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王昌齡的詩詞_王昌齡的詩詞翻譯_王昌齡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6-20     瀏覽次數:0
“仗劍行千里,微軀敢一言。”王昌齡《答武陵太守》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仗劍行千里,微軀敢一言。

  曾為大梁客,不負信陵恩。


【譯文】

  我即將仗劍作千里之行,微*的我冒昧地向您說一句話:戰國時,曾在大梁做過門客的人,都沒有辜負信陵君,我在武陵受到太守的提攜,也決不忘記您對我的恩惠。


【賞析一】

  王昌齡準備離開武陵,太守設宴踐行,詩人就以此詩答謝太守。詩的開頭豪氣十足,顯示出全詩豪放的風格。這首詩風格雄健,以古喻今,一氣呵成,反映出詩人精深的藝術功力和知恩圖報的俠義心腸。


【賞析二】

  從文采修辭上講,詩中用典故表露自己的心意。大梁,戰國時魏國的都城。魏國出了一位名垂千古的信陵君,他既是有才能的霸主,又是廣納賢才的愛才之君,因此門客們都很愿意為信陵君效力。詩中的大梁客是詩人用來比喻自己的,后面的“信陵恩”比得是田太守對他的恩德。有些評詩的書中有這樣的說法:“此體中才與學俱無用也。五絕,仙鬼勝于兒童子女,兒童子女勝于文人學士,夢境所作勝于醒時。”。意思是用賢德先人的典故來做五言絕句的素材最能發揮五言詩的長處,這樣的作品才是最好的五言絕句。《答武陵太守》中就用典故表明詩人自己的心意,仔細想想確實將忠心委婉妥當得表示了出來,不流于輕浮,讀起來也不會使人覺得僅僅是泛泛而言,沒有誠意。對于表示感情,還有比這更合適的么?


【賞析三】

  王昌齡,世稱王江寧,唐代玄宗開元十五年中進士,曾任秘書省校書郎,江寧(今天的南京市)縣丞,龍標(今湖南黔陽)縣尉等職。安史之亂中,王昌齡在回江寧途經毫州(有的記載為濠州)時,被刺史閭丘曉殺害。王昌齡是一位極負詩名的文學家,以七言絕句見長,雅號“詩天子”,現存作品180余首。


【賞析四】

  古時“答”是一種敬稱。王昌齡是武陵田太守的門客(即田的參謀),因此辭別(或者說辭職)的時候就專門寫一首“答詩”來做交待。對于這首作品讀者完全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來理解。前一句是告辭,說明自己的去向;后一句就是表達對太守的謝意和尊敬,或者說是感激和忠實。


【賞析五】

  王昌齡(公元698——756年)字少伯,漢族。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其籍貫有山西太原和陜西西安(京兆)兩說。早年貧賤,困于農耕,年近不惑,始中進士。初任秘書省校書郎,又中博學宏辭,授汜水尉,因事貶嶺南。開元末返長安,改授江寧丞。被謗謫龍標尉。安史亂起,為刺史閭丘所殺。其詩以七絕見長,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邊塞所作邊塞詩最著。他的邊塞詩氣勢雄渾,格調高昂,充滿了積極向上的精神。世稱王龍標,有“詩家天子王江寧”之稱,存詩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齡集》。

“錢塘江上是誰家,江上女兒全勝花。”王昌齡《詠浣紗溪》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錢塘江上是誰家,江上女兒全勝花。

  吳王在時不得出,今日公然來浣紗。


【賞析一】

  王昌齡(西元698——756年)字少伯,京兆長安人,漢族。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他的邊塞詩氣勢雄渾,格調高昂,充滿了積極向上的精神。世稱王龍標,有“詩家天子王江寧”之稱,存詩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齡集》。

  錢塘江在今浙江省,流經杭州入海。此詩贊美錢塘女兒的美好。


【賞析二】

  詩的前兩句是從正面對江上女兒進行熱烈贊美。用的是倒裝。

  詩人在錢塘江畔看到了“勝花”的女子,情不自禁地問起她們是誰家女兒 ,“是誰家”是用反詰的方式來表達的贊美語 ,充滿了驚喜贊嘆的感情,用意并不是在詢問她們是誰家姑娘。寫女子之美只用“勝花”二字,簡潔但卻形象。

  接下來詩人并不緊接上文,對女子的美做進一步的具體描繪,而是把筆宕開,又引用歷史故事對女子進行贊美。史書記載,春秋時,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打敗,勾踐為了求和,并使夫差荒淫失政,貢美女西施、鄭旦給夫差,夫差非常寵愛。西施、鄭旦都是越國苧蘿山(在今浙江諸暨縣南)鬻薪者之女。錢塘江古為越地,因此詩人看見錢塘江上的美麗女兒,很自然地聯想到西施、鄭旦,覺得江上女兒同她們一樣美麗。這兩句詩意是說,如果是在春秋吳王夫差時代,錢塘江上這些女兒,定會象西施、鄭旦那樣被選送吳宮,并深藏于吳宮之中,不得出來,但如今已不是過去,今天她們公然出來浣紗了 。“紗”是輕薄的絹。一群比鮮花還要美麗的女兒,在碧綠的江水中浣洗著輕紗 ,她們歡歌笑語 ,她們那花一樣的臉龐,映著碧綠的江水和水中的輕紗,——這是一幅多么迷人的圖畫 !“公然”二字不僅含著詩人對世事清平的由衷贊美,還表現了女兒們浣紗時的喜悅心情。引吳王之例,還使作品在贊美錢塘女兒的同時,對歷代的荒淫統治者,進行了諷刺,豐富了作品的內容。


【賞析三】

  王昌齡是盛唐詩壇一著名詩人,當時即名重一時,被稱為“詩家天子王昌齡”。因為詩名早著,所以與當時名詩人交游頗多,交誼很深,除上文談到與李白、孟浩然的交游外,還同高適、綦毋潛、李頎、岑參、王之渙、王維、儲光羲、常建等都有交誼。他因數次被貶,在荒僻的嶺南和湘西生活過,也曾來往于經濟較為發達的中原和東南地區,并曾遠赴西北邊地,甚至可能去過碎葉(在今吉爾吉斯斯坦)一帶。因他有豐富的生活經歷和廣泛的交游,對他的詩歌創作大有好處。王昌齡擅長七言絕句,被后世稱為七絕圣手。如《出塞》詩:“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慨嘆守將無能,意境開闊,感情深沉,有縱橫古今的氣魄,確實為古代詩歌中的珍品,被譽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又如《從軍行》等,也都為膾炙人口的名作。反映宮女們不幸遭遇的《長信秋詞》、《西宮春怨》等,格調哀怨,意境超群,抒寫思婦情懷和少女天真的《閨怨》、《采蓮曲》等,文筆細膩生動,清新優美。送別之作《芙蓉樓送辛漸》同樣為千古名作。沈德潛《唐詩別裁》說:“龍標絕句,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無盡。”


【賞析四】

  王昌齡的籍貫,有太原、京兆兩說。《舊唐書》本傳云王昌齡為京兆(即唐西京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人,大概是因為他在《別李浦之京》詩中說:“故園今在霸陵西”,又有《霸上閑居》之作。唐代許多山西詩人因為洛陽、長安為當時文化中心,多游洛陽、長安,有的甚至多年住于京城,不能因為居住在京城便說他們為京城人。《河岳英靈集》為唐人殷番所編著的唐人詩集,﹝殷番當作殷璠﹞載王昌齡為太原人,《唐才子傳》也認為王昌齡為太原人。

  他家境比較貧寒,開元十五年進士及第,授秘書省校書郎(官汜水尉校書郎),后貶龍標尉,世稱王龍標。開元二十二年(734年),王昌齡選博學宏詞科,超絕群倫,于是改任汜水縣尉,再遷為江寧丞。


【賞析五】

  王昌齡作為一代詩杰,流傳下來的資料卻很少。除了上文所說貶嶺南外,還曾遭過貶,具體時間和原因也不太清楚,有人認為在天寶六載秋。《詹才子傳》說他“晚途不謹小節,謗議沸騰,兩竄遐荒”。《河岳英靈集》說他“再歷遐荒”,《舊唐書》本傳也說他“不護細行,屢見貶斥”,被貶為龍標尉。

  更為可悲可嘆的是,王昌齡后來連龍標尉這樣一小小的職務也沒能保住,離任而去,迂回至亳州,竟為刺史閭丘曉所殺。《唐才子傳》載:王昌齡“以刀火之際歸鄉里,為刺史閭丘曉所忌而殺。后張鎬按軍河南,曉衍期,將戮之,辭以親老,乞恕,鎬曰:‘王昌齡之親欲與誰養乎?’曉大漸沮。”一向同情詩人的張鎬終替王昌齡報了仇。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王昌齡《塞下曲·飲馬渡秋水》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

  平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

  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

  黃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


【譯文】

  昨夜的春風吹開了露井邊的桃花,未央宮前的明月高高地掛在天上。

  平陽公主家的歌女新受武帝寵幸,見簾外略有春寒皇上特把錦袍賜給她。


【賞析一】

  天寶(742——756)年間,唐玄宗寵納楊玉環,淫佚無度,詩人以漢喻唐,拉出漢?武帝寵幸衛?子夫、遺棄陳皇后的一段情事,為自己的諷刺詩罩上了一層“宮怨”的煙幕。更為巧妙的是,詩人寫宮怨,字面上卻看不出一點怨意,只是從一個失寵者的角度,著力描述新人受寵的情狀,這樣,“只說他人之承寵,而己之失寵,悠然可會”(沈德潛?《唐詩別裁?》)。


【賞析二】

  開頭四句是從軍士飲馬渡河的所見所感,描繪了塞外枯曠苦寒景象。詩人把描寫的時間選在深秋的黃昏,這樣更有利于表現所寫的內容。寫苦寒,只選擇了水和風這兩種最能表現環境特征的景物,筆墨簡潔,又能收到很好的藝術效果。首句的“飲馬”者就是軍士。詩中的“水”指洮水,臨洮城就在洮水畔。“飲馬”須牽馬入水,所以感覺“水寒”,看似不經意,實則工于匠心。中原或中原以南地區,秋風只使人感到涼爽,但塞外的秋風,卻已然“似刀”。足見其風不但猛烈,而且寒冷,僅用十字,就把地域的特點形象地描繪了出來。三四兩句寫遠望臨洮的景象。“平沙”謂沙漠之地。臨洮,古縣名,因縣城臨洮水而得名。即今甘肅東部的岷縣,是長城的起點,唐代為隴右道岷州的治所,這里常常發生戰爭。暮色蒼茫,廣袤的沙漠望不到邊,天邊掛著一輪金黃的落日,臨洮城遠遠地隱現在暮色中。境界闊大,氣勢恢宏。

  臨洮一帶是歷代經常征戰的戰場。據新舊《唐書·王晙列傳》和《吐蕃傳》等書載:公元714年(開元二年)舊歷十月,吐蕃以精兵十萬寇臨洮,朔方軍總管王晙與攝右羽林將軍薛訥等合兵拒之,先后在大來谷口、武階、長子等處大敗吐蕃,前后殺獲數萬,獲馬羊二十萬,吐蕃死者枕藉,洮水為之不流。詩中所說的“長城戰”,指的就是這次戰爭。“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這是眾人的說法。對此,詩人不是直接從正面進行辯駁或加以評論,而是以這里的景物和戰爭遺跡來作回答:“黃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足”是充滿的意思。“白骨”是戰死者的尸骨。“今古”貫通兩句,上下句都包括在內;不僅指從古到今,還包括一年四季,每月每天。意思是說,臨洮這一帶沙漠地區,一年四季,黃塵彌漫,戰死者的白骨,雜亂地棄在蓬蒿間,從古到今,都是如此。這里的“白骨”,包含開元二年這次“長城戰”戰死的戰士,及這以前戰死的戰士。這里沒有一個議論字眼,卻將戰爭的殘酷極其深刻地揭示出來。這里是議論,是說理,但這種議論、說理,卻完全是以生動的形象來表現,因而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手法極其高妙。

  這首詩著重表現軍旅生活的艱辛及戰爭的殘酷,其中蘊含了詩人對黷武戰爭的反對情緒。


【賞析三】

  全詩通篇都是失寵者對“昨夜”的追述之詞。“昨夜風開露井桃”點明時令,切題中“春”字;露井旁邊的桃樹,在春風的吹拂下,綻開了花朵。“未央前殿月輪高”點明地點,切題中“宮”字。未央宮的前殿,月輪高照,銀光鋪灑。字面上看來,兩句詩只是淡淡地描繪了一幅春意融融、安詳和穆的自然景象,觸物起興,暗喻歌女承寵,有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而開放,是興而兼比的寫法。月亮,對于人們來說,本無遠近、高低之分,這里偏說“未央前殿月輪高”,因為那里是新人受寵的地方,是這個失寵者心向往之而不得近的所在,所以她只覺得月是彼處高,盡管無理,但卻有情。

  后兩句寫新人的由來和她受寵的具體情狀。衛子夫原為平陽公主的歌女,因妙麗善舞,被漢武帝看中,召入宮中,大得寵幸。“新承寵”一句,即就此而發。為了具體說明新人的受寵,第四句選取了一個典型的細節。露井桃開,可知已是春暖時節,但寵意正濃的皇帝猶恐簾外春寒,所以特賜錦袍,見出其過分的關心。通過這一細節描寫,新人受寵之深,顯而易見。另外,由“新承寵”三字,人們自然會聯想起那個剛剛失寵的舊人,此時此刻,她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宮檐下,遙望未央殿,耳聽新人的歌舞嬉戲之聲而黯然神傷,其孤寂、愁慘、怨悱之情狀,更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因為有見于此,前人評論此詩,多認為是詩人代失寵的舊人抒發妒嫉、怨恨之情的。王堯衢《古唐詩合解》云:“不寒而寒,賜非所賜,失寵者思得寵者之榮,而愈加愁恨,故有此詞也。”這些說法,盡管不為無見,但此詩的旨義乃敘春宮中未承寵幸的宮人的怨思,從而諷刺皇帝沉溺聲色,喜新厭舊。這種似此實彼、言近旨遠的藝術手法,正體現出王昌齡七絕詩“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不盡”的特色。


【賞析四】

  這首樂府曲是以長城為背景,描繪戰爭的悲慘殘酷。詩的前四句寫塞外晚秋時節,平沙日落的荒涼景象;后四句寫長城一帶,歷來是戰場,白骨成丘,景象荒涼。全詩寫得觸目驚心,表達了非戰思想。


