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李嶠的詩詞_李嶠的詩詞翻譯_李嶠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16     瀏覽次數:3
“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為家此路窮。”李嶠《汾陰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祀。

  齋宮宿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

  漢家五葉才且雄,賓延萬靈朝九戎。

  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

  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鸞輿。

  五營夾道列容衛,三河縱觀空里閭。

  回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

  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祗煒燁攄景光。

  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

  彼汾之曲嘉可游,木蘭為楫桂為舟。

  櫂歌微吟彩鹢浮,簫鼓哀鳴白云秋。

  歡娛宴洽賜群后,家家復除戶牛酒。

  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

  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

  珠簾羽扇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

  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為家此路窮。

  豪雄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蓬。

  路逢故老長嘆息,世事回環不可測。

  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

  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

  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賞析一】

  李嶠的《汾陰行》,既含有“四杰”歌行的遺風,又有著盛唐七古的某些特色。文辭華麗,講究藻飾,多用偶句,基本上以四句一節,逐層鋪敘,脈絡清晰,這些都受了“初唐體”的明顯影響。但敘事不過分鋪陳夸飾,主要采用單向發展,一氣直下的敘述方法,而不是橫向的多角度、全方位的賦寫,顯出一種轉折倏忽、以跌宕頓挫的特點,與“四杰體”七古以圓美流轉,音韻婉暢有所不同。還有,詩中的議論成份大大加強,表達了詩人對一種社會現象的清醒認識和深沉慨嘆,比起“四杰體”七古的“曲終奏雅”,在篇末自傷不遇的境界有所拓展,而向著盛唐七古博大深廣的社會內容,慷慨激昂的風格特色靠近了一步。


【賞析二】

  《汾陰行》是唐代詩人李嶠創作的一首長詩。這是一首懷古詩,吟詠漢武帝巡幸河東(戰國、秦、漢以今天山西西南一帶為河東),祭祀汾陰后土的史事。

  李嶠(644——713) ,唐代詩人。字巨山。趙州贊皇(今屬河北)人。李嶠對唐代律詩和歌行的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與影響。他前與王勃、楊炯相接,又和杜審言、崔融、蘇味道并稱“文章四友”。


【賞析三】

  詩采用歌行體。以樂府歌行里常見的“君不見”三字領起。以下基本上以四句一頓,節次分明地進行敘事、議論。詩首先指出武帝親巡河東,祭祀汾陰后土,是在國力強大,走向極盛時期的行為。這次行幸河東,做了很多準備。齋戒的宮殿,就寢的樓閣,都儲備陳設了供行幸之用的物品。行幸時,聲勢浩大,威儀凜凜,鼓樂齊鳴,旌旗蔽空,迎風飄拂。這四句,對漢武行幸河東作了簡要地概寫。然后,從漢初到武帝以來歷史發展的角度,說明行幸河東乃是一個盛世壯舉。“五葉”,指漢王朝建立以來高祖、惠帝、文帝、景帝、武帝五代帝王,他們都有雄才大略,使漢王朝不斷繁榮強大,漢朝子民也受到尊重和禮遇。

  到了武帝,更是雄圖大展,天下太平。他筑柏梁臺,宴集能寫七言詩的臣僚。就在這次盛宴之后,他又下詔巡幸河東。可見,此舉是漢朝的國勢發展到巔峰時的大典。接著,詩仍以四句為一節,分寫河東地方長官隆重迎接天子的大駕光臨;百姓傾城而出,領略皇帝威儀的氣勢;祭祀汾陰后土的盛況,等等。至此,汾陰后土之祠的正題已經簡括地敘寫完畢。詩人巧妙地調轉筆鋒,用“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兩句承上啟下,將詩意由祭祀引至泛河上來。接著,先用四句描述泛游汾河的熱鬧場面,寫得富麗堂皇,極恣酣玩賞之樂。再以四句描寫歡宴的場面。不但群臣享受到宴飲的歡樂,老百姓也分享到牛肉和美酒的犒賞。因此,皇帝博得了上上下下的熱烈擁戴,他們衷心祝愿皇帝萬壽無疆。詩的喜慶氣氛和祝頌之意,達到了最高潮,巡幸河東的整個活動也被寫得纖毫畢現。

  從“自從天子向秦關”到篇末為詩的第二部分。這部分都是詩人的議論,抒發對今昔盛衰無常的慨嘆。

  “秦關”,指函谷關。相傳道家始祖老子過此關仙去,這里借以諷喻漢武帝學長生術,但還是命歸黃泉。這一部分仍以四句為一小節而轉換,反反復復地借當日的壇場官館、青樓歌舞,化為蒿萊蓬草、黃埃荊棘,渲染世事翻覆,盛衰無常,使人無限傷感。特別是最后四句,由汾陰的古今盛衰,總結出“富貴榮華能幾時”的一般議論,揭示了社會發展中一個帶有普遍性的現象,發人深省,具有啟示性。相傳唐玄宗聽梨園弟子唱到此詩的這四句,不禁凄然涕下,并說:“嶠真才子也。”


