也表現出詩人為朝廷、為國家而所具有的開闊心胸。出句“華堂日幾回”中的“日幾回”即每天進出幾次。這里,詩人通過數量詞表明了工作的繁忙景象——來去匆匆,更表現出對朝廷忠心耿耿。

  尾聯“無心與物競,鷹隼莫相猜”,這一聯集中表現出詩人對朝廷的忠誠而忘卻自己之情。出句“無心與物競”,意思是說,我沒有心思和精力與外物競爭,實際上表明了詩人盡心工作,為朝廷效力。末句“鷹隼莫相猜”, “鷹隼”即指“鷹”和“雕”,也泛指猛禽。這里,詩人表面寫的“猛禽”,實則是詩人在告誡李林甫之流,我無心與你爭權奪利,不必猜忌,更不必中傷(也許哪天我要退隱了)。“相”即一方對另一方,動作有另一方發出的。那時候,朝廷大權已經落在李林甫手中,張九齡自知不可能有所作為,不得不退讓,但心中不無牢騷和感慨。這正如唐代詩人劉禹錫在《吊張曲江序》中稱張九齡被貶之后說:“有拘囚之思,托諷禽鳥,寄詞草樹,郁郁然與騷人同風。”可見,詩人張九齡在面對強敵對手時,清醒與明智,也看出張九齡在文學創作中的巧妙——以物喻人,含蓄蘊藉。

  總之,張九齡《歸燕詩》這首律詩對仗工整,語言樸素,風格清淡。它名為詠物,實乃抒懷,表現出極為高超的審美藝術手法。


【賞析五】

  《歸燕詩》是唐代宰相張九齡創作的一首五言律詩。這首詠物詩借物喻人,表面上寫燕子,實際上表達了詩人厭惡權貴佞臣,忠心報效朝廷的心跡。語言雖然樸素,而又不失藝術效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譯文】

  一輪皎潔的明月,從海上徐徐升起;

  和我一同仰望的,有遠在天涯的伊。

  有情人天各一方,同怨長夜之難挨;

  孤身徹夜不成眠,輾轉反側起相思。

  滅燭欣賞明月呵,清光淡淡瀉滿地;

  起身披衣去閑散,忽覺露珠侵人肌。

  月光雖美難采擷,送它給遠方親人;

  不如還家睡覺,或可夢見相會佳期。


【賞析一】

  此詩乃望月懷思的名篇,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詩人望見明月,立刻想到遠在天邊的親人,此時此刻正與我同望。有懷遠之情的人,難免終夜相思,徹夜不眠。

  身居室內,滅燭望月,清光滿屋,更覺可愛;披衣出戶,露水沾潤,月華如練,益加陶醉。如此境地,忽然想到月光雖美卻不能采擷以贈遠方親人,倒不如回到室內,尋個美夢,或可期得歡娛的約會。

  詩的意境幽靜秀麗,情感真摯。層層深入不紊,語言明快鏗鏘,細細品味,如嘗橄欖,余甘無盡。“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為千古佳句,意境雄渾豁達。


【賞析二】

  詩題《望月懷遠》,全詩以“望”“懷”著眼,將“月”和“遠”作為抒情對象。因而詩中處處不離明月,句句不離懷遠,將月寫得那么柔情,把情表現得那么沉著,詩的情意是那么纏綿而不見感傷,語言自然渾成而不露痕跡。這種風格對以后的孟浩然、王維等詩人有著深遠的影響。


【賞析三】

  從月亮在海上升起,勾起兩地相思之苦,竟夕難眠,又覺得還是只有在睡夢中才能相見,描繪出了深深的懷遠之情。

  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人的詩。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渾闊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謝靈運的“池塘生春草”,鮑照的“明月照積雪”,謝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鴻海上來”等名句一樣,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一個奇特的字眼,沒有一分點染的色彩,脫口而出,卻自然具有一種高華渾融的氣象。這一句完全是景,點明題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時”,即由景入情,轉入“懷遠”。前乎此的有謝莊《月賦》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蘇軾《水調歌頭》詞中的“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都是寫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現方法,表現在不同的體裁中,謝莊是賦,蘇軾是詞,張九齡是詩,相體裁衣,各極其妙。這兩句把詩題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攝,卻又毫不費力,仍是張九齡作古詩時渾成自然的風格。

  從月出東斗直到月落鳥啼,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詩中說是“竟夕”,亦即通宵。這通宵的月色對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是漠不相關的,而遠隔天涯的一對情人,因為對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覺得長夜漫漫,故而落出一個“怨”字。三四兩句,就以怨字為中心,以“情人”與“相思”呼應,以“遙夜”與“竟夕”呼應,上承起首兩句,一氣呵成。這兩句采用流水對,自然流暢,具有古詩氣韻。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誰呢?是屋里燭光太耀眼嗎?于是滅燭,披衣步出門庭,光線還是那么明亮。這天涯共對的一輪明月竟是這樣撩人心緒,使人見到它那姣好圓滿的光華,更難以入睡。夜已深了,氣候更涼一些了,露水也沾濕了身上的衣裳。這里的“滋”字不僅是潤濕,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寫盡了“遙夜”、“竟夕”的精神。“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兩句細巧地寫出了深夜對月不眠的實情實景。

  相思不眠之際,有什么可以相贈呢?一無所有,只有滿手的月光。這月光飽含我滿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贈送給你呢?還是睡罷!睡了也許能在夢中與你歡聚。“不堪”兩句,構思奇妙,意境幽清,沒有深摯情感和切身體會,恐怕是寫不出來的。這里詩人暗用晉陸機“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兩句詩意,翻古為新,悠悠托出不盡情思。詩至此戛然而止,只覺余韻裊裊,令人回味不已。


【賞析四】

  望月懷人,是古詩詞中習見的題材,但象張九齡寫得如此幽清淡遠,深情綿邈,卻不多見。詩是通過主人公望月時思潮起伏的描寫,來表達詩人對遠方之人殷切懷念的情思的。


【賞析五】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二句,出句寫景,對句由景入情。詩人以樸實而自然的語言為我們描繪出一幅畫面:一輪皓月從東海邊冉冉升起,展現出一派無限廣闊壯麗的動人景象。明月深奧莫窺,遙遠難測,自然而然地勾起了詩中人的不盡思念,他設想,遙隔天涯的遠人,此時可能也在對月相思吧。詩中人不寫自己望月思念對方,而是設想對方在望月思念自己。構思奇巧,含蘊有致,生動地反襯出詩中寄托的深遠。句中一“生”字,極為生動,與張若虛“海上明月同潮生”詩句中的“生”字,有著同工異曲之妙。

  “天涯共此時”句,是化謝莊《月賦》中“隔千里兮共明月”而來。詩人巧妙地把寫景與抒情融合起來,寫出彼此共對皓月之境,又蘊含懷遠之情。首聯擒題,以下諸句均由此生發開去。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二句,是寫多情人惱恨著這漫漫的長夜,對月相思而徹夜不得入眠。這是表現詩中人由想象而返回現實,由望月而轉身就寢的矛盾心情。這里寫出多情人由懷遠而苦思,由苦思而難眠,由難眠而怨長夜的種種動作過程,包含著有情人的主觀感情色彩。這一聲“怨長夜”,包孕著多么深沉的感情!