【賞析五】

  此詩在構思上的特點,是用側面描寫來表現主題。詩中并沒具體描寫戰爭,而是通過對塞外荒涼景物和昔日殘凄慘戰爭遺跡的描繪,來表達詩人對黷武戰爭的反對情緒。這里沒有一個議論字眼,卻以生動的形象,將戰爭的殘酷性極其深刻地揭示出來。這種議論、說理,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手法極其高妙。

“西宮夜靜百花香,欲卷珠簾春恨長。”王昌齡《西宮春怨》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西宮夜靜百花香,欲卷珠簾春恨長。

  斜抱云和深見月,朦朧樹色隱昭陽。


【譯文】

  西宮中的夜晚非常清靜,只有盛開在宮中庭院內的花朵悄悄地散布著陣陣香氣。住在宮中的美人本來想要卷起用珠子串成的門簾出外賞花,卻又因無心欣賞而作罷,只有懷著說不盡的怨恨而獨守空閨。抱著琴瑟看月亮,許多樹隱蔽著昭陽宮。


【賞析一】

  這首詩以一個“春色惱人眠不得”的花月良宵為背景,描寫一個被幽閉在深宮里的少女的一連串動作和意態,運思深婉,刻畫入微,使讀得如臨其境,如見其人,并看到了她的曲折復雜的內心活動。


【賞析二】

  王昌齡的籍貫,有太原、京兆兩說。《舊唐書》本傳云王昌齡為京兆(即唐西京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人,大概是因為他在《別李浦之京》詩中說:“故園今在霸陵西”,又有《霸上閑居》之作。唐代許多山西詩人因為洛陽、長安為當時文化中心,多游洛陽、長安,有的甚至多年住于京城,不能因為居住在京城便說他們為京城人。《河岳英靈集》為唐人殷番所編著的唐人詩集,﹝殷番當作殷璠﹞載王昌齡為太原人,《唐才子傳》也認為王昌齡為太原人。

  他家境比較貧寒,開元十五年進士及第,授秘書省校書郎(官汜水尉校書郎),后貶龍標尉,世稱王龍標。開元二十二年(734年),王昌齡選博學宏詞科,超絕群倫,于是改任汜水縣尉,再遷為江寧丞。


【賞析三】

  詩的首句“西宮夜靜百花香”,點明季節,點時時間,把讀者帶進了一個花氣襲人的春夜。這一句,就手法而言,它是為了反襯出詩中人的孤獨凄涼的處境;就內容而言,它與下文緊密銜接,由此引出了詩中人的矛盾心情和無限幽恨。作者的構思和用詞是極其精細的。這里,不寫花的顏色,只寫花的香氣,因為一般說來,在夜色覆蓋下,令人陶醉的不是色而是香,更何況從下面一句看,詩中人此時在珠簾未卷的室內,觸發她的春怨的就只可能是隨風飄來的陣陣花香了。

  照說,在百花開放的時節,在如此迷人的夜晚,作為一個正在好動、愛美年齡的少女,既然還沒有就寢,早該到院中去觀賞了,但她卻為什么一直把自己關在室內呢?這可能是她并不知道戶外景色這般美好,更可能是有意逃避,為怕惱人的春色勾起自己心事,倒不如眼不見心不煩。可是,偏偏有花香透簾而入,使她又不能不動觀賞的念頭。詩的第二句“欲卷珠簾春恨長”,正是寫她動念后的內心活動。這時,她雖然無心出戶,倒也曾想把珠簾卷起遙望一番,但這里只說“欲卷”,看來并沒有真的去卷。其實,卷簾不過舉手之勞,為什么始而欲卷,終于不卷呢?本句內回答了這個問題。其原因為:不見春景,已是春恨綿綿,當然不必再去添加煩惱了。

  但如此良宵,美景當前,悶坐在重簾之內,又會感到時間難熬,愁恨難遣。詩的第三句“斜抱云和深見月”,就是詩中人決心不卷珠簾而又百無聊賴之余的舉動和情態。看來,她是一位有音樂素養的少女,此時不禁拿起樂器,想以音樂打發時間、排遣愁恨;可是,欲彈輒止,并沒有真個去彈奏,只是把它斜抱在胸前,凝望著夜空獨自出神罷了。這一“斜抱云和”的描寫,正如譚元春在《唐詩歸》中所說,“以態則至媚,以情則至苦”。可以與這句詩合參的有崔國輔的《古意》“下簾彈箜篌,不忍見秋月”以及李白的《玉階怨》“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這些詩句,所寫情事雖然各有不同,但都道出了幽囚在深宮中的怨女的極其微妙、也極其痛苦的心情。

  月下,她凝望的是什么,又望到了什么呢?詩的末句“朦朧樹色隱昭陽”,就是她隔簾望見的景色。這一句,既是以景結情,又是景中見情。句中特別值得玩味的是點出了皇帝所在的昭陽宮。這與作者另一首《長信秋詞》的結尾“臥聽南宮清漏長”句中點出南宮的意義是相同的。它暗示詩中人所凝望的是皇帝的居處,而這正是她的怨情所指。但是,禁閉著大批宮人的西宮與昭陽殿之間隔著重重門戶,距離本來就很遙遠,更何況又在夜幕籠罩之中,詩中人所能望見的只是一片朦朦朧朧的樹影而已。這時透過一層、深入一步的寫法,寫詩中人想把怨情傾注向昭陽宮,而這個昭陽宮卻望都望不見,這就加倍說明了她的處境之可憐。


【賞析四】

  沈德潛《說詩晬語》說:“王龍標絕句,深情幽怨,意旨微茫。”陸時雍《詩鏡總論》也說:“王龍標七言絕句,自是唐人《騷》語,深情苦恨,襞襀重重,使人測之無端,玩之無盡。”這首《西宮春怨》是當之無愧的。


【賞析五】

  王昌齡(西元698——756年)字少伯,京兆長安人,漢族。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他的邊塞詩氣勢雄渾,格調高昂,充滿了積極向上的精神。世稱王龍標,有“詩家天子王江寧”之稱,存詩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齡集》。

“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王昌齡《同從弟南齋玩月憶山陰崔少府》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

  清輝澹水木,演漾在窗戶。

  荏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共如何,微風吹蘭杜。


【譯文】

  我和從弟在南齋高臥的時候,

  掀開窗簾玩賞那初升的玉兔。

  淡淡月光瀉在水上泄在樹上,

  輕悠悠的波光漣漪蕩入窗戶。

  光陰苒苒這窗月已幾盈幾虛,

  清光千年依舊世事不同今古。

  德高望重崔少府在清江河畔,

  他今夜必定如莊舄思越之苦。

  千里迢迢可否共賞醉人嬋娟,

  微風吹拂著清香四溢的蘭杜。


【賞析一】

  此詩寫玩月思友,由月憶人。感慨清光依舊、人生聚散無常。詩的開頭點出“南齋”;二句點“明月”;三、四句觸發主題,寫玩月;五、六句由玩月而生發,寫流光如逝,世事多變;七、八句轉寫憶故友;最后寫故人的文章道德,恰如蘭杜,芳香四溢,聞名遐邇。

  全詩筆不離月,景不離情,情景交融,景情相濟,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


【賞析二】

  王昌齡不以古體詩見長,但這首觀月懷友的五言古體詩,卻寫得恬淡悠遠,耐人咀嚼尋味。詩的前六句著重寫開窗所見的月色,清幽的月色引起詩人深刻的思考:月亮經歷了多少圓缺?人世經歷了多少變遷?深深的慨嘆反映了詩人對人生的珍視。最后四句是懷友。詩人馳騁想象,想象在這月光普照的夜晚,崔少府也一定在曹娥江畔苦吟,思念自己,真是人隔千里,明月相共。最后采用傳統的“引類譬喻”的手法,以蘭草、杜若比崔少府,其芬芳之香隨處可聞。


【賞析三】

  這首詩的主題是“玩月”。詩人與堂弟高臥南齋時,月亮剛剛出來。漸漸地升高之后,清輝遍灑水上、樹木上,傾瀉在窗戶上。這兩句寫月光很有特色,尤其是一個“澹”字、一個“演漾”,逼真地說出了月光照地時人對月光的感覺。

  詩人沒有停留在對月色的描摹上,而是宕開一筆,寫對月亮的思考:亙古以來,月亮圓了又缺、缺了又圓,可是人呢?人也是一代又一代,代代人都看著月亮。月光依然,而人生不常啊。

  繼而詩人懸想朋友崔少府也必定在這清月之下、清江之畔吟詩。詩人與朋友雖相隔千里,但同在望月。詩的最后一句“微風吹蘭杜”最有意味:不說對朋友思念,而寫蘭杜之芳,那么,這蘭杜之芳能吹到朋友那里去嗎?朋友知道我在思念他嗎?


【賞析四】

  《同從弟南齋玩月憶山陰崔少府》是唐代詩人王昌齡創作的一首五言古詩。這首觀月懷友的古體詩,寫得恬淡悠遠。

  詩的前六句著重寫開窗所見的月色,清幽的月色引起詩人深刻的思考,深深的慨嘆反映了詩人對人生的珍視。最后四句是懷友。詩人馳騁想象,想象在這月光普照的夜晚,崔少府也一定在曹娥江畔苦吟,思念自己,真是人隔千里,明月相共。最后采用傳統的“引類譬喻”的手法,以蘭草、杜若比崔少府,其芬芳之香隨處可聞。


【賞析五】

  這一首詩或許可以重新引起善待自然這一話題。清晨,于天色微明際俯視蒼廖寂寞的大地;日暮,在黃昏中目送天地人融合為永恒而無窮的一體,是一種對自然的享受。同時,在日升月起時分留意萬事萬物的萌發與躍動,則是另一種對自然的享受。例如,向日癸的朝陽面露微笑,柳樹嫩綠枝葉的迎風舒展,麻雀嘰嘰喳喳的喧叫不停,啄木鳥在枯木上重復愉快的敲擊,等等。人自然而然地手舞足蹈,心也隨著日轉月移悠悠沉浮。王昌齡的這一首“月憶”詩既不是開頭,也不是結尾,他本人是誠摯相思中的一人,他的此詩也是相思圖畫中的一景。此時的王昌齡大概還充滿著中青年的活力,還有玩月的興趣;等到年老,所剩下的惟有被月玩的心酸而已。可惜那時正逢安史之亂,他在家鄉被人不明不白的殺死,可能連心酸之情都還沒有來得及滋生。

  一二句是“月初吐”,同時也是心始動,因此從高臥轉向開窗開簾;三四句是月色在水中搖曳,致使花木倒影也似乎在水中微微顫動,同時也是心蕩漾,隨著月色在窗前蕩漾。五六句,在光陰流逝中,月不過是幾陰幾晴,幾圓幾缺,人心不過是幾喜幾悲,幾樂幾愁,卻已經過了幾千年、幾萬年,已經是古;而且又已經延續至今夜,是清思連綿。月不循環,何有盈虛?心不陡驚,何有今古?七八九十句是“憶山陰崔少府”。千年之前,王昌齡在問崔少府: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即不知崔少府是否也于此夜對月難眠,在清江沿岸躊躇不前?千年之后的今天,如果我們有至交好友流落于異國他鄉,也可以不妨試詢一語:千里共如何,微風吹蘭杜?即雖然相隔千里萬里,卻都有明月清輝,卻都有微風徐徐入懷,卻都有蘭杜散發幽香,只要擁有共同情懷就可,又何必非要斤斤計較地理位置的遠與近呢?

  在這里,之所以要把此詩與善待自然聯系起來,是因為現代人在現代化的生活條件下,理智的成份越來越多,感情的因素越來越少,幾乎瀕臨于麻木與遺忘狀態。游覽一下天池,會說不就是一片水嗎?于是回家裝一盆水,端祥一番,這水有多清多凈,而且恍然大悟,多香,可以洗菜,還可以做湯……至于月亮,他們可以更科學地回答,它不就是某一恒星的反光嗎?是的,挺科學的,就是缺乏熱情,缺乏引起幻想與遐思的那種熱情。對此,儒學大師朱熹之言頗有啟迪意義:

  “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動,性之欲也。夫既有欲矣,則不能無思,既有思矣,則不能無言;既有言矣,則言之所不能盡而發于咨嗟詠嘆之余者,必有自然音響節族而不能已焉。此詩之所以作也。”也就是說,凡是對自然景物無動于衷者,于此一生一世都不可能理解什么是詩。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王昌齡《春宮怨》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譯文】

  昨夜春風吹開了露井邊的桃花,

  未央宮前殿明月高照一片光華。

  平陽公主的歌女新受武帝寵幸,

  簾外春正寒皇上特把錦袍賜她。


【賞析一】

  詩寫春宮之怨,卻無怨語怨字。作者著力于背面敷粉,以側面打光的手法,使其明暗清晰。詩明寫新人受寵的情狀,暗抒舊人失寵之怨恨。虛此實彼,言近意遠:似乎無怨,怨至深;似乎無恨,恨至長。實弦外有音的手法。


【賞析二】

  題為“宮怨”,但全篇并無怨意,以正襯反,是詩的一種常用手法。

  天寶年間,唐玄宗寵納楊玉環,淫佚無度,詩人以漢喻唐,拉出漢武帝寵幸衛子夫、遺棄陳皇后的一段情事,為自己的諷刺詩罩上了一層“宮怨”的煙幕。更為巧妙的是,詩人寫宮怨,字面上卻看不出一點怨意,只是從一個失寵者的角度,著力描述新人受寵的情狀,這樣,“只說他人之承寵,而己之失寵,悠然可會”(沈德潛《唐詩別裁》)。


【賞析三】

  全詩通篇都是失寵者對“昨夜”的追述之詞。“昨夜風開露井桃”點明時令,切題中“春”字;露井(沒有井亭覆蓋的井)旁邊的桃樹,在春風的吹拂下,綻開了花朵。“未央前殿月輪高”點明地點,切題中“宮”字。未央宮的前殿,月輪高照,銀光鋪灑。字面上看來,兩句詩只是淡淡地描繪了一幅春意融融、安詳和穆的自然景象,觸物起興,暗喻歌女承寵,有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而開放,是興而兼比的寫法。月亮,對于人們來說,本無遠近、高低之分,這里偏說“未央前殿月輪高”,因為那里是新人受寵的地方,是這個失寵者心向往之而不得近的所在,所以她只覺得月是彼處高,盡管無理,但卻有情。