【賞析四】

  《汾陰行》是唐代詩人李嶠創作的一首長詩。這是一首懷古詩,吟詠漢武帝巡幸河東(戰國、秦、漢以今天山西西南一帶為河東),祭祀汾陰后土的史事。《史記·孝武本紀》載:“其夏六月中,汾陰巫錦為民祠魏脽后土營旁,見地如鉤狀,掊視得鼎。鼎大異于眾鼎,文縷無款識,怪之,言吏,吏告河東太守勝,勝以聞。天子使使驗問巫錦得鼎無奸詐,乃以禮祠,迎鼎至甘泉,從行,上薦之。至中山,晏溫,有黃云蓋焉。”


【賞析五】

  此詩吟詠漢武帝巡幸河東的史事。詩采用歌行體。以樂府歌行里常見的“君不見”三字領起。以下基本上以四句一頓,節次分明地進行敘事、議論。詩首先指出武帝親巡河東,祭祀汾陰后土,是在國力強大,走向極盛時期的行為。這次行幸河東,做了很多準備。齋戒的宮殿,就寢的樓閣,都儲備陳設了供行幸之用的物品。行幸時,聲勢浩大,威儀凜凜,鼓樂齊鳴,旌旗蔽空,迎風飄拂。這四句,對漢武行幸河東作了簡要地概寫。然后,從漢初到武帝以來歷史發展的角度,說明行幸河東乃是一個盛世壯舉。“五葉”,指漢王朝建立以來高祖、惠帝、文帝、景帝、武帝五代帝王,他們都有雄才大略,使漢王朝不斷繁榮強大,漢朝子民也受到尊重和禮遇。

“過江三尺浪,入竹萬竿斜。”李嶠《風》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

  過江三尺浪,入竹萬竿斜。


【譯文】

  秋風吹落了樹葉,春風吹開了百花。江風卷起千尺波濤,狂風刮得萬竿翠竹歪歪斜斜。


【賞析一】

  這是一首描寫風的小詩,它從動態上描繪了風的力量:它能使晚秋的樹葉脫落,能催開早春二月的鮮花;它經過江河時能掀起千尺巨浪,刮進竹林時可以把萬棵翠竹吹得歪歪斜斜。

  這首詩能讓人看到風的力量。

  這是一首構思別致的詠風詩。詩中不出現一個“風”字,也看不到常用來描寫風的“吹”“刮”等字眼,但我們仍能從四種自然現象上感受到風的力量。

  前兩句從季節變換的角度描寫風溫和的一面:秋風吹來,樹葉飄落;春風拂面,百花開放。后兩句從地點變換的角度找寫了風粗獷的一面:大風吹過江河,掀起千尺巨浪;刮進竹林,萬竿翠竹歪斜起伏。這首詩對仗工整,韻律優美,每句詩中巧妙地嵌入一個數字,顯示了詩人高超的語言技能。


【賞析二】

  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這是一首描寫風的小詩,它是從動態上對風的一種詮釋和理解。

  風無形,空氣流動形成風。但它又是有形的, 一陣微風掠過,小草含笑向人們點頭,花兒在風中搖曳著,變著法兒撒歡兒,炊煙隨著風的節奏跳起直上重霄的舞蹈,纖細的柳枝輕拂著樹下游人的臉龐。

  風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當它歡欣的時候,往往伴著細雨洋洋灑灑飄落,春天來臨的時候,風過千山秀、二月春風似剪刀,春風拂拂,像“飛天”的裙裾在梳理著,春風吹醒冬眠的柳絳,春風送來翩飛的燕子,春風吹綠了千溝萬壑,春風搖醒了小草的青春,也在人們心中播下了盎然的春意。

  當它發怒的時候,過江卷起漫天狂瀾,有蘇軾的《赤壁懷古》來證明: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它引發海嘯,將參天大樹連根撥起,用掌擊碎轎車甩向路溝,用衣袖揮斷成片樹木,狂笑著,輕蔑地看著對它束手無策的人們,視自己為一列戰車,而世上萬物如螳臂。

  當它悲哀的時候,會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似在訴說心中的悲怨與委屈,似小孩在哭泣,聽之也不得不為之動容。

  風是神奇的,風是千變萬化的,風是柔弱的,風又是強悍的。敏感的風,多情的風,凄婉的風,千姿百態的風,你是人類的朋友,卻也給人類帶來無盡的災難,風,你讓人不得不愛,同時也讓人懼之三分。