  按律詩的要求,頷聯應是工整的對偶,此詩卻采用流水對的格式,這固然因為唐代初期律詩尚無嚴格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仍保存著古詩的風貌,另一方面,此聯采用流水對的形式,與首聯在內容上就顯得更為密切,蟬聯而下,自然流動,給人一種氣韻純厚之感。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二句,寫詩中人因遙思遠人,徹夜相思,滅燭之后,更覺月華光滿可愛,于是披衣步出室外,獨自對月仰望凝思,直到露水沾濕了衣裳方覺醒過來。這是一個為相思所苦的形象。

  這一聯看似寫賞月,實則寓寫懷遠幽思。月的清輝,最易引人相思,詩人神思飛躍,幻想月光能成為所思念之人的化身,身可與之相依為伴。“滅燭”,正是為了追隨月光:“披衣”,則是為了與月華多停留些時刻,此中情景,甚有“此時相望不相聞,愿逐月華流照君”(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之意。詩既寫出月光的可愛,也寫出詩人寄意的深遠。這聯屬對工整,頓挫有致。句中的“憐”和“覺”兩個動詞,使詩中人對遠人思念之情得到充分表達,這是因望月而懷人,又因懷人而望月的情景相生寫法,它勾勒出一個燭暗月明,更深露重,人單思苦,望月懷遠的幽清意境。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二句,表現因思念遠人而不得相見,因此面對月華情不自禁地產生將月贈送遠人的想法。晉人陸機擬古詩《明月何皎皎》有“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句,詩中的“不堪盈手贈”即由此化出。隨之而來就是尋夢之想,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癡念,但借此更襯托出詩人思念遠人的深摯感情,使詩的懷遠更為具體、更有含蘊。詩歌在這失望與希望的交織中戛然收住,讀之尤覺韻味深長。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張九齡《賦得自君之出矣》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

  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譯文】

  自從你離開家鄉遠行,我再不去動破舊織機。

  想念你猶如天邊圓月,一夜一夜減弱了光輝。


【賞析一】

  《賦得自君之出矣》是唐代宰相張九齡創作的一首五絕。此詩描寫了丈夫遠行的妻子在家中的孤單和對丈夫的思念之情,詩人用月亮的比喻表達含蓄、婉轉的思念,形象生動,充滿生活氣息。


【賞析二】

  “自君之出矣”是樂府詩雜曲歌辭名,作者隨手拈來當作首句。丈夫離家遠行而未歸,他離家有多久呢?詩中沒說,只寫了“不復理殘機”,織機殘破,說明丈夫離家已久,君去機殘,讓人感到落寞冷清。接著,詩人便用比喻手法描繪她心靈深處的活動“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詩人用皎皎明月象征思婦情操的純潔無邪,忠貞專一。她日夜思念,容顏都憔悴了,宛如那團團圓月,在逐漸減其清輝,逐漸變成了缺月。“夜夜減清輝”,寫得既含蓄婉轉,又真摯動人。比喻美妙帖切,想象新穎獨特,使整首詩顯得清新可愛,充滿濃郁的生活氣息。


【賞析三】

  《自君之出矣》是樂府詩雜曲歌辭名。賦得是一種詩體。張九齡摘取古人成句作為詩題,故題首冠以“賦得”二字。

  首句“自君之出矣”,即拈用成句。良人離家遠行而未歸,表明了一個時間概念。良人離家有多久呢?詩中沒有說,只寫了“不復理殘機”一句,發人深思:首先,織機殘破,久不修理,表明良人離家已很久,女主人長時間沒有上機織布了;其次,如果說,人去樓空給人以空虛寂寥的感受。那么,君出機殘也同樣使人感到景象殘舊衰颯,氣氛落寞冷清;再次,機上布織來織去,始終未完成,它仿佛在訴說,女主人心神不定,無心織布,內心極其不平靜。以上,是對事情起因的概括介紹,接著,詩人便用比興手法描繪她心靈深處的活動:“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古詩十九首中,以“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賞析四】

  張九齡(678——740),又名博物,字子壽,韶州始興(今廣東省韶關市始興縣清化石頭塘村)人,唐中宗景龍初年進士,唐玄宗開元時歷官中書侍 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唐代有名的賢相。他的五言古詩,以素練質樸的語言,寄托深遠的人生慨望,對掃除唐初所沿習的六朝綺靡詩風,貢獻尤大。譽為“嶺南第一人”張九齡,唐開元尚書丞相。他是一位有膽識、有遠見的著名政治家、文學家、詩人、名相。他忠耿盡職,秉公守則,直言敢諫,選賢任能,不徇私枉法,不趨炎附勢,敢與惡勢力作斗爭,為“開元之治”作出了積極貢獻。自張九齡去世后,唐玄宗每宰相薦士,總要問“風度得如九齡否?”因此,一直為后世人所崇敬。


【賞析五】

  張九齡(678—740),唐朝大臣。字子壽,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關)人。景龍(唐中宗年號,707—710)初年進士。唐玄宗時歷官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中書令,是唐朝有名的賢相。開元二十四年(736年)為李林甫所譖,罷相。其《感遇詩》以格調剛健著稱。有《曲江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譯文】

  一輪明月從海上升起,這時,遠在天邊的親人和我同樣在望著月亮。

  親人怨恨夜太長了,在經過整整一夜后,思念之情變得更加強烈。

  熄滅了蠟燭,更覺得月色皎潔可愛,披衣走到屋外長久地望月,感到了深夜露水浸潤的涼意。

  月光雖然可愛,卻不能滿滿地捧在手里把它送給遠方的親人,倒不如回去睡覺,在夢中與親人好好地相會。


【賞析一】

  這是一首望月懷人的詩。由望月引起相思,竟徹夜不眠,月光是引起相思的原因,又是相思的見證。詩人通過寫主人公的動作表達了主人公的內心情感。

  全詩意境雄渾而又幽清,語言形象真切,情與景有機地交融在一起,溫婉纏綿,回味無窮。


【賞析二】

  《望月懷遠》是唐朝詩人張九齡所作,乃望月懷思的名篇,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意境幽靜秀麗,情感真摯。

  結構深入不紊,語言明快鏗鏘。其中“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為千古佳句。這首詩是望月懷思的名篇,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詩人望見明月,立刻想到遠在天邊的親人,此時此刻正與我同望。有懷遠之情的人,難免終夜相思,徹夜不眠。身居室內,滅燭望月,清光滿屋,更覺可愛;披衣出戶,露水沾潤,月華如練,益加陶醉。如此境地,忽然想到月光雖美卻不能采擷以贈遠方親人,倒不如回到室內,尋個美夢,或可期得歡娛的約會。


【賞析三】

  望月懷人,是古詩詞中習見的題材,但象張九齡寫得如此幽清淡遠,深情綿邈,卻不多見。詩是通過主人公望月時思潮起伏的描寫,來表達詩人對遠方之人殷切懷念的情思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二句,出句寫景,對句由景入情。詩人以樸實而自然的語言為我們描繪出一幅畫面:一輪皓月從東海邊冉冉升起,展現出一派無限廣闊壯麗的動人景象。明月深奧莫窺,遙遠難測,自然而然地勾起了詩中人的不盡思念,他設想,遙隔天涯的遠人,此時可能也在對月相思吧。詩中人不寫自己望月思念對方,而是設想對方在望月思念自己。構思奇巧,含蘊有致,生動地反襯出詩中寄托的深遠。句中一“生”字,極為生動,與張若虛“海上明月同潮生”詩句中的“生”字,有著同工異曲之妙。“天涯共此時”句,是化謝莊《月賦》中“隔千里兮共明月”而來。詩人巧妙地把寫景與抒情融合起來,寫出彼此共對皓月之境 ,又蘊含懷遠之情 。首聯擒題,以下諸句均由此生發開去。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二句,是寫多情人惱恨著這漫漫的長夜,對月相思而徹夜不得入眠。這是表現詩中人由想象而返回現實,由望月而轉身就寢的矛盾心情。這里寫出多情人由懷遠而苦思,由苦思而難眠,由難眠而怨長夜的種種動作過程,包含著有情人的主觀感情色彩。這一聲“怨長夜 ”,包孕著多么深沉的感情!