  后兩句寫新人的由來和她受寵的具體情狀。衛子夫原為平陽公主的歌女,因妙麗善舞,被漢武帝看中,召入宮中,大得寵幸。“新承寵”一句,即就此而發。為了具體說明新人的受寵,第四句選取了一個典型的細節。露井桃開,可知已是春暖時節,但寵意正濃的皇帝猶恐簾外春寒,所以特賜錦袍,見出其過分的關心。通過這一細節描寫,新人受寵之深,顯而易見。另外,由“新承寵”三字,人們自然會聯想起那個剛剛失寵的舊人,此時此刻,她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宮檐下,遙望未央殿,耳聽新人的歌舞嬉戲之聲而黯然神傷,其孤寂、愁慘、怨悱之情狀,更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因為有見于此,前人評論此詩,多認為是詩人代失寵的舊人抒發妒嫉、怨恨之情的。王堯衢《古唐詩合解》云:“不寒而寒,賜非所賜,失寵者思得寵者之榮,而愈加愁恨,故有此詞也。”這些說法,盡管不為無見,但此詩的旨義乃敘春宮中未承寵幸的宮人的怨思,從而諷刺皇帝沉溺聲色,喜新厭舊。這種似此實彼、言近旨遠的藝術手法,正體現出王昌齡七絕詩“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令人測之無端,玩之不盡”的特色。


【賞析四】

  王昌齡(西元698——756年)字少伯,京兆長安人,漢族。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他的邊塞詩氣勢雄渾,格調高昂,充滿了積極向上的精神。世稱王龍標,有“詩家天子王江寧”之稱,存詩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齡集》。


【賞析五】

  王昌齡的籍貫,有太原、京兆兩說。《舊唐書》本傳云王昌齡為京兆(即唐西京長安,今陜西省西安市)人,大概是因為他在《別李浦之京》詩中說:“故園今在霸陵西”,又有《霸上閑居》之作。唐代許多山西詩人因為洛陽、長安為當時文化中心,多游洛陽、長安,有的甚至多年住于京城,不能因為居住在京城便說他們為京城人。《河岳英靈集》為唐人殷番所編著的唐人詩集,﹝殷番當作殷璠﹞載王昌齡為太原人,《唐才子傳》也認為王昌齡為太原人。

  他家境比較貧寒,開元十五年進士及第,授秘書省校書郎(官汜水尉校書郎),后貶龍標尉,世稱王龍標。開元二十二年(734年),王昌齡選博學宏詞科,超絕群倫,于是改任汜水縣尉,再遷為江寧丞。

“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暫徘徊。”王昌齡《長信怨》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奉帚平明金殿開,暫將團扇暫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譯文】

  清晨金殿初開,就拿著掃帚掃殿堂;

  姑且手執團扇徘徊度日,消磨時光。

  即使顏白如玉,還不如丑陋的寒鴉;

  它飛還昭陽殿,還帶君王的日影來。


【賞析一】

  這首宮怨詩是借詠漢班婕妤而慨嘆宮女失寵之怨的。婕妤初受漢成帝寵幸,后來成帝偏幸趙飛燕妹妹,她即求供養太后于長信宮。詩的首句即寫供奉太后之事;二句寫婕妤曾作“團扇詩”《怨歌行》,自比扇子,恐怕秋涼被棄篋中;三、四句寫雖顏美如玉,失寵之后卻不如丑陋的烏鴉。以顏色比顏色,雖不同倫類,卻顯得奇特精巧,寫出宮女失寵之后,對其同類的嫉羨之情。


【賞析二】

  長信宮是漢朝太后居住的地方。i漢成帝時,班婕妤很受寵愛。后來,因為趙飛燕姐妹和寵,班婕妤為避其嫉妒,請求離去,到長信宮去奉待太后。詩人以此為題,替她寫了這首《長信怨》。首句寫“奉”,二句用“共徘徊”暗點怨情。三句用“玉顏”比“寒鴉色”,寒鴉還能從昭陽殿城,帶著溫暖的日影飛過來,面班婕妤心中的怨情,就無處申訴了。


【賞析三】

  詩的首句即寫供奉太后之事;二句寫婕妤曾作“團扇詩”《怨歌行》,自比扇子,恐怕秋涼被棄篋中;表現了班婕妤捧帚打掃宮殿時的偷閑和沉思,表現她孤寂無聊的精神,哀嘆她如同團扇的命運。三、四句以寒鴉作比,寫雖顏美如玉,失寵之后卻不如丑陋的烏鴉。寒鴉尚能從皇帝身邊飛過,分享皇帝恩德,而今處幽冷深宮之人卻不及它,相比之下更見前者命運之悲。以顏色比顏色,雖不同倫類,卻顯得奇特精巧,寫出宮女失寵之后,對其同類的嫉羨之情。全詩構思奇特,怨意悠遠。

  相傳班婕妤曾作《團扇詩》:“新制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飚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詞詩也借用其典故。

  樂府《相和歌·楚調曲》評曰,這首詩是詩人眾多宮怨詩中最出色的,它借托舊事,對宮中婦女的不幸命運表示了同情,后兩句寫得十分微妙傳神。

  這是唐代著名的宮怨詩。詩中前兩句寫班婕妤捧帚打掃宮殿時的偷閑和沉思,表現她孤寂無聊的精神,哀嘆她如同團扇的命運。后兩句以寒鴉作比,寫她貌美卻反不及寒鴉的怨情。寒鴉尚能從皇帝身邊飛過,分享皇帝恩德,而今處幽冷深宮之人卻不及它,相比之下更見前者命運之悲。沈德潛評曰:“寒鴉帶東方日影而來,見己之不如鴉也。優柔婉麗,含蘊無窮,使人一唱而三嘆。”全詩構思奇特,怨意悠遠。


【賞析四】

  本詩是詩人《長信秋詞》五首之一,借描寫班婕妤失寵被貶長信宮的故事,以漢喻唐,表現了唐代被遺棄失寵宮女的幽怨之情。漢成帝時,班婕妤美而善文,初很受漢成帝寵幸,后來成帝偏幸趙飛燕、趙合德姐妹。班婕妤為避趙氏姐妹妒害,隨即求供養太后于長信宮,度過寂寞一生。


【賞析五】

  本詩是一首宮怨詩,被譽為最出色的宮怨詩。漢代班婕妤賢而有才,曾深受漢成帝的寵愛,但后來成帝寵幸趙飛燕姐妹,班婕妤為了躲避趙飛燕姐妹的嫉妒和陷害自請去長信宮侍奉太后。這首詩借漢代班婕妤失寵的故事抒發了唐代宮女失寵之的愁怨。

  “奉帚平明金殿開”首句即寫供奉太后之事;晨金殿門開,失寵的宮婦就拿著掃帚清掃殿堂。此句以虛寫、敘述的表現手法,表達了失寵的宮女(班婕妤)辛苦的宮庭生活;“暫將團扇共徘徊”寫婕妤曾作“團扇詩”《怨歌行》,婕妤自比扇子,恐怕秋涼被棄篋中;這一句,以細節描寫的表現手法,表達了失寵宮女班婕妤孤獨寂寞的生活。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兩句寫即使容貌美麗,但失寵后的宮女(班婕妤)還不如丑陋的寒鴉,即使寒鴉它還能帶有昭陽殿帝王的日影飛來,而失寵的宮女根本不會看見帝王的影子。這兩句寫出了宮女雖然顏如美玉,失寵之后卻不如丑陋的烏鴉。以顏色比顏色,雖不同倫類,卻顯得奇特精巧,寫出宮女失寵之后,對其同類的嫉羨之情。

  從藝術上看本詩利用虛寫展現失寵宮女的生活,同時運用細節的刻畫寫出了這些宮女的寂寞生活,尤其是詩的最后兩句以借代(玉顏借失寵宮女)、借喻(日影喻帝王的寵愛)的修辭手法和對比(玉顏與寒鴉)的表現手法,表達了失寵的宮女的無限愁怨。也表達了作者對唐代失寵宮女怨恨的同情和感嘆。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王昌齡《出塞》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譯文】

  依舊是秦時的明月漢時的邊關,

  征戰長久延續萬里征夫不回還。

  倘若龍城的飛將李廣而今健在,

  絕不許匈奴南下牧馬度過陰山。


【賞析一】

  這是一首慨嘆邊戰不斷,國無良將的邊塞詩。詩的首句最耐人尋味。說的是此地漢關,明月秦時,大有歷史變換,征戰未斷的感嘆。二句寫征人未還,多少兒男戰死沙場,留下多少悲劇。三、四句寫出千百年來人民的共同意愿,冀望有“龍城飛將”

  出現,平息胡亂,安定邊防。全詩以平凡的語言,唱出雄渾豁達的主旨,氣勢流暢,一氣呵成,吟之莫不叫絕。明人李攀龍曾推獎它是唐代七絕壓卷之作,實不過分。


【賞析二】

  這是一首名作,明代詩人李攀龍曾經推獎它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清沈德潛《說詩ㄧ語》說:“‘秦時明月’一章,前人推獎之而未言其妙,蓋言師勞力竭,而功不成,由將非其人之故;得飛將軍備邊,邊烽自熄,即高常侍《燕歌行》歸重‘至今人說李將軍’也。防邊筑城,起于秦漢,明月屬秦,關屬漢,詩中互文。”他這段話批評李攀龍只知推獎此詩而未言其妙,可是他自己也只是說明了全詩的主旨,并沒有點出作者的匠心。


【賞析三】

  沈氏歸納的全詩的主旨基本是對的,但這個主旨的思想是很平凡的。為什么這樣平凡的思想竟能寫成為一首壓卷的絕作呢?原來,這首詩里,有一句最美最耐人尋味的詩句,即開頭第一句:“秦時明月漢時關”。這句詩有什么妙處呢?得從詩題說起。此詩題名《出塞》,一望而知是一首樂府詩。樂府詩是要譜成樂章、廣泛傳唱的,為入譜傳唱的需要,詩中就往往有一些常見習用的詞語。王昌齡這首詩也不例外。你看這開頭一句中的“明月”和“關”兩個詞,正是有關邊塞的樂府詩里很常見的詞語。

  《橫吹曲辭》里不是就有《關山月》嗎?《樂府解題》說:“關山月,傷離別也。”無論征人思家,思婦懷遠,往往都離不了這“關”和“月”兩個字。“關山三五月,客子憶秦川”(徐陵《關山月》),“關山夜月明,秋色照孤城”(王褒《關山月》),“關山萬里不可越,誰能坐對芳菲月”(盧思道《從軍行》),“

  隴頭明月迥臨關,隴上行人夜吹笛”(王維《隴頭吟》),例子舉不勝舉。看清這一點之后,你就明白這句詩的新鮮奇妙之處,就是在“明月”和“關”兩個詞之前增加了“秦”、“漢”兩個時間性的限定詞。

  這樣從千年以前、萬里之外下筆,自然形成了一種雄渾蒼茫的獨特的意境,借用前代評詩慣用的詞語來說,就是“發興高遠”,使讀者把眼前明月下的邊關同秦代筑關備胡,漢代在關內外與胡人發生一系列戰爭的悠久歷史自然聯系起來。這樣一來,“萬里長征人未還”,就不只是當代的人們,而是自秦漢以來世世代代的人們共同的悲劇;希望邊境有“不教胡馬度陰山”的“龍城飛將”,也不只是漢代的人們,而是世世代代人們共同的愿望。平凡的悲劇,平凡的希望,都隨著首句“秦”、“漢”這兩個時間限定詞的出現而顯示出很不平凡的意義。這句詩聲調高昂,氣勢雄渾,也足以統攝全篇。詩歌之美,詩歌語言之美,往往就表現在似乎很平凡的字上,或者說,就表現在把似乎很平凡的字用在最確切最關鍵的地方。而這些地方,往往又最能體現詩人高超的藝術造詣。


【賞析四】

  起句鋪陳時空,將人的思緒引向浩遠的歷史背景,在秦月漢關的映照下,人們會自然生發出對歷史的價值與意義的追詢;第二句則從歷史回歸現實,從背景聚焦到人物和事件:邊塞戰爭古今一貫,略無停歇,但“長征”的意義是什么?為什么要有如此多的艱辛與死亡?這種平易直白的陳說卻恰恰使詩作的悲劇情懷落于眼前;三、四句是在悲劇情懷中透顯出希望,但這種希望絕非廉價的,“但使”二字透顯出現實的艱難性,從而完成了由悲到壯的情緒轉換,也使“秦月漢關”所象征的歷史和“萬里長征”所象征的人事具有了明確的價值和意義。

  全詩雖然只有四句,卻極為精到地概括了我們民族對于戰爭以及歷史的悲——壯——希望的心理流程和情感態度,這是其被稱為“唐人七絕壓卷”之作的內在原因。這里可將王昌齡的《出塞》和王翰的《涼州詞》加以比較,后者寫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雖有疆場生活的豪邁、慷慨,甚至還有對待死亡的灑脫,但畢竟缺少了對價值的追詢和超越性的希望,所以不能深契民族文化心理,受到的推崇自然也就不如前者。


【賞析五】

  這首詩歷來受到人們的高度評價,“秦時明月漢時關”一句使整首詩都活了起來,而“萬里長征人未還”一句,是千百年來的事實,這是歷史和現實的雙重悲劇。后兩句寫到了漢代飛將軍李廣,采用以古諷今的手法,借古代李廣來諷刺當今邊將的無能,盼望出現良將,驅逐敵人,保住邊疆。語意含蓄,情感深沉。詩中充滿關心國家安危的愛國激情。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王昌齡《長信秋詞·奉帚平明金殿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奉帚平明金殿開,   且將團扇暫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   猶帶昭陽日影來。


【譯文】

  清晨金殿初開,就拿著掃帚掃殿堂;

  姑且手執團扇徘徊度日,消磨時光。

  即使顏白如玉,還不如丑陋的寒鴉;

  它飛還昭陽殿,還帶君王的日影來。


【賞析一】

  王士禛在《唐人萬首絕句選》里,推出四首作為唐人絕句的壓卷,王昌齡《長信秋詞》的第三首就是其中之一。此詩首句當取意于南朝梁代詩中的“奉帚長信宮,誰知獨不見”(柳惲《獨不見》、“班姬失寵顏不開,奉帚供養長信臺”(吳均《行路難》之五),并有所發展,意謂嬪妃失寵后,天一亮就要起身充作灑掃之役。第二句中的“團扇”,其典出自班婕妤《怨歌行》,謂秋涼后,扇即棄置不用,喻婦女之被棄。“徘徊”,是說自己只能與被棄的團扇為伴。這里似可引申為心神不定,從而體現失寵者的精神痛苦。