【賞析三】

  李嶠(644——713) ,唐代詩人。趙州贊皇(今屬河北)人。少有才名。20歲時,擢進士第。舉制策甲科。累官監察御史。李嶠對唐代律詩和歌行的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與影響。

  古人指出,有些詩與諧(開玩笑)隱(謎語)有相通的地方。李嶠的這首詩的顯著特點:可以說就是一個謎語。題目就是謎底。風無色無形無味道,看不見,捉不住。但風有聲有力有行蹤,又極易發現。此詩前兩句寫風在不同時期的功能:三秋解落千山黃葉,二月綻開萬頃紅花。這一具體鮮明的動人美景表現了風的神奇功能。后兩句寫風在不同環境留下的蹤跡:行過江面掀起千尺波浪,進入竹林搖得萬竿傾斜。這一氣勢磅礴的壯麗圖畫表現了風的巨大力量。全詩不著一個“風”字,卻盡得“風”的精神和氣勢。


【賞析四】

  無意間,讀到李嶠的《風》。雖然短小,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求文采,也不必看文章有多么華麗,只看那首詩中,掩藏著的一顆敏感,聰慧的心。

  文中,不提一個“風”字,卻處處顯出風的韻情。像一股曼妙的樂曲聲,纏繞人心,將你牽到那紅楓似火的林中,抬頭間,葉,紛紛飄落;風,拂過面頰,清爽中又帶著點點冬的冰涼。


【賞析五】

  “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 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此詩為唐代李嶠所作。李嶠以“風”為題的組詩共有3首,此為其中一首。風,為自然界之物象,本是看不見摸不著,只能經由生命個體用心去感受或通過外物的變化知曉。因此,全詩無出現一個“風”字,也沒有直接描寫風之外部形態與外顯特點,而是通過外物在風的作用下原質或原態的改變去表現風之柔情與強悍。可見詩人對物態常識的熟知與了然。在這種生活常識的支撐下,詩人熟練地通過外物的形變來顯發風之特點,以間接描寫來表現風的種種情態,讓人真切感受風的溫存與魅力。

  “興、比、賦”為古典詩歌表現的基本手法。所謂的“興”意指“興發”“感興”,由物及心,即因為外物的作用而產生內心“情變”。“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葉落”與“花開”,乃事物發展到極態而自然產生的質變,外力的作用只能是加速或減緩其變化的速度。在此處,詩人把葉落花開歸因于風的作用,表現出作者觀察的細微與內心的細膩,把自然萬物的變化同風——外力的作用,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隱性地昭示著風之生命力及其給外物的溫情關懷。

  “解落”,“解”字用得好。常言道“秋風掃落葉”,秋風之蠻橫可見一斑。不用“掃”“吹”,也不用“刮”“剝”,就用一個“解”。“解”,是細心,是用心,是專心地去化解,不急不慢,不狂不躁,讓葉兒怡然清爽地離開了母體,找到了很好的歸宿。風之柔情讓人感動。“能開”,“開”,是喚醒,是催生,是召喚,在寒冬中沉睡的花兒,在風兒的輕輕撫摸下,睜開惺忪的睡眼,伸伸懶腰,又將迎來一個美麗、美好、美妙的春意。風之溫情讓人舒坦。“解落”與“能開”,把風的溫存柔情表現得淋漓盡致,也深深地觸動了讀者那或許早有些漠然的心緒,重新喚醒人們對美好生命的感念。

  “賦”意指“直賦”“賦陳”,由物即心,直面陳說,直接表白。

  “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風,“過江”卷起“千尺浪”,風急浪高,直沖云宵,風之氣力是何等威風;風,“入竹”引來“萬竿斜”,風狂竹伏,萬般無奈,風之外力是何等瀟灑。此處,風之強悍,風之強勁,風之強勢,同之前風之溫情,風之柔情,風之癡情形成強烈的反差。任何一種生命都有其“喜怒哀樂”之表現,“風”也不例外。風的變幻莫測便是很好的例證。

  講究對仗或對偶,“風”一詩亦如此。例,“解落”對“能開”,“三秋葉”對“二月花”工整有序。“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如果說,詩的前兩句在“興發”方面更為出色的話,則后兩行在“對仗”則更顯特色,“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 “一過”“一入”,“一高”“一低”,“一直”“一斜”,把風對自然界物象在風的作用下所產生的變幻鮮活而傳神地表現出來。

  綜觀本詩,詩人通過抓住“葉”“花”“浪”“竹”四樣自然界物象在風力作用下的易變,間接地表現了“風”之種種形力,讓人真切地感受風之魅力與威力。以上“賞析”難免存有“就詩論詩”之嫌,如果能夠結合李嶠的另外二首關于“風”的詩文,再聯系詩人的平生歷練、生活背景與創作情況等,或許會有更為精彩而深刻的解讀。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