  按律詩的要求,頷聯應是工整的對偶,此詩卻采用流水對的格式,這固然因為唐代初期律詩尚無嚴格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仍保存著古詩的風貌,另一方面,此聯采用流水對的形式,與首聯在內容上就顯得更為

  密切,蟬聯而下,自然流動,給人一種氣韻純厚之感。“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二句,寫詩中人因遙思遠人,徹夜相思,滅燭之后,更覺月華光滿可愛,于是披衣步出室外,獨自對月仰望凝思,直到露水沾濕了衣裳方覺醒過來 。這是一個為相思所苦的形象。

  這一聯看似寫賞月,實則寓寫懷遠幽思。月的清輝,最易引人相思,詩人神思飛躍,幻想月光能成為所思念之人的化身,身可與之相依為伴。“滅燭”,正是為了追隨月光:“披衣”,則是為了與月華多停留些時刻,此中情景,甚有“此時相望不相聞,愿逐月華流照君”(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之意。詩既寫出月光的可愛,也寫出詩人寄意的深遠。這聯屬對工整,頓挫有致。句中的“憐”和“覺”兩個動詞,使詩中人對遠人思念之情得到充分表達,這是因望月而懷人,又因懷人而望月的情景相生寫法,它勾勒出一個燭暗月明,更深露重,人單思苦,望月懷遠的幽清意境。“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二句,表現因思念遠人而不得相見,因此面對月華情不自禁地產生將月贈送遠人的想法。晉人陸機擬古詩《明月何皎皎》有“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句,詩中的“不堪盈手贈”即由此化出。隨之而來就是尋夢之想,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癡念,但借此更襯托出詩人思念遠人的深摯感情,使詩的懷遠更為具體、更有含蘊。詩歌在這失望與希望的交織中戛然收住,讀之尤覺韻味深長。詩題《望月懷遠》,全詩以“望”、“懷”著眼,將“月”和“遠”作為抒情對象。因而詩中處處不離明月,句句不離懷遠,將月寫得那么柔情,把情表現得那么沉著,詩的情意是那么纏綿而不見感傷,語言自然渾成而不露痕跡。這種風格對以后的孟浩然、王維等詩人有著深遠的影響。


【賞析四】

  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人的詩。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渾闊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謝靈運的“池塘生春草”,鮑照的“明月照積雪”,謝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鴻海上來”等名句一樣,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一個奇特的字眼,沒有一分點染的色彩,脫口而出,卻自然具有一種高華渾融的氣象。這一句完全是景,點明題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時”,即由景入情,轉入“懷遠”。前乎此的有謝莊《月賦》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蘇軾《水調歌頭》詞中的“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都是寫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現方法,表現在不同的體裁中,謝莊是賦,蘇軾是詞,張九齡是詩,相體裁衣,各極其妙。這兩句把詩題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攝,卻又毫不費力,仍是張九齡作古詩時渾成自然的風格。

  從月出東斗直到月落鳥啼,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詩中說是“竟夕”,亦即通宵。這通宵的月色對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是漠不相關的,而遠隔天涯的一對情人,因為對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覺得長夜漫漫,故而落出一個“怨”字。三四兩句,就以怨字為中心,以“情人”與“相思”呼應,以“遙夜”與“竟夕”呼應,上承起首兩句,一氣呵成。這兩句采用流水對,自然流暢,具有古詩氣韻。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誰呢?是屋里燭光太耀眼嗎?于是滅燭,披衣步出門庭,光線還是那么明亮。這天涯共對的一輪明月竟是這樣撩人心緒,使人見到它那姣好圓滿的光華,更難以入睡。夜已深了,氣候更涼一些了,露水也沾濕了身上的衣裳。這里的“滋”字不僅是潤濕,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寫盡了“遙夜”、“竟夕”的精神。“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兩句細巧地寫出了深夜對月不眠的實情實景。

  相思不眠之際,有什么可以相贈呢?一無所有,只有滿手的月光。這月光飽含我滿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贈送給你呢?還是睡罷!睡了也許能在夢中與你歡聚。“不堪”兩句,構思奇妙,意境幽清,沒有深摯情感和切身體會,恐怕是寫不出來的。這里詩人暗用晉陸機“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兩句詩意,翻古為新,悠悠托出不盡情思。詩至此戛然而止,只覺余韻裊裊,令人回味不已。


【賞析五】

  張九齡(678—740 ),唐著名政治家、詩人。字子壽,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關市)人。唐中宗景龍初( 707)舉進士,任校書郎。唐玄宗先天二年(713),登道侔伊呂科,升任右拾遣。后歷任司勛員外郎、中書舍人、桂州都督、中書侍郎等職。曾因張說舉薦,任集賢院學士。開元二十一年(733)

  任宰相,翌年遷中書令,兼修國史。后加金紫光祿大夫。為相賢明,剛直不阿,敢于直諫,主張用人不循資格,設十道采訪使。后遭奸相李林甫誹謗、排擠,開元二十四年(736)罷相,自此朝政日漸昏暗,“開元之治”遂告結束。次年貶為荊州長史,不久病卒。

  工于詩,格調清雅,興寄深婉,較出色地繼承了漢魏詩歌的優良傳統,骨峻神竦,思深力遒。其代表作《威遇》詩運用比興,寄托諷諭,繼了阮籍《詠懷》和陳子昂《威遇》詩的優良傳統,風格沉摯剛健。

“萬丈紅泉落,迢迢半紫氛。”張九齡《湖口望廬山瀑布水》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萬丈紅泉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雜樹,灑落出重云。

  日照虹霓似,天清風雨聞。

  靈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氳。


【譯文】

  萬丈瀑布飛流直下,好像從天上落下,四周呈現半紅半紫的霧氣。它穿過雜樹而直下,它穿過重重云霧。陽光照射上去像一條彩色的虹霓,在這晴朗有天氣里,又好像聽到風雨的聲響。這廬山就如同仙山一樣,多么壯美呵,煙云與水氣融成一片。


【賞析一】

  這首詩描寫的是廬山瀑布水的遠景,從不同角度,以不同手法,取大略細,寫貌求神,重彩濃墨,渲染烘托,以山相襯,以天相映,描繪了一幅雄奇絢麗的廬山瀑布遠景圖。

  詩人欣賞瀑布,突出贊嘆它的氣勢和神采等。首聯寫瀑布從高高的廬山落下,遠望仿佛來自半天之上,“紅泉”、“紫氛”相映,光彩奪目。頷聯寫青翠高聳的廬山,雜樹叢生,云氣繚繞。遠望瀑布,或為雜樹遮斷,或被云氣掩住,不能看清全貌。頸聯寫陽光照耀,遠望瀑布,若彩虹當空,神采突顯;天氣晴朗,聞其響 卻若風雨聲。尾聯以贊嘆作結:廬山本屬仙境,原多秀麗景色,而以瀑布最為突出。


【賞析二】

  作為一首山水詩,它的藝術是獨特而成功的。乍一讀,它好象只是在描寫、贊美瀑布景象,有一種欣賞風景、吟詠山水的名士氣度。

  稍加吟味,則可感覺其中蘊激情,懷壯志,顯出詩人胸襟開闊,風度豪放,豪情滿懷,其藝術效果是奇妙有味的。“詩言志”,山水即人,這首山水詩是一個成功的例證。


【賞析三】

  它與天空連成一氣,真是天地和諧化成的精醇,境界何等恢宏闊大。《易。系辭》:“天地氤氳,萬物化醇。”此用其詞,顯然寄托著詩人的理想境界和政治抱負。

  但總起來看,詩中所寫瀑布水,來自高遠,穿過阻礙,擺脫迷霧,得到光照,更聞其聲,積天地化成之功,不愧為秀中之杰。這不正是詩人遭遇和情懷的絕妙的形象比喻嗎?所以他在攝取瀑布水什么景象,采用什么手法,選擇什么語言,表現什么特點,實則都依照自己的遭遇和情懷來取舍的。這也是本詩具有獨特的藝術成就的主要原因。既然瀑布景象就是詩人自我化身,則比喻與被比者一體,其比興寄托也就易于不露斧鑿痕跡。


【賞析四】

  湖口即鄱陽湖口,唐為江州戌鎮,歸洪州大都督府統轄。這詩約為張九齡出任洪州都督轉桂州都督前后所作。

  張九齡在此之前,有一段曲折的經歷。開元十一年(723),張說為宰相,張九齡深受器重,引為本家,擢任中書舍人。開元十四年,張說被劾罷相,他也貶為太常少卿。不久,出為冀州刺史。他上疏固請改授江南一州,以便照顧家鄉年老的母親。唐玄宗“優制許之,改為洪州都督,俄轉桂州都督,仍充嶺南道按察使”(《舊唐書。張九齡傳》)。這是一段使他對朝廷深為感戴的曲折遭遇。驟失宰相的依靠,卻獲皇帝的恩遇,說明他的才德經受了考驗。為此,他躊躇滿志,在詩中微妙地表達了這種情懷。


【賞析五】

  這詩描寫的是廬山瀑布水的遠景,從不同角度,以不同手法,取大略細,寫貌求神,重彩濃墨,渲染烘托,以山相襯,與天相映,寫出了一幅雄奇絢麗的廬山瀑布遠景圖;