  對于這首詩的后二句,前人很感興趣,時有所見,此處遴選二例:

  沈德潛《唐詩別裁》四注云:“昭陽宮趙昭儀所居,宮在東方,寒鴉帶東方日影而來,見己之不如鴉也。優柔婉麗。含蘊無窮,使人一唱而三嘆。”

  俞陛云《詩境淺說續編》曰:“后二句言,空負傾城玉貌,正如古詩所謂,時薄朱顏,誰發皓齒。尚不及日暮飛鴉,猶得帶昭陽日影,借余暖以輝其羽毛。淵明賦閑情云,‘愿在發而為澤,愿在履而為絲’。夫澤與絲安知情愛,猶空際寒鴉安知恩寵。以多情之人,而不及無情之物。設想愈癡,其心愈悲矣。”

  以上二說各有其獨到之處,對我們理解全詩很有啟發。


【賞析二】

  孟遲的《長信宮》和這首詩極其相似:“君恩已盡欲何歸?猶有殘香在舞衣。自恨身輕不如燕,春來還繞御簾飛。”首句是說由得寵而失寵。“欲何歸”,點出前途茫茫之感。次句對物傷情,檢點舊日舞衣,余香尚存,但已無緣再著,憑借它去取得君王的寵愛了。后兩句以一個比喻說明,身在冷宮,不能再見君王之面,還不如輕盈的燕子,每到春來,總可以繞著御簾飛翔。不以得寵的宮嬪作比,而以無知的燕子對照,以顯示怨情之深,構思也很巧,很切。

  但若與王詩比較,就可以找出它們之間的異同和差距來。兩詩都用深入一層的寫法,不說己不如人,而嘆人不如物,這是相同的。但燕了輕盈美麗,與美人相近,而寒鴉則丑陋粗俗,與玉顏相反,因而王詩的比喻,顯得更為深刻和富于創造性,這是一。其次,明說自恨不如燕子之能飛繞御簾,含意一覽無余;而寫寒鴉猶帶日影,既是實寫景色,又以日影暗喻君恩,多一層曲折,含意就更為豐富。前者是比喻本身的因襲和創造的問題,后者是比喻的含意深淺或厚薄的問題。所以孟遲這篇詩,雖也不失為佳作,但與王詩一比,就不免相形見絀了。


【賞析三】

  《長信秋詞》是擬托漢代班婕妤在長信宮中某一個秋天的事情而寫作的。古樂府歌辭中有《怨歌行》一篇,其辭是:“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飚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此詩相傳是班婕妤所作,以秋扇之見棄,比君恩之中斷。王昌齡這篇詩寫宮廷婦女的苦悶生活和幽怨心情,即就《怨歌行》的寓意而加以渲染,借長信故事反映唐代宮廷婦女的生活。

  詩中前兩句寫天色方曉,金殿已開,就拿起掃帚,從事打掃,這是每天刻板的工作和生活;打掃之余,別無他事,就手執團扇,且共徘徊,這是一時的偷閑和沉思。徘徊,寫心情之不定,團扇,喻失寵之可悲。說“且將”則更見出孤寂無聊,唯有袖中此扇,命運相同,可以徘徊與共而已。

  后兩句進一步用一個巧妙的比喻來發揮這位宮女的怨情,仍承用班婕妤故事。昭陽,漢殿,即趙飛燕姊妹所居。時當秋日,故鴉稱寒鴉。古代以日喻帝王,故日影即指君恩。寒鴉能從昭陽殿上飛過,所以它們身上還帶有昭陽日影,而自己深居長信,君王從不一顧,則雖有潔白如玉的容顏,倒反而不及渾身烏黑的老鴉了。她怨恨的是,自己不但不如同類的人,而且不如異類的物——小小的、丑陋的烏鴉。按照一般情況,“擬人必于其倫”,也就是以美的比美的,丑的比丑的,可是玉顏之白與鴉羽之黑,極不相類;不但不類,而且相反,拿來作比,就使讀者增強了感受。因為如果都是玉顏,則雖略有高下,未必相差很遠,那么,她的怨苦,她的不甘心,就不會如此深刻了,而上用“不及”,下用“猶帶”,以委婉含蓄的方式表達了其實是非常深沉的怨憤。凡此種種,都使得這首詩成為宮怨詩的佳作。


【賞析四】

  這首詩雖只四句,但與白居易的《長恨歌》相比,就其針貶時弊的尖銳性來講,頗引人注目。《長恨歌》是在唐玄宗死后四十多年寫的,而王昌齡的這首詩肯定是寫在唐玄宗執政時期。令人驚嘆的是《長恨歌》的“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與此詩首句“奉帚平明金殿開”,恰成鮮明對比。雖然不能說白句一定是在王詩啟發下寫的,但二者同樣是對唐玄宗有力地揭露和抨擊。所不同的是白居易寫的是歷史題材,而王昌齡則等于當面為被棄的宮女鳴冤。又比如《長恨歌》的“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不正是此詩“玉顏”二句的同義語嗎?王昌齡還寫過一首《春宮曲》,其詩曰:“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殿前月輪高。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升庵詩話》卷二評曰:“此詠趙飛燕事,亦開元末納玉環事,借漢為喻也。”其中之“借漢為喻”說,為我們了解王昌齡宮怨詩的創作背景及其第二次被貶的原因,提供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賞析五】

  王昌齡的創作時代恰好是在唐玄宗開元、天寶年間,而玄宗于天寶四載(745)冊楊玉環為貴妃。王昌齡當時帶有深刻諷喻性的宮怨詩,當不是無的放矢,其生平遭遇恐怕與此亦不無瓜葛。王昌齡一生兩次被貶,第一次是開元二十七年(739),由汜水尉貶嶺南。第二次是天寶七載(748),由江寧丞貶龍標尉。對其為何被貶,至今尚未發現具體記載,只有殷璠《河岳英靈集》卷中評昌齡曰:“晚節不矜細行,謗議沸騰,垂(兩)歷遐荒。”計有功《唐詩紀事》引殷璠語亦大致相同。根據有關資料分析,我認為王昌齡第一次被貶可能是因為他寫了些諸如其《從軍行》的“百戰苦風塵,十年履霜露。雖投定遠筆,未坐將軍樹。早知行路難,悔不理章句”一類的詩,“怨其有功未報”(參見范晞文《對床夜語》卷四)。第二次被貶則有可能是因為其宮怨詩直接觸動了唐玄宗“納玉環”的丑事。這一點明人高棅和陸時雍已有所披露,前者引謝疊山謂此篇“有風人之義。”后者總論王昌齡七言絕句“自是唐人騷語,深情苦恨,襞積重重使人測之無端,玩之無盡。”(分別見《唐詩品匯》、《詩鏡總論》)上文所引沈德潛和俞陛云對此詩的解說,基本觀點與高、陸是一致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王昌齡《出塞》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譯文】

  還是秦朝的明月和漢朝的邊關,到如今多少戰士萬里出征不見回還。如果英勇善戰的李將軍依然健在,絕不會讓匈奴的兵馬越過陰山。


【賞析一】

  這首詩通過對歷史的回顧和對漢代名將李廣的懷念,指責了詩人所處時代守邊將領的無能,盼望出現良將,驅逐敵人,保住邊疆。首句從秦漢時的月色和關塞寫起,引起人們對秦漢盛世開拓疆土的無限追憶,并引起下句,點明月色、關塞依舊,但時光流逝,朝代變遷,長期邊防戰爭給人民和將士帶來無限災難與痛苦。

  在描寫景物中,寄寓了深厚的感情。后兩句采用以古諷今的手法,借古代李廣來諷刺當今邊將的無能,語意含蓄,情感深沉。詩中充滿關心國家安危的愛國激情。


【賞析二】

  與多數邊塞詩盡力描寫戰爭生活的艱苦險惡不同,這首詩著重表現的,是對敵人的蔑視,是對國家的忠誠,是一種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英雄主義氣概。前兩句寫皎潔的明月和雄偉的城關,既引起了人們對歷史上無數次反侵略戰爭的回憶,又是今天將士們馳騁萬里、浴血奮戰的歷史見證。后兩句用漢代的名將李廣比喻唐代出征守邊的英勇將士,歌頌他們決心奮勇殺敵、不惜為國捐軀的戰斗精神。

  這首詩由古到今,有深沉的歷史感;場面遼闊,有宏大的空間感。字里行間,充滿了強烈的愛國精神和豪邁的英雄氣概。


【賞析三】

  王昌齡(約698——756),字少伯,京兆長安(今陜西西安市)人。唐代詩人。

  這是一首著名的邊塞詩,表現了詩人希望起任良將,早日平息邊塞戰事,使人民過著安定的生活。

  詩人從寫景入手,首句勾勒出一幅冷月照邊關的蒼涼景象。“秦時明月漢時關”不能理解為秦時的明月漢代的關。這里是秦、漢、關、月四字交錯使用,在修辭上叫“互文見義”,意思是秦漢時的明月,秦漢時的關。詩人暗示,這里的戰事自秦漢以來一直未間歇過,突出了時間的久遠。次句“萬里長征人未還”,“萬里”指邊塞和內地相距萬里,雖屬虛指,卻突出了空間遼闊。“人未還”使人聯想到戰爭給人帶來的災難,表達了詩人悲憤的情感。

  怎樣才能解脫人民的困苦呢?詩人寄希望于有才能的將軍。“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只要鎮守龍城的飛將軍李廣還活著,就不會讓胡人的騎兵跨越過陰山。“龍城飛將”是指漢武帝的鎮守盧龍城的名將李廣,他英勇善戰,多次把匈奴打敗。“不教”,不允許,“教”字讀平聲;“胡馬”,這里指代外族入侵的騎兵。“度陰山”,跨過陰山。陰山是北方東西走向的大山脈,是漢代北方邊防的天然屏障。后兩句寫得含蓄、巧妙,讓人們在對往事的對比中,得出必要的結論。

  這首詩被稱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悲壯而不凄涼,慷慨而不淺露,王詩《出塞》兩首,本詩是第一首。


【賞析四】

  “秦時明月漢時關”是互文見義,即秦漢時的明月,照著秦漢時的邊關。互文見義是中國古典詩歌常用的一種表達方式,如《木蘭詩》說:“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詩人是想告訴我們雄、雌兩兔都是“腳撲朔”、“眼迷離”,所以叫人難以辨別。詩歌短小精悍,故時常以此互文見義法來表達。“萬里長征人未還”,指歷代封建君主們好大喜功,勞師遠征,曠日持久,以至多少征人拋尸萬里荒塞,與故鄉親人永遠訣別。這既是歷史的事實,又是唐代的現實。

  這首詩視野開闊,由秦而漢,由漢而唐,時間縱越千年,空間橫跨萬里,氣象蒼涼雄渾。在對歷史滄桑的慨嘆中,體現著詩人對于時空永恒,人生短暫,以及個人無法主宰自我命運的悲劇;而在歷史與現實的比照與反觀中,更飽蘊著詩人的深沉痛訴:無休止的戰爭啊,使多少征人拋親離鄉,暴尸邊疆。“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于是,詩的結尾唱出了千古征人們的一個共同心愿:希望戍邊將帥能像飛將軍李廣那樣英勇善戰,體恤士兵,早日打敗入侵的敵人,讓士兵們回鄉與家人團聚。這種最起碼的愿望中卻體現著詩人對歷史和現實的理性深思,凝聚著無數征人對和平的渴望,對家人的思念,也譴責了那些懦弱無能的領兵將帥。唐人詩歌中時而以“秦漢”代指現實,對現實做婉言諷喻。這首詩歌的側重點依然落實在現實社會,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角度理解詩歌中的用典。詩歌語言樸實平淡,絕少雕飾,但由于這是詩人悲天憫人的歷史憂思結撰而成的詩歌語言,故全詩自然通脫,讓人體會到一種天然的悲壯美。全詩體制短小,卻洋溢著縱橫古今的氣魄,明朝李攀龍將這首詩推崇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


【賞析五】

  這首詩寫思婦對征人的思念,語氣卻由思轉怨,諷刺朝庭無將,空送邊塞士兵性命。寫作上善于調轉筆鋒,于未兩句翻出新意。

“孤舟微月對楓林,分付鳴箏與客心。”王昌齡《聽流人水調子》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孤舟微月對楓林,分付鳴箏與客心。

  嶺色千重萬重雨,斷弦收與淚痕深。


【譯文】

  夜晚,天上一彎微月,江上一葉孤舟,兩岸是黑黝黝的楓林。演奏者是一位流浪的樂人,他的漂泊之苦和思鄉之愁,傾注在箏樂之中,低婉壓抑的箏樂,也更加重了客人的鄉愁。就像是飄飄灑灑永不停止的秋雨,彌漫在山嶺之上。突然,箏弦斷了,樂人思念之極,哀傷之極,以致忘情忘形;低首望去,弦斷之處,淚水已經濕透了衣衫。


【賞析一】

  這首詩大約作于王昌齡晚年赴龍標(今湖南黔陽)貶所途中,寫聽箏樂而引起的感慨。此詩從句法,音韻到通感的運用,頗具特色,而且都服務于意境的創造,渾融含蓄,而非刻露,《詩藪》稱之為“連城之璧,不以追琢減稱。”可謂知言。


【賞析二】

  《聽流人水調子》是唐代詩人王昌齡的一首七言絕句。這首詩大約作于王昌齡晚年赴龍標(今湖南黔陽)貶所途中,寫聽箏樂而引起的感慨。全詩通過交互對接的結構方式表達了詩人在貶謫途中凄清又幽暗的心境。


【賞析三】

  這首詩大約作于王昌齡晚年赴龍標(今湖南黔陽)貶所途中,寫聽箏樂而引起的感慨。

  首句寫景,并列三個意象(孤舟、微月、楓林)。我國古典詩歌中,本有借月光寫客愁的傳統。而江上見月,月光與水光交輝,更易牽惹客子的愁情。王昌齡似乎特別偏愛這樣的情景:“億君遙在瀟湘月,愁聽清猿夢里長”,“行到荊門向三峽,莫將孤月對猿愁”,等等,都將客愁與江月聯在一起。而“孤舟微月”也是寫的這種意境,“愁”字未明點,是見于言外的。“楓林”暗示了秋天,也與客愁有關。這種闊葉樹生在江邊,遇風發出一片肅殺之聲(“日暮秋風起,蕭蕭楓樹林”),真叫人感到“青楓浦上不勝愁”呢。“孤舟微月對楓林”,集中秋江晚來三種景物,就構成極凄清的意境(這種手法,后來在元人馬致遠《天凈沙》中有最盡致的發揮),上面的描寫為箏曲的演奏安排下一個典型的環境。此情此境,只有音樂能排遣異鄉異客的愁懷了。“分付”即發付,安排意。彈箏者于此也就暗中登場。“分付”同“與”字照應,意味著奏出的箏曲與遷客心境相印。“水調子”(即水調歌,屬樂府商調曲)本來哀切,此時又融入流落江湖的樂人(“流人”)的主觀感情,怎能不引起“同是天涯淪落人”的遷謫者內心的共鳴呢?這里的“分付”和“與”,下字皆靈活,它們既含演奏彈撥之意,其意味又決非演奏彈撥一類實在的詞語所能傳達于萬一的。它們的作用,已將景色、箏樂與聽者心境緊緊鉤連,使之融成一境。“分付”雙聲,“鳴箏”疊韻,使詩句鏗鏘上口,富于樂感。詩句之妙,恰如鐘惺所說:“‘分付’字與‘與’字說出鳴箏之情,卻解不出”(《唐詩歸》)。所謂“解不出”。乃是說它可意會而難言傳,不象實在的詞語那樣易得確解。

  次句剛寫入箏曲,三句卻提到“嶺色”,似乎又轉到景上。其實,這里與首句寫景性質不同,可說仍是寫“鳴箏”的繼續。也許晚間真的飛了一陣雨,使嶺色處于有無之中。也許只不過是“微月”如水的清光造成的幻景,層層山嶺好象迷蒙在霧雨之中。無論是哪種境況,對遷客的情感都有陪襯烘托的作用。此外,更大的可能是奇妙的音樂造成了這樣一種“石破天驚逗秋雨”的感覺。“千重萬重雨”不僅寫嶺色,也兼形箏聲(猶如“大弦嘈嘈如急雨”);不僅是視覺形象,也是音樂形象。“千重”、“萬重”的復疊,給人以樂音繁促的暗示,對彈箏“流人”的復雜心緒也是一種暗示。在寫“鳴箏”之后,這樣將“嶺色”與“千重萬重雨”并置一句中,省去任何敘寫、關聯詞語,造成詩句多義性,含蘊豐富,打通了視聽感覺,令人低回不已。

  彈到激越處,箏弦突然斷了。但聽者情緒激動,不能自已。這里不說淚下之多,而換言“淚痕深”,造語形象新鮮。“收與”、“分付與”用字同妙,它使三句的“雨”與此句的“淚”搭成譬喻關系。似言聽箏者的淚乃是箏弦收集嶺上之雨化成,無怪乎其多了。這想象新穎獨特,發人妙思。“只說聞箏下淚,意便淺。說淚如雨,語亦平常。看他句法字法運用之妙,便使人涵詠不盡。”


【賞析四】

  王昌齡 (698— 756),字少伯,河東晉陽(今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早年貧賤,困于農耕,年近不惑,始中進士。初任秘書省校書郎,又中博學宏辭,授汜水尉,因事貶嶺南。與李白、高適、王維、王之渙、岑參等交厚。開元末返長安,改授江寧丞。被謗謫龍標尉。安史亂起,為刺史閭丘所殺。其詩以七絕見長,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邊塞所作邊塞詩最著,有“詩家夫子王江寧”之譽(亦有“詩家天子王江寧”的說法)。


【賞析五】

  此詩從句法、音韻到通感的運用,頗具特色,而且都服務于意境的創造,渾融含蓄,而非刻露,《詩藪》稱之為“連城之璧,不以追琢減稱”,可謂知言。

“映門淮水綠,留騎主人心。”王昌齡《送郭司倉》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映門淮水綠,留騎主人心。

  明月隨良掾,春潮夜夜深。


【譯文】

  春夜的淮水互助友愛波蕩漾,我再三挽留即將遠去的郭司倉。然而客人難留,只有明月追隨他而去,我的思念就像淮水,夜夜春潮翻滾而不能平靜。


【賞析一】

  送郭司倉,作者王昌齡(公元698——756年)字少伯,漢族。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后人譽為“七絕圣手”。這是一首表達友誼的作品。


【賞析二】

  詩的開頭用了畫意般的描寫,點明時間和地點。這是臨水的地方,淮河碧綠的顏色被映在門上,應該是晚上吧,白天太陽下水的影子應該是閃爍不定的,怎么能看清楚顏色呢?只有靜夜下平靜的水面才會將綠色抹在人家的門戶上吧。當然做這個推測,也因為詩人后面還寫有留客的句子,應該天色已晚主客都有了不便之處,詩人才會生出挽留的心意吧。

  后面的兩個短句都有祝福的意思。尤其用漸漸高升的明月來比喻朋友將要得到的發展,表明詩人不但希望他能高官厚祿,而且希望他能成為清正廉明的好官,詩人真是在用善良的心對待朋友。春季的淮河潮水會夜夜高漲,這里詩人用潮水來形容自己對朋友的思念之心,我覺得這即使有夸張地一面,但是也很形象化了那看不見的心緒,詩人的思念一下子變生動了。比喻的作用有說明,也有加深理解的一面。


【賞析三】

  此詩是《千家詩》五言部分的第三首。童年在私塾曾讀此詩。當年和我一起讀此詩的人均已逝世,深感悲戚。郭司倉是個很小的官,是作者的好友。可見古代文人友情很深。


【賞析四】

  王昌齡在唐代有“七絕圣手”的美譽,他的五絕雖不如七絕那么超凡出眾,卻也寫得別有風致。這里的一首送別詩即景取像,將詩人的內在情感與外在的客觀景物相對應,化抽象為具體,也是深得詩家三昧的佳作。詩中首先描寫餞別友人的環境,春天的淮水,碧波蕩漾,映照門楣,而詩人對即將分別的郭司倉的情意像淮水一樣深長,所以惜別餞飲,直到明月高照。

  隨著時間的推移,友人終于在皎潔的月光中登程上路,好像明月也伴隨著他前行。這充分表達了詩人對郭司倉的深摯情誼。結尾一句和第一句照應,把離情別緒推向高潮,友人離去,詩人思念之情久久不能平靜,就像春潮一樣波浪起伏。這首詩半是實景,半是虛境;半是白晝,半是夜晚;半是相聚,半是分離。前后比照映襯,饒有意趣,顯示出詩人技巧的純熟與高超。


【賞析五】

  這首作品里對朋友的心意寫得具體又深厚,選材有特點,而且素材的針對性也強。

  詩寫春日送別友人,以淮水春潮為喻,委婉含蓄地抒發了對友人遠行的依依不舍之情與無限思念。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譯文】

  透著寒意的雨灑落在大地上,迷蒙的煙雨籠罩著吳地。清晨,當我送別友人之時,感到自己就像楚山一樣孤獨寂寞。洛陽的親朋好友如果向你問起我,就請轉告他們:我的心,依然像一顆珍藏在玉壺中的冰一樣晶瑩純潔。


【賞析一】

  本詩寫于唐開元二十九年之后,詩中提的芙蓉樓原名西北樓,在潤州(今江蘇省鎮江市)西北。江雨蒼茫中,詩人送別了即將回到洛陽的友人,雖然正處于眾口毀謗的惡劣處境之中,但他看到的是水天相接的吳江楚山,心中明朗,并無一絲凄風冷雨,他托友人告知洛陽的親朋們:他有的仍然是一顆純潔的玉壺冰心。

  精巧的構思與深婉的用意溶化在一片清空明澈的意境之中,含蓄蘊藉,耐人尋味。


【賞析二】

  《芙蓉樓送辛漸》是唐朝詩人王昌齡的一首送別詩,是作者被貶為江寧縣丞時所寫。

  詩的構思新穎,淡寫朋友的離情別緒,重寫自己的高風亮節。首兩句寫景,用蒼茫的江雨和孤峙的楚山,烘托送別時的凄寒孤寂之情,也展現了詩人開朗的胸懷和堅強的性格;后兩句詩人以晶瑩透明的冰心玉壺自喻,與前面屹立在江天之中的孤山之間形成一種有意無意的照應,令人自然聯想到詩人孤介傲岸的形象和光明磊落、表里澄澈的品格。全詩即景生情,寓情于景,含蓄蘊藉,韻味無窮。


【賞析三】

  這首詩大約作于開元二十九年以后。王昌齡當時離京赴江寧(今南京市)丞任,辛漸是他的朋友,這次擬由潤州渡江,取道揚州,北上洛陽。王昌齡可能陪他從江寧到潤州,然后在此分手。這詩原題共兩首,這一首寫的是第二天早晨在江邊離別的情景。

  “寒雨連江夜入吳”,迷蒙的煙雨籠罩著吳地江天,織成了一張無邊無際的愁網。夜雨增添了蕭瑟的秋意,也渲染出了離別的黯淡氣氛。那寒意不僅彌漫在滿江煙雨之中,更沁透在兩個離別友人的心頭上。“連”字和“入”字寫出雨勢的平穩連綿,江雨悄然而來的動態能為人分明地感知,則詩人因離情縈懷而一夜未眠的情景也自可想見。 但是,這一幅水天相連、浩渺迷茫的吳江夜雨圖,不也展現了一種極其高遠壯闊的境界嗎?中晚唐詩和婉約派宋詞往往將雨聲寫在窗下梧桐、檐前鐵馬、池中殘荷等等瑣物上,而王昌齡卻并不實寫如何感知秋雨來臨的細節,他只是將聽覺、視覺和想象概括成連江入吳的雨勢,以大片淡墨染出滿紙煙雨,這就用浩大的氣魄烘托了“平明送客楚山孤”的開闊意境。

  清晨,天色已明,辛漸即將登舟北歸。詩人遙望江北的遠山,想到行人不久便將隱沒在楚山之外,孤寂之感油然而生。在遼闊的江面上,進入詩人視野的當然不止是孤峙的楚山,浩蕩的江水本來是最易引起別情似水的聯想的,唐人由此而得到的名句也多得不可勝數。 然而王昌齡沒有將別愁寄予隨友人遠去的江水,卻將離情凝注在矗立于蒼莽平野的楚山之上。因為友人回到洛陽,即可與親友相聚,而留在吳地的詩人,卻只能像這孤零零的楚山一樣,佇立在江畔空望著流水逝去。一個“孤”字如同感情的引線,自然而然牽出了后兩句臨別叮嚀之辭:“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詩人從清澈無瑕、澄空見底的玉壺中捧出一顆晶亮純潔的冰心以告慰友人,這就比任何相思的言辭都更能表達他對洛陽親友的深情。

  早在六朝劉宋時期,詩人鮑照就用“清如玉壺冰”(《代白頭吟》)來比喻高潔清白的品格。自從開元宰相姚崇作《冰壺誡》以來,盛唐詩人如王維、崔顥、李白等都曾以冰壺自勵,推崇光明磊落、表里澄澈的品格。王昌齡托辛漸給洛陽親友帶去的口信不是通常的平安竹報,而是傳達自己依然冰清玉潔、堅持操守的信念,是大有深意的。據《唐才子傳》和《河岳英靈集》載,王昌齡曾因不拘小節,“謗議沸騰,兩竄遐荒”,開元二十七年被貶嶺南即是第一次,從嶺南歸來后,他被任為江寧丞,幾年后再次被貶謫到更遠的龍標,可見當時他正處于眾口交毀的惡劣環境之中。詩人在這里以晶瑩透明的冰心玉壺自喻,正是基于他與洛陽詩友親朋之間的真正了解和相互信任,這決不是洗刷讒名的表白,而是蔑視謗議的自譽。因此詩人從清澈無瑕、澄空見底的玉壺中捧出一顆晶亮純潔的冰心以告慰友人,這就比任何相思的言辭都更能表達他對洛陽親友的深情。

  即景生情,情蘊景中,本是盛唐詩的共同特點,而深厚有余、優柔舒緩。“盡謝爐錘之跡”(胡應麟《詩藪》)又是王詩的獨特風格。本詩那蒼茫的江雨和孤峙的楚山,不僅烘托出詩人送別時的凄寒孤寂之情,更展現了詩人開朗的胸懷和堅強的性格。屹立在江天之中的孤山與冰心置于玉壺的比象之間又形成一種有意無意的照應,令人自然聯想到詩人孤介傲岸、冰清玉潔的形象,使精巧的構思和深婉的用意融化在一片清空明澈的意境之中,所以天然渾成,不著痕跡,含蓄蘊藉,余韻無窮。


【賞析四】

  中芙蓉樓原名西北樓,遺址在潤州(今江蘇鎮江)西北。登臨可以俯瞰長江,遙望江北。

  這首詩大約作于開元二十九年以后。王昌齡當時為江寧(今南京市)丞,辛漸是他的朋友,這次擬由潤州渡江,取道揚州,北上洛陽。王昌齡可能陪他從江寧到潤州,然后在此分手。這詩原題共兩首,第二首說到頭天晚上詩人在芙蓉樓為辛漸餞別,這一首寫的是第二天早晨在江邊離別的情景。


【賞析五】

  《新唐書》王昌齡本傳稱“其詩緒密而思清”。他的絕句大都有這一特點,此首也不例外,特別是“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二句,細致精密,給人以冰清玉潔之感。

  “一片冰心在玉壺”,即所謂“自明高志”。其中“冰心”二字見于《宋書》卷九十二:“冰心與貪流爭激,霜情與晚節彌茂”。這是劉宋時代“清平無私”、“為上民所愛詠”的良吏陸徽的話,王昌齡取用“冰心”二字,當表示自己與“厲志廉潔,歷任恪勤,奉公盡誠,克己無倦”的陸徽志同。“玉壺‘’二字見于鮑照《代白頭吟》:”直如朱絲繩,清如玉壺冰“。是高潔的象征。此外,陸機《漢高祖功臣頌》的”周苛慷慨,心若懷冰“、姚崇《冰壺誡序》的”夫洞澈無瑕,澄空見底,當官明白者,有類是乎。故內懷冰清,外涵玉潤,此君子冰壺之德也“,大致都是”不牽于宦情“之意。王昌齡的這一名句不僅包蘊了”冰心“、”玉壺“、”心若懷冰“、”玉壺之德“等語意,而且深情而含蓄地表達了自己的品格和德行。