  而寓比寄興,景中有人,象外有音,節奏舒展,情調悠揚,賞風景而自憐,寫山水以抒懷,又處處顯示著詩人為自己寫照。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譯文】

  一輪皎潔的明月,從海上徐徐升起;

  和我一同仰望的,有遠在天涯的伊。

  有情人天各一方,同怨長夜之難挨;

  孤身徹夜不成眠,輾轉反側起相思。

  滅燭欣賞明月呵,清光淡淡瀉滿地;

  起身披衣去閑散,忽覺露珠侵人肌。

  月光雖美難采擷,送它給遠方親人;

  不如還家睡覺,或可夢見相會佳期。


【賞析一】

  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人的詩。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渾闊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謝靈運的“池塘生春草”,鮑照的“明月照積雪”,謝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鴻海上來”等名句一樣,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一個奇特的字眼,沒有一分點染的色彩,脫口而出,卻自然具有一種高華渾融的氣象。這一句完全是景,點明題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時”,即由景入情,轉入“懷遠”。前乎此的有謝莊《月賦》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蘇軾《水調歌頭》詞中的“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都是寫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現方法,表現在不同的體裁中,謝莊是賦,蘇軾是詞,張九齡是詩,相體裁衣,各極其妙。這兩句把詩題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攝,卻又毫不費力,仍是張九齡作古詩時渾成自然的風格。

  從月出東斗直到月落鳥啼,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詩中說是“竟夕”,亦即通宵。這通宵的月色對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是漠不相關的,而遠隔天涯的一對情人,因為對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覺得長夜漫漫,故而落出一個“怨”字。三四兩句,就以怨字為中心,以“情人”與“相思”呼應,以“遙夜”與“竟夕”呼應,上承起首兩句,一氣呵成。這兩句采用流水對,自然流暢,具有古詩氣韻。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誰呢?是屋里燭光太耀眼嗎?于是滅燭,披衣步出門庭,光線還是那么明亮。這天涯共對的一輪明月竟是這樣撩人心緒,使人見到它那姣好圓滿的光華,更難以入睡。夜已深了,氣候更涼一些了,露水也沾濕了身上的衣裳。這里的“滋”字不僅是潤濕,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寫盡了“遙夜”、“竟夕”的精神。“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兩句細巧地寫出了深夜對月不眠的實情實景。

  相思不眠之際,有什么可以相贈呢?一無所有,只有滿手的月光。這月光飽含我滿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贈送給你呢?還是睡罷!睡了也許能在夢中與你歡聚。“不堪”兩句,構思奇妙,意境幽清,沒有深摯情感和切身體會,恐怕是寫不出來的。這里詩人暗用晉陸機“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兩句詩意,翻古為新,悠悠托出不盡情思。詩至此戛然而止,只覺余韻裊裊,令人回味不已。


【賞析二】

  此詩乃望月懷思的名篇,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詩人望見明月,立刻想到遠在天邊的親人,此時此刻正與我同望。有懷遠之情的人,難免終夜相思,徹夜不眠。

  身居室內,滅燭望月,清光滿屋,更覺可愛;披衣出戶,露水沾潤,月華如練,益加陶醉。如此境地,忽然想到月光雖美卻不能采擷以贈遠方親人,倒不如回到室內,尋個美夢,或可期得歡娛的約會。

    詩的意境幽靜秀麗,情感真摯。層層深入不紊,語言明快鏗鏘,細細品味,如嘗橄欖,余甘無盡。“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為千古佳句,意境雄渾豁達。


【賞析三】

  望月懷人,是古詩詞中習見的題材,但象張九齡寫得如此幽清淡遠,深情綿邈,卻不多見。詩是通過主人公望月時思潮起伏的描寫,來表達詩人對遠方之人殷切懷念的情思的。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二句,出句寫景,對句由景入情。詩人以樸實而自然的語言為我們描繪出一幅畫面:一輪皓月從東海邊冉冉升起,展現出一派無限廣闊壯麗的動人景象。明月深奧莫窺,遙遠難測,自然而然地勾起了詩中人的不盡思念,他設想,遙隔天涯的遠人,此時可能也在對月相思吧。詩中人不寫自己望月思念對方,而是設想對方在望月思念自己。構思奇巧,含蘊有致,生動地反襯出詩中寄托的深遠。句中一“生”字,極為生動,與張若虛“海上明月同潮生”詩句中的“生”字,有著同工異曲之妙。

  “天涯共此時”句,是化謝莊《月賦》中“隔千里兮共明月”而來。詩人巧妙地把寫景與抒情融合起來,寫出彼此共對皓月之境,又蘊含懷遠之情。首聯擒題,以下諸句均由此生發開去。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二句,是寫多情人惱恨著這漫漫的長夜,對月相思而徹夜不得入眠。這是表現詩中人由想象而返回現實,由望月而轉身就寢的矛盾心情。這里寫出多情人由懷遠而苦思,由苦思而難眠,由難眠而怨長夜的種種動作過程,包含著有情人的主觀感情色彩。這一聲“怨長夜”,包孕著多么深沉的感情!

  按律詩的要求,頷聯應是工整的對偶,此詩卻采用流水對的格式,這固然因為唐代初期律詩尚無嚴格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仍保存著古詩的風貌,另一方面,此聯采用流水對的形式,與首聯在內容上就顯得更為密切,蟬聯而下,自然流動,給人一種氣韻純厚之感。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二句,寫詩中人因遙思遠人,徹夜相思,滅燭之后,更覺月華光滿可愛,于是披衣步出室外,獨自對月仰望凝思,直到露水沾濕了衣裳方覺醒過來。這是一個為相思所苦的形象。

  這一聯看似寫賞月,實則寓寫懷遠幽思。月的清輝,最易引人相思,詩人神思飛躍,幻想月光能成為所思念之人的化身,身可與之相依為伴。“滅燭”,正是為了追隨月光:“披衣”,則是為了與月華多停留些時刻,此中情景,甚有“此時相望不相聞,愿逐月華流照君”(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之意。詩既寫出月光的可愛,也寫出詩人寄意的深遠。這聯屬對工整,頓挫有致。句中的“憐”和“覺”兩個動詞,使詩中人對遠人思念之情得到充分表達,這是因望月而懷人,又因懷人而望月的情景相生寫法,它勾勒出一個燭暗月明,更深露重,人單思苦,望月懷遠的幽清意境。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二句,表現因思念遠人而不得相見,因此面對月華情不自禁地產生將月贈送遠人的想法。晉人陸機擬古詩《明月何皎皎》有“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句,詩中的“不堪盈手贈”即由此化出。隨之而來就是尋夢之想,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癡念,但借此更襯托出詩人思念遠人的深摯感情,使詩的懷遠更為具體、更有含蘊。詩歌在這失望與希望的交織中戛然收住,讀之尤覺韻味深長。

  詩題《望月懷遠》,全詩以“望”“懷”著眼,將“月”和“遠”作為抒情對象。因而詩中處處不離明月,句句不離懷遠,將月寫得那么柔情,把情表現得那么沉著,詩的情意是那么纏綿而不見感傷,語言自然渾成而不露痕跡。這種風格對以后的孟浩然、王維等詩人有著深遠的影響。


【賞析四】

  詩歌一開始就用“海上”、“天涯”,給人以無限廣闊的空間聯想,加上一輪明月冉冉升起,更渲染了寧靜、空靈的氣氛,營造了一種闊大、靜謐的境界,漾溢著濃濃的抒情氛圍。“望月”往往伴隨。“懷遠”之意,南朝宋人謝莊“隔千里兮共明月”(《月賦》),唐代王建“今夜月明人盡望”(《十五夜望月》),宋代蘇軾“千里共婢娟”(《水調歌頭》),都是望月懷遠的名句。此處作者用一個“共”字,縱概古今,橫括地域,寫出了自古至今,無論天涯還是海角的人們,只要望見朗朗圓月,就會產生一種共同的心理——懷念遠方之人。首聯緊扣題目下筆,意境美麗深遠,為下面委婉深沉的相思,在情境上作了鋪墊映襯。

  頷聯承首聯意思而下,并由各種懷遠之情濃縮集中到“情人”“相思”上。對這種相思之情,作者下一個“怨”字,可謂情致深婉。由相思而怨,乃相思之深、相思之極、相思而不能如愿所致。詩中那個“遙”字,語意雙關,是怨的根源。既指長夜漫漫,孤單凄涼,令人輾轉反側、夜不能寐,是怨;又可理解為情人遠隔天涯,難以相見,只能望月長嗟,也是怨。怨,還在“竟夕起相思”上,相思之情甘苦難言、悲喜莫辨,揮之不去,拂之又來,惹人惱人,乃至通宵,怎能不怨?從全詩來看,一個“怨”字,暗示著相思之苦、相思之痛、相思之深,既承首聯“望月懷遠”而來,又開啟了頸聯和尾聯的曲折內容。

  頸聯轉換角度,寫試圖擺脫相思之苦。但相思之情欲去又來,連綿不斷,曲折有致。一次“滅燭”,吹滅燈燭,想早點睡下,該可以吧?但滿屋的月光,柔柔的、靜靜的,使人憐愛,催人聯想。一個“憐”字,又由月光逗起了相思之情;一次“披衣”,到庭院走走吧,變換環境,或許能擺脫相思?但時間一久,不覺露水打濕了衣裳,而相思之情索繞心頭,更為濃重。這里的“露滋”,既指露水沾濕衣裳,又喻相思之意更為濃重。

  尾聯承頸聯而來,并收束深化了全詩。“贈”、“夢”是關鍵。月光如此純凈、皎潔,如此美好,就像對情人的思念之情,怪不得“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呀。捧一把贈給遠方情人表心跡吧,讓她明白我的心意,倒也踏實放心了。可是做不到呀。這“不堪”又是一怨。思來想去,無奈之下,還是回到寢室,只能希望在夢中與佳人相會。但夢能實現嗎?這和“贈”一樣,只是希望,只是夢想啊。又是隱含一怨!真是相思之苦,相思無奈,相思有深怨。

  通觀全詩,作者所用的“生”、“共”、“怨”、“起”“滅”“憐”“披”“覺”、“贈”“還”、“夢”等一系列動詞,個個和月相關,和相思有緣,集中表達一種難以排遣的相思之怨。由于境界優美,語言淺近,意脈流轉,讀來使人感到清新淡雅、委婉曲折而又情深有致。


【賞析五】

  張九齡,在唐朝歷史上是一代賢相,是以一個政治人物的面孔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可他同時也是一個在外做官的游子,離開親人和家鄉,此時此刻,怎能抑制內心的沖動呢!張九齡是我們大家熟悉的詩人,我就不費筆墨了,還是一起來享受這首詩帶給我們的感動吧!

  首聯,開門見山,緊扣題目,借景抒情,直奔主題。浩瀚無邊的東海之上,一輪明月冉冉升起,同時升起的是詩人對家鄉親人的思念之情!這里用一種闊達的意境渲染的是是一份動人的相思之情,這一份情感不只是屬于詩人一個人的,也是屬于遠在天涯海角的親人的,同一片天空,同一輪明月,同一種相思!首聯之所以成為千古名句,就是因為它用樸實自然的詩句,寫出了天下所有在外之人的共同情感。

  頷聯,直露情感,從想象之中轉向自己的內心世界,是望月之后的自然生發。漫漫長夜,無邊無際的愁怨在游蕩,多情的人兒怎能忍受這一份冷清的孤寂呢?明月皎皎當空照,平時多么美好的月亮,此刻卻是多么的無情啊,它不管詩人此時此刻的心情,還是照樣高掛空中,將月光盡情揮灑!滿心相思之苦的詩人,如何受得了這一份招惹,怎能不輾轉反側,無法能眠啊?

  頸聯,緊承上聯而來,寫相思之情引發的行動。由月逗引出相思之情,讓詩人內心漣漪頻頻,濃濃的相思之情已經按耐不住,惹人無眠,于是便有了下面的行動。此時的詩人,翻身而起,熄滅昏暗的蠟燭,披衣而出,飽受相思之苦的詩人反而越發覺得這月光的充盈可愛,這是非常復雜的情感。月亮引發相思之苦,詩人本來應該怨恨它,怎么會覺出美來呢?因為此刻的詩人是孤獨一人,只有月亮可以相伴,此刻月亮成為了他寄托情感的對象。雖然相思之情非常愁苦,但是如果連這輪明月也不在的時候,那詩人就會被茫茫的黑夜吞噬,那無邊無際的相思之苦便更加壓抑在心中,我想這該是多么的無助和沉痛啊!所以,此刻的明月,成為了詩人的依托,成為的詩人的希望,成為了詩人的知己。獨自對月,浮想翩翩,整個人已經陶醉,已經沉迷,已經身不由己,時間在這一刻凝固,人已癡迷,直到冰冷的露水沾濕了衣裳才回過神來!詩人的這一行為,把詩人對遠人的思念之情彰顯的淋漓盡致!

  尾聯,還是緊承上句,由望月產生遐想。遠人不在,唯有明月,詩人想將一輪滿含相思的明月寄遠人,情不自禁的想法,結果卻只能是不堪!既然不可能,那就還是回到床上期許在夢中的相會吧!尋夢是今晚的九齡,這是無奈之人的無奈之舉,是一種癡戀的美好念想!這就更加反襯出詩人對家鄉親人的無限思念,更加增添了一種孤苦之情!當夢醒時分,剩下的只有無限的思念了。

  總之,這首詩的字句自然淺近,情意細膩,由望月引起懷人,由懷人引發行動,自然流轉,情意纏綿,濃濃的思念,淡淡的憂愁。雖然飽含思念之情,但是表現出來的卻不是那么的傷感和沉痛!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譯文】

  茫茫的海上升起一輪明月,此時你我都在天涯共相望。

  有情之人都怨恨月夜漫長,整夜里不眠而把親人懷想。

  熄滅蠟燭憐愛這滿屋月光,我披衣徘徊深感夜露寒涼。

  不能把美好的月色捧給你,只望能夠與你相見在夢鄉。


【賞析一】

  這是一首望月懷人的詩。此詩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詩人望見明月,立刻想到遠在天邊的親人,此時此刻正與我同望。由望月引起相思,竟徹夜不眠,月光是引起相思的原因,又是相思的見證。詩人通過寫主人公的動作表達了主人公的內心情感。

  全詩意境雄渾而又幽清,語言形象真切,情與景有機地交融在一起,溫婉纏綿,回味無窮。“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為千古佳句,意境雄渾豁達。


【賞析二】

  這首詩的首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前句寫景:遼闊無邊的大海上升起一輪明月;后句即景生情:詩人想起了遠在天涯海角的友人,此時此刻他也和我望著同一輪明月。這與謝莊《月賦》“美人邁兮音塵絕,隔千里兮共明月”意思相近,但卻脫口而出、自然渾成,意境也更加雄渾壯闊。前句寫“望月”,后句寫“懷遠”,緊扣詩題,但卻絲毫不露痕跡。

  頷聯“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直抒對遠方友人的思念之情。“情人”,多情的人,有懷遠之情的人。這里指詩人自己。“遙夜”,長夜。“竟夕”,通宵。詩人思念遠方的友人,以至于徹夜難眠,埋怨長夜漫漫。這首詩是五言律詩,按照律詩的格律,頷聯和頸聯必須對仗。這一聯是流水對,一氣呵成、自然流暢。

  頸聯“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承接頷聯,具體描繪了徹夜難眠的情境。“憐”,愛憐。“滋”,沾濕。上句寫詩人徘徊于室內。吹滅蠟燭,更加愛憐灑滿一地的銀色月光。下句寫流連于庭院中。夜色已深,更感到露水沾濕了披在身上的衣服。這就把徹夜難眠的情境形象傳神地描繪出來。這一聯對仗工整,描繪細致。

  尾聯“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進一步抒寫了對友人的一片深情。“不堪”,不能。“盈手”,滿手、一滿把。“佳期”,重逢之期、歡會之期。我不能捧一把月光贈給遠方的友人,只希望能在夢中與你重相聚。這里暗用陸機《擬明月何皎皎》“照之有馀輝,攬之不盈手”詩意,并且進一步升發,表現出綿綿不盡的情思。