“醉別江樓橘柚香,江風引雨入舟涼。”王昌齡《送魏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醉別江樓橘柚香,江風引雨入舟涼。

  憶君遙在瀟湘月,愁聽清猿夢里長。


【譯文】

  清秋橘柚飄香,與友江樓對飲。酣醉而別,送友上船,秋雨連江,涼風緊吹,不僅悲從中來。遙想朋友夜泊瀟湘之上,殘月當空,臥聽猿啼,孤寂凄清,必定難以入眠。


【賞析一】

  詩作于王昌齡貶龍標尉時。

  送別魏二在一個清秋的日子(從“橘柚香”見出)。餞宴設在靠江的高樓上,空中飄散著橘柚的香氣,環境幽雅,氣氛溫馨。這一切因為朋友即將分手而變得尤為美好。這里敘事寫景已暗挑依依惜別之情。“今日送君須盡醉,明朝相憶路漫漫”(賈至《送李侍郎赴常州》),首句“醉”字,暗示著“酒深情亦深”。

  “方留戀處,蘭舟催發”,送友人上船時,眼前秋風瑟瑟,“寒雨連江”,氣候已變。次句字面上只說風雨入舟,卻兼寫出行人入舟;逼人的“涼”意,雖是身體的感覺,卻也雙關著心理的感受。“引”字與“入”字呼應,有不疾不徐,颯然而至之感,善狀秋風秋雨特點。此句寓情于景,句法字法運用皆妙,耐人涵詠。

  按通常作法,后二句似應歸結到惜別之情。但詩人卻將眼前情景推開,以“億”字鉤勒,從對面生情,為行人虛構了一個境界:在不久的將來,朋友夜泊在瀟湘(瀟水在零陵縣與湘水會合,稱瀟湘)之上,那時風散雨收,一輪孤月高照,環境如此凄清,行人恐難成眠吧。即使他暫時入夢,兩岸猿啼也會一聲一聲闖入夢境,令他睡不安恬,因而在夢中也擺不脫愁緒。詩人從視(月光)聽(猿聲)兩個方面刻畫出一個典型的旅夜孤寂的環境。月夜泊舟已是幻景,夢中聽猿,更是幻中有幻。所以詩境頗具幾分朦朧之美,有助于表現惆悵別情。

  末句的“長”字狀猿聲相當形象,使人想起《水經注·三峽》關于猿聲的描寫:“時有高猿長嘯,屬引凄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長”字作韻腳用在此詩之末,更有余韻不絕之感。


【賞析二】

  送別魏二在一個清秋的日子,當時王昌齡被貶龍標尉。詩的前半寫實景,后半乃虛擬。它借助想象,擴大意境,深化主題。通過造境,“道伊旅況愁寂而已,惜別之情自寓”(敖英評,《唐詩絕句類選》),“代為之思,其情更遠”(陸時雍《詩鏡總論》)。在藝術構思上是頗有特色的。

  “醉別江樓桔柚香”在靠江的高樓上設餞宴,空中飄散著橘柚的香氣,環境幽雅,氣氛溫馨。眼前的景物因為朋友即將分手而變得尤為美好,暗含離別后物是人非之意。

  這里敘事寫景已暗挑依依惜別之情。“今日送君須盡醉,明朝相憶路漫漫”(賈至《送李侍郎赴常州》),首句“醉”字,暗示著“酒深情亦深”。

  “江風引雨入船涼”送友人上船時,眼前秋風瑟瑟,“寒雨連江”,氣候已變。

  次句字面上只說風雨入舟,卻兼寫出行人入舟;逼人的“涼”意,雖是身體的感覺,卻也雙關著心理的感受。“引”字與“入”字呼應,有不疾不徐,颯然而至之感,善狀秋風秋雨特點。此句寓情于景,句法字法運用皆妙,耐人涵詠。

  “憶君遙在瀟湘上”詩人將眼前情景推開,以“憶”字鉤勒,從對面生情,為行人虛構了一個境界:在不久的將來,朋友夜泊在瀟湘(瀟水在零陵縣與湘水會合,稱瀟湘)之上,那時風散雨收,一輪孤月高照,環境如此凄清,行人恐難成眠吧。

  “愁聽清猿夢里長”即使他暫時入夢,兩岸猿啼也會一聲一聲闖入夢境,令他睡不安恬,因而在夢中也擺不脫愁緒。


【賞析三】

  詩人從視(月光)聽(猿聲)兩個方面刻畫出一個典型的旅夜孤寂的環境。月夜泊舟已是幻景,夢中聽猿,更是幻中有幻。所以詩境頗具幾分朦朧之美,有助于表現惆悵別情。

  “長”字狀猿聲相當形象,使人想起《水經注。三峽》關于猿聲的描寫:“時有高猿長嘯,屬引凄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長”字作韻腳用在此詩之末,更有余韻不絕之感。


【賞析四】

  歐陽修(1007——1073),字永叔,號醉翁,又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安永豐(今屬江西)人,自稱廬陵(今永豐縣沙溪人)。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學家、史學家。

  歐陽修曾與宋祁合修《新唐書》,并獨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編為《集古錄》。有《歐陽文忠公文集》。詩歌《踏莎行》。并著作著名的《醉翁亭記》。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詞集名。北宋歐陽修作。三卷。南宋羅泌編次。收入《歐陽文忠公文集》,又有影宋刻單行本。明毛晉《宋六十名家詞》本改題《六一詞》,僅一卷,據前本而有所刪節。另有影宋本《醉翁琴趣外編》六卷,多有《近體樂府》未收之詞。公集三代以來金石刻為一千卷。代表作有《醉翁亭記》。其一生著述繁富,成績斐然。除文學外,經學研究《詩》、《易》、《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說,有獨到見解;金石學為開辟之功,編輯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銘文碑刻上千,并撰寫成《集古錄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簡稱《集古錄》,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學著作;史學成就尤偉,除了參加修定《新唐書》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記》(《新五代史》),總結五代的歷史經驗,意在引為鑒戒。


【賞析五】

  詩的前半寫實景,后半乃虛擬。它借助想象,擴大意境,深化主題。通過造境,“道伊旅況愁寂而已,惜別之情自寓”(敖英評,《唐詩絕句類選》),“代為之思,其情更遠”(陸時雍《詩鏡總論》)。在藝術構思上是頗有特色的。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王昌齡《送柴侍御》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流水通波接武岡,送君不覺有離傷。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譯文】

  沅江的波浪連接著武岡,送你不覺得有離別的傷感。你我一路相連的青山共沐風雨,同頂一輪明月又何曾身處兩地呢?


【賞析一】

  送柴侍御是一首送別詩,七言絕句。

  大約是詩人貶龍標尉時送柴侍御往武岡(今湖南武岡)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這兩句是對友人的寬慰,也表示了他們之間友情的深厚——青山一道,云雨相同,你我雖別,但心是相通的;身雖兩地,但共睹明月,地遠心近,兩地乃是一鄉,我們的友情深厚得連地域之別都沒有了。前句肯定,后句反襯,化“遠”為“近”,情味綿邈,反復致意,懇切動人,筆法靈活,韻味濃郁。


【賞析二】

  起句“流水通波接武岡”(一作“沅水通流接武岡”),點出了友人要去的地方,語調流暢而輕快,“流水”與“通波”蟬聯而下,顯得江河相連,道無艱阻,再加上一個“接”字,更給人一種兩地比鄰相近之感,這是為下一句作勢。所以第二句便說“送君不覺有離傷”。龍標、武岡雖然兩地相“接”,但畢竟是隔山隔水的“兩鄉”。于是詩人再用兩句申述其意,“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筆法靈巧,一句肯定,一句反詰,反復致意,懇切感人。如果說詩的第一句意在表現兩地相近,那么這兩句更是云雨相同,明月共睹,這種遷想妙得的詩句,既富有濃郁的抒情韻味,又有它鮮明的個性。

  它是用豐富的想象,去創造各種形象,以化“遠”為“近”,使“兩鄉”為“一鄉”。語意新穎,出人意料,然亦在情理之中,因為它蘊涵的正是人分兩地、情同一心的深情厚誼。而這種情誼不也就是別后相思的種子嗎!又何況那青山云雨、明月之夜,更能撩起人們對友人的思念,所以這三四兩句,一面是對朋友的寬慰,另一面已將深摯不渝的友情和別后的思念,滲透在字里行間了。

  說到這里,讀者便可以感到詩人未必沒有“離傷”,但是為了寬慰友人,也只有將它強壓心底,不讓它去觸發、去感染對方。更可能是對方已經表現出“離傷”之情,才使得工于用意、善于言情的詩人,不得不用那些離而不遠、別而未分、既樂觀開朗又深情婉轉的語言,以減輕對方的離愁。這是更體貼、更感人的友情。正是如此,“送君不覺有離傷”,它既不會被柴侍御、也不會被讀者誤認為詩人寡情,恰恰相反,人們于此感到的倒是無比的親切和難得的深情。這便是生活的辯證法,藝術的辯證法。這種“道是無情卻有情”的抒情手法,比那一覽無余的直說,不是更生動、更耐人尋味嗎?

  流水和波浪感覺不到離別的滋味,仍不知疲倦地在武岡流淌。詩人說:馬上就要離開你了,在這送別之際,我卻不覺得悲傷。同在一條江邊,風雨共進,明月哪里知道我們身處兩地?仍然照耀著我們的前方。


【賞析三】

  王昌齡是一位很重友情的詩人,單就他的絕句而論,寫送別、留別的就不少,而且還都寫得情文并茂,各具特色。

  “離愁漸遠漸無窮”,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遠”,就意味著空間距離之大,相見之難。所以不少送別一類的詩詞就往往在這個“遠”字上做文章。比如:“荊南渭北難相見,莫惜衫襟著酒痕。”“雪晴云散北風寒,楚水吳山道路難。”“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它們都是以不同的形象著意表現一個“遠”字,而那別時之難,別后之思,便盡在不言之中了。然而,王昌齡的這首《送柴侍御》倒是別開蹊徑的。


【賞析四】

  起句“流水通波接武岡”(一作“沅水通流接武岡”),點出了友人要去的地方,語調流暢而輕快,“流水”與“通波”蟬聯而下,顯得江河相連,道無艱阻,再加上一個“接”字,更給人一種兩地比鄰相近之感,這是為下一句作勢。所以第二句便說“送君不覺有離傷”。“誰渭波瀾才一水,已覺山川是兩鄉”。龍標、武岡雖然兩地相“接”,但畢竟是隔山隔水的“兩鄉”。于是詩人再用兩句申述其意,“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筆法靈巧,一句肯定,一句反詰,反復致意,懇切感人。如果說詩的第一句意在表現兩地相近,那么這兩句更是云雨相同,明月共睹,“物因情變”,兩地竟成了“一鄉”。這種遷想妙得的詩句,既富有濃郁的抒情韻味,又有它鮮明的個性。它固然不同于“今日送君須盡醉,明朝相憶路漫漫”那種面臨山川阻隔的遠離之愁;但也不象“莫愁前路無知已,天下何人不識君”那么豪爽、灑脫。它是用豐富的想象,去創造各種形象,以化“遠”為“近”,使“兩鄉”為“一鄉”。

  語意新穎,出人意料,然亦在情理之中,因為它蘊涵的正是人分兩地、情同一心的深情厚誼。而這種情誼不也就是別后相思的種子嗎!又何況那青山云雨、明月之夜,更能撩起人們對友人的思念,“欲問吳江別來意,青山明月夢中看”(王昌齡《李倉曹宅夜飲》)。所以這三四兩句,一面是對朋友的寬慰,另一面已將深摯不渝的友情和別后的思念,滲透在字里行間了。說到這里,我們便可以感到詩人未必沒有“離傷”,但是為了寬慰友人,也只有將它強壓心底,不讓它去觸發、去感染對方。更可能是對方已經表現出“離傷”之情,才使得工于用意、善于言情的詩人,不得不用那些離而不遠、別而未分、既樂觀開朗又深情婉轉的語言,以減輕對方的離愁。這不是更體貼、更感人的友情么?是的。正是如此,“送君不覺有離傷”,它既不會被柴侍御、也不會被讀者誤認為詩人寡情,恰恰相反,人們于此感到的倒是無比的親切和難得的深情。這便是生活的辯證法,藝術的辯證法。這種“道是無情卻有情”的抒情手法,比那一覽無余的直說,不是更生動、更耐人尋味嗎?