  這首詩抒寫了對遠方友人的深摯的思念之情,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賞析三】

  此詩乃望月懷思的名篇,寫景抒情并舉,情景交融。詩人望見明月,立刻想到遠在天邊的親人,此時此刻正與我同望。有懷遠之情的人,難免終夜相思,徹夜不眠。身居室內,滅燭望月,清光滿屋,更覺可愛;披衣出戶,露水沾潤,月華如練,益加陶醉。如此境地,忽然想到月光雖美卻不能采擷以贈遠方親人,倒不如回到室內,尋個美夢,或可期得歡娛的約會。

  全詩扣住“望”和“懷”來寫景抒情。因望而懷,寓懷于望。開頭一句意境雄渾闊大,起勢遙遠,沒有寫“望月”,但望的神情隱約可見,“天涯”二字接得自然,照應到了“遠”,而暗示了“懷”,詩人懷想遠在天涯的“情人”也和自己一樣,同時在望月。三、四兩句承接前兩句來說,情人相隔,遠在天涯,因而生怨,于是通宵望月而懷相思之苦。五、六句轉寫相思的客觀情狀,因憐光滿(還是望)而滅燭,因夜深懷人,不能入睡,月下露水,潤滋披衣(還是懷人所致)。七、八句寫月光如此美好,想抓一把贈給遠在天邊的“情人”(望月而想到將光輝增與對方);如此良辰美景,卻天涯阻隔,情何以堪?還是做個好夢吧,或許能在夢中相見(最終還是無比懷念)。全詩句句扣住“望月”的景色,表達出“懷遠”的情感

  詩的意境幽靜秀麗,情感真摯。層層深入不紊,語言明快鏗鏘,細細品味,如嘗橄欖,余甘無盡。其中“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為千古佳句,意境雄渾豁達。這兩句,乍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一個奇特的字眼,沒有一分點染的色彩,脫口而出,卻自然具有一種高華渾融的氣象。第一句完全是景,點明題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時”,即由景入情,轉入“懷遠”。這兩句把詩題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攝,卻又毫不費力,乃是張九齡作古詩時渾成自然的風格。


【賞析四】

  張九齡(678——740),字子壽,一名博物,唐代韶州曲江(今廣東省韶關市)人。武則天長安元年(702)中進士,官至中書侍郎同平章事,遷至中書令。他是唐玄宗朝有聲譽的宰相之一,直言敢諫,曾預料到安祿山的反叛,主張早除禍患。后來受到李林甫的排擠,貶荊州長史。

  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方親人的詩,這首詩表達了在明月之夜,思念遠方親人的心情。作者運用比興手法對月抒懷,情致深婉,寄托遭讒受貶的遷謫之情思。

  起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意境雄渾、浩遠、大氣,堪稱千古佳句。前句是在寫景,遼闊無邊的大海上升起一輪皎潔的明月;后句即景生情,是在寫詩人想起了遠在天涯海角的友人,此時此刻他也和“我” 同望著一輪明月。前句寫“望月”,后句寫“懷遠”,緊扣詩題,絲毫不露痕跡。

  繼而以“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直接抒發思念之情。“怨”,突出了“情人”相思程度之深;“竟夕”,極言相思之強烈,通宵都在思念。詩人思念遠方的友人,以至于徹夜難眠,埋怨長夜漫漫。

  后兩聯“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承接上聯,具體描繪了詩人徹夜難眠的情形。“滅燭憐光滿”寫詩人吹滅蠟燭,覺得滿屋皎潔的月光更加可愛。“披衣覺露滋”寫夜色已深,詩人披衣步出戶外望月,覺得露水沾濕了衣襟。這兩句把徹夜難眠的畫面形象傳神地描繪了出來。“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意思是月光雖美,可無法捧在手中送給遠方的親人,還不如回屋睡覺,在夢里與親人團聚。寄希望于夢中,足見思念之切。這兩聯描繪細致,形象鮮活,情致深婉,令人深思。

  詩人從“望月”著筆,句句不離“懷遠”,把“望月”和“懷遠”有機結合在一起,進而抒發對遠方親人深切的思念之情。全篇處處寫“望月”,句句不離“懷遠”,把明月寫得明媚、皎潔、充滿柔情,把思念之情寫得執著、深婉、綿綿不盡,卻絲毫沒有被貶之人的那種落寞、纏綿和感傷,格調健康,向上。


【賞析五】

  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人的詩。起句“海上生明月”意境雄渾闊大,是千古佳句。它和謝靈運的“池塘生春草”,鮑照的“明月照積雪”,謝朓的“大江流日夜”以及作者自己的“孤鴻海上來”等名句一樣,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一個奇特的字眼,沒有一分點染的色彩,脫口而出,卻自然具有一種高華渾融的氣象。這一句完全是景,點明題中的“望月”。第二句“天涯共此時”,即由景入情,轉入“懷遠”。前乎此的有謝莊《月賦》中的“隔千里兮共明月”,后乎此的有蘇軾《水調歌頭》詞中的“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都是寫月的名句,其旨意也大抵相同,但由于各人以不同的表現方法,表現在不同的體裁中,謝莊是賦,蘇軾是詞,張九齡是詩,相體裁衣,各極其妙。這兩句把詩題的情景,一起就全部收攝,卻又毫不費力,仍是張九齡作古詩時渾成自然的風格。

  從月出東斗直到月落鳥啼,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詩中說是“竟夕”,亦即通宵。這通宵的月色對一般人來說,可以說是漠不相關的,而遠隔天涯的一對情人,因為對月相思而久不能寐,只覺得長夜漫漫,故而落出一個“怨”字。三四兩句,就以怨字為中心,以“情人”與“相思”呼應,以“遙夜”與“竟夕”呼應,上承起首兩句,一氣呵成。這兩句采用流水對,自然流暢,具有古詩氣韻。

  竟夕相思不能入睡,怪誰呢?是屋里燭光太耀眼嗎?于是滅燭,披衣步出門庭,光線還是那么明亮。這天涯共對的一輪明月竟是這樣撩人心緒,使人見到它那姣好圓滿的光華,更難以入睡。夜已深了,氣候更涼一些了,露水也沾濕了身上的衣裳。這里的“滋”字不僅是潤濕,而且含滋生不已的意思。“露滋”二字寫盡了“遙夜”、“竟夕”的精神。“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兩句細巧地寫出了深夜對月不眠的實情實景。

  相思不眠之際,有什么可以相贈呢?一無所有,只有滿手的月光。這月光飽含我滿腔的心意,可是又怎么贈送給你呢?還是睡罷!睡了也許能在夢中與你歡聚。“不堪”兩句,構思奇妙,意境幽清,沒有深摯情感和切身體會,恐怕是寫不出來的。這里詩人暗用晉陸機“照之有余輝,攬之不盈手”兩句詩意,翻古為新,悠悠托出不盡情思。詩至此戛然而止,只覺余韻裊裊,令人回味不已。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張九齡《感遇·其二》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

  運命唯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譯文】

  江南一帶生長著的丹橘,經過嚴冬仍然碧綠成林。

  哪里是因為江南地氣溫暖,全憑自己有耐寒的本性。

  本來可以推薦給嘉賓,無奈阻隔太多路途遙遠。命運決定了遭遇,循環的天道無法追尋。

  世人只說種植桃李,難道丹橘就不能蔭涼嗎?