【賞析五】

  從詩的內容來看,這首詩大約是詩人貶龍標(今湖南省黔陽縣)尉時的作品。這位柴侍御可能是從龍標前往武岡(今湖南省武岡縣),詩是王昌齡為他送行而寫的。

“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里愁。”王昌齡《從軍行·烽火城西百尺樓》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烽火城西百尺樓, 黃昏獨坐海風秋。

  更吹羌笛關山月, 無那金閨萬里愁。


【譯文】

  烽火城西面的樓高有百尺,黃昏時我獨自坐在那里,沐浴著青海湖來的秋風。羌笛吹奏《關山月》的樂曲被秋風從遠處帶來,無論如何也消除不了我對萬里之外的妻子的思念。


【賞析一】

  這首小詩,筆法簡潔而富蘊意,寫法上很有特色。詩人巧妙地處理了敘事與抒情的關系。前三句敘事,描寫環境,采用了層層深入、反復渲染的手法,創造氣氛,為第四句抒情做鋪墊,突出了抒情句的地位,使抒情句顯得格外警拔有力。

  在表現征人思想活動方面,詩人運筆也十分委婉曲折。環境氛圍已經造成,為抒情鋪平墊穩,然后水到渠成,直接描寫邊人的心理——“無那金閨萬里愁”。作者所要表現的是征人思念親人、懷戀鄉土的感情,但不直接寫,偏從深閨妻子的萬里愁懷反映出來。而實際情形也是如此:妻子無法消除的思念,正是征人思歸又不得歸的結果。這一曲筆,把征人和思婦的感情完全交融在一起了。就全篇而言,這一句如畫龍點睛,立刻使全詩神韻飛騰,而更具動人的力量了。


【賞析二】

  這首詩以久戍邊關的士卒口吻抒寫軍中思歸之情。

  首句中的“烽火城”,代指設置烽火臺的邊城;古時邊境上筑高城以御敵,一旦敵人入侵,便于城垛上燃狼糞或柴草,白天以煙、夜間以火來報警。“百尺樓”,也指邊地戍樓。這兩種景物,都是邊境上所特有的;它既點明了地理環境,又給這首邊塞詩籠罩上一層濃濃的沙場氛圍。次句則點明這是秋天的一個傍晚,在蒼茫暮色中,一名兵士正孤零零地坐在戍樓上;迎著從青海湖上吹來的陣陣寒風,默默無語,神馳他鄉。

  “黃昏寂寞,獨坐凄涼;海風入樓,秋夜懷遠。只一句,而層次之中,無窮邊思。”(清人王堯衢語)耳邊又傳來嗚嗚咽咽的羌笛聲:“更吹羌笛關山月”。關山月,樂府曲調,屬《鼓角橫吹曲》,內容大都表達征戍離別之情。本來心緒已十分悲涼的征人,傷離別的樂曲又引發了他無窮的思親之情。禁不住心馳萬里而涌起滔滔愁思。“無那金閨萬里愁”,無那,指無奈。金閨,女子閨閣的美稱;這里借指家室。這一句不寫自己正思念金閨中人,而想象此時閨人正在萬里之外念及自己。因邊城聞笛而代為金閨之愁;自己之愁已經不堪,而閨中之愁,更將奈何?這一曲筆使得感情倍深一層。誠如清人李瑛所云:“不言己之思家,而但言無以慰閨中思己,正深于思家也”。


【賞析三】

  王昌齡是一個創作邊塞詩的能手。其邊塞詩既多且好,尤其善于多方面表現征戍者的生活和內心世界,創造出一種獨特的豪邁與悲壯、昂奮與凄愴相交融的深沉風格。

  王昌齡的《從軍行》共有七首,是采用樂府舊題寫的邊塞詩。這是其中的第一首,詩人通過景物描寫,用蘊藉而又簡潔的筆墨,刻畫了邊疆戍卒懷鄉思親的深摯感情。

  “烽火城西百尺樓,黃昏獨坐海風秋。”西北邊陲,烽火城西面,四顧蒼茫,原野荒寂,只有這座危矗云空的百尺戍樓。時令正值深秋,又是黃昏黯黯的時候,涼氣襲人,久戍不歸的戍卒孤零零地坐在戍樓上,陣陣秋風正從青海湖方向吹來。

  “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里愁。”四顧沉沉暮靄,重重關山,一勾凄清的殘月,在這寂寥的環境中,傳來了斷斷續續嗚嗚咽咽的笛聲。在這一陣陣的嗚咽聲里,邊塞征人積郁在心中的思親之情,實在無法消除了,那故鄉閨里的愁苦,那遙隔萬里的相思便一起涌上了心頭。

  開頭兩句,詩人故意創造出一種松弛寧靜的氣氛:沒有戰事,戍樓獨坐,夕陽西下,晚風輕拂。但這是邊境上特有的暫時的平靜,靜謐中潛伏著肅殺和緊張。在這樣的情景下,戰士想家是極自然的。于是接下去寫他吹起笛子,吹的是寄托著“傷離別”之情的《關山月》曲調。通過笛聲,我們已體察到這位戰士思念家鄉親人的感情。末句卻從對面寫來:不直說戰士對妻子的思念有多苦多。

  這首詩在表現手法上很有特色。詩人巧妙地處理了敘事與抒情的關系。前三句敘事,描寫環境,渲染氣氛,為第四句抒情做了充分的鋪墊,突出了抒情句的地位,使抒情句顯得格外警拔有力,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賞析四】

  開頭兩句,詩人故意創造出一種松弛寧靜的氣氛:沒有戰事,戍樓獨坐,夕陽西下,晚風輕拂。但這是邊境上特有的暫時的平靜,靜謐中潛伏著肅殺和緊張。

  在這樣的情景下,戰士想家是極自然的。于是接下去寫他吹起笛子,吹的是寄托著“傷離別”之情的《關山月》曲調。通過笛聲,我們已體察到這位戰士思念家鄉親人的感情。末句卻從對面寫來:不直說戰士對妻子的思念有多苦多切,而說他想到妻子在萬里之外因為掛念自己而憂愁傷心,夫妻兩人對長久的別離、無望的等待都同樣地無可奈何。這就把廣大守邊戰士的苦悶心情典型地表達出來,并取得了令人感動和同情的藝術效果。


【賞析五】

  這首詩起句壯逸,斷句凄楚傷神。烽火城是一片孤城;百尺樓為一座危樓;征人獨坐其上。一個“獨”字,既吻合了征人背井離鄉、遠涉邊地之孤獨,也切合了金閨中人因征人不歸而獨守空閨之孤獨。此外,“更吹羌笛關山月”一句,也有一擊兩鳴之妙。聞笛者固然聞笛傷情,吹笛者又何嘗不是和淚吹奏呢?吹奏者借吹奏《關山月》所抒發的綿綿離別之情,深深地感染了聞笛者,使聞者頓起金閨之思。

  在章法結構上,詩以前三句的寫景敘事,來烘托第四句的直接抒情;以第四句的直接抒情來深化前三句的寫景敘事。“更吹”、“無那”,轉折有致,將全詩推向高潮。而末句中最末一個“愁”字,為一篇之詩眼,使戍卒懷鄉思親的真摯感情,被刻畫得既飽滿深刻,又含蓄蘊籍。

  在表現征人思想活動方面,詩人運筆也十分委婉曲折。環境氛圍已經造成,為抒情鋪平墊穩,然后水到渠成,直接描寫邊人的心理——“無那金閨萬里愁”。

  作者所要表現的是征人思念親人、懷戀鄉土的感情,但不直接寫,偏從深閨妻子的萬里愁懷反映出來。而實際情形也是如此:妻子無法消除的思念,正是征人思歸又不得歸的結果。這一曲筆,把征人和思婦的感情完全交融在一起了。就全篇而言,這一句如畫龍點睛,立刻使全詩情韻飛騰,而更具動人的力量了。

  王昌齡素有七絕圣手之稱,他的七言絕句寫得概括凝煉,言近旨遠;涵義豐富、神韻悠然。這首《從軍行》便是一例。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王昌齡《長信秋詞》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暫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譯文】

  清晨金殿初開,就拿著掃帚掃殿堂;

  姑且手執團扇徘徊度日,消磨時光。

  即使顏白如玉,還不如丑陋的寒鴉;

  它飛還昭陽殿,還帶君王的日影來。


【賞析一】

  此為寫“宮怨”之詩。構思奇巧,寓意深長。玉顏和寒鴉色,本無可比性,但此詩不僅將二者相比,而且前者反不及后者。

  原因是:烏鴉雖丑,卻有機會飛過昭陽殿,見到君王。而玉顏雖美,一旦失寵,卻被冷落遺棄至長信殿,連君王的影子也見不到。詩句抒寫得脈理極細,入情入理,引發人們對宮女的同情。


【賞析二】

  《長信秋詞》是擬托漢代班婕妤在長信宮中某一個秋天的事情而寫作的。古樂府歌辭中有《怨歌行》一篇,其辭是:“新裂齊紈素,皎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飚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此詩相傳是班婕妤所作,以秋扇之見棄,比君恩之中斷。

  王昌齡這篇詩寫宮廷婦女的苦悶生活和幽怨心情,即就《怨歌行》的寓意而加以渲染,借長信故事反映唐代宮廷婦女的生活。


【賞析三】

  孟遲的《長信宮》和這首詩極其相似:“君恩已盡欲何歸?猶有殘香在舞衣。自恨身輕不如燕,春來還繞御簾飛。”首句是說由得寵而失寵。“欲何歸”,點出前途茫茫之感。次句對物傷情,檢點舊日舞衣,余香尚存,但已無緣再著,憑借它去取得君王的寵愛了。后兩句以一個比喻說明,身在冷宮,不能再見君王之面,還不如輕盈的燕子,每到春來,總可以繞著御簾飛翔。不以得寵的宮嬪作比,而以無知的燕子對照,以顯示怨情之深,構思也很巧,很切。

  但若與王詩比較,就可以找出它們之間的異同和差距來。兩詩都用深入一層的寫法,不說己不如人,而嘆人不如物,這是相同的。但燕了輕盈美麗,與美人相近,而寒鴉則丑陋粗俗,與玉顏相反,因而王詩的比喻,顯得更為深刻和富于創造性,這是一。其次,明說自恨不如燕子之能飛繞御簾,含意一覽無余;而寫寒鴉猶帶日影,既是實寫景色,又以日影暗喻君恩,多一層曲折,含意就更為豐富。前者是比喻本身的因襲和創造的問題,后者是比喻的含意深淺或厚薄的問題。所以孟遲這篇詩,雖也不失為佳作,但與王詩一比,就不免相形見絀了。


【賞析四】

  詩中前兩句寫天色方曉,金殿已開,就拿起掃帚,從事打掃,這是每天刻板的工作和生活;打掃之余,別無他事,就手執團扇,且共徘徊,這是一時的偷閑和沉思。徘徊,寫心情之不定,團扇,喻失寵之可悲。說“且將”則更見出孤寂無聊,唯有袖中此扇,命運相同,可以徘徊與共而已。

  后兩句進一步用一個巧妙的比喻來發揮這位宮女的怨情,仍承用班婕妤故事。昭陽,漢殿,即趙飛燕姊妹所居。時當秋日,故鴉稱寒鴉。古代以日喻帝王,故日影即指君恩。寒鴉能從昭陽殿上飛過,所以它們身上還帶有昭陽日影,而自己深居長信,君王從不一顧,則雖有潔白如玉的容顏,倒反而不及渾身烏黑的老鴉了。她怨恨的是,自己不但不如同類的人,而且不如異類的物——小小的、丑陋的烏鴉。按照一般情況,“擬人必于其倫”,也就是以美的比美的,丑的比丑的,可是玉顏之白與鴉羽之黑,極不相類;不但不類,而且相反,拿來作比,就使讀者增強了感受。因為如果都是玉顏,則雖略有高下,未必相差很遠,那么,她的怨苦,她的不甘心,就不會如此深刻了,而上用“不及”,下用“猶帶”,以委婉含蓄的方式表達了其實是非常深沉的怨憤。凡此種種,都使得這首詩成為宮怨詩的佳作。


【賞析五】

  王士禛在《唐人萬首絕句選》里,推出四首作為唐人絕句的壓卷,王昌齡《長信秋詞》的第三首就是其中之一。此詩首句當取意于南朝梁代詩中的“奉帚長信宮,誰知獨不見”(柳惲《獨不見》、“班姬失寵顏不開,奉帚供養長信臺”(吳均《行路難》之五),并有所發展,意謂嬪妃失寵后,天一亮就要起身充作灑掃之役。第二句中的“團扇”,其典出自班婕妤《怨歌行》,謂秋涼后,扇即棄置不用,喻婦女之被棄。“徘徊”,是說自己只能與被棄的團扇為伴。這里似可引申為心神不定,從而體現失寵者的精神痛苦。

  對于這首詩的后二句,前人很感興趣,時有所見,此處遴選二例:

  沈德潛《唐詩別裁》四注云:“昭陽宮趙昭儀所居,宮在東方,寒鴉帶東方日影而來,見己之不如鴉也。優柔婉麗。含蘊無窮,使人一唱而三嘆。”

  俞陛云《詩境淺說續編》曰:“后二句言,空負傾城玉貌,正如古詩所謂,時薄朱顏,誰發皓齒。尚不及日暮飛鴉,猶得帶昭陽日影,借余暖以輝其羽毛。淵明賦閑情云,‘愿在發而為澤,愿在履而為絲’。夫澤與絲安知情愛,猶空際寒鴉安知恩寵。以多情之人,而不及無情之物。設想愈癡,其心愈悲矣。”

  以上二說各有其獨到之處,對我們理解全詩很有啟發。

  這首詩雖只四句,但與白居易的《長恨歌》相比,就其針貶時弊的尖銳性來講,頗引人注目。《長恨歌》是在唐玄宗死后四十多年寫的,而王昌齡的這首詩肯定是寫在唐玄宗執政時期。令人驚嘆的是《長恨歌》的“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與此詩首句“奉帚平明金殿開”,恰成鮮明對比。雖然不能說白句一定是在王詩啟發下寫的,但二者同樣是對唐玄宗有力地揭露和抨擊。所不同的是白居易寫的是歷史題材,而王昌齡則等于當面為被棄的宮女鳴冤。又比如《長恨歌》的“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不正是此詩“玉顏”二句的同義語嗎?王昌齡還寫過一首《春宮曲》,其詩曰:“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殿前月*高。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升庵詩話》卷二評曰:“此詠趙飛燕事,亦開元末納玉環事,借漢為喻也。”其中之“借漢為喻”說,為我們了解王昌齡宮怨詩的創作背景及其第二次被貶的原因,提供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王昌齡的創作時代恰好是在唐玄宗開元、天寶年間,而玄宗于天寶四載(745)冊楊玉環為貴妃。王昌齡當時帶有深刻諷喻性的宮怨詩,當不是無的放矢,其生平遭遇恐怕與此亦不無瓜葛。王昌齡一生兩次被貶,第一次是開元二十七年(739),由汜水尉貶嶺南。第二次是天寶七載(748),由江寧丞貶龍標尉。對其為何被貶,至今尚未發現具體記載,只有殷璠《河岳英靈集》卷中評昌齡曰:“晚節不矜細行,謗議沸騰,垂(兩)歷遐荒。”計有功《唐詩紀事》引殷璠語亦大致相同。根據有關資料分析,我認為王昌齡第一次被貶可能是因為他寫了些諸如其《從軍行》的“百戰苦風塵,十年履霜露。雖投定遠筆,未坐將軍樹。早知行路難,悔不理章句”一類的詩,“怨其有功未報”(參見范晞文《對床夜語》卷四)。第二次被貶則有可能是因為其宮怨詩直接觸動了唐玄宗“納玉環”的丑事。這一點明人高棅和陸時雍已有所披露,前者引謝疊山謂此篇“有風人之義。”后者總論王昌齡七言絕句“自是唐人騷語,深情苦恨,襞積重重使人測之無端,玩之無盡。”(分別見《唐詩品匯》、《詩鏡總論》)上文所引沈德潛和俞陛云對此詩的解說,基本觀點與高、陸是一致的。

“琵琶起舞換新聲, 總是關山舊別情。”王昌齡《從軍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琵琶起舞換新聲,  總是關山舊別情。

  撩亂邊愁聽不盡,  高高秋月照長城。


【譯文】

  琵琶所奏的音樂已經換了新的了,但是思鄉之情卻一直都沒有變,繚亂的邊關愁緒無數傾訴,總也聽不完,只有那秋月高高在上照耀著長城,此景亙古不變。

  王昌齡為唐代著名詩人,因擅長寫七言絕句,因而被稱為“七絕圣手”。


【賞析一】

  此詩截取了邊塞軍旅生活的一個片斷,通過寫軍中宴樂表現征戍者深沉、復雜的感情。

  “琵琶起舞換新聲”。隨舞蹈的變換,琵琶又翻出新的曲調,詩境就在一片樂聲中展開。琵琶是富于邊地風味的樂器,而軍中置酒作樂,常常少不了“胡琴琵琶與羌笛。”這些器樂,對征戍者來說,帶著異域情調,容易喚起強烈感觸。既然是“換新聲”,總能給人以一些新的情趣、新的感受吧?

  不,“總是關山舊別情”。邊地音樂主要內容,可以一言以蔽之,“舊別情”而已。因為藝術反映實際生活,征戍者誰個不是離鄉背井乃至別婦拋雛?“別情”實在是最普遍、最深厚的感情和創作素材。所以,琵琶盡可換新曲調,卻換不了歌詞包含的情感內容。《樂府古題要解》云:“《關山月》,傷離也。”句中“關山”在字面的意義外,雙關《關山月》曲調,含意更深。

  此句的“舊”對應上句的“新”,成為詩意的一次波折,造成抗墜揚抑的音情,特別是以“總是”作有力轉接,效果尤顯。次句既然強調別情之“舊”,那么,這樂曲是否太乏味呢?不,“撩亂邊愁聽不盡”,那曲調無論什么時候,總能擾得人心煩亂不寧。所以那奏不完、“聽不盡”的曲調,實叫人又怕聽,又愛聽,永遠動情。這是詩中又一次波折,又一次音情的抑揚。“聽不盡”三字,是怨?是嘆?是贊?意味深長。作“奏不完”解,自然是偏于怨嘆。然作“聽不夠”講,則又含有贊美了。所以這句提到的“邊愁”既是久戍思歸的苦情,又未嘗沒有更多的意味。當時北方邊患未除,尚不能盡息甲兵,言念及此,征戍者也會心不寧意不平的前人多只看到它“意調酸楚”的一面,未必十分全面。


【賞析二】

  “琵琶起舞換新聲”。琵琶不斷奏出新的曲調,隨著旋律的變化,人們翩翩起舞。琵琶是富于邊地色彩的樂器,而軍中作樂,離不開胡琴、羌笛和琵琶的伴奏,這些樂器,對戍邊者來說,帶有異域的情調和征戰的音律,易喚起戰士們強烈的感觸。既然是“換新聲”,應該給人以新的感受,帶來新的歡樂吧。然而“總是關山舊別情”。“總是”二字,轉折得有力,巧妙。此句的“舊”與上句的“新”二字相承應,意味無窮。“新聲”與“舊別情”互相影射,形成詩意的波折,造成抑揚頓挫的音情,尤顯出“意調的酸楚”,邊愁的深重。征戍者離鄉背井,因此,“別情”是軍中最普遍、最深沉的感情。盡管曲調花樣翻新,而喚起的“總是”人們的離愁別緒。《樂府古題要解》云:“《關山月》,傷離也。”句中“關山”二字,雙關《關山月》曲調,含意頗深。

  “撩亂邊愁聽不盡”。盡管撩起了紛亂的邊愁,卻總也聽不盡。這是詩中又一次波瀾,又一次音情的抑揚。“聽不盡”三字,含蓄有致,感情復雜,意味深長,只要邊患未除,就依然彈下去,聽下去,所以“邊愁”既是思歸的哀愁,又何嘗不含有更多的意味呢?

  “高高秋月照長城”既是寫景,又是抒情。詩人輕輕宕開一筆,“景中含情,更慘”,以景結情。仿佛在軍中置酒飲樂的場面之后,忽然出現一個月照長城的莽莽蒼蒼的景象:古老雄偉的長城綿亙起伏,秋月高照,景象壯闊而悲涼。對此,會生出什么感想?是無限的鄉愁,是立功邊塞的雄心和對于現實的優怨,也許,還應加上對于祖國山川風物的深沉的愛,等等。一個渺茫而悲涼的境界。在前三句中的感情細流一波三折地發展后,到此卻匯成一灣深沉的流水,蕩漾回旋。“秋月照長城”,為全篇情感之凝結處。這時離情入景,奇想層出,使詩情得以升華。正因為情不可盡,詩人“以不盡盡之”,“思入微茫,似脫實粘”,將征戍者復雜的內心世界和豐富的思想感情表達得入木三分。此詩被譽為“詩之最上乘也”,除音情曲折外,也得益于這絕處生姿的一筆。


【賞析三】

  詩前三句均就樂聲抒情,說到“邊愁”用了“聽不盡”三字,那末結句如何以有限的七字盡此“不盡”就最見功力。詩人這里輕輕宕開一筆,以景結情。仿佛在軍中置酒飲樂的場面之后,忽然出現一個月照長城的莽莽蒼蒼的景象:古老雄偉的長城綿亙起伏,秋月高照,景象壯闊而悲涼。對此,你會生出什么感想?是無限的鄉愁?是立功邊塞的雄心和對于現實的憂怨?也許,還應加上對于祖國山川風物的深沉的愛,等等。

  讀者也許會感到,在前三句中的感情細流一波三折地發展(換新聲——舊別情——聽不盡)后,到此卻匯成一汪深沉的湖水,蕩漾回旋。“高高秋月照長城”,這里離情入景,使詩情得到升華。正因為情不可盡,詩人“以不盡盡之”,“思入微茫,似脫實粘”,才使人感到那樣豐富深刻的思想感情,征戍者的內心世界表達得入木三分。此詩之臻于七絕上乘之境,除了音情曲折外,這絕處生姿的一筆也是不容輕忽的。


【賞析四】

  僅二十八字的絕句,卻展現了一幅廣闊而生動的畫面,而且包含極其豐富的內涵。新的聲,舊的情,撩亂的旋律,婆娑的舞姿,天上的秋月,腳下的長城。既有動作,又有聲響,還有那色彩斑斕的邊塞景色。這一切,都交織在邊將士卒們復雜的、撩亂的、蕭索的、延綿無盡的離情思鄉之感中了。

  王昌齡(698——約757),唐代詩人。字少伯,唐京兆長安(今陜西西安)人。公元727年(開元十五年)進士及第,授秘書省校書郎。公元734年(開元二十二年)中博學宏詞,授汜水(今河南滎陽縣境)尉,再遷江寧丞,故世稱王江寧。約在公元737年(開元二十五年)秋,獲罪被謫嶺南。三年后北歸。公元748年(天寶七年)謫遷潭陽郡龍標(今湖南黔陽縣)尉。


【賞析五】

  此詩只抓住邊塞軍旅生活的一個片斷,透過軍中飲宴一個鏡頭,跌宕起伏地表現出當時邊塞軍士生活的枯燥乏味和思想的苦悶無聊,也使征戍者的深沉、復雜的感情躍然活現。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王昌齡《出塞》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譯文】

  依舊是秦時的明月漢時的邊關,

  征戰長久延續萬里征夫不回還。

  倘若龍城的飛將李廣而今健在,

  絕不許匈奴南下牧馬度過陰山。


【賞析一】

  篇幅雖小,而容量特大。詩人以雄勁的筆觸,對當時的邊塞戰爭生活作了高度的藝術概括。他通過對于時間和空間的意匠經營,以及把寫景、敘事、抒情與議論緊密結合,在四句詩里熔鑄了豐富復雜的思想感情,使詩的意境雄渾深遠,既激動人心,又耐人尋味。

  尤為奇妙的是,詩人在“月”和“關”的前面,用“秦漢時”三字加以修飾,使這幅月臨關塞圖,變成了時間中的圖畫,給萬里邊關賦予了悠久的歷史感。接著,詩人觸景生情,寫出次句“萬里長征人未還”。這一句既敘事又抒情。在深沉的感嘆中暗示當時邊防多事,表現了詩人對于久戍士卒的深厚同情。而這一句,又從空間的角度點明邊塞的遙遠。這樣,詩人便創造了時空交織的意象,把讀者帶到萬里以外的邊塞,引進漫長的歷史河流中去回憶、體驗、思考。秦漢時的邊關,至今在月下依然如故,面戰爭一直持續不斷。詩人借助闊大、悠久的時空意象,表現戰爭給秦、漢以來歷代人民帶來的痛苦和災難。立意既高,又看得深遠,真可謂“發興高遠”。

  那么,怎樣來制止、結束這個悲劇呢?詩人在三四句作出了正確的回答。“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兩句,融抒情與議論為一體,直接桿發戍邊戰士鞏固邊防的愿望和保衛國家的壯志,洋溢著愛國激情和民族自豪感。寫得氣勢豪邁,鏗鏘有力,擲地作金石聲!同時,這兩句又語帶諷刺,表現了詩人對朝廷用人不當和將帥腐敗無能的不滿。有弦外之音,使人尋味無窮。


【賞析二】

  這首詩通過對歷史的回顧和對漢代名將李廣的懷念,指責了詩人所處時代守邊將領的無能,盼望出現良將,驅逐敵人,保住邊疆。首句從秦漢時的月色和關塞寫起,引起人們對秦漢盛世開拓疆土的無限追憶,并引起下句,點明月色、關塞依舊,但時光流逝,朝代變遷,長期邊防戰爭給人民和將士帶來無限災難與痛苦。

  在描寫景物中,寄寓了深厚的感情。后兩句采用以古諷今的手法,借古代李廣來諷刺當今邊將的無能,語意含蓄,情感深沉。詩中充滿關心國家安危的愛國激情。


【賞析三】

  與多數邊塞詩盡力描寫戰爭生活的艱苦險惡不同,這首詩著重表現的,是對敵人的蔑視,是對國家的忠誠,是一種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英雄主義氣概。

  前兩句寫皎潔的明月和雄偉的城關,既引起了人們對歷史上無數次反侵略戰爭的回憶,又是今天將士們馳騁萬里、浴血奮戰的歷史見證。后兩句用漢代的名將李廣比喻唐代出征守邊的英勇將士,歌頌他們決心奮勇殺敵、不惜為國捐軀的戰斗精神。這首詩由古到今,有深沉的歷史感;場面遼闊,有宏大的空間感。字里行間,充滿了強烈的愛國精神和豪邁的英雄氣概。


【賞析四】

  “秦時明月漢時關”是互文見義,即秦漢時的明月,照著秦漢時的邊關。互文見義是中國古典詩歌常用的一種表達方式,如《木蘭詩》說:“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詩人是想告訴我們雄、雌兩兔都是“腳撲朔”、“眼迷離”,所以叫人難以辨別。詩歌短小精悍,故時常以此互文見義法來表達。“萬里長征人未還”,指歷代封建君主們好大喜功,勞師遠征,曠日持久,以至多少征人拋尸萬里荒塞,與故鄉親人永遠訣別。這既是歷史的事實,又是唐代的現實。

  這首詩視野開闊,由秦而漢,由漢而唐,時間縱越千年,空間橫跨萬里,氣象蒼涼雄渾。在對歷史滄桑的慨嘆中,體現著詩人對于時空永恒,人生短暫,以及個人無法主宰自我命運的悲劇;而在歷史與現實的比照與反觀中,更飽蘊著詩人的深沉痛訴:無休止的戰爭啊,使多少征人拋親離鄉,暴尸邊疆。“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于是,詩的結尾唱出了千古征人們的一個共同心愿:希望戍邊將帥能像飛將軍李廣那樣英勇善戰,體恤士兵,早日打敗入侵的敵人,讓士兵們回鄉與家人團聚。這種最起碼的愿望中卻體現著詩人對歷史和現實的理性深思,凝聚著無數征人對和平的渴望,對家人的思念,也譴責了那些懦弱無能的領兵將帥。唐人詩歌中時而以“秦漢”代指現實,對現實做婉言諷喻。這首詩歌的側重點依然落實在現實社會,我們也可以從這個角度理解詩歌中的用典。詩歌語言樸實平淡,絕少雕飾,但由于這是詩人悲天憫人的歷史憂思結撰而成的詩歌語言,故全詩自然通脫,讓人體會到一種天然的悲壯美。全詩體制短小,卻洋溢著縱橫古今的氣魄,明朝李攀龍將這首詩推崇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


【賞析五】

  這是一首著名的邊塞詩,表現了詩人希望起任良將,早日平息邊塞戰事,使人民過著安定的生活。

  王昌齡這一首有名的邊塞七絕,其妙處在于;篇幅雖小,而容量特大。詩人以雄勁的筆觸,對當時的邊塞戰爭生活作了高度的藝術概括。他通過對于時間和空間的意匠經營,以及把寫景、敘事、抒情與議論緊密結合,在四句詩里熔鑄了豐富復雜的思想感情,使詩的意境雄渾深遠,既激動人心,又耐人尋味。

  詩人從寫景入手,首句勾勒出一幅冷月照邊關的蒼涼景象。“秦時明月漢時關”不能理解為秦時的明月漢代的關。這里是秦、漢、關、月四字交錯使用,在修辭上叫“互文見義”,意思是秦漢時的明月,秦漢時的關。詩人暗示,這里的戰事自秦漢以來一直未間歇過,突出了時間的久遠。次句“萬里長征人未還”,“萬里”指邊塞和內地相距萬里,雖屬虛指,卻突出了空間遼闊。“人未還”使人聯想到戰爭給人帶來的災難,表達了詩人悲憤的情感。

  怎樣才能解脫人民的困苦呢?詩人寄希望于有才能的將軍。“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只要鎮守龍城的飛將軍李廣還活著,就不會讓胡人的騎兵跨越過陰山。“龍城飛將”是指漢武帝的鎮守盧龍城的名將李廣,他英勇善戰,多次把匈奴打敗。“不教”,不允許,“教”字讀平聲;“胡馬”,這里指代外族入侵的騎兵。“度陰山”,跨過陰山。陰山是北方東西走向的大山脈,是漢代北方邊防的天然屏障。后兩句寫得含蓄、巧妙,讓人們在對往事的對比中,得出必要的結論。

  這首詩被稱為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悲壯而不凄涼,慷慨而不淺露。對《出塞》歷來評價很高。明代詩人李攀龍甚至推獎它是唐人七絕的壓卷之作,楊慎編選唐人絕句,也列它為第一。這些評價未必恰當,但它確是一首思想性和藝術性完美結合的佳作。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双百搭在线客服