【賞析一】

  讀張九齡這首歌頌丹橘的詩,很容易想到屈原的《橘頌》。屈原生于南國,橘樹也生于南國,他的那篇《橘頌》一開頭就說:“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其托物喻志之意,灼然可見。張九齡也是南方人,而他的謫居地荊州的治所江陵(即楚國的郢都),本來是著名的產橘區。他的這首詩一開頭就說:“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其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顯,屈原的名句告訴我們:“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可見即使在南國,一到深秋,一般樹木也難免搖落,又哪能經得住嚴冬的摧殘?而丹橘呢,卻“經冬猶綠林”。一個“猶”字,充滿了贊頌之意。

  丹橘經冬猶綠,究竟是由于獨得地利呢?還是出于本性?如果是地利使然,也就不值得贊頌。所以詩人發問道:難道是由于“地氣暖”的緣故嗎?先以反詰語一“縱”,又以肯定語“自有歲寒心”一“收”,跌宕生姿:富有波瀾。“歲寒心”,一般是講松柏的。《論語·子罕》:“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劉幀《贈從弟》:“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張九齡特地要贊美丹橘和松柏一樣具有耐寒的節操,是含有深意的。

  漢代《古詩》有一篇《橘柚垂華實》,詩中說橘柚“委身玉盤中,歷年冀見食”,表達了作者不為世用的憤懣。張九齡所說的“可以薦嘉客”,也就是“冀見食”的意思。“經冬猶綠林”,不以歲寒而變節,已值得贊頌;結出累累碩果,只求貢獻于人,更顯出品德的高尚。按說,這樣的嘉樹佳果是應該薦之于嘉賓的,然而卻為重山深水所阻隔,為之奈何!讀“奈何阻重深”一句,如聞慨嘆之聲。


【賞析二】

  這首詩作的高明之處,在于抓住了‘丹橘’兩字的音哲。唯若此,才可以欣賞到一代名相的哲學智慧,欣賞到一代名相駕馭事務的高超技巧,從中探究出宰相考察人的理論源泉。孔子說:“小人之過必也文。”何謂也?小人的詭異之道,其蛛絲馬跡是能夠觀察到的。何況君子的堂堂之言,豈曰無衣?

  政治需要講究策略,孔子說:“窈窕術御,君子好逑。”敢于‘擔當’,此謂‘丹’之哲音一也;崇尚文明之火,此謂‘丹’之哲音二也;敢于‘丹心照汗青’,此謂‘丹’之哲音三也;君子坦蕩蕩,此謂‘丹’之哲音四也;要做到如上幾點,需要策略、智慧、勇氣,更需要道德支撐。良好的局面需要從博弈中來,怎樣打開世界大同的通道?白居易崇尚孔子的‘執御之道’,他在《琵琶行》中說:“招招愜意錯雜彈,大局小局落‘御’畔。”一招一式都蘊涵‘意在筆先’的哲理,善于以‘術’御‘心’,以‘術’御‘行’,以‘術’御‘釁’,以‘術’御‘興’。荀子說:“擒,取之于‘藍圖’而‘擒’能駕御‘藍圖’;彬彬有禮,是安全的客觀需求,但‘刀兵’卻含括在‘安全’的哲理里面。木雖然看起來剛直,其神卻在柔中;軍不見‘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謀略授之以神韻,才倍顯其價值;‘經典’只有放在現實中磨練,才會發揮威力,成為利器。君子擅長博弈之學而日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我想,沒有誰能把‘博弈在橘(局)’解釋得如荀子哲文美妙。

  易經說:客觀規律是支撐宇宙的根本源泉,哲學家面對客觀規律總是有敬畏之心的。換句話說,禮崩之下,人類社會就會遭到客觀規律的無情打擊。人要有道德,這是人文客觀規律的要求,我們不能把權利當成客觀規律來崇拜,因為:權利是表象,權利僅僅是手段、方法,道德才是本源。孔子說:炫耀權利至上的事情都可以容忍,什么不會容忍權利至上?規律不能容忍權利的擅越。全民屈服于權利,規律就懲罰全人類。唯君子能看透這一點,所以,只有君子才有勇氣向一切邪惡的權利宣戰。

  只有君子才有勇氣向一切邪惡的權利宣戰,這句話需要辨證理解。孔子并不主張愚蠢,孔子在《論語》中說:”信近于義,言可復也。恭近于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小人非常善于言詞的表達,小人善于言詞的表達不是沒有勇氣,也不是沒有智慧,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主要是缺乏道德操守。小人敢于”火中取‘利’“,其勇氣絲毫不遜色于君子的勇氣。孔子認識到這種奇妙的社會現象,主張君子言詞需要隱諱一點,怎么隱諱?孔子授春秋筆法。張九齡這首詩作,是符合春秋筆法之筆意的上乘佳作。


【賞析三】

  這首哲理詩是張九齡貶為荊州長史后所作。開元末期,唐玄宗沉溺聲色,耽于政事,貶斥張九齡,寵信口蜜腹劍的李林甫和專事逢迎的牛仙客。牛、李結黨,把持朝政,排斥異己,朝政日益腐敗。張九齡對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憤懣不平,便采用比興手法,托物寓意,寫了《感遇》十二首,這里其中的第七首。本詩借橘喻人,感嘆自己空懷報國之才無用武之地,表達了詩人遭受排擠的抑郁心情和堅貞不屈的高尚品格。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江南一帶生長著一種奇異的丹橘,經歷嚴冬橘林依然枝葉蒼翠,郁郁青青。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難道這是因為那里地氣和暖使然?原來是這種橘樹自有凌寒傲霜的本性。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款待貴賓與親朋,這丹橘作為上好的水果當之無愧,怎奈一路上山高水深,運送它交通不便。

  ”運命惟所遇,循環不可尋。“唉!這大概就是命運了。命運難測只能聽其自然,如同寒暑變更四季交替讓人無法追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世人都喜歡栽種桃李,其實這丹橘的果實不但可以款待賓客,而且四季長青,終年綠蔭蔥蘢,哪一點不如桃李呢?

  本詩以橘喻人,詩人借贊頌丹橘,經冬猶綠,是因為有耐寒的本性來比喻自己也有賢人一樣的高尚品質,但不被人識,只能抑郁不平。全詩平淡自然,語言溫雅醇厚,設喻貼切,抒發胸臆圓轉自如,憤怒哀傷不露痕跡,給讀者留下了回味與想像的空間,故歷來為人稱頌。


【賞析四】

  讀此詩,自然想到屈原之《桔頌》。詩人謫居江陵,正是桔之產區。于是借彼丹桔,喻己貞操。

  詩開頭二句,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顯。以一個”猶“字,充滿了贊頌之意。三、四句用反詰,說明桔之高貴是其本質使然,并非地利之故。五、六句寫如此嘉樹佳果,本應薦之嘉賓,然而卻重山阻隔,無法為之七、八句嘆惜丹桔之命運和遭遇。最后為桃李之被寵譽,丹桔之被冷遇打抱不平。

  中心:全詩表達詩人對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的憤懣。詩平淡自然,憤怒哀傷不露痕跡,語言溫雅醇厚。桃李媚時,丹桔傲冬,邪正自有分別。


【賞析五】

  本詩托物言志,詩人借贊頌丹橘,經冬猶綠,是因為有耐寒的本性來比喻自己堅貞不屈的情操。而丹橘由于路途阻隔無法介紹給嘉賓的命運,也映襯了詩人遭排擠的境遇。無可奈何的,詩人只得把這一切歸結于命運,以反詰句收束全詩,指責人們只顧種桃李,而不重視丹橘的行為,進一步抒發了詩人的憤怨。

  本詩的語言清新簡練,抒發胸臆的同時,給了讀者馳騁想像的空間。全詩平淡而渾然天成,時時發問的句子達到了正反起伏的效果,而語氣卻是溫文爾雅,不著痕跡中,哀傷、憤怒盡情抒發,可謂爐火純青。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張九齡《感遇·其一》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譯文】

  春天里的幽蘭翠葉紛披,

  秋天里的桂花皎潔清新。

  世間的草木勃勃的生機,

  自然順應了美好的季節。

  誰想到山林隱逸的高人,

  聞到芬芳因而滿懷喜悅。

  草木散發香氣源于天性,

  怎么會求觀賞者攀折呢!

【賞析一】

  《感遇·其一》系張九齡遭貶謫后所作《感遇》十二首之冠首,詩曰:“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詩可韻譯為澤蘭逢春茂盛芳馨,桂花遇秋皎潔清新。蘭桂欣欣生機勃發,春秋自成佳節良辰。誰能領悟山中隱士,聞香深生仰慕之情?花卉流香原為天性,何求美人采擷揚名。

  該詩借物起興,自比蘭桂,抒發詩人孤芳自賞,氣節清高,不求引用之情感。詩一開始用整齊的偶句,以春蘭秋桂對舉,點出無限生機和清雅高潔之特征。三、四句,寫蘭桂充滿活力,卻榮而不媚,不求人知之品質。上半首寫蘭桂,不寫人。五、六句以“誰知”急轉引出與蘭桂同調的山中隱者來。末兩句點出無心與物相競的情懷。全詩一面表達了恬淡從容超脫的襟懷,另一面憂讒懼禍的心情也隱然可見。詩以草木照應,主旨深刻,于詠物背后,寄寓著生活哲理。

【賞析二】

  這首哲理詩是張九齡貶為荊州長史后所作。開元末期,唐玄宗沉溺聲色,怠于政事,貶斥張九齡,寵任口蜜腹劍的李林甫和專事逢迎的牛仙客。牛、李結黨,把持朝政,排斥異己,朝政更加腐敗。張九齡對此是十分不滿的,于是采用傳統的比興手法,托物寓意,寫了《感遇十二首》,樸素遒勁,寄慨遙深。此為第一首,詩以比興手法,抒發了詩人孤芳自賞,不求人知的情感。

  詩一開始,用整齊的偶句,突出了兩種高雅的植物——春蘭與秋桂。屈原《九歌·禮魂》中,有“春蘭與秋菊,長無絕兮終古”句。張九齡是廣東曲江人,其地多桂,即景生情,就地取材,把秋菊換成了秋桂,師古而不泥古。蘭桂對舉,蘭舉其葉,桂舉其花,這是由于對偶句的關系,互文以見義,其實是各各兼包花葉,概指全株。蘭用葳蕤來形容,具有茂盛而兼紛披的意思,“葳蕤”兩字點出蘭草迎春勃發,具有無限的生機。桂用皎潔來形容,桂葉深綠,桂花嫩黃,相映之下,自然有皎明潔凈的感覺,“皎潔”兩字,精煉簡要地點出了秋桂清雅的特征。

  蘭桂兩句分寫之后,用“欣欣此生意”一句一統,不論葳蕤也好,皎潔也好,都表現出欣欣向榮的生命活力。第四句“自爾為佳節”又由統而分。“佳節”回應起筆兩句中的春、秋,說明蘭桂都各自在適當的季節而顯示它們或葳蕤或皎潔的生命特點。(“自”當“各自”解,“爾”當“如此”解,即代表“葳蕤”和“皎潔”。)這里一個“自”字,不但指蘭桂各自適應佳節的特性,而且還表明了蘭桂各自榮而不媚,不求人知的品質,替下文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作了伏筆。

  起首四句,單寫蘭桂而不寫人,但第二句卻用“誰知”突然一轉,引出了居住于山林之中的美人,即那些引蘭桂風致為同調的隱逸之上。“誰知‘兩字對蘭桂來說,大有出于意料之外的感覺。美人由于聞到了蘭桂的芬香,因而發生了愛慕之情,”坐“,猶深也,殊也。表示愛慕之深。詩從無人到有人,是一個突轉,詩情也因之而起波瀾。”聞風“二字本于《孟子·盡心篇》,其中說:”圣人百世之師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聞柳下惠之風者,薄夫敦,鄙夫寬。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者莫不興起也。“張九齡就把這章中的”聞風“毫不費力地拉來用了,用得這樣恰如其分,用得這樣自然,用得這樣使讀者毫不覺得他在用典故,這也是值得一提的。

  最后二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何求“又作一轉折。林棲者既然聞風相悅,那未,蘭桂若有知覺,應該很樂意接受美人折花欣賞了。然而詩卻不順此理而下,忽開新意。蘭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潔,這是它們的本性,而并非為了博得美人的折取欣賞。很清楚,詩人以此來比喻賢人君子的潔身自好,進德修業,也只是盡他作為一個人的本份,而并非借此來博得外界的稱譽提拔,以求富貴利達。全詩的主旨,到此方才點明;而文章脈絡也一貫到底。上文的”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與這里的”草木有本心“互為照應;上文的”誰知林棲者,聞風塵相悅“,又與”夫人折“同意相見。這最后十個字,總結上文,滴水不漏。

  古體詩而只寫八句,算是短小的了,而張九齡在寥寥短章中,獅子搏兔,也用全力。詩前二句是起,三四句是承,五六句是轉,七八句是合,結構嚴謹。而且做到了意盡詞盡,無一字落空。表現形式上,運用了比興手法,詞意和平溫雅,不微不昂,使讀者毫不覺得在詠物的背后,講著高雅的生活哲理。

【賞析三】

  此詩系張九齡遭讒貶謫后所作《感遇》十二首之冠首。詩借物起興,自比蘭桂,抒發詩人孤芳自賞,氣節清高,不求引用之情感。

  詩一開始用整齊的偶句,以春蘭秋桂對舉,點出無限生機和清雅高潔之特征。 三、四句,寫蘭桂充滿活力卻榮而不媚,不求人知之品質。上半首寫蘭桂,不寫人。 五、六句以”誰知“急轉引出與蘭桂同調的山中隱者來。末兩句點出無心與物相競的情懷。

  全詩一面表達了恬淡從容超脫的襟懷,另一面憂讒懼禍的心情也隱然可見。詩以草木照應,旨詣深刻,于詠物背后,寄寓著生活哲理。

【賞析四】

  《感遇·其一》是一首佳妙、以象寓意的詠物詩。我國現代詩人、文學評論家何其芳曾說:”詩是一種最集中地反映社會生活的文學樣式,它飽含著豐富的想象和感情,常常以直接抒情的方式來表現,而且在精煉與和諧的程度上,特別是在節奏的鮮明上,它的語言有別于散文的語言。“但凡詩歌,都應該具備和體現詩歌的上述基本特點,但真正優秀的詩歌,不僅充分體現著詩歌的一般特點,而且特具一種耐人尋味、引人遐思的東西,這便是意境。

  所謂意境,是指藝術創造特別是詩歌創造所達到的一種能令人感受領悟、玩味無窮卻又難以明確言傳、具體把握的藝術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統一,虛實有無的協調,既生于象外,又蘊蓄于象內。王國維說:”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矣。何以謂之有意境?曰:寫情則沁人心脾,寫景則在人耳目,述事則如其口出。“

【賞析五】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用整齊的偶句,突出了兩種高雅的植物──春蘭與秋桂。蘭桂對舉,蘭舉其葉,桂舉其花,這是由于對偶句的關系,互文以見義,其實是各各兼包花葉,概指全株。蘭用葳蕤來形容,具有茂盛而兼紛披的意思,”葳蕤“兩字點出蘭草迎春勃發,具有無限的生機。桂用皎潔來形容,桂葉深綠,桂花嫩黃,相映之下,自然有皎明潔凈的感覺。”皎潔“兩字,精煉簡要地點出了秋桂清雅的特征。用”欣欣此生意“一句一統,不論葳蕤也好,皎潔也好,都表現出欣欣向榮的生命活力。第四句”自爾為佳節“又由統而分。”佳節“回應起筆兩句中的春、秋,說明蘭桂都各自在適當的季節而顯示它們或葳蕤或皎潔的生命特點。這里一個”自“字,不但指蘭桂各自適應佳節的特性,而且還表明了蘭桂各自榮而不媚,不求人知的品質,替下文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作了伏筆。第五句卻用”誰知“突然一轉,引出了居住于山林之中的美人,即那些引蘭桂風致為同調的隱逸之士。”誰知“兩字對蘭桂來說,大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覺。美人由于聞到了蘭桂的芬香,因而發生了愛慕之情。”坐“,猶深也,殊也。表示愛慕之深。詩從無人到有人,是一個突轉,詩情也因之而起波瀾。”聞風“二字本于《孟子?盡心篇》,其中說:”圣人百世之師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聞柳下惠之風者,薄夫敦,鄙夫寬。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者莫不興起也。“張九齡就把這章中的”聞風“毫不費力地拉來用了,用得這樣恰如其分,用得這樣自然,用得這樣使讀者毫不覺得他在用典故,這也是值得一提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何求“又作一轉折。林棲者既然聞風相悅,那末,蘭桂若有知覺,應該很樂意接受美人折花欣賞了。然而詩卻不順此理而下,忽開新意。蘭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潔,這是它們的本性,而并非為了博得美人的折取欣賞。很清楚,詩人以此來比 喻賢人君子的潔身自好,進德修業,也只是盡他作為一個人的本份,而并非借此來博得外界的稱譽提拔,以求富貴利達。全詩的主旨,到此方才點明;而文章脈絡也一貫到底。上文的”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與這里的”草木有本心“互為照應;上文的”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又與”美人折“同意相見。這最后十個字,總結上文,滴水不漏